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什么手段吧,反正这事迁移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有各地这些世家大户作为表率,由他们去动员当地的百姓,这效率和说服力都是十分出色的。

    当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便繁琐态度了,毕竟这次进行迁移的大户一百来家,动员的百姓不下五十万,这种大规模的跨越两省的动作,需要动员的人力物力不要太多。

    为了这次迁徙,动用安南奴隶十几万,整修道路,沿路设置安置点,准备粮食清水,各种事先制作好的中成药,防止上火腹泻等等常见疾病,这些东西,才是大迁徙中致死率最高的因素。

    特别是快要进入安南的时候,王轩调动了五毒教,不对,是‘东南亚动植物研究院’所有成员,分配他们跟在那些世家大户家主身边,特意讲清楚了这些人的作用,得知这些研究院的教授,精通处理安南生活中常见的各种毒物和疾病,能有效的确保这次迁徙过程和驻扎之后的安顿开荒等问题。

    一时间,五毒教的这些人全都被当成宝贝一样供奉起来,谁的身边要是放几个伺候的丫鬟仆人就好像怠慢了一样,金钱美女,那是可了劲的往出送,巴不得能把人留下来。

    要知道,这些人虽然‘欣然’同意迁徙安南,但,大家都知道,安南毒虫猛兽众多,各种疾病层出不穷,如不是在家里不走肯定要死,真没谁愿意全家迁徙到安南来。

    包括广东的各大世家,都是主要人员都还在广东带着,到安南的都是一部分子弟罢了。

    五毒教这些家伙,从来没有这种众星捧月一般的经历,曾经的他们出门在外,谁不是躲的远远的,人前还好,背后不知道被人耻笑辱骂多少次,再看看现在……

    仿佛人生达到了巅峰!

    就冲这一点,五毒教所有人都庆幸当初沈正清刚毅果敢,关键时刻,加入王轩阵营。

    ……

    这次大迁徙,对于王轩整顿广西有巨大的帮助,另外,也让所有人看看,安南的发展潜力,为未来的东南亚半岛开发计划打一个好广告。

    一百多的大户被迁移走,还包括大量的无地佃户,置换土地五十多万亩,再加上七个顶尖世家,杀的杀,走的走,一共空余出土地不下一百二十万亩。

    有如此多土地,那么彻底稳定广西局势,解决少数民族土司问题,便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事实上,清朝的改土归流就是彻底解决少数民族问题很棒的方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消灭了土司这个官职,改土司官为流官。

    当然,换成王轩这边,就不必这么麻烦了。

    看着下面的几个人,王轩直接吩咐道:“李良弼,洪承畴,曹文诏,袁崇焕,俞乐游,戚星晖,狄浩阔,你们七人,没人带三千人士卒,二百特战队的人,扫荡思明府,太平府,南宁府,镇安府所有生活在山区的少数民族。”

    “这次的战略分成三步,第一步,由特战队的人打头,刺杀当地土司,祭祀等高层,全家斩草除根,第二步,由我们选出来的那些上次加入广西军的当地人劝说,下山种地,田地可直接分配,第三步,对拒不下山者,直接带兵,全部给我强行赶下山。”

    “另外,沈正清,前段时间让你们派人对特战队进行训练,训练他们在热带雨林中的野外生存能力,这次正好检验一下成果,你们学院出点人,跟着特战队的人一起行动,进行实战训练,同时以防万一,保证大家在山林之中畅通无阻。”

    “这是一次联合行动,同时也是一次演戏,未来,对整个东南亚半岛进行征服,到时候需要大家通力合作,毕竟山林之中作战十分复杂,不是单一兵种能搞定的。”

    “属下领命。”一群人一起出列,对着王轩恭敬行礼。

    布置过少民的事情,王轩把目光转到孙承宗身上,“孙承宗,这次要在广西继续招兵,招兵四万人,补足缺口,同时,原军中老弱等不合格者全部给予安家费,退出军队,这一系列抚恤工作要做好,”

    “另外,成立地方治安维护队,用以维护地方乡村、县、府治安,归属地方政务体系,主要人选来自于军队中退役士兵。”

    “未来,军中要形成制度,当兵到达一定年限,便可以退役,退役之后,专门在分配到地方做治安维护队,从此以后,军队不再管任何地方问题,与地方文官体系彻底脱离,形成两个互不干涉的体系。”

