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乐游扭头看看城墙上的那个冲天辫,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愿意问……

    “怕不是这家伙觉得肯定打不过咱们了,想摆一出《空城计》把咱们两个吓退吧!”俞乐游先是有些哭笑不得,随后又拿腔拿调地说道:“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

    曹文诏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也配合这说道:“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大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军若进,中其计也。汝辈岂知?宜速退。”

    “哈哈哈哈……”两人对视一眼,一时间大笑不止。

    “真的没想到啊,攻城灭国,还能见到如此有意思的一幕,应了主上那句话,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怎么办,要不要配合他玩玩?”俞乐游有些跃跃欲试。

    曹文诏却摇了摇头,一脸郑重地说道:“不可,虽然此战我等有必胜之信念,但,战争就是战争,不可儿戏视之,若长此以往,会滋生轻敌心里,于长久不利。”

    俞乐游嘴角抽了抽,也没敢反驳,王轩对军中纪律要求太过严苛,即便他跟了王轩多年,也不敢在这上面做什么试探。

    计议已定,曹文诏也不再多言,猛地从身后抽出长弓,闪电般扣住一直三棱透骨箭,弯弓,搭箭,开弓,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完成,利箭划过长空发出刺耳的尖啸,朝着城楼之上尴尬表演的大友天翔射了过去。

    “锃!”长剑出鞘,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曹文诏射出的长剑被那抱着武士刀的少女一剑挑非,巨大的力道让少女忍不住后退三步,直到撞在女墙之上才停了下来,手腕一阵阵发麻,险些握不住武士刀。

    大友天翔也吓的一个哆嗦,连滚带爬地跑到女墙之下躲了起来,直到确认了安全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只感觉浑身发软,口舌发干,生死之间走一遭,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城头之下,曹文诏惋惜地甩了甩手,他也没料到那侍女竟然是以为剑道高手,实在是出乎预料。

    “大军攻城!”

    不再抱着斩首战术的想法,即便是正常攻城,曹文诏也有绝对把握!

    大军浩浩荡荡地冲了出去,此刻肥后城头之上还是一片混乱,好半天,才有人想到要关城门,若不是大军离得稍有些远,根本不会给这些倭人留下关门的机会。

    不过,即便这样也无所谓,这种攻城守城战,不知道训练的几百次,一套流程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特别是面对这种不足十米的城墙。

    盾牌手开路,云梯紧随其后,稀稀落落地箭矢落了下来,即便是没有被盾牌格挡,对面铁甲也毫无杀伤力,倭国的远程武器发展之落后,现在用的还是最原始的木弓。

    前端为全铁制的云梯死死勾住女墙,身后的刀盾手飞速朝着云梯上跑去。

    长期的训练让他们根本不再是手脚并用的攀爬,而是直接用跑的,十米高而已,合格标准是五秒之内冲到城墙之上。

    还不待这些农民兵有所反应,大批的王轩麾下士卒便跳到城墙之上,刀盾挥舞,护住身后的云梯,以让更多的兄弟上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上到城墙之上,很快便挤满了城头。

    “快快快,武士队出击!”眼见城头越来越多的明军,那些士卒明显抵挡不住,缓过味来的大友天翔立刻焦急地吩咐道:“左右各去三百人,务必把那些明军赶下去!”

    “哈依!”本田上兵卫答应一声,立刻带着手下杀了上去。

    这些家伙不愧为倭国真正的精锐,初一投入战场立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虽然王轩看不上所谓的‘一刀流’‘迎风一刀斩’,但是在实际的战阵应用上,这些武士的狠辣和决绝,一击必杀的信念,确实能提振士气,快速大量地杀伤对手。

    一声大吼,配合着武士刀斩碎空气,发出刺耳的爆鸣声,刀光闪过,明军士卒往往是人刀具碎,一时间被清理出来几十米长的一段城墙。

    见此情景,曹文诏大怒,再次调集一批人冲了上去,这批人便是军中早就准备好,用来对付这些倭国武士或者武林高手的部队,分为六人一组,三人持一人高大盾,盾面上有狰狞的铁刺,两人持长枪,负责杀伤,一人持弩机负责远程打击。

    登上城墙之后,面对这些挥舞者武士刀的家伙,大盾手直接把盾牌顶在肩头,轻松便护住全身,不管不顾地就是冲撞,城墙就这么宽,那厚重的包铁盾牌随便你砍,一公分厚的钢板,能砍开算你厉害!

