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266章 水泥墩子重出江湖(四千字大章)
        小心避开,杰克操纵着船只向深处开去。

    “我想,到这里就不需要我!”王轩对着杰克和特纳示意了一下,随后放下一艘小船给两人。

    约定好等待一天时间,若是还没出来,王轩就要开船走人了。

    毕竟无亲无故,让王轩带人进去拼命,即便是舔狗如特纳也是不会提出这种要求的。

    王轩看着两人划着小船慢慢消失再海面,扭头对着阿瑟说道:“放下一艘小船,我们也过去看看!”

    阿瑟一愣,他十分怀疑自己听错了,刚刚是谁说的,他不跟着进去了,只在外面等一天的!

    王·说话不算·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目光里吐透露出的意思很明确,你有意见?

    阿瑟立马摆正姿态,“遵命,睿智又刚正的船长大人!”

    两个人划着船,王轩站在船头悄悄跟了上去。

    海面上能清晰地看到一个洞口通向里面。

    透过清澈的水面,能清晰地看到地上的金币,就在水下晃的人眼晕,阿瑟和另一个水手不停地咽口水,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水面之下。

    “我劝你们最好把眼睛移开,这个岛上的金币不是那么好动的,我想阿瑟一定不会忘记那些不生不死没有知觉的骷髅人的模样!”

    王轩的声音幽幽在两人耳边响起,阿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阿瑟立刻清醒过来。

    这些金币虽然不会让人变成骷髅,但是它们却能最大限度刺激人贪婪的欲望,只要你拿起一枚,你就会忍不住继续拿下去,一点点一点点地把你引诱进入深渊!

    但是,这真的很诱人啊!

    王轩忍不住在心里对系统问道:“有什么办法让这些金子净化掉。”

    【富含正能量的法力或者物品,更高级的黑暗能量也可以炼化】

    王轩叹了口气,若是他有这种高级能力的话,他还真就未必看地上这些金子了,毕竟只是一些俗物……

    不再想这些问题,船慢慢靠近了岸边,让两人在这里等着,王轩独自一人悄悄摸了进去。

    他到不是有什么其他想法,完全是想探探路……真的!

    ……

    “海盗怎么也不可能变成英雄。”特纳忽然说道。

    “你这么看不起海盗,可你做的事情跟海盗没有任何区别,你杀死英国皇家水兵,你抢劫了海军军舰,跟一群海盗抢了商船,一心一意地想要找到宝藏!”

    “你说错了,我才不想找什么宝藏!”这许是特纳唯一能反驳的了。

    杰克望着被巴博萨一群人围在中间的伊丽莎白,忽然幽幽地说出一句富有哲理的话,“宝藏不一定就是金银财宝!”

    “各位,时候到了!”

    “我们就快得救了!”

    “咱们的痛苦即将结束了!”

    “我们经历了十年的考验,没一个人都经历了千辛万苦,无法想象的煎熬”

    赫克托·巴博萨站在高高的宝藏堆上开始了激情而疯狂的演讲,王轩就站在阴暗处看着,看着他拿出了匕首准备让伊丽莎白血债血偿!

    事实上就特么是割个小口放点血,搞的跟要献祭活人一样!

    海盗有不是搞宗教的,哪里有那么疯狂!

    只是,杰克明显不了解舔狗的可怕,他不能想象巴博萨抽出刀子的时候特纳到底有多紧张,所以,他被特纳一船桨干翻了!

    伊丽莎白毕竟不是正主,她的血当然不能让诅咒真的解除,失望的不死人们开始疯狂的发泄,互相抱怨。

    怪罪抢错了人,怪罪巴博萨害惨了所有人,就在他们吵闹成一团的时候,特纳悄悄救走了女神伊丽莎白。

    吵吵闹闹的一群人终于发现了伊丽莎白逃走了,顺带还拿走那枚关键的金币。

    当大家追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船桨都被人偷走了!

    此时,杰克拿着船桨摇摇晃晃地走出来,他头还是很懵,特纳用的力气太大了!