    “当然,这两套体系,在一些关键问题处理上是可以合作的,只是互不统属,这套系统,范文程,你与孙承宗两人主持,带领其他人员做好完善的规章制度。”

    “属下明白。”两人出列,恭敬行礼。

    “嗯,未来一段时间,我们暂缓脚步,开始为新政策体质做各种的实践和总结,要有一套全新的,切实可靠的政策体质来应对未来的各种问题,在这段时间内,福建、广东、广西、小琉球、安南五省,能者上,不能者下,无论是原朝廷任命的官员,还是新上任的,一律机会均等一视同仁。”

    “另外,年底再来一次‘公务员科举’,参加人员不限,同时收集整理各个岗位上的工作经验和碰到的各种问题,要动员人手编辑成册,用来做教材和考试之用,同时,基础教育的推广也不能落后。”

    “总是,未来一段时间,一切以经济建设为基础,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短期之内,扩张了三省的地盘,一下子,人手短缺的问题就暴露出来,到了这种程度,休养生息便成了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要工作。

    ……

    王轩对广西一系列世家的处理办法,以最快的速度迅速传遍了整个大明,最早收到消息的便是湖广的楚地的楚党。

    官家府邸的后花园,曲径通幽,深秋时节,各种奇花异草点缀其中,一个人工湖上,一个曲折的回廊通往湖心,湖心小厅中正做着十个老人,只是,这么优美的环境依旧不能让这十人露出哪怕一丝笑脸。

    “啪!”

    一个精致的茶壶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这是楚党中最大两家中,吴家家主时常把玩的心爱茶壶,却成为发泄心中怒火的牺牲品。

    楚党这些顶尖世家,一直在密切关注王轩的下一步行动,在结果出来之后,第一次时间便传了回来。

    情报被吴家主狠狠拍在桌子上,却尤不解气。

    官家主看了一眼没多说什么,只是示意其他人也都浏览一遍。

    “此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日后必定成为心腹大患!”吴家主脸色扭曲,眉头青筋直跳,声音中透露出一股子阴冷。

    “妈的,你们说,这姓王的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跟我等作对!”另一位家主咬着后槽牙说道。

    亭子里一静,众人都忍不住想这个问题,按理来说,即便是那姓王想重开乾坤,登基为帝,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拉拢他们这些真正的顶级世家,以他现在表现出的能力,若是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在这个天下还未大乱,那些草莽龙蛇还没有机会崛起的时候,有绝大把握推翻大明,另立新朝,何必对他们这些显赫家族苦苦相逼那!

    这一点,大家都想不明白!

    这行事风格,实在是有违常理。

    至于开发安南大量土地什么的,他们不在乎!

    不单单是他们,包括南直隶,或者整个大明,最顶尖的那么大世家,对于开发更多土地没有什么兴趣。

    无论是土地亦或者金钱,但到达一定的数量时,也就是一串数字了。

    顶尖大世家不会想着开拓海外,这就跟大航海时代西方社会一样,能豁出去跑海的,去开发新大陆的,都是穷人,落魄贵族,罪犯,而真正的顶级世家,把人力物力财力投入海外能得到的收获,完全不如巩固缘由领地带来的稳定收益和利益。

    这些顶级世家,更关心的是如何延续家族传承,而金钱和土地,只是延续传承的一种保障,到了他们这个阶段,更看重的是以土地和金钱为基础带来的权利。

    在华夏这个官本位社会中,居于权利的顶端并且保持权利,才是家族延续的根本保障,无论是从前是上品无寒士时代,还是现在,亦或者未来。

    而王轩现在这种做法,是对他们的一种根本性的伤害。

    一来,他们这些顶级世家,是绝对不会离开华夏中心,毕竟这才是权利的核心地带,若是离开了中原,即便是把整个倭国或者朝鲜给他们又能如何,他们连争霸天下做皇帝的机会都不愿意参与,更何况去海外做个统治者了。

    二来,他们通过打压,整合,扶持等等手段,一直在控制着新的顶级世家产生,但,王轩的开发小琉球和安南的行为,会让更多的大地主出现,这是对他们权利的一种伤害。

    单单就这两点,他们与王轩的矛盾就不可调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