    “咚咚咚……”好似敲鼓一般的声音密集地响彻城头,爆发的几刀下去砍不开大盾,这些武士便立刻萎了,被几面大盾一挤,根本不给任何躲避和施展的空间,弩箭长枪一起上,要么跳下城头,要么必死无疑!

    短短二十多分钟后,登上左右城头的六百武士,基本被斩杀殆尽,不得不说这些家伙的疯狂和视死如归的精神……病,竟然一个跳下城头逃跑者都没有,看到曹文诏不停地碎碎念,“可惜了,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兵,若是在自己麾下该多好,跟这些乱七八糟的大名,简直就是明珠暗投啊!”

    本田上兵卫,作为肥后国第一武士,实力勉强摸到了二流的边,但要说战斗力,虽然没什么持久性,但是爆发起来那一段时间,不会低于二流顶峰!

    即便是面对一公分厚的包钢盾牌,全力之下也能一刀刺穿,在盾牌手不敢置信的目光下,一刀将其捅死,破了盾阵,后面的长枪兵和弩兵更是不堪一击,短短几个呼吸便被斩杀。

    一连斩杀二十多人,刺穿了八面大盾,本田上兵卫双臂已经发麻,双手颤抖着已经有些握不住刀柄了,面对四面八方依旧沉默着朝自己冲来的大盾手,本田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他想过自己的各种死法,死在与人决斗之中,年老体衰之后被后辈挑杀,或者安度万年,唯独没有想过,自己会死在一群小兵手中!

    “当!”一声脆响,刀剑已经刺穿了大盾,但力歇的他再也没力气推动武士刀刺杀掉后面的盾手,武士刀卡在大盾之上拔不出去,身后左右,六个大盾朝着他身上撞来。

    倒得此刻,他便也放弃挣扎了,松开武士刀仰头望天,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也不知道天国到底在那里……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大盾上狰狞的铁刺扎穿了他的身体,鲜血顺着血槽喷涌而出,本田脸上闪过一丝痛楚之色,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肥后国完了,这是他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作为一个武士,他不懂那么多,他的一生,只会战斗,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一个战士所能做的一切了,他不后悔。

    曹文诏在下面看的只摇头,心里不知道有多可惜,从一个将军的角度出发,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些倭国武士。

    “曹大人,这些家伙没什么值得惋惜的。”俞乐游面无表情地说道:“大人是山西人,不知道这些倭寇武士在海疆犯下的罪孽,那确实是罄竹难书,我祖大半声都在抗击倭寇,根据当年记载,这些倭国人根本没有人性,杀戮完全是毫无理由毫无意义的,只是为了取乐而已,所以,即便把这些畜生全部灭绝,也不为过!”

    曹文诏一愣,随即想起了什么,重重地叹了口气,俞乐游的话让他想起了鞑靼人,山西同样也是边疆,历朝历代都面临草原人的威胁,要说受的苦,比南方沿海地带的百姓不知道多了多少,两千来年下来,死于草原人之手的山西人,已经不计其数,说一句血海深仇都不为过,哪一家,哪一户没有人死在草原人手里!

    他曹文诏就绝对不会去同情或者可惜一个草原人,在他眼里,只有死掉的草原人才是好的草原人。

    “用主上的话说,种族之间的战争没有对错,只有生死,只有当一个民族消亡之后,这种对立才会结束,这里的消亡可以是文化上的,可以是肉体上的,只看合不合适了。”

    “对,我仿佛已经可以看到倭人的消亡为时不远,到时候,也可以祭祀先祖的在天之灵了。”说道这里,俞乐游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

    曹文诏伸手拍了拍俞乐游的肩膀以示安慰,只是他的双眼却没有焦距,心思早就跑到边疆之地了,一个念头不可遏制地在他心头升起,主上什么时候进兵北方,能不能彻底平定草原之乱!

    这一点,他也不知道,两千多年,或许更久,从来没人能彻底平定草原民族,即便王轩做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让他没有信心,毕竟,草原人就像野草一样,即便烧掉一波,没过多少年,便会又长出来,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强大,犯边是早晚的事。

    而王轩,又会有什么办法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