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483章 关键时刻,男人也能凑合凑合
        苍茫群山之中,重峦迭嶂,俨若长城,林深雾浓,自古以来这里便被称为十万大山。

    此地位于广西的西部,属桂西南山地勾漏山系,东起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西至安南,为广西最南端的山脉,热带、亚热带植物品种繁多,为广西南部重要的气候分界线,南北坡气候差异较大。

    山中峰峦叠翠,雄伟挺拔,古木参天,峭壁悬崖,洞府隐没其间,珍禽异兽,奇花名药繁多,山内,流水潺潺,清风拂面,沁人肺腑。山上,气候异常,时而云雾缭绕,林木昏暗,细雨霏霏;时而云散天晴,霞光万道,层林如洗,百鸟欢唱。

    地面上是厚厚的落叶,无数年积累下来,在时间的侵蚀下已经全部腐烂,在这些腐土之中,不知道生存了多少虫蚁,各种毒物数不胜数,在这种环境之下,慢慢便发展出来独特的文化,对于解毒,制毒精通无比。

    其中大龙山位于上思、钦州、防城交界处,这里便有整个广西最神秘也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势力,五毒教,一个以制毒为手段,行事诡秘,威名远播。

    教中之人,无不精通练毒者,只是,这项技能不比传统的武林门派修习内功,长久接触毒物,一不小心便是命丧黄泉的结局,即便其中高手,也难有长寿者,到晚年之时,无时无刻不承受痛苦,十之七八熬不住,最后是自尽而亡。

    但教派屹立几百年来,不知道结下了多少仇怨,若不是忌惮他们的练毒之术太过诡异难防,一旦不能斩草除根,必然流毒千里祸患无穷,五毒教早就被灭门了。

    所以,即便知道修炼毒功不得善终,但历代以来却毫无办法,饮鸩止渴总比被灭门强上许多。

    从一个深幽的洞口走入山腹之内,越走越是宽敞,大洞高达几十米,洞内点绕了几百个火把,让幽暗的山洞内毫无阴暗之感。

    此刻,五毒教主沈正清正坐在洞府的高大宝座上,下首坐着五人,两女三男,五人身穿不同颜色的衣服,分别是代表蝎子的棕色,蜘蛛的花色,毒蛇的金色,蜈蚣的黑色,蟾蜍的墨绿色。

    这五人便便是五毒教的五大长老,分别掌控五圣虫中的一种,五人年纪都在四十多岁,但看起来却比正常情况要苍老一些,毕竟常年接触毒物,即便有各种避毒的办法,也难免受到侵害。

    其中只有掌门还算好的,掌门传承之中有更好的避毒方法,当然,这需要大量的珍惜药物,而且都是十万大山不出产的,价格及其昂贵,所以,若不想破产的话,历代也只有掌门自己使用。

    “掌教,这次与朝廷的人接触可还顺利?”

    沈正清叹了口气,这才点头应到,“还算顺利,对方的要求也不算过分,而且开价十万两白银,只是,后患不小,那王轩可不是好惹的啊,南少木都被他灭了,这两大势力争斗,我们被人找上门,哪里有拒绝的余地,任两边谁伸伸手,我们五毒教都承受不起,这次之后,还要暂时隐蔽一段时间了。”

    “掌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再者,对方的出价,我们拒绝不了。”

    “是啊。”立刻有令一个女声附和道:“十万两白银啊,嘿嘿,咱们教内存银也不到万两吧。”

    “可不是,说句不好听的,便是把咱们五毒教卖了,都未必值十万两白银。”

    这话一出,在场六人纷纷叹气,一时间有些沮丧,这却是没办法的事,五毒教在十万大山之中,十万大山倒是富饶,可特么特产却是各种毒物,这玩意倒是值钱,可毕竟是致命的玩意,需求量太少太少了。

    剩下最值钱的就是普通的黑灵芝了,其他草药,虽然谈不上是大路货,但是一年出产的那点东西,也刚刚够教内消耗的,至于攒钱,不存在的!

