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512章 我,俞大遒,打人!
        随着六百武士包括本田上兵卫的死,整个城墙上最后一丝抵抗力量也全军覆没,很快,整个城墙便被占据下来,大门被打开,源源不断的大军从城门处蜂拥而入。

    大友天翔一直觉得自己胆子很大,无愧大名的身份,可真真正正到了战场之上,看到了那遍地死尸,预见到自己死亡的时候他才知道,死亡到底有多么可怕。

    本田上兵卫死了,他没办法救,即便是想下令让他撤下来的机会都没用,战场太过混乱,也太过嘈杂,各种喊杀惨叫声混杂在一起,命令什么的根本传不过去。

    本田的死,好像抽走了他最后一缕胆气,惊恐地开始要求身边的两百武士护送他撤退,当然,即便他有勇气也无济于事,这种情况之下,两百武士扔出去,一个水花都打不出来。

    王轩麾下士卒,潮水般的滚滚而入,凡是阻挡在前的,一律全部杀光,当然,对于贫民却是秋毫不犯,用王轩的话说,这都是自家的财产,当然要好好保护。

    对此,胖子商人到是长长松了一口气,为自己的英明绝对而赞叹不已,至于大友天翔,他是谁!

    此刻的大友天翔,整个人已经崩溃了,他深深地明白了自己和明军之间的差距,此刻他的世界一片灰暗。

    跪坐在城主府的大厅之内,他找不到自己哪怕任何的一丝生机,现在,他后悔了,刚刚在城下就不应该跑,这与他受到的教育不符,他应该像个武士一样,勇敢地朝着敌人发起决死的‘猪突’!

    是的,对于倭国来说,这就叫‘猪突’!

    这里没有老虎狮子这种大型猫科动物的,倭国列岛只有熊,狼,还有就是山里的大野猪,这种野猪能长到300多斤重,矮小的如同猴子一样的倭国人,在山里看到这种庞然大物伸着獠牙嚎叫着不顾一切冲向自己,吓得屁滚/尿流,后来就慢慢引出了一个词语,这个人就像野猪突击一样不顾一切的性格,就是猪突的由来,形容凶猛,无悔,决死的冲锋的意思。(这都是姿势~)

    只有‘猪突’他能死的像个勇士,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所以,他下了人生中最后一个决定,由‘橘梨纱’,也就是刚刚在城头上,站在他身边的那个持剑女武士给他做‘切腹’的介错人。

    小姿势:剖腹自杀者穿着庄重服装,用来剖腹的刀或剑放在他正前方。刀可能用特别的布料垫着。武士会作死亡的心理准备,例如写作称为辞世之句的诗歌。待他和身旁的介错人助手准备好,剖腹者会揭开身穿的和服,拿起刀剑,捅进自己腹部。剖腹者首先从左至右的切割,然后作稍微向上的第二刀,让其肠脏溢出。切出第二刀之时,介错人进行抱首,即挥刀向剖腹者的脖子斩下,但不完全斩断,让头和脖子仍有一丝牵连。由于这一刀要非常精确,介错人一般是剑术高手。

    (温馨提示,小姿势要记牢,万一某一天你遇到个倭国人,可以用来劝诫他。)

    这一系列准备时间并不短,所以,当‘橘梨纱’一剑砍断大友天翔大半个脖子的时候,正好赶上曹文诏和俞乐游走进来,见到这一幕,曹文诏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地。

    万万没想到,刚刚那个让他惊叹的漂亮的女护卫会一刀斩断他主子的头颅,这……不是说这些武士都极其忠诚吗?

    橘梨纱眼神空洞地扫了一眼曹文诏和其身后的一群人,他记得这伙明军的头领,这员弓术很高的大将,不过,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那!

    缓慢而又有节奏地清理掉武士刀上的血迹,动作神态,都显得那么庄重,完全当大殿之外的曹文诏等人不存在。

    坐在原地,表情严肃地缓缓把武士刀竖起,刀尖转动,朝向自己腹部,双手坚决而稳定地刺向了自己的腹部。

    “当!”

    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想起,想象中的刺痛并没有传来,橘梨纱呆呆地看了看自己发麻的双手和飞到一旁的武士刀,好看的眉头皱起,抬头看着门口手持弓箭的曹文诏,声音轻灵地说道:“为什么要阻止我,难道我连切腹的荣耀都不能拥有吗!”

