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510章 《三国演义》
        兵源素质的差距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一方,身高一米五左右,身材瘦小,手持木棒,另一方,身高平均一米六十多,膘肥体壮,手持钢盾钢刀!

    这种绝对力量上的差距,在两军接触的一瞬间,整个接触面上,立刻形成碾压优势,最一开始,体力巅峰时刻,基本上是格挡,跨步,挥刀,一套练习了上万次的标准战术动作,便如身体的本能一边,轻易便收割一条人命。

    大友天翔看着下面自己的军队一触即溃的样子,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跟他预想的不一样啊!

    明军不是应该在他的伏击之下,被滚木礌石砸的屁滚尿流,死伤惨重,然后被自己麾下的军队一个冲锋,从中间截成两段,再然后首尾不能相顾,被自己杀的大败而回,狼狈逃窜吗?

    那本兵书,《三国演义》上就是这么介绍啊!

    怎么可能会出现差错!!

    谁能告诉我!!!

    “家主,家主!”见大友天翔发呆,身边护卫的武士头领,本田上兵卫急忙拉了拉大友天翔的胳膊,指着山坡下说道:“家主,不能再犹豫了,下命令吧!”

    “哦,对对,快撤,快撤。”说完立刻转身就跑,那可是两万人包围过来,看那杀人利索的样子,大友天翔毫不怀疑,身边这几百武士上去也是送菜的命。

    绝对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刚跑出去没多远,翻过山头这边朝下跑去,一样便看到那个刚刚还在他身边的肥胖身影,此刻,那胖子商人正以不符合他体型的速度在狂奔,那灵巧的动作,看的大友天翔嘴角一阵抽搐。

    巴嘎,跑路不知道叫上我,良心大大地坏了。

    气喘吁吁跑到山下,便看到留在这里看守马匹的手下,赶紧让身边武士扶着他上了马,拼命朝着肥后城跑去。

    那胖子商人也早有准备,一直跟在大友天翔的身边,没办法,那几百武士,关键时刻还能起到作用,尽管大友天翔看他的眼神十分不善,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曹文诏没吩咐人专门去追击那些武士和逃跑的大友天翔,之前王轩提点过这些武士的厉害,在没有特战队在身边的情况下,尽量用大军围攻,弓弩射杀,不然,被这些不要命的家伙冲到身边,必然损失惨重。

    人命换狗命的事情不能干。

    按照王轩的命令,即便曹文诏觉得这些所谓士卒,根本就是一群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那也不能接受投降,必须刀刀斩尽,各个杀绝,军令如此,凡是贵族和士卒等反抗力量,一个不留!

    至于俞乐游,更不会在乎这些倭国士卒,他祖上俞大遒便是抗倭名将,传到他这辈,能有机会攻上倭国本土,觉得荣耀还来不及,他更是需要这些倭国士卒的人头,铸就他们俞家的功绩丰碑,也让后代子孙知道,他俞乐游比祖上俞大遒更加出色,跨海远征,屠城灭国,丰功伟绩,超越先祖!

    两万倭国农民兵,跑散了一小部分,被斩杀的足有一万五千多人!

    “尸体就地掩埋,人头都割下来!”曹文诏一声令下,傍晚时分,肥后城城门之前便竖立一个人头塔,俗称‘京观’!

    看着那庞大的京观,整个肥后城内的七八万人全部沉默下去,即便家里死人的,也多压抑着哭声,生怕传到那些杀人魔王的耳朵里。

    肥后城虽然是整个肥后国的主城,但规模并不大,只有前后两道城门,两万人一堵,肥后城直接变成死城一座,跪坐在城主府中的大友天翔一脸便秘的样子,看着下面跪坐着的众人,声音低沉地问道:“现在怎么办,你们倒是说话啊!”

    “誓死报效家主!”本田上兵卫一个头嗑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对,誓死报效家主!”

    “与家族同生共死!”

    “……”大友天翔双眼狠狠一闭,鼻孔里喷出一股粗气,心里狠狠地骂了起来,“死死死,就特么知道说死,就不会说点别的,老子要你们的命有什么用?能救我大友氏吗?真是一群废物,废物!”

    尽管心里恨不得踹是这些废物算了,可现在面临生死危机,他脑子又没坏掉,自然知道不是跟手下发火的时候,这时候,团结士气最是重要,他总不能自己去破坏掉。

    死死咬牙忍住,还要挤出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脸,环视众人一圈,“如此变好,我大友氏六百武士,没有任何损失,这便是根基还在,至于那些士卒,回头再去招募便好,这样,我有一计!”

