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良弼深吸一口气,看着这帮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阴沉着一张脸一字一句的说道:“战场上的事,四位还是不要操心了,有这功夫好好去想想,怎么用你们那颗精忠报国的心,把二十万两白银变成十万两吧,这才是你们的拿手好戏。”

    一口羊肉没吃到,却粘了一嘴腥,李良弼要是不生气就怪了,要不是看着马上就要打仗,不想坏了军中士气,这事,他一定会公布出来,到时候,携军队哗变之威,好好跟这四个王八蛋算算账!

    “你,你,你血口喷人,陷害忠良,我四人拳拳报国之心,安能让你这匹夫污蔑!”姓钱的一听便炸毛了,立刻脸红脖子粗地吼了起来。

    李良弼看都不看四人,正好找到这么个借口自然不会放过,直接挥手说道:“带四位大人下去算账,战阵无眼,磕了碰了的咱们可赔不起,这四位,都金贵着那!”

    待四人骂骂咧咧的声音远去,李良弼这才看向周围的那些卫指挥使说道:“根据我的消息,这次开拔的银子,咱们广西这些是加大户一共凑了二十万两,但发下去的只有十万两,剩下的十万我就不说了,各位也都明白。”

    “这屎盆子可是扣在了咱们武人的头上,那些世家大户不定怎么恨咱们那,事后,等着咱们的屎盆子只会更多,听说这四个家伙又开始派发战后抚恤银子和奖励银子了,嘿嘿,到时候怨声载道,不单单是我,各位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李良弼目光冰冷地在众人脸上扫过,“大家记住一点,咱们是武人,他们是文官,自古以来势不两立,所以,诸位把握好自己的立场,别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要知道,这些家伙最是奸诈,玩心眼,咱们差得远了。”

    见众人把这话听进去,李良弼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不丢了立身之本,他就不怕任何人秋后算账。

    “行了,不说他们,战事要紧,这些满肚子男盗女娼的家伙狗屁不懂,回头再跟他们算账,说正事,围三阙一,省的安南人困兽犹斗,待占领营地之后,在慢慢追击,尽量歼灭他们!”

    “将军英明,属下领命,”

    作为一切的旁观者,沈正清默默地在后面观看他们狗咬狗,你们也不用计划回头算账了,到时候一起到主上的监牢里,慢慢聊吧!

    大军开始分流,从左右两侧包抄过去,李良弼骑在马上望着不远处的安南人营地,目光所及都是慌乱的人群。

    “主上,李良弼的大军到了。”

    “嗯,那就好,按照沈正清发来的消息,估计也差不多了,袁崇焕,你带三千人在营地中间给我叫,装的像一点。”王轩吩咐道。

    “属下领命。”忍着笑意,袁崇焕从大帐之中出来。

    没片刻功夫,王轩便听到营地中央传来一阵阵惨叫声,只是叫声中偶尔会夹杂一些比较婉转的声音,分不清是痛是喜……听了片刻,王轩扭头看向身边的洪承畴,“我怎么感觉有人叫的很爽那?”

    现在是研究这个东西的时候吗?大兵压境啊!

    洪承畴一脸严肃,嘴角扯东几下,敷衍道:“呃……可能,可能有人嗓子不好吧!”

    “你紧张个什么劲?这场仗,胜券在握,凭那群只知道窝里斗的家伙,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王轩毫不在意地说道。

    “主上,李良弼想来也是这么认为的,虽说每临大事有静气,但,该有的认真也不能丢失,还请主上明鉴。”洪承畴一脸郑重地说道。

    “啧啧,你倒教训起我来了,好了,好了,说你们那,都认真起来。”

    越是靠近安南人营地,李良弼越发清晰地听见了营地能传出来的惨叫声,不由得,心里最后一点担心也放了下去,扭头对着沈正清哈哈笑了两声,狠狠夸奖了一句。

    待左右两侧都布置好了,李良弼亲自跳下马来走到战鼓之前,从鼓手哪里接过鼓锤,大声喝道:“我亲自为大家擂鼓助阵,原各位奋勇杀敌,全军出击!”

