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一百六十三章:法律不等于正义(7/9)
        陈永仁捂着胸口瘫坐在沙发上,心伤的同时又带着一丝丝释然,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我觉得,这不是坏事。”王轩出声说道:“黄sir是为了保护你,怕引起误会,毕竟,任谁发现卧底第一时间都会干掉他的。若不是他跟我交底,你已经变成水泥墩子去填海了。”

    是吗?

    陈永仁眨了眨眼睛,果然,王轩现在的态度就说明了一些什么,起码自己不用有生命危险,作为一个卧底来说,这已经很幸福了。

    看着陈永仁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王轩确认一点,果然,骗人才是王道,真话什么的最伤人了。

    “韩琛该不该死?”

    “该死。”既然身份已经露了,那陈永仁也算放开了,不管是破罐子破摔还是什么,反正是不怕了。

    “那不就结了,想那么多干什么,谁弄死不都一样。”

    “不,应该绳之以法才对,私警对社会并没有任何好处,若是人人都这么做,那社会就会陷入混乱之中。”

    “呵呵,你还是年轻。”王轩不屑一笑,“你上警校的时候被洗脑洗傻了。”

    看着一脸不服的陈永仁,王轩继续说道:“你在用一个假设来定义另一件事情的时候本身就是错的。”

    “‘若是人人都这么做’本身就是一个驳论,从古至今,几千年来,自从社会结构产生以后,人人都这么做的时候就没发生过,即便在战乱年代也同样不会发生。”

    “所以你用这个去推断社会陷入混乱本身就是不成立的。”

    “能做私警的绝对都是十分突出的有能力的人,他们必然超越了99%的普通人,这本身就不具备任何代表性。”

    “所谓的人人就是普通百姓,在碰到类似问题的时候从来都指望法律来作为复仇的工具,那种私下报仇的你见过听过几个?”

    陈永仁被王轩说的哑口无言,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又双叕碎了。

    确实,那种私下报仇的没几个,多数都是无法通过法律维护之后被逼走上亡命之路的,剩下的也就是王轩这种大人物了,普通人之所以有普通两个字,就因为太普通了。

    “可把这种罪犯绳之以法错了吗?”几次张嘴,陈永仁只问出这么一句话。

    “当然没错,但你要明白,绳之是动词,法是名词,这句话的根本还是描述维护法律本身的权威性,而不是给谁谁谁以公正。”

    “你明白吗?法律从来不等于正义,它只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工具,而后,人们强行画出了等号。”

    “这也是法律只能在本国适用的原因,国与国之间法律都是不同的,比如迈瑞肯,州与州之间都不同。”

    “好了,今天说了很多了,这些东西回去你慢慢想吧。”

    “我只是告诉你,你想回去警队是不可能的了,考虑下吧,是死心塌地的跟我干,还是怎么样?”

    陈永仁揉了揉发胀的脑袋,今天太受到的冲击太大了,王轩说的东西跟他在警校学习的完全是两个概念,这是一种根本上的冲突,让他一时间不知所措。

    但自从跟了王轩之后,他的所见所闻确实证明了一点,很多时候,真的没人在意法律,包括上司黄志诚和鲁胖子等人。

    他一直把法律和正义画等号,这是他卧底三年还能坚持的信念所在,可现在,这一切都崩塌了。

    过了良久,不知道到底想通了什么,陈永仁终究还是点头答应好好跟着王轩干,警察什么的再也回不去了,他的信念没那么纯洁了。

    如此,接了王轩送信的活,正好跟黄志诚见一面,做一个了解。

    可见面之后,黄志诚是懵逼的。

    什么叫谢谢我的出卖?

    我出卖什么了?

    什么叫你想通了?

    什么叫法律不等于正义?

    一见面,陈永仁显示莫名其妙地对他说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弄的黄志诚一头雾水,渐渐的,从话里行间,他听出了一丝意思,“等等,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干卧底?你要跟着王轩好好干下去?”

    见陈永仁点头,黄志诚感觉他已经疯了,“你是不是疯了?好好的警察不做要跟王轩混社团?”

    “你跟王轩不也是好友!?”陈永仁斜视了一眼。

    噗,黄志诚一口老血险些没喷出去,“那能一样吗?我那是,那是……虚与蛇委。”

    面对陈永仁审视的目光黄志诚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不过,你跟我能一样吗?我是领导啊!

    领导,懂吗?!

    妈的,怎么突然就感觉不好骗了啊!

    这日子没法过了,连精心挑选的愣头青都学会自我审视了,这上哪说理去!

    “还记得我们进入警校时所发过的誓言吗?”黄志诚做出最后的挣扎。

    “呵呵。”陈永仁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脑袋,“我长大了!”

    “王轩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黄志诚百思不得其解。

    “没说什么啊,而且,不是你告诉他我是警方卧底吗?”

    黄志诚张了张嘴,他很想问一句,他说你就信啊!你是不是傻?

    可随即想到自己在陈永仁面前表现出来的与王轩的亲近,他就变得无话可说。

    但是,我有一个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王轩你又特么坑我!

    没办法,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你送的是什么东西。”黄志诚决定忘记这一切,还是专注于正事之上吧,这东西十之七八是王轩的补偿,他太了解对方了。

    把手里的文件袋递过去,“是韩琛的犯罪资料,老板说了,人已经死了,在中环广场顶楼。”

    中环顶楼?

    操!

    为什么会死在那里?

    这不和逻辑啊?

    去哪里干什么?找死吗?

    怀着一脑袋的问号,黄志诚一把撕开文件袋,里面的东西一股脑都倒了出来,除了账本和一些影像资料外就是一张纸。

    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陈永仁我要了,把他在警队的资料删除或者给我,当然,你留作纪念也可以,韩琛昨晚和人交易时放生火并,双方你一枪我一枪,都死绝了,shiti在XXX,自取。

    最后,韩琛决定自绝于香港最高处,向自己的父母做出抗议。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