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 > 第485章 这数学满分
        四大党的人对视一眼,钱可以出,不过……

    还要从广西大户身上想办法了,妈的,真放了王轩进来,就冲现在广西这形势,这些世家大族非被屠戮个十之七八不可!

    不管王轩会不会屠戮这些世家,但是,这话都要这么说,这么宣传,事实上,在天下还没有大乱之前,大明朝廷的威慑力还是很强大的,四大党一起逼迫,再加上王轩的威胁和可以散播的恐惧,搞钱的速度还算快。

    再者,开拔银子也并没有要太多,加上那些土司派出来的人,一共被李良弼划成主战兵的也就不到两万人,这些人十万两银子就能搞定,以广西十个府分下去的话,每个府出两万两也就够了……

    10*20000=100000,这数学满分!

    看计算下来具体每个府需要分担的数额,四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开拔银子果然是必须的,士卒们抛头颅洒热血,为国捐躯,不畏艰险,生死置之度外,必须要让士卒们无后顾之忧嘛!

    而且,战后对战死和伤残者还要有抚恤银子,毕竟是为国出力,坚决不能让士卒们流血又流泪,朝廷是不会准许这种事情发生的,朝廷上的衮衮诸公心怀仁义,坚决不会看着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广西各世家还是要出银子,考虑到还有斩首之后的赏赐,怎么着也要再备下五万两银子啊!

    10*20000=50000,干的漂亮,满分!

    嗯,战后的抚恤银子和赏赐不急,两次要分开,不要让人产生抵触情绪嘛!

    “这,万一要是有那一家坚决不愿意为国出力怎么办?”

    “不愿意!?”东林党姓钱的撇撇嘴,“不愿意的肯定是私通安南喽,那还用问,勾结异族,欲行不轨之事,此等人神共愤之事,必然要抄家灭族,财产充公!”

    “钱兄说的对,而且这钱还是要给士卒做抚恤用的,李良弼自然要出力,到时候,带兵抄家这种事情便交给他了!”

    “那样的话,这李良弼肯定是上下其手,似这等莽夫,最是贪婪无度,贪污军饷,贪污抚恤银子的事情他肯定能干的出来。”楚党的周大人补充了一句。

    “便不要与这等人计较了,再者,事后也可以在军中偷偷传出去消息,各府一共拿出来二十万两,最后发下去的却自有四分之一,要让军中士卒看清李良弼的丑恶嘴脸。”姓钱的继续说道。

    “好计策,如此一来,彻底动摇其对军队的掌控力,釜底抽薪,到时候我们再推举一人出来重新掌控军队,要确保军队对朝廷的忠诚性!”齐党的刘大人忍不住鼓掌笑道。

    “对,而且李良弼这段时间以来,养寇自重,搜刮民脂民膏,弄的民怨沸腾,广西百姓苦其久以,待其失了兵权之后,定要然审判其罪孽,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浙党的徐大人也借着说道。

    四人一番讨论,熟练至极地便把后续所有首尾都处理干净,唯一便是战后权利争夺问题,到时候要各凭手段了。

    四人对望一眼,纷纷露出笑意,“这趟广西之行,虽然历经千辛万苦,花费无数精力,事情倒也办的圆满,上对得起皇上器重,下对得起千万百姓,便是劳累一些也在所不惜,我等问心无愧啊。”

    “整合各府势力,梳理军队,铲除通敌内奸,清理军中毒瘤。”

    “指挥若定,一战定乾坤。”

    “收复国土,歼敌破万,一举扬我国威,震慑宵小之辈。”

    四人你一言我一语,便把奏章的基调定了下来,剩下就是各自发挥一下了,一笔可以记载在史书上的功劳就这么到手了。

    五天时间匆匆而过,思明府大校场上,李良弼站在点将台上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嘴角挂起一丝笑意,“都是军中的汉子,咱们就不说那些烂七八糟的了,捞点干货,一会吃饭,吃完饭就跟外面安南人决战,这一战,不是给朝廷打的,是给你们自己打的,我们若是败了,那广西便在没有能抵抗安南人的力量,到时候,给为家小妻女,将受到什么样的待遇,便不用我说了,各位兄弟相比能想明白!”

    “吃过饭,就是拼命的时候,在拼命之前,我给大家准备了点东西,以安大家之心!”