    “……”曹文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阻止对方自杀,想来绝对不是因为对方长的漂亮,而且有一对巨大的食堂……

    反正,双手完全不受控制地射出那一箭,许是由于平‘日’里锻炼不断的缘故,手速十分的快,快于他的思维之前,便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

    “不是……,那个,我不知道,你,那个,他怎么了?”曹文诏终于找到了话题,手指向大友天翔说道。

    橘梨纱轻轻歪着头看着他,又看看大友天翔,“家主切腹自尽,而我,是他的介错人。”

    切腹?曹文诏虽然并不了解所谓的切腹文化,但是从大友天翔尸体的样子上能看的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因为他是曹·宋慈·文诏,而是因为,大友天翔现在双手还握着刀柄,很显然,即便大友天翔是一只丧尸,这事也必须是在橘梨纱切掉他大半个脑袋之前完成的。

    稍一琢磨,曹文诏便想明白了,这切腹跟自刎应该差不多,就是不想死于敌手的一种方式,只是,这个有点……变态罢了!

    汉语是博大精深的,虽然他并不知道变态这个词,但是他就是这个意思。

    “那个,你不会也是要搞什么切腹吧。”曹文诏看着橘梨纱,有些纠结的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潜意识里不希望对方死掉。

    “是的。”橘梨纱确定地点点头,“我家大名死了,作为武士,失去了大名,我要么变成浪人,要么切腹自尽,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作为‘阿克必斯巴’流派培养出来的武士,她一生接受的教育都是这样的,没有大名的武士,是可耻的!

    “这……”曹文诏皱眉眉头,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

    俞乐游在曹文诏脸上看了看,眉头微微一跳,伸手怼了一下,带他到一边悄悄说道:“倭国就是这个风俗,那些肆虐沿海的浪人就是这么来的,在倭国国内,作为浪人是可耻的,所以,如果她不想出海去做海盗,那么他只有死,更何况,她是个女人。”

    “你比较了解倭国,你说,有什么办法?”曹文诏看着俞乐游,郑重其事地问道。

    “很简单,倭国人服从性很强,特别是女人,只要你……成为他的男人即可!”说着,俞乐游的眉毛一跳一跳的。

    “别闹!军中怎么能带女人,主上还不把我的皮扒掉!”曹文诏老脸一红,嘴角抽了抽,说起来,他特么还是个单身狗,历史上,这家伙好像就没儿子,曹变蛟是他侄儿。

    俞乐游一听就明白了,曹文诏怕的是主上扒他的皮,而不是不想……

    “那还不简单,这可是个武士,接受一个武士的投降罢了,算什么大事,她还可以做你贴身侍卫,没事‘切磋’一下!”说道切磋的时候,俞乐游眼睛里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辉,可曹文诏却没听出来,好吧,他还是个孩子……

    “真的!?”曹文诏有些拿不定主意。

    “真的,比真金还真!”俞乐游继续怂恿,反正这次倭国征伐,已经打了一半了,现在看来,这破地方根本不会有什么抵抗力。

    当然,他俞乐游以自己的名字发誓,他真的不是为了给这枯燥的生活找点乐子!

    “别犹豫,上去,拉到后面,直接行了夫妻之事,然后她自然而然就听你的了。”

    “真的假的,她不会一刀切了我吧?看起来,她功夫很好。”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曹文诏偷偷扫了一眼跪坐在那里的橘梨纱。

    “你还不信我,我祖上可是抗倭名将俞大猷!”俞乐游为了看这乐子也是拼了,把他祖宗都抬出来做了证明,也不知道俞大遒泉下有知,会不会掀开棺材板出来干死他这个不肖子孙。

    对的!

    曹文诏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俞大遒,名将,肯定是不会骗人的!

    鼓起勇气,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橘梨纱的面前,一把抓起她的手腕,也就是她报了必死的心,才没有反手一剑切了曹文诏。

    “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名了,你跟我,做我的武士!”说着,拉起橘梨纱就朝着后面走。

    你,我,大名!?

    橘梨纱,这个身高只有一米四五的,从小除了训练什么都没接触过的小女孩,有些晕晕乎乎地,就这么被曹文诏这么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拉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橘梨纱,你,你那?”

    “我叫曹文诏。”

    “啊,曹君,你做什么?轻点,不要撕!”

    “听话……俞大遒说了,这样你才能算是我的人,以后才能听我的话。”

    “什么,俞大遒是谁?”

    “一个名传青史的名将。”

    (虽然我没开车,但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