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483章 我,就是有钱!
        “呵呵,呵呵,田大侠说笑了,那啥,咱么还是动身吧。”感受到两人功夫上的巨大差距,便是用毒也不能弥补,沈正清立刻明智服软。

    协议达成,田伯光也不在耽搁,带着沈正清直接潜到城外,早有备好的马匹,两人一路急行,没太远便敢到了城外安南人的营地,到了这里,沈正清便什么都名白了,感情这所谓的安南入侵还真是王轩搞的鬼。

    虽然之前也有所猜测,但并不能肯定什么,毕竟,安南虽然是小国,但是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曾被征服,已经成为西南一害了,

    进入营地之后,两人畅通无阻地来到中央大帐,门口的亲卫认识田伯光,自然不会阻拦。

    自从进入营地之后,沈正清便有些疑惑,理论上这里应该是安南营地,可实际他听到说话声,全都是大明官话,一句安南语都没有。

    “主上,人带来了。”田伯光对着坐在主位的王轩抱拳行礼到。

    “在下沈正清,见过五洲先生。”能跟四大党掰腕子的王轩,能灭了南少木之后让少木寺不敢报复的王轩,他沈正清还没活够那,在正主面前,他可不敢放肆。

    “沈教主,坐吧。”王轩上下打量一下,四十多岁,一缕小胡子修建的十分整齐,眉目之间带着一分阴冷之气,面色有些发白,却又少了练武之人的那一丝红润。

    “谢先生。”找了个位置坐好,沈正清这才问道:“不知道先生让小人来所谓何事?”

    “这次朝廷找你下山所谓何事?”

    “这……”面对王轩这么直接的问话,沈正清一下僵硬在原地,妈的,怎么说,说让我来给你们下毒?你会不会直接当场把我砍了。

    瞄了田伯光一眼,沈正清琢磨着怎么表达能婉转一点,还没等他想出来,便又听到王轩开口说道:“是准备让你们五毒教找机会给大军下毒吗?”

    王轩在盯上广西的时候,便考虑过五毒教的问题,这个门派在王轩看来,危害不比南少木小,毒这个东西,能大范围播撒,很容易引起恐慌,一不小心就容易在这上面栽跟头。

    所以,便一直有人关注着这事,正好情报显示广西这边大军集合完毕,广东发展按部就班,王轩便决定过来这边坐镇,趁对方力量集中,找机会一举核平了他们。

    没想到人才来这边两天,便收到五毒教的人到了思明府,王轩便直接让田伯光去请人了,当然,若对方不配合,请个人头回来也行。

    “呵呵,呵呵。”沈正清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只能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至于否认,他都特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难道说官府找他来治病的吗!

    他们是五毒教,除了下毒也特么不会别的了……

    “行了,你也不用害怕,两军交战,自然什么手段都能动用,没什么不好意思,我心眼没那么小,不会在这上面怪罪你。”

    是不会怪罪,死人有什么可怪罪的,田伯光偷偷看了王轩一眼,正迎上王轩那深邃的目光,立刻表情一正,做出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见王轩这么说,沈正清松了一口气,怎么是说都是一方霸主,连四大党都要联合起来才能针对布置的人物,自然不会欺骗他这个小人物。

    “多谢五洲先生宽宏大量,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哎,我五毒教也没别的本事了。”说道这里,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妈的,还好老子盯住你们了!

    “嗯,那你是说说,他们给你开了什么条件,让你做这件事情,毕竟,参与战争,风险可不小啊。”

    沈正清稍稍思索,便决定实话实说,毕竟,他们五毒教夹在两大势力中间,本就是被迫参与其中,“直接开价十万两,让我们找机会下毒。”

    “然后那?没别的条件了?”王轩眉头一挑,继续问道。

    “没了,朝廷那边看来也不准备与我们有第二次接触,开价很高,就是一锤子买卖。”沈正清肯定道。

    “这条件也太低了吧,十万两,打发叫花子那!?”王轩不屑一笑,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沈正清闻言差点没被噎死,什么叫十万两是打发叫花子,来来来,你告诉我,谁家叫花子这么有钱,算我一个!

    看看王轩,再看看也是一副不以为然样子的田伯光,明显,十万两在对方看来什么都不算,不过想想也是,对方是什么人,传说中,把福建和广东那些大世家都杀光了,家产全部抄没,那得有多少钱!!

    “行了,以后你们五毒教跟我混了,区区十万,真是……可笑!”说着王轩站了起来,对着沈正清打了个招呼,便朝着大帐之外走去。

    沈正清不明所以,看了看田伯光,见也站了起来便也跟着出去。

    一直来到后营辎重处,王轩走到一个临时仓库门前,吩咐人打开大门,便带着沈正清走了进去。

    刚刚走进去,抬眼朝着仓库中间一看,顿时,沈正清头微微一扬,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晚上天黑,冷不丁看到成堆的一人多高的银山,实在是有些晃眼。

    使劲眨了眨眼睛,沈正清目瞪狗呆地看着那一人多高的银山,在看看旁边一堆金子和宝石,脚步不受控制地开始朝前挪动,嘴里无意识地嘟囔着一些什么,却又根本听不清楚。

    亲卫看了看王轩,见主上表情似笑非笑,完全没有阻拦的意思,便安静地举着火把站立不动。

    只见沈正清无意识地走到银山之前,颤抖着手在上面不停抚摸,随后又发出‘呼呼呼,哈哈哈的’的诡异笑声,笑够之后,开始不停地拿着银子往身上塞,直到完全放不下之后,才艰难站了起来。

    可稍一扭头,便又看到了旁边的金子和各种宝石,这才想起,比起银子来说,这些才更加值钱,一想明白,便快速地把身上的银子清空,一下扑到金子和宝石堆中,开始不停地往怀里塞。

    忽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它立刻停下手里动作,开始挑挑拣拣起来,宝石,翡翠,珍珠,一个个他认为最值钱的东西被挑选出来。

    快速脱下身上的外套,开始把东西往里面装,直到装的满满的才不舍地看看那一堆财宝,一边给衣服打包,一边不停地在财宝堆里分辨,想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一些更加值钱的来替换。

    直到打包完毕,这才站起身来,把外衣做成的包裹狠狠一提,只听到“呲啦”一声,金子的重量太大力,衣服哪里经得住,一下便被漏了底,金子宝石在沈正清的惊呼声中滚落的到处都是。

    沈正清一脸焦急地跪在地上捡,直到看到一双鞋子,这才呆愣在原地,这会才回过神来,呆愣了片刻,一点点抬起头来,视线内渐渐抬起,直到王轩那张那让难忘的脸出现在他视野里,他才惊醒过来。

    从下到上,仰望着王轩,身影越发的高不可攀了,此刻,沈正清完全清醒了,想到刚刚自己做的一切,身上顿时冒出冷汗,当着主人的面,像个傻子一样不停的装各种财物,他完全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这么做,好似没有了理智一般。

    艰难地在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沈正清张嘴支支吾吾了半天,却说不出什么东西来。

    王轩弯下腰,笑着看向跪在地上沈正清,“没关系,钱财没,没谁不喜欢,人生在世,无非名利二字罢了,猛然见到这么金银,难免有些失态,可以理解。”

    伸手从地上把沈正清捞起来,看他一身内衣上满是尘土的样子,王轩继续说道:“十万两算的了什么,我王轩别的不敢说,但说到有钱,全天下,包括那些狗屁世家,包括皇帝,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