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268章 海战下(五千字大章)
        这一次,王轩没有让拦截者号再次调换方向,而是就这么斜着插了上去,这么一轮炮击,对面的商船机会没时间再次准备反击了,等靠近后再来一轮,就可以准备跳过去俘获对方了!

    这会船上的海盗已经开始准备起各种工具了,就等靠近到十米以内,到时候就是他们表演的时候了!

    再次靠近的百米以内,拦截者号再次发射一轮,这一次几乎相当顶着对方脑门子开炮,十五发炮弹无一落空,一下就在对方甲板上清除一片白地。

    “唰唰唰……”三十多个十字钩锁被海盗扔了过去,两船被死死地连接在一起,对面不甘心下还想砍断钩锁,却被20几把同时发射的火枪射回去。

    王轩下令落帆,拦截者号减速之下,钩锁被拉得笔直,发出嘎嘎嘎的响声,对面的商船也被迫跟着减下速度来。

    这个时候见显现出王轩训练的结果,海盗们没有各自行事跳过去拼杀,而是等着王轩的命令,此时,操纵火炮的30人也各自拿着武器跑了过来。

    “冲!”王轩一声令下吹响了【高昂的号角】,“呜呜~~”的声响中,海盗们齐齐通过跳板嗷嗷冲了过去。

    事实上,他们的士气本来就是满值的,吹不吹号角没什么用处,但王轩就想有一些仪式感,必究是自己的第一次!

    这一次冲过去的足有七十人,另外三十人留在船上操纵拦截者号。

    王轩也跟在七十人的身后跳了过去,对这些鬼佬他可没有一丝留手的想法。

    一个看起来勇猛无比,像是水手长的家伙,挥舞着一把双手长剑,呼呼生风,地上还躺了一个海盗的尸体,他一个人就拦住了三个海盗。

    王轩迅速从空间中拿出一把飞斧,都不带瞄准的,小臂一摆,手腕一抖,飞斧划过一道黑色闪电直奔对方射去。

    大汉十分警觉,于不可能中稍稍侧身,但也没有完全躲开,被一斧头正砍在肩头之上,锋利的斧头直接砍进去五六更分,顿时惨叫一声,双手大剑一下掉落地面。

    趁这机会,一个海盗一刀直接刺进对方肚子,一刺一拉,一股血泉喷出,人后退着栽倒。

    王轩没有直接上手拼杀,他只是在附近游走。

    拼命这种事交给这些被训练折磨的够呛的海