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537章 一群卧底,20,投了!
        这会,别说孙传庭懵逼了,亓诗教的儿子也懵逼了。

    这两位交流这两句话,怎么听怎么着不对味那!?

    还有,您老起来了,那我还跪还是不跪啊!

    总的有个话吧?

    不然,这大嘴巴子不是白挨了?

    “坐吧,别客气了。”王轩冲旁边比划了一下,继续说道:“说起来,咱们还是半个老乡那。”

    “哈哈哈,那感情好,那是老朽的荣幸啊。”亓诗教回手又给儿子一巴掌,‘啪’,“愣着干嘛,扶我起来啊!”

    “啊,哦。”整个人有些恍惚,一手捂着被反复抽打的脸,一手把老爹搀扶起来,直到亓诗教颤颤巍巍地坐了下来,他下意识地站在背后,直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不是,为啥又打我?

    自从知道要出来见王轩,他就全程看不懂了,这好像是通敌吧?就这么正大光明地走正门?进屋啥也不说咔嚓就跪了,跪完啪啪就给我两巴掌,到现在为什么挨打都搞不明白。

    现在,王轩忽然说跟他们家是半个老乡,这不是扯淡吗!

    王轩的出身谁不知道,地地道道地福建人,他老爹可好,问都不问,直接就信了!

    现在,他是真要疯了。

    他不懂,孙传庭就更不懂了。

    两人只能懵逼地看着两位大佬打哑谜。

    “大半夜的,亓大人不好好在城内睡觉,来我这里干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问问,五洲先生想什么时候进城,老朽好吩咐人准备准备啊。”亓诗教锤了锤腿,刚刚跪的有点猛,老胳膊老腿地,有点受不了,扭头瞪了儿子一样,继续说道:“五洲先生进城可是件大事,未来必定载入史册,常常被后人提起,老朽这把年纪了,也想借借光啊,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老朽才能没有,又不像后人这么快把我忘记了,便只能求到五洲先生身上了。”

    “这不就是阿里跟先生确认下时间,老朽也好准备准备,黄土铺路,净水泼街,夹道欢迎,总的把场面做起来不是。”

    亓诗教儿子眨眨眼睛,这特么不就是投降了吗?您老说的是不是太随意了些。

    “亓老倒是了解我,就这么放心,不怕我和你秋后算账?”

    亓大人直接改成亓老,听的亓诗教哈哈哈大笑,“这有什么怕的,谁不知道五洲先生一言九鼎,从不食言,再说了,一切按规定来呗,我们亓家又不打算搞什么特殊,再说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看看这副样子先生就该知道,没什么可争的了。”

    某个没有名字的儿子:(?Д?*)

    等等?什么叫看看这副样子?

    我怎么了我,进来啥都没干,咣咣挨了两个大嘴巴子,现在反倒被看不起了,这还有地方说理吗?

    刚要张嘴说点什么,抽!!( ̄ε(# ̄)☆╰╮( ̄▽ ̄///)

    亓诗教回手又是一个嘴巴子,彻底给憋了回去。

    某个没有名字的儿子,整个人都自闭了。

    孙传庭直咧嘴,看着都疼,那么,亓诗教带儿子过来是干什么来的?

    “亓老倒是用心良苦,算了,年纪也不小了,看着怪疼的。”看着这家伙有些自闭,王轩忍不住笑了,“除了这个,就没点别的原因。”

    这原因不管真假,都有些拿不上台面,所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必须找一个的。

    亓诗教神色一正,一股子威严之气散发出来,“浙党方从哲,东林党高攀龙,楚党官应震等人,派出使者到鞑靼人和女真人那边求援,意图让关宁军带路,合力在京城之下击溃五洲先生大军。”

    “但,此等行径,无异是勾结异族,身为华夏子民,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来,我华夏大好河山岂能满是腥膻之气,亿万百姓,岂不是再度沦落地狱,失我华夏衣冠,丢我汉人江山,百年之后,如何见列祖列宗,身为汉人,在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在中原大地重演,即便是为此背负骂名,也在所不惜,坚决不能叫此等卖国求荣之辈成事。”

    一番话,亓诗教说的慷慨激昂,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但王轩却面无表情,既无人同,也无反对,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他是从来不信的。

    亓诗教看了王轩一眼,再次说道:“再者,他们江南人倒是不在乎那些蛮人入侵,抢一把就走罢了,再怎么闹腾也不过来秦岭,纵观历史上历次入侵,北方都损失惨重,而南方大多无事,但是,不过秦岭,却不代表不会闹到山东,作为北方人,山东人,也绝对不会准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他们不在乎北方人死活,损失多大,我亓诗教可在乎,这种骂名,我亓家绝对不能背上!”

