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一百四十四章:人情就不不必了!
        嘟嘟嘟……。

    “你好,这里是方一画”

    “您好,六婶,我是王轩。”

    “哦,是你啊,什么事。”

    “是这样的……”

    王轩把刚才对李保安的话再次说了一遍,结果,刚说到一半便被老太婆打断了。

    “阿轩,有事直说吧。”

    日,一句话生生让人噎死,虽说相对于打官腔,王轩更喜欢直来直去,但这么被人直接按住还是很丢脸的。

    但王轩却也没什么办法,且不说现在求到对方头上,即便看在邵爵爷的面子上,王轩也不敢发作。

    “既然六婶吩咐,那我就直说了,这件事不要报道了,香港所有报社我已经打过招呼,亚视那边也谈好了,只要六婶这边抬抬手,我这关就算过了,所以求到六婶这里。”

    “抬抬手不是不可以,但,你能付出什么?”

    太直接,直接的王轩都受不了,不是说大人物说话做事都很含蓄吗?

    “我哪,无论身份地位等等方方面面都差太多,也不知道能拿什么感谢,我欠六婶一个人情,有事六婶尽管吩咐。”

    “呵呵,人情,人情就不必了,这样吧,我提个条件。”

    “您说。”

    “以后,我们TVB和邵氏在你地盘上拍戏不交场地费,并且你要负责他们的安全,不能出意外。”

    王轩搓了搓牙花子,这还真是……,麻烦事啊!

    这根本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主要是安全和不出意外,那就需要不少人去维护治安,而且,以TVB的拍摄量,从早到晚,24小时可能都需要人手。

    这就是个劳心劳力的活。

    但没办法,事情到这里了,王轩也没时间犹豫于,干脆利落地答应下来。

    “阿轩,你不错,这件事我就给你压下去了。”

    “谢六婶。”

    挂断电话,王轩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

    人家没看上自己的人情,也许在六婶眼里,自己这种人起的快,落的快,不定什么时候就死球了,就像今天一样,被人用AK扫射,这次躲过去,下次那?

    所以,与其要个人情,不如直接兑现来的实际,直接要钱不可能,跟社团收费,这……说不去了,扔这么一个麻烦事过去正好。

    六婶的想法没什么问题,但王轩本人就不乐意了。

    看不起人是不是!

    真是没眼光啊,怪不得TVB越做越好,亚视几次破产……好像……有哪里不对。

    靠!

    问题肯定不在执行者上,就是老板的问题,至少李保安期间,亚视是短期压过TVB一头的。

    算了,不欠人情更好,这年头,就人情债最难还,王轩安慰自己一番心里才舒服许多。

    拿起电话,王轩给黄志诚拨了过去,给警方吃个定心丸,上层PY了,下面才好处理嘛。

    接到王轩消息,听说两大电视台搞定,他也长出了一口气,真要是需要警方动用关系,那也是要更高层才行,他和鲁胖子级别不够。

    如果那样的话,他俩还是要受到苛责。

    既然现在外部环境搞定,剩下调查的事就好说了,他相信,王轩是个聪明人,肯定会给警方一个交代的。

    具体调查他就不关心,反正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最多就是抓几个顶罪的。

    电话挂断没多会,警方的人就到了。

    办公室内,王轩靠坐在老板椅上,朱立波身后还站着三个律师,警方一共五人。

    “王轩,现在警方怀疑你与二小时前放生的枪击案有关,请随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王轩理都不理,扫了一眼说话的见习督察,便自顾自的闭目养神去了。

    见习督察脸色一黑,刚要喊话就被朱立波拦住了,“请出示你们的警员证。”

    五人冷哼一声,拿出警官证亮了一下,朱立波继续说道:“请问你们有逮捕令吗?”

    警员面面相觑不话说。

    “那就没办法了,我的当事人很忙,有什么事情请问我吧,不过……”

    说到这里,朱立波顿了顿,“我要提醒一下各位警官,我的当事人旗下的保安公司有2000多名保安,维护了旺角和九龙城区的安全,为警方减少了大量工作。”

    听到这些警方五人气势一泄,

    “我的当事人旗下有三家报社,一直致力于正面报道维护警方形象。”

    警方五人气势又是一泄,双方有不少交集,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我的当事人旗下王国娱乐公司有6000多名员工,加上其他产业,员工近万,每月利税600多万。”

    警方五人气势再次一泄,好吧,根本就没什么气势可言了,有人情,有合作,有钱,怎么办!?

    五人对视一眼,见习督察摊了摊手,“有些东西我必须要问。”

    “坐下说吧。”王轩忽然发话,“我与警方一直合作愉快,这次也愿意配合警方工作。”

    五人暗暗叹了一口,各自坐了下来,一场问话变成了谈话。

    “两个小时前你在那里?”

    “我的当事人在机场,送人。”

    “返回时坐的车那?”

    “车,在地下,你们可以随便查,有很多。”

    事实上,涉世的三台车并没有被找到,只在始发地附近找到大量弹壳,不远处的公路边找到大量枪支。

    当时周围的路人都看到车里往出扔枪了,哪个人脑子瓦特了敢捡,不怕死吗。

    此时车正在修理厂,有弹孔的地方全部拆掉外壳,能换自己换,不能换就空着,等回头送厂家修去。

    为了防止警方通过车辙找到王轩,轮胎都换成了新的,现在,即便警方发现了这三台车也没用了。

    “有人在事发现场看到车牌号XXXX的车辆被扫射,根据调查,这辆车就是你的座驾。”见习督察问道。

    “有证人吗?若是没有证人的话,警官,诱供的方法用在我的当事人身上,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见习督察闻言眉头一皱,再次叹了一口气,这案子没法办了。

    证人是不可能有证人的,那些事发现场看到的目击证人,你让他随便说说可以,你让他作证是绝对不可能呢的。

    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你敢让我作证,我敢说看错了,爱咋咋地。

    人家都特么用AK突突上了,你让我去作证抓人,找死也没有这么找的,死的又不是我儿子,关老子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