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三十三章:处男!
        “好好。”

    沈乐曼根本没问那些来刺杀他们的人在哪里,这些她完全不关心,只要王轩没事就好。

    “东西放后备箱,直接回公司。”王轩对着身后的两个小弟说了一句,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汽车一声轰鸣直接冲了出去,至于地上的六具尸体,王轩根本懒得管。

    这里不是他的地盘,死不死人跟他没关系,至于警察,他们不会有任何证据,这可不是20年后,到处都是摄像头,即便警察找上们来也不会有什么证据。

    人证什么的,他可不信有路人敢明目张胆地出来指证他,香港人民早就被资本主义腐化了,再也没有为正义献身的觉悟了,当然,即便有觉悟,王轩也会用正义的铁拳教他们如何从新做人。

    一路直奔夜总会,带着沈乐曼走后门来到顶层,王轩进屋之后直接开始脱衣服,弄的沈乐曼一下成了大红脸。

    解开左臂上的衣服和凉鞋,脱掉上衣,左臂上的伤口一下就露了出来,正从指缝里偷看的沈乐曼顾不得矜持,立刻冲了过来,一把拉住王轩的胳膊。

    看着那足有五公分长的伤口,入肉虽然不深,但也皮肉翻卷,还好干涸的血液封住了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

    “该死的,这帮人真该死,竟然把你砍伤了,还伤的这么重。”

    “呃,他们已经死了!”

    “死了也不得安宁,下十八层地狱,走刀山火海,日日下油锅。”

    看看自己的伤,再想想被自己干掉的六个家伙,王轩忽然替他们感到憋屈,人死了,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还被自己女人如此诅咒一番。

    呵,女人,棒棒哒!

    血液干涸在衣服裤子上十分难受,王轩作势要脱掉裤子,却被一脸羞红的沈乐曼拦住了。

    “别动,你胳膊有伤,弄开了伤口会流血的,我……我帮你。”最后几个是声音变的越来越小,本来做护士工作的她也算见多识广,从来不会对男人丑陋的身体感到羞涩,可面前的是自己心爱的男人。

    在关键时刻让她先跑,自己义无反顾留下断后的男人。

    英勇搏杀六名匪徒的男人。

    而且,他很帅!

    对比香港越来越多的渣男,王轩这样就更显珍贵了。

    沈乐曼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一个这样完美的男人出现在你面前,那么别犹豫,扑上去,抓紧他,绝对不能放跑,外面有那么多的狐狸精,你一旦稍有松懈,这男人也许就被勾搭走了。

    沈乐曼,你可以的,加油,冲鸭!”

    柔软的小手轻轻解开他的腰带,接着是扣子,开……开,这该死的扣子怎么忽然变的这么难解。

    好了,终于开了,又突破一关,接着是拉链,向下,拉开。

    “啊!”

    一声惊叫,手触电般的缩回,刚刚碰到了什么?

    呼~这没什么稀奇的,医学院有学过,一个会充血变大的海绵体,并没有什么稀奇,不要紧张。

    呀~它在变大,这个过程好奇妙!

    偷偷抬眼看了一下,发现王轩也有些脸红,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看到自己抬头看他,立刻尴尬地抬头望天,屁股却悄悄地向后撅起,好像能把那个大家伙收回去一样。

    看到王轩脸红,她反倒没了刚才的紧张感,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笑容,心里却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他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这个念头一经出现便不可挟制地扎根在她脑海,越想越感觉靠谱。

    那么霸气的一个男人居然会是个处男,这也太……太可爱了!

    脑海中胡思乱想,手上的动作不停,抓住裤子的两边往下轻轻一退,两条光溜溜的大白腿便露了出来。

    越发的大了,一个小帐篷高高的支起。

    这山峰的陡峭程度,不好攀爬啊!

    一双罪恶的小手伸向了小裤裤的边缘,刚想用力就别一双有力的大手按在了那里,“别了,还是我来吧!”

    “咯咯咯。”一串好听的笑声想起,“你是病人,我是护士,这场面我见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

    说着还用那葱葱玉指轻弹了一下。

    “哦!”王轩下意识地双手捂住,“你干什么!”

    “我可是你女朋友啊!”沈乐曼抬头,满脸笑意地看着王轩,“你……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我艹!

    居然被看不起了,这绝对不能忍,堂堂的血龙竟然是个处男,这要是传出去还不丢死人了!

    “怎么可能!”

    王轩坚决否认!

    “你还有其他女人!?”

    声音陡然变得严厉,吓了王轩一跳。

    “怎么可能!”

    “那你用手了?”

    “怎么可能!”

    王轩感觉自己要疯,这女人耍起流氓来比男人疯多了!

    呵,女人,这是你逼……我的!

    放开捂着帐篷的双手刚要有所反击,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

    “轩哥,听说你被……”阿森冒冒失闯了进来,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生生的憋了回去,目瞪狗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王轩脱的只能下一个小裤裤,一脸淫笑,两手从下往上正伸向沈乐曼的腰间,沈乐曼面带笑意,勾魂夺魄地看着王轩,一脸期待的样子。

    “呵呵哈。”阿森抬头望天,嘴里发出一阵傻笑,“咦,好像走错屋子了,这是哪里,怎么不开灯!”

    打着哈哈转身就往外走,顺手就要关门。

    妈的!

    狗屎!

    早不来晚不来!

    回头就阉了你!

    “你给我回来!”王轩一脸悲愤地喊了一嗓子。

    “大哥,那个啥,我真什么都没看到。”阿威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刚听小弟说老大一身是血的回来了,本想来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急忙忙推门进去,你却给我看这个……

    看着阿威低着头,嘴里还在不停的辩解,试图证明自己刚才真的瞎了,王轩暗叹一口气刚才鼓起的那丝冲动也一下消散了。

    没办法,只能用训斥阿威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了。

    没有外人的时候,沈乐曼还能表现的镇定自若,现在被阿威撞破,她也害羞地躲到里屋去了。

    看了眼进屋的沈乐曼,王轩一把脱掉染血的内裤,冲着阿威喊道:“都拿走,全部烧掉,一点都不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