    另外,有一点他没说,他觉得吧,即便是鞑靼人和女真人来了,同样也是白给,所以倒不如干脆一点。

    王轩这才点头,这一公一私两套说法,才像那么回事,他是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还不待王轩表示什么,大帐之外亲兵走了过来,到王轩耳边悄悄说道:“主上,外面有人求见,是定国公来了。”

    “请进来吧。”王轩出声说道。

    亓诗教:⊙⊙

    定国公:⊙▽⊙

    定国公一进门,一眼便看到齐党党魁亓诗教了,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气氛尴尬。

    一个是四大党,反对王轩的主力,一个是与国同休一门双国公的徐家,从身份上来说,王轩现在是个反贼,这两位大明最顶尖的权贵半夜来见王轩,又都是打着开北京城门的主意,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自家身份了。

    至于一旁看傻眼的某个没有名字的儿子,根本引不起任何关注。

    “呵呵。”亓诗教嘴角抽搐。

    “呵呵。”定国公眉头直跳。

    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在王轩看够了戏,出声说道:“定国公坐吧,都是自己人。”

    妈的,老狐狸,竟然早就跟王轩有勾结,真替方从哲等人悲哀,定国公心里暗骂一句,坐在一旁。

    妈的,不要脸,竟然早就跟王轩有勾结,真替大明朝皇家悲哀,亓诗教犀利暗骂一声,笑着点头。

    “定国公深夜来此,所谓何事?”王轩笑着问道。

    “在下收到消息,四大党勾结鞑靼人和女真人,欲要引异族进入中原,实在是丧心病狂,毫无人性,此等奸邪之臣在朝中一日,大明便不得安宁,在下既然为定国公,与国同休,自然不能看着**霍乱朝纲,此来是跟五洲先生商量,何日进城,铲除朝中毒瘤,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定国公说的铿锵有力,但,事实上情况如何,相信只要不是傻子,就绝对不会有人信的。

    某个没有名字的儿子:╥﹏╥

    亓诗教听着定国公哔哔完,脸色难看地说了一句,“此事与我亓家无关,定国公可不要****。”

    “咦。”定国公做恍然状,“不好意思,倒是忘记亓大人了,现在看来,此事应该于亓大人无关。”

    在此之前,定国公为代表的勋贵一脉与朝中文官便势同水火,当然,这事武勋一脉的看法,对于文官一系来说,根本没把武勋放在眼里。

    现在,王轩即将掌权,提倡的是文武分开,虽不说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但也不会给这些文官好脸色看的,再说了,他也怕王轩多疑。

    还不等两人吵嘴,再次有亲兵进来,王轩一下便明白是什么情况,便直接说道:“后面谁来了,便直接请进来吧。”

    这一下,前前后后进来十二个人,文臣武将,无一不是朝中权贵,便是锦衣卫的人都到了,算起来,朝中各大部门,也就剩下宫内的人没来了。

    每一个进来的新人都要发呆一阵,前面的大佬太多了,实在让他们有些接受不了,心里一个个都在暗骂,一**邪之臣,不守为臣之道,竟然迫不及待地卖主求荣,真是不要脸啊!

    面对这种情况,后来者只能暗暗抱怨自己行动的太晚了,这么多人,即便有什么话也没法说了,不是怕丢人什么的,而是……都特么被前面的人说完了,剩下给后来者的也就是摇旗呐喊666了。

    没太久,大帐之内就有些坐不下了,王轩也就不准备再等了,直接起身说道:“天色不早了,各位早点回去吧,明日午时,大军进城,到时候,便看各位运作了。”

    “五洲先生放心,此乃我等荣幸。”众人起身一起高声说道。

    既然都碰到一起了,别管心里怎么骂,但大家都明白,这些人都是靠上来比较早的,未来少不得互相帮衬(竞争),便一起寒暄着朝城内走去。

    来到城下,便看到城门打开,守军将领干脆懒得关门了,这一波接着一波的,各个他都惹不起,开开关关的,门受不受得了不说,这特么人受不了啊!

    大门好几千开,关一次那么容易那!

    看着一群大佬,有说有笑地走了回来,守城将军摇头一叹,“守尼玛啊还守,一群卧底,20,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