    “咚”“咚”“咚”“咚”“咚”

    鼓声一起,广西军便踏着鼓点,开始一步步朝着营地进发,一开始,鼓声是正常的,两军交战,只有乌合之众才会一开始便发起冲锋,等全力奔跑几百米到与敌军接触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跑虚脱了。

    越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开始走的越是平稳,必须到两军快要接触之时才会开始慢慢加速。

    沈正清就站在李良弼身后,看着整齐的军阵,也不得不承认,李良弼还有很有两把刷子的。

    “咚咚咚”“咚咚咚”

    随着越来越接近,鼓声慢慢加快军阵也开始小跑取来,只是阵型便有些无法保持了。

    大约百米左右,安南军营寨之内猛地腾起一阵箭雨,一千多支利箭划过长空,发出凄厉的尖啸声朝着广西军军阵落了下去,立刻一阵惨叫声响起,密密麻麻的军阵像被无形的存在咬了一口般,一下却失了一大块。

    “咚咚咚咚……”鼓声密集如雨点,催促着军阵快速前进。

    王轩军一直使用的都是三棱破甲重箭,虽然造价比一般箭头高,但王轩最不缺的便是钱了,所以,别看三面都只有一千人在射箭,短时间三波箭雨也让广西军损失惨重。

    “停,停,停!”

    三面守军将领一看‘敌军’形势危急,立刻叫停,虽然已经特意压缩了防守的人数和弓箭手的数量,可依旧在短时间内造成了敌军’近三千伤亡,差点把‘敌军’打崩溃了,幸亏反应快速及时制止。

    要知道,这毕竟是大明人!

    王轩开战前会议的时候说的清楚,虽然有能力正面硬刚一鼓作气灭掉对方,但考虑到都是大明人,杀戮太盛不好,这才勉为其难地动用一些阴谋诡计,尽量减少敌军伤亡。

    若是他们这边一通箭雨把敌人射崩溃了,破坏了王轩的计划,回去不定怎么哎批那。

    李良弼在军阵后面也是吓了一跳,眨眼间的工夫,正面进攻的军阵便被箭雨射的生生一顿,看样子,若不是箭雨停歇了一下,这波进攻非被射退了不成!

    可,看起来箭雨也并不密集啊!

    尽管心中不明白为什么忽然变的稀疏了,不过,大军又再次攻了上去,他便也不管那么多了,只是开始用力的敲鼓,鼓声隆隆,激励着广西军继续朝前进攻。

    广西军终于冲到营寨下方,营寨用的都是大木夹土建成,高度只有三米左右,随便搭个云梯便可以攻上去,三面营地墙上,守军只有只有一千多人,也就刚刚能站满城墙。

    一个广西兵刚刚伸头上来,还不待有第二个反应,便看到一抹雪亮的刀光,‘咔嚓’一下砍在头上,惨叫声才发出来一半便没了声息,尸体直接摔了下去。

    下面的人用力往外一拨尸体,立刻再爬了几下,再次冲了上去,有了防备,手里的钢刀在头顶舞动,只听‘当’的一声兵器交击声,这人身形一顿,立刻丧失了在上一步的机会,面对再次砍来的一刀,站在梯子上不好发力,手中刀被一下劈飞出去,第三刀再没了招架的机会,被一刀枭首,尸体栽倒下去。

    毕竟营寨太矮,很容易便能爬上来,陆陆续续的冒头的越来越多,渐渐的王轩军开始出现伤亡,广西军在付出巨大伤亡后开始陆续登上营寨。

    大门处,二十几个广西军,操纵着简陋的攻城锤,喊着号子在砸营门,营门后面支撑的大木撤掉了一半,大门开始慢慢变形,直至破裂。

    “轰轰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地上腾起一阵烟尘,营寨大门被一下撞开。

    在广西军的欢呼声中,在王轩军的刻意压抑之下,一点点开始后撤,敌军终于攻了进来。

    收到前面传来的消息,王轩松了一口,“妈的,终于攻进来了,按照沈正清的消息,再过一会他们就该毒发了,若是还攻不进来,我都要考虑直接撤退了,就是会有点假,那李良弼还是个有心眼的。”

    “行了,传令打开后门,全军撤退!”

    一声令下,军中早就做好了准备,撤退的‘井然有序’,乱哄哄一窝蜂般地朝着营地外面涌了出去。

    “报,将军,敌军营地大门已经轰开!”

    “报,将军,敌军营寨被攻破,我们已经杀进去了!”

    “报,将军,敌军被打退了,朝着营地后方撤退。”

    一个个消息陆陆续续传到李良弼这里,乐的他哈哈哈大笑,身边一众卫所将领也争先恐后地开始拍马屁,都在讨论着到这次大胜之后能斩首多少多少,俘虏多少,到时候捷报传回去,将军定然能威震广西乃至整个江南。

    被这么一阵吹捧,李良弼也是越发的有些飘飘然了,而只是靠着传令兵的三言两语,他根本不知道前线具体情况如何。

    若是他在前线,看到实际战况,满地的尸体一直从铺到营地中央,而其中敌军尸体寥寥无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