    自然指望不上其他人,他便只能求助于自己看过的兵书《三国演义》了,返回城主府后他就一直在冥思苦想,面对这种绝对劣势,稍有不慎便是全家死绝的局面,那么,到底如何才能以弱胜强,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那!

    再次拿起三国演义快速的翻阅了一遍,忽的,他眼前一亮!

    此计甚妙,正符合当前情况,定让那些明军不知所措!

    大友天翔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顿时引起满堂喝彩。

    “主上的才华一定是天照大神赐予的,竟然能想出如此妙计,定然让那些明军摸不到头脑!”

    如潮的马屁朝着大友天翔拍了过去,让他颇有几分自得,连今日大败亏输的阴影都散去不少,果然,多读书还是有用处的,大友天翔十分确认!

    只是,一逃回来的胖子坐在角落里,目瞪狗呆地看着大友天翔,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特么绝对是个大傻逼,必须赶紧离他远点,明天这傻逼死定了,自己可要赶紧找条后路,不能让这厮给坑喽!

    看着现场热烈的气氛,胖子也能跟着附和,毕竟,他也提不出什么好建议,想想自己白天抢先逃跑的行径,在想想后来大友天翔的脸色,若不是想着留着自己这个明人万一有用,白天的时候就直接被砍死了,所以,尽管他知道这是个送死的主意,他也不敢提出来,贸然唱反调怕是今天夜里都过不去就要死个球的了!

    浮夸的奉承了一阵子,加上白天逃命消耗了打量的体力精神,大友有些扛不住了,再者,明天还有一场戏要演,便早早休息了。

    胖子出了城主府后匆匆返回在这边的家,直接遣散了家中倭国仆役,带着几个心腹换上倭人的服侍躲到其他的民居之中。

    在他看来,自己的身份过于敏感,一经发现,必死无疑,反倒不如一个普通的倭国人保险,那王轩总不会屠城吧!

    自己又不是什么花姑娘,一个胖男人,没人会盯上自己。

    这算盘到也说不上错,确实,身份暴露只有死路一条,但做一个倭国百姓……有句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只怕下场不像他想象那么美好。

    第二日,清晨和煦的阳光再次洒落在这片大地上,空气中依旧满是草木的那股子清新,只是,今日这股清新之中多少夹杂了一股铁锈的味道,这股味道便是来自于城外空地上哪高高的‘京观’,一夜过去,血腥气依旧浓郁。

    吃过早饭又休息了一个时辰,曹文诏才带着大军集合,城内已经没了什么像样的防守,若不是昨天天色已晚,大军不适合夜间作战,防止有不必要的损失,昨天夜里,就能杀进城去。

    大军朝着城门处移动,一直来到城墙不远处,曹文诏便看到令他呆立当场的一幕。

    此刻,肥后城城门大开,一些不知道是士卒还是农夫的家伙,在门口挥动扫把清理着道路,只是,若仔细看,便会发现这些人双腿都有些颤抖,那扫把一直在一处划拉来,划拉去,一直不曾动过地方,也许是害怕地双腿已经迈不动步了。

    远远往里看去,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风吹起的树叶,在街道上打着旋,显得有股子肃杀之气。

    城头之上,一个梳着冲天辫,四周剃的光溜溜的黑衣男子,正跪坐在城头,面前摆放着一个矮几,矮几之上一炷檀香燃起,上横着一把七弦琴,男子看起来正专注地在上面拨弄。

    左侧有一少女,手捧一把武士刀站立不动,右侧也有一少女,手持木鱼。

    若是离近了看,便会发现男子的手指离这琴弦老远,此刻头上正有大片汗珠渗透出来,大友天翔算计好了一切,却忘记了,自己特么的不会弹琴!!

    一壶早已凉透的香茶最能表示他此刻的心情!

    心里默默对着八百万众神祈祷,祈祷下面的人赶紧吓的退军三十里,不然,再靠近一些,怕是就发现问题了。

    “……”曹文诏。

    “……”俞乐游。

    “我怎么感觉有几分眼熟?”好半天,曹文诏才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俞乐游问道。

    “我也感觉挺熟悉的!”俞乐游认同地点点头。

    “空城计!”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随后忍不住怪异地笑起来。

    好半响,曹文诏才压住笑意,揉了揉脸说道:“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