    说完,李良弼一手拉住身边的一块红布用力一扯,顿时,阳光的照射下,一抹银光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那是十万两白银堆砌在一起形成的银山,望着那烁烁发光的银山,整个两万人的队伍陷入了一片寂静,随即又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保护家小是一方面,大家都愿意为此付出生死,但,有大把的银子发下来,大家士气便直接达到顶峰。

    看着现场两万来人欢呼的场面,再看看那堆积的银山,姓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小声对身边三人嘟囔了一句,“一群匹夫,没读过圣贤书的东西,满脑子都是铜臭,一点也不懂得忠君为国,毫无廉耻,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待欢呼声小了,李良弼这才说道:“以队为单位,上来领银子!”

    话音一落,每个队的队正便以最快的速度跑过来,自然有人分出足够的银子发下去,回去之后在细分。

    看着银山一点点变少,这些白花花的银子都被那些泥腿子拿走,姓钱的心疼的快要昏过去了,最后实在受不了,便匆匆告辞直接走了,其他三人也不知道不愿意看李良弼收买人心,还是跟姓钱的一样舍不得银子,也跟着返回。

    李良弼目光阴冷地看着远去的四人,不停地磨着牙,心里暗暗咒骂几个家伙贪婪,他可是打听到了消息,这帮王八蛋借着自己的名义,派发下去的是每个府两万两白银啊,结果到自己手里只有一半了。

    好处他们占了,屎盆子却都扣到自己头上,妈的,简直是欺人太甚,不过,现在他没什么办法,毕竟文在武上,他受制于人只能默默忍耐。

    搞定这边之后,李良弼看着身边的沈正清道:“教主,还请动手,按照往日里的规律,安南那边也快要吃饭了。”

    “好的,李将军放心。”说完,冲着身边人打了个眼色,那人立刻快步走了出去。

    这次下毒,沈正清没跟五大长老说任何事情,整个下毒流程都是他调动心腹完成的,五大长老也乐得清闲。

    这次下毒的难点便在于如何控制药力发作的时候,按照王轩的要求,最好是在对方出城之后,这样可以一举歼灭对方,省却了攻城的麻烦。

    过得一个时辰,沈正清的那个心腹跑了回来,当着李良弼的面,微不可查地对着沈正清点了点头,这才汇报道:“信号已经发出去了,那边也回了信号,一切没问题,大约一个时辰后,那边便会毒发。”

    “好!”李良弼大喝一声,“那咱们就不能耽搁了,走,集合全军,准备出发,这次定然要一举灭了安南人!”

    “咚”“咚”“咚”“咚”“咚”“咚”

    密集的鼓声响起,三通之内,全体士卒必须集合完毕,看着整齐的大军李良弼一声令下,大军从校场之内陆陆续续开了出来。

    时间紧迫,只有一个时辰,单单是出城便要半个时辰左右,还要急行军赶到安南人的营寨,时间实在紧迫,而又不能提前发动,以防对面察觉。

    “药力能保持多久?”李良弼对着身边的沈正清问道。

    沈正清稍稍一思量便答道:“持久性没问题,开始的半个时辰是突发期,身体会酸软无力,双腿发麻,半个时辰到三个时辰之内,基本行动困难,六个时辰之后才会渐渐好转。”

    “这就好,待大军到对方营地之时,正好是药力发作的时候,定要把他们困在营地之内,争取一举歼灭对方!”

    “李将军料事如神,在下佩服,那我便等李将军旗开得胜,到时候一定好好敬将军几杯酒。”

    “哈哈哈,好,全军加快速度!”

    又是半个时辰后,李良弼看着安南军大营,深吸一口气,对着左右说道:“你两人分别带五千人去左右两侧,看到我这里开始攻打,便立刻进攻,至于后面便不去管他们。”

    一旁骑在马上,颠簸的骨头架子都要散了的四大党的人皱眉问道:“那他们不是从后面跑了,为什么不围起来一举歼灭掉,他们不是只有不到两万人吗?”

    “是啊,大部分都中了毒,只剩下部分人能坚持,为何不一举灭了对方!”

    “李大人,可不要想着养寇自重啊!”最后一句,姓钱的说话便有些阴阳怪气了,不过他也不怕,眼看这仗是一定会胜利的,他们来前线便是要抢功劳的,这时候自然不会客气。

    李良弼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三人的目的他如何看不明白,只是他总不能把三人抓起来吧。

    沈正清在后面看着,忍不住心中冷笑,妈的,幸亏老子没跟你们混迹在一起,这还没打胜仗那,内部便开始勾心斗角起来了,这要是能赢就怪了!

    差点,差点就被这些只会窝里斗的家伙给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