    切不说杰克怎么跟这些老伙计打招呼,怎么谈判,王轩提前悄悄返回在船上等待着特纳和伊丽莎白。

    虽然他什么都知道,还是例行公事地问了问杰克的情况。

    王轩直接下令起航后便转身看向了伊丽莎白,“把那枚金币拿出来吧!”

    “什,什么金币!”

    “杰克已经告诉了我所有的事情,他曾经就是黑珍珠的船长,抓走你的巴博萨曾经是他的大副,就是因为这座死亡岛和上面的财富他们才闹翻的,杰克害怕诅咒才被巴博萨带着所有船员流放到了荒岛。”

    “事后,果然诅咒发生了,而你手里的金币就是最后的那一枚,而巴博萨作为海盗船长,他是有追踪这枚金币的能力的!”

    “我可不愿意被那些家伙追上来,这艘船也打不过黑珍珠,我说的你明白了吗!?”

    幸好伊丽莎白不是那种傻白甜,事实上她比特纳识时务多了,直接伸手交出了金币。

    看着那雪白玉手上面的金币,王轩手一挥金币消失不见。

    他可不愿意去碰触那东西,即便他知道不是从箱子里亲手拿起就没事。

    “特纳,带着你的女神去好好休息吧!”

    特纳没再问什么,刚刚在小船上他什么都知道,知道自己是海盗的儿子,体内流淌和海盗的血液,做过了一个海盗应该做的一切。

    抢劫,杀人,偷盗……

    虽然这一切都是为了面前的女神,不过这依旧让他沮丧,三观尽碎!

    拦截号确实是一艘好船,出了这片海域后王轩让大家稍稍偏离航向直奔皇家港而去,他要赶紧把这两个烫手山芋送走,鬼知道自己用空间屏蔽掉巴博萨对金币的感应后,他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当然,最危险的还是第一天,只要不在第一天被追上,后面的话,在茫茫大海之上,想找到一条船,太难太难了!

    死亡岛距离皇家港很远,路上需要半个月左右,闲下来无事的王轩准备给这些家伙好好训练一下。

    还是我军新兵营的那一套,一切冲队列开始,要的就是让所有人知道什么叫做纪律!

    王轩找特么看这群散漫的家伙不顺眼了!

    是时候给他们梳理一下了!

    当然,在此之前,王轩第一个命令是所有人都给老子替掉头发。

    秃瓢!

    这些家伙常年不洗头,满脑袋都是虱子,恶心的要死!

    尽管他们头发有的多,有的少,又脏又乱,可还是有不愿意理发的,对此,王轩的交流方式就很的简单了。

    抓出来到甲板上狠狠揍一顿,一套咏春拳从头用到尾,提前让这些白皮领略下什么叫中国功夫!

    等一套打完,这小子主动拿出刀子把自己的头发全部挂掉了,刮的那叫一个干净!

    搞定这些,除了每天操帆开船是休息时间外,其他都是站队列的时候,摇摇晃晃的船体对这些常年生活在海上的人并没有什么影响。

    所有站的不够笔直的家伙王轩一棍子抽过去,立马就能站好。

    海盗们天性确实是只有的,开始还以为王轩是为了立威,只要过一两天就好了,可事情并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过去。

    到第四天头的时候,船上就已经有了抱怨的声音,对此王轩心知肚明却并不在意!

    这百人刚刚上船,互相之间并不熟悉,没可能一下联合起来,而且,原来那些见过王轩手段的十三人更不会跟他们参合。

    第五天,积怨更深,已经开始有人试图不好好训练了!

    王轩一如既往地很抽了一顿并把它吊在桅杆上整整一天,下来的时候人都已经虚脱了。

    但这一切并没有吓退海盗们,只能让他们把怨恨积压在心底。

    第六天,终于有人开始逃避军训并且试图反抗。

    一个法国佬在集合的时候对着王轩喊了起来,“该死的,收起你那该死的军训!”

    “我们是海盗,不是他妈的海军!”他开始试图煽动起大家的反抗之心,“我们是自由的海盗,大海都不能能让我们屈服,我们已经征服了整个海洋,只有天空才是我们的极限!”

