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一百七十章:大B死,浩南出,山鸡回港(为‘恋上妳的纯’加更3/5)
        具体的细节王轩仔细的讲了一下,雷震听的津津有味,对于合作方式他也明白了。

    无非就是进货罢了。

    不过渠道上需要自己打通,严格来说,这就是假冒产品,真要是较真的话,还是可以查封的。

    由于双发早先有合作,这边,双方定下合作意向就好,具体的事宜自然交给手下谈就好了。

    约好了明天带雷震去花园街参观一下,王轩便告别了,走到时候,雷震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议会上有个死对头极其可恨,真想找人一枪打死他算了。”

    “政治嘛,自古以来就这个样,习惯就好。”王轩笑了笑没接这个茬,他可不会参与到与自己毫无利益相关的事情中去。

    利润就是最好的驱动力,雷震第二天在花园街待了几个小时,好好观察一番后立刻决定返回夷洲,马上就派团队把事情落实下去。

    赚钱这种事情,落后一天都不行!

    而且,现在尾货的火爆有目共睹,鬼知道有没有其他的夷洲人发现商机。

    虽说夷洲很大不是他雷震一个人占的完的,但早入行总比落后于人更好。

    对于雷公的积极王轩也很高兴,只要夷洲出现第一例尾货店,那么后续必然如雨后春笋一般迅速扩展。

    虽然不会所有人都来自己这边进货,但毕竟他占了先机,自然有把握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

    不远的未来,这必然成为他收入的主要来源,并且会越来越多。

    有了这一条尾货街,王轩就等于有了大股的现金流,加上再次扩大的娱乐场所,他就可以把目光转向到传媒业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志传来消息,细B死了,被靓坤给活埋了。

    王轩早就让人注意着这事,所以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是个光明正大在洪兴身上割肉的好机会。

    “看住陈浩南一帮人,另外,让山鸡安排一下夷洲的事务,过几天就回来吧。”

    “好的。”

    ……

    “有客人到。”灵堂外迎宾的声音传来。

    “是陈浩南。”基哥站起来就往门外走。

    “它已经不是洪兴的人了,还来干嘛。”几人窃窃私语。

    “你来干什么?”陈耀伸手拦住陈浩南。

    “我来上柱香。”

    “浩南,依照洪兴的规矩,你没有资格进去上香,你如果有心的话就在这里磕个头吧。”

    “阿南,你又不是我们自己人,就算我们肯,里面那些兄弟也不会同意的。”

    “虽然现在我不是洪兴的人,但我十四岁就出来跟他混,现在他全家都死了,我想上柱香也不行。”陈浩南一下跪在门口,“我真的把他当成我老爸,希望两位叔叔给个面子,让我进去见一见,谢谢。”

    现场一时间陷入寂静,只有哀乐不停。

    “陈浩南他真是够义气。”

    “当然,他从小跟着阿B长大的。”

    基哥与陈耀对视一眼,点头同意。

    “谢谢。”

    按规矩,摆好龙门阵,陈浩南要跪行而入,两旁每人一拳一脚,全部受完方算可以。

    大家倒是感念陈浩南义气,没人下死手,走了个形式便放他过去了。

    跪在遗像前,陈浩南哭着叫了一声爹,恭恭敬敬地上了三注香。

    “靓坤,你来干什么?”

    “我是洪兴龙头,按规矩要给他们上一柱香的。”

    靓坤带着一帮人嚣张跋扈地走了进来,自从坐上龙头位置后,靓坤一改原来的作风,吃相越来越难看了,顿时引得很多人不满。

    而且,其个人也实在没一个龙头应该有的派头,什么事情都亲自冲在第一线,比之蒋天生LOW了太多。

    “大家都可以来,就是你不行。”

    “你说什么?”

    “就是你害死老大的。”

    “告诉你,没凭没据的不要乱说话,阿B在外面那么多仇家,我怎么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勾引人家老婆祸害人家女儿啊,你知道的,他最喜欢干这种事了。”

    嘴贱的靓坤一下激的陈浩南热血上头,猛地冲去了上去,厮打起来,可马上又被人推开。

    不解气的陈浩南指着靓坤骂道:“让我找到证据我宰了你这个王八蛋。”

    靓坤分开人群,不屑地打量了陈浩南一眼,“就凭你啊,你什么东西,你拿什么跟我斗!”

    “操!一票全都是酒囊饭袋,就算阿B没死也没用啊。”

    尽管陈浩南不依不饶,可终究势单力孤,被人死死拉住。

    这时,湾仔警署的英国佬署长带人走了进来,洪兴的大佬死了,为了怕人闹事,警署一直在关注着灵堂这里。

    面对警方,靓坤依旧是一副自得满满的样子,摇摇晃晃的往出走去,“就算是找证据你们也找不到。”

    没证据,警方确实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不甘心的陈浩南开始疯狂的到处联系原来阿B的小弟,或是受过他恩惠的人,可是,愿意出手帮忙的一个都没有。

    事实就像靓坤曾经给陈浩南讲的那样,‘忠’就是一把剑插在心里,‘義’代表的就是我是羔羊。

    人走还茶凉那,更别说阿B已经死了,别管他生前做过什么,现在那些人愿意报答他的也就剩陈浩南一个了。

    大家一脚踏在棺材里,一脚踩在牢房里,不是为了出来跟谁讲义气的。

    要的是终究是赚钱!

    没钱光特么讲义气,这本身就是在耍流氓。

    “不打扰你们了。”

    就在陈浩南再一次被人拒绝的时候,一溜车停在他们吃饭的摊子前。

    十几个迅速从车上下来的黑西服簇拥着山鸡向这边走来。

    人群停在陈浩南面前,两人面无表情地对视。

    山鸡一搂风衣,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潇洒地向着陈浩南抛了过去。

    陈浩南挥手抓住打开手一看,正是他之前让大天二给山鸡送去的那块金劳。

    “老大!”山鸡身后十几人同时躬身喊道。

    陈浩南扭头看了看身后大天二,山鸡脸上缓缓露出笑容,上前一步,一个猴子偷桃。

    “哎!”

    一拳打在山鸡胸口,陈浩南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呵呵!”

    “呵呵!”

    两人一个拥抱,曾经最要好的兄弟,相逢一笑泯恩仇。

    “山鸡!”

    “不用说了!”山鸡酷酷的一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