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一百五十六章:不要AC中间那张脸
    (我确实不会吹牛逼,这个采访报道写的支离破碎,但是花费的时间确是平时的两倍还多,现在已经凌晨2点多了,没办法,这波炒作必须有,要作为铺垫,可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挑战自己不擅长的了,头发生生薅掉了一大把才把这点写完。萌新,还是要脚踏实地。)

    《扫黑除恶——记沙田警署,雷霆一击!》

    本报记者前方报道,昨日下午四时,沙田警署全体警员与王国安保公司合作,一举捣毁了盘踞在沙田区长达十几年的洪义社违法犯罪团伙,该团伙涉及贩毒,走私,卖yin,聚众赌博,杀人,抢劫,危害公共安全等多项罪名。

    香港皇家警察前后共计出动200余名警员,在王国安保公司的配合下,对该犯罪团伙下涉58处据点进行了突击检查,共计缴获洗衣粉120公斤,枪支16把,其他管制刀具无算。

    抓获洪义社头目六名,小头目24名,涉案人员847人。

    ……

    这是香港近十几年来,破获的最大一起黑涩会犯罪案件,堪称香港之最,为把香港打造国际化大都市贡献了最大力量。

    《雷霆扫穴——社会毒瘤连根拔起。》

    本报记者对阵此次打黑除恶事件,采访了沙田区警署署长宋博远先生。

    记者:请问宋署长,这次如此大规模的响动是如何策划的?

    我怎么知道怎么策划的,又不是我的主意。

    宋博远:这要感谢O记的部分卧底探员,是他们长期的卧底才摸清楚洪义社所有的据点和行动规律,如此一来,结合我们警署长期一来对该犯罪团伙的长期监控,这才能做到多点同时发力,一网打尽。

    记者:我们都知道,这些扎根于一地的犯罪团伙之所以难以剿灭,就是因为他们的消息极其灵通,稍有风吹草动便会隐藏起来,那警署又是如何做到消息的严密性,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的?

    办法很简单,就是老子自己都特么不知道今天要出动。

    宋博远轻咳一声,“自从廉政公署成立以来,大量的不守纪律的警队内部人员被扫荡一空,而新晋加入警队和提报起来的人员,在高层的严密关注下,热切的关怀中,始终保持一颗公心,两手准备,三个代表……两手抓……那个,都要硬……”

    “老子编不下去了,你看着来吧,多吹吹领导的英明神武!”

    “咳咳,那个行吧,我回去润润色。”反正都是走个形式,采访稿子也没那么重要,回去慢慢编,想到这里,记者直接合上了笔记本,“宋署长放心,我们老板已经说了,肯定给你们吹舒服……不,实事求是地报道警方的英雄事迹,还有宋署长在其中运筹帷幄的功劳。”

    “替我谢谢你们老板,我就不送了。”宋博远笑的牙花子都呲出了。

    “一定一定。”

    ……

    主编一脸严肃地坐在王轩面前,多少年没干过采访的活了,还是采访自家老板,真是……“王先生,为什么贵公司会想到和警方合作。”

    “很正常嘛。保安公司本身就是要经过警方审核的,而且我与警方的两位领导有共同的志愿,就是希望香港的治安变的越来越好,作为香港市民的一份子,自然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了,鲁迅不是说过嘛,达责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王轩忽然停了一下,抬头对着主编问道:“对了,这话是鲁迅说的的吧?别写错了!读者该骂了。”

    “周树人,本命周树人。”

    “嗯,还是你有文化,发稿子的时候想着改过来。”

    “没问题,我们会修的。”

    “咳咳,我虽然不算多么发达,但也愿意尽一份绵薄之力,周树人曾经说过,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嘛,这次没错吧?”

    主编挑起一根大拇指,“没错!老板博学!”

    副主编低头,一个控制不住,咔嚓一声折断了手中的钢笔,太特么臭不要脸了,主编这只该死的舔狗,为了给老板拍马屁,鲁迅的棺材板都压不住,就不怕他晚上托梦把你带走吗!

    “你啥意思!”主编直接给这个家伙一个死亡之瞪。

    “老板不光博学,还有文采,我觉得,沐浴在老板的光辉之下,我的智商都得到了显著提升。”副主编义正言辞,曾经他也是三报社主编之一,只是合并后,被安排成了副手。

    该死的舔狗,这是想硬舔上位啊!

    主编一瞬间便发现了对方的阴谋。

    以上……都是扯淡!

    咱们言归正传。

    “老板,为什么会想到和警方合作。”

    “和谐社会,携手共进,我本人对那些社团组织深恶痛觉,这些盘踞在香港的毒瘤拉低了整个香港的国际影响力,一个现代化的开放性城市,就不应该有这些阴暗的东西。”

    “为什么这次老板出动了全部的保安公司员工。”

    “要么不动手,要动手就要有气势,同时也是其他犯罪团伙予以震慑,都收敛一些,只有香港更加繁荣进步,我们每一个人才能过的更好,一切脱后腿的行为都应该被消灭。”

    “我们知道,事后有20多名员工去到警署自首,这是什么原因。”

    “在打击犯罪的过程中,不少保安情绪过于激动,当然,这也是因为目睹了太多的恶劣事件所导致的,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毕竟我们只是配合警方的工作,我们本身并没有执法权,在制伏过程中有些动作过大,导致部分罪犯受伤,从这一点上来说,是犯法的。”

    “这不是自卫,这是主动出击,虽然我们是在惩戒邪恶,但,这不能掩盖动作过大的行为,所以,这20多人事后会主动到警署自首,我们在培训员工最开始的时候便强调过,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敢作敢当,绝不推卸责任是我们的口号。”

    “虽然他们这次会受到处罚,但是,公司以他们为荣,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不能因为遏制邪恶就行动过激,但也不能因为怕事就袖手旁观。”

    “相信警方,法律,社会各界,会给他们一个公正的判决,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公司的好员工,即便坐牢,那就当带薪休假了,回来会有提拔。”

    这倒是王轩的心里话,很多时候,我们的社会让勇敢者流血又流泪。

    “老板说的真棒,另外一点我们注意到,这些保安在接受公司培训之前都是一些地痞流氓混混,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怎么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