    王轩也不打断他,就这么看着他表演,看着他装逼,看着他煽动暴乱的情绪,只有这些情绪爆发到最高点,打压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不然,还会有第二次发生的!

    特纳远远在船舱内看着这一切,他十分担心王轩,在他心里,王轩是因为帮助他救援伊丽莎白才落入这种状况的,曾经的商人沦落成海盗,他很愧疚。

    他也问过王轩为什么要这样,这会激起所有人反抗的,王轩给予他的回答是,即便我沦落成一个海盗,也要是海盗中的贵族!

    雄鹰永远振翅天空,只要你的心不堕落,无论在那里,无论做什么!

    这法国佬继续大声吼叫着,“王,我想你应该好好看看海盗法典,你才能明白什么叫做海盗!”

    “海盗不是有一艘大船,能打就够了的!”

    “说完了?”王轩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眼神根本就是在看一个死人,“我不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海盗,我只知道你是一个穷逼!”

    “一个活不下去的穷逼,又不愿意老老实实种地的穷逼,还特么自由,若是你有钱做一个地主,你特么才不会来海上!”

    “现在,我就让你知道,反抗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说着王轩一步蹿了过去,不等法国佬有什么反应。

    “石化术!”

    瞬间,这个法国佬变成了一个水泥墩子,就这么竖立在甲板之上!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都呆愣在原地,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就被王轩变成了石头墩子!

    巫术!

    这个词一下就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望向王轩的目光中也充满的恐惧,巫术,一直被宣扬为强大而邪恶的,据说会锁住受术者的灵魂!

    特别是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人,看着那个法国佬被变成了石头墩子,他们就更加认定了这一点!

    这个来自神秘东方的家伙果然不是凡人,他一定是个东方的巫师,被那边的国王驱赶出来流浪到了这边!

    这些海盗并不怕死,毕竟他们的生活并不优越,没有太多东西可以留恋,这才是他们敢于拼命的原因。

    可这不代表他们不害怕自己的灵魂被永远的困住受到折磨。

    虽然他们一定上不了天堂。

    面对这一幕,连特纳和伊丽莎白都惊呆了!

    做完这一切的王轩也愣了,只是他反应很快给掩饰了过去,他也是第一次对人使用这项技能,这特么啥玩意?

    石化术不是应该变成石头雕像吗?

    鬼扯地变成了石头墩子,而且,咋看咋像水泥墩子那!?

    “系统,这什么情况!”

    【……】

    想想自己石化术的来源……王轩也不问了!

    算了,好用就行!

    再次把目光转向吓傻了的海盗们,王轩目光陡然凌厉起来,“你们这群王八蛋一定是忘了自己为什么会成为一名海盗!”

    王轩眼神冰冷地扫过这些邋里邋遢的家伙,“你们就是因为穷!”

    “你们是想要得到更多的钱,企图用这种不劳而获的方式得到更多的钱,现在,我是船长,你们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我给你们发钱,你们就特么得听我的!”

    “让你们往东就不准往西,让你们追狗就不准撵鸡!”

    “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而不准守规矩的是会是什么下场!”

    “把这家伙弄成五段,放在船上做凳子用,嗯,还能做压仓石头,以后……”王轩扫过再次所有人,“犯了我规矩的,第一次鞭刑,此二次吊一天,第三次,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现在,还有谁不想训练吗!”王轩一声大喊,所有人立刻站的笔直!

    从未有过的笔直!

    这一天开始,训练效果暴增!

    所有人都认真的一逼,毕竟甲板上五个石头墩子座椅就放在那里,只是,除了王轩,谁都没敢坐过哪怕一次!

    看着就渗挺荒,也许只有亡灵才知道那个法国佬的灵魂是不是也被分成了五段,每日被压在石头墩子里面惨嚎不已!

    王轩也不是一直高压政策,那会彻底压垮他们的!

    他之后几天就开始讲解为什么让大家训练,什么平时多训练,战时少流血,强健的体魄有多少重要,纪律性能保证他们在遇到危险时增加生存几率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