    说道这里,沈正清便有些出神,不禁回想起三天前那次见面。

    四大党派的人通过一些渠道联系了他,表达了合作的意向,对于这种盘踞在大明朝廷之上的庞然大物,别看这些武林中人嘴里都喊着朝廷鹰犬,官府走狗,可心里到底有多羡慕,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没听说谁就是喜欢刀头舔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混江湖的,目的无非是名利二字罢了,若能报上这种大腿,谁又不是上赶着去疯狂舔一把的。

    当然,竞争太过激烈,所以与朝廷官府之人接触,便是武林败类的论调由此而生,也有不少被忽悠瘸了傻逼对此深信不疑,而作为武林泰斗者,无论少木还是武当,都紧跟朝廷步伐,有明一代,武当山上一直有朝廷的官员驻扎,而武当掌教也有正经品级。

    而少木就更不用说了,从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开始,到十三棍僧救唐王,五代十国,宋元,少木的册封从未少过。

    但是像五毒教这种,在武林中都被归类到邪门歪道的门派,想接触官府,最起码这百年内还是第一次,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抓着这次机会。

    四党的人确实也没大看得起他们这种玩毒的,若不是李良弼的要求,要在交战之前大规模下毒以确保胜利,他们才不会搭理对方。

    十万两白银,四家出也没算多少,若是能一举让王轩上万人丧失战斗力,那确实不亏。

    面对四家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沈正清很有些不忿,可当十万两的银票砸在他面前的时候,一切的不满都烟消云散了。

    只是当晚……

    “沈教主,我家主上要见你,你意下如何?”

    “什么人!”莫名其妙的,屋子里忽然多出来一个声音,把正要休息的沈正清差点吓尿,下意识地朝着身后,抖手打出一股微不可查的淡绿色烟雾,烟雾在内力加持的掌风吹拂下,一下飘散在室内,沈正清相信,无论是什么人,面对这种无处不在的攻击都躲不过去,只要中了他的五毒青萝障,便是功夫再高,也要丧失战斗力。

    “沈教主,你太激动了。”只见那灰衣人手中忽然出现一把钢刀,抖手便挥出一片迷蒙刀影,刀影带起一股狂风,打着旋朝着窗子飞去,“砰”一声,窗子被风撞开,旋成一团的烟雾呈现碧绿色,一下飞出窗外吹袭到一个桂花树上,肉眼可见,桂花树上的绿叶正在快速便的枯黄,看的田伯光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一下。

    妈的,太特么危险了。

    沈正清眼看着对方破了自己的毒功,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好厉害的刀法!

    “阁下是谁?”沈正清右手悄悄缩在袖子里,若有异动便可以立刻释放新的毒药。

    尽管对方在没有下一步动作,但必要的防范还是要的。

    “我叫田伯光。”田伯光手一翻,刀重新插入腰间刀鞘,展示了不想动手的态度。

    “原来是万里独行侠,不知道半夜到我房间来所谓何事,在下可不是什么大姑娘,这里也没有如花美眷。”

    “……”田伯光眉头一掀,挑衅?你特么找死是吧!

    脚下微微在地面一点,人拉出一道幻影,眨眼之间便到了沈正清身后。

    沈正清暗道不好,手一翻,刚想有所动作,便感觉胯下一凉,一个冰冷尖锐的东西已经突破了他的长衫和裤子,顶在了关键部位。

    浑身忍不住颤抖,双腿就要夹紧,可一股锋锐感让他颤抖的动作只做了一半,整个人便僵硬在了哪里,浑身肌肉绷紧,连阳气汇聚之处也变的前所未见的小。

    “没有如花美眷不要紧,关键时刻,男人也能凑合凑合。”说着,刀微微往上一提,刀被一下微微陷入肉中。

    其实,这并不会让人觉得多疼,可沈正清就是控制不住的尖叫出声,“不要,田大侠且慢下手。”

    “哎呦,你有什么不同意见吗?希望你的理由足够说服我,不然……其实也没事,我刀很快的,手法也算熟练,去了烦恼根正好让你六根清净,放心,不会很疼的。”田伯光声音戏谑地说道,可在沈正清听来便宛如魔鬼的低吟。

    “有理由,有理由!”沈正清整个人都要发疯了,你特么半夜忽然闯进来,我不过是稍稍讽刺了一下,你竟然用这种下流手段,简直无耻之尤!

    不过,现在最关键的是开动大脑,要立刻想一个理由,最好的理由!

    “说啊!”刀再次微微颤动。

    “我说,我说。”脑子转的前所未有的快,迅速把事情过了一遍,立刻说道:“我要去见阁下主上,立刻,马上,若是受这种伤,便走不了了。”

    “很优秀。”田伯光一下收刀归鞘。

    感觉那个冰冷的东西离开自己的身体,沈正清猛地跨前一步,立刻转身面对田伯光,双手不自主地朝后面捂去,同时,一阵虚脱敢从全身上下传来,差点瘫倒在地,冷汗涔涔而下。

    “呼呼呼,田大侠,玩笑开的也太大了。”

    “并不大,若是你想不出来这个理由那我就只能送你去一程了,不过为了防止你在地下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会帮你一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