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良弼骑在马上,此时的他已经年近四十了,都是年近四十古来稀,他这近四十年来,从没有像这一刻感觉这么意气风发,颇有种古树逢春的感觉。

    “传我将令,留三千人驻守安南人营寨,打扫战场,掩埋尸体,其他人,随我追击敌军,有道是除恶务尽,这次,定然让安南人有来无回!”

    “谨遵将军将令。”一群人轰然应诺各色散开去与自己麾下会和去了,追击溃军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然不能放过,要知道斩首多少级,最后都是要算军功的。

    李良弼对着身后的三千人的预备队打了个手势,并没有进入营地,毕竟,此时营地内人多切乱,虽然穿过营地距离肯定更近一些,但肯定耽搁时间更长,还不如从侧面绕过去直接追赶敌军。

    他身后这三千人,一直在养精蓄锐,此刻将令一下,立刻跟随李良弼朝着安南军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行不过半小时,远远的便能看到安南军狼狈逃窜的身影,此刻映照在李良弼的眼帘里,是散乱的好不成规矩的队形,看到这一点,最后一丝担忧也被李良弼放下了,敌人绝对不是诈败!

    若是诈败,阵型绝不会如此散乱,重新集合成阵需要的时间太久,任何一个追击者也不会给对方重新集阵的机会。

    以有备攻无备,以阵势对散乱,岂有战败之理!

    李良弼一声令下,三千人开始缓缓加速,朝着安南军追了上去。

    “嘶~!”跑动中,一个广西军的士卒忍不住开始不断地抽冷气,身形也越跑越是佝偻,左手忍不住开始捂着肚子,持刀的右手都开始有些颤抖。

    渐渐的,脸色有些难看,死死咬着牙,嘴唇紧紧闭在一起,忍不住发出,“啊!~啊”的声音。

    这好像是一个连锁反应,从第一个人有这种反应开始,陆陆续续的,三千人的队列中,这种反映者渐渐变多,渐渐达到近半。

    越是肚子疼越是跑不动,没过多一会,这一半人便落在队伍对后面,一部分反应比较大的,已经控制不住开始朝着队列外面跑去。

    只是……几个人还没来得及跑到路边的草丛中,便忽然僵硬在原地不动,只听得“噗~~”“噗~~”“噗~~”的声音响个不停,一个个闭起眼眸,脸上露出似是舒爽,似是痛苦,似是解脱,似是沉沦的表情……

    随着裤子受到某种气流的吹袭,直接鼓胀开来,大片的水迹浸透开来,并且朝着裤腿流淌而去,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飘飘荡荡的臭气,透人心脾……

    许是这种“噗~~”“噗~~”声带有某种不可捉摸的魔力,引动了什么不可名状的法则,当第一声响起之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就扫荡了全场,在这种伟力之下,声音接连成片,连珠炮般,如雨打芭蕉,越发的密集起来。

    大部分人反应还算是快的,眼见这种爆发出现,继续坚持已经是不可能了,便干脆也不往草丛中跑了,直接飞褪下裤子,蹲下开始释放起来。

    “我要飞的更高,飞的更高嗷嗷嗷嗷嗷……”

    这个场面,是极其壮观的,若是从高空俯瞰,便能发现,一千多人,密集如繁星般,集体蹲在地上,开始疯狂的,不可阻挡的,狂暴的排泄着……排泄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告别……

    当李良弼接到消息,后面忽然出现大量人员掉队,他急匆匆喊停队伍,快马跑回来一看的时候,随着微风,扑面袭来的那个股子臭气,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头晕眼花,一脸懵逼地看着这震撼人心的一幕。

    一千多人,蹲在地在,那露出的光洁的后丘肉……在灼灼的日光下,正在一起蹿稀……何等的壮观瑰丽,何等的激动人心,何等的感人肺腑,何等的……呕……呕……哇……

    一个忍住不,李良弼一口朝着旁边喷了出去,随即完全控制不住地开始呕吐,好歹也是一方大佬,何时见过这么埋汰的一幕,简直让他有种崩溃的感觉。

    边吐边往回跑,脚步踉跄,吐了好半天,眼泪都流出来了,直到不大能闻到那股子中人欲呕的臭味,他才算缓过来。

    “怎,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擦了擦眼泪和嘴角,顾不得形象问题,在衣服上抹了一把,李良弼开始大声咆哮起来!

    “不对!”猛然间,李良弼反应过来,若是吃坏肚子,也不会是这么多人同时发作,这种情况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中毒!

    “沈正清,沈正清那!”直起身来,李良弼开始大声咆哮着,此刻的他,根本不敢想象,若是自己军中被沈正清下了毒,那回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可这种事,不受控制的开始朝着他的脑袋里面塞,沈正清是自己要求四大党人请来的,为什么会反水?

    这是不是代表他被对面收买了!?

    对面若只是安南人,那有可能收买的了沈正清吗?

    那……由此推断,对面肯定是王轩的人!

    越是深想,李良弼越是开始颤栗……整个安南军营都是王轩的人,那安南现在怎么样了?

    是不是说,安南实际上早就落入到对方手里了?

    而自己这边的一切算计,皆在对方掌控之下发生,连沈正清都是对方事先布下的棋子,现在,大军已经出城,再无任何依凭,虽然不知道多少人已经中毒,但在这种情况下,士气必然跌落谷底。

    早有准备的王轩必然会反戈一击,到时候,大军必然死无葬身之地,而没了大军,自己岂不是成为无根浮萍……

    “咚”“咚”“咚”,还没等李良弼深想下去,便感觉地面开始微微震颤起来,他眉头一皱,随即神情大变!

    这种震动太有节奏了,根据他的经验,这必然是最精锐的大军,在行军之时才能引发的震动,是万人以上大军脚步相同才能引起的震动,而这种震动也告诉李良弼,王轩军已经掉头,并且离自己不远了!

    对于行军之时能引起这种共振,王轩还是很有几分自得的,这说明训练还是卓有成效,大军是精锐的。

    只要不是在过桥,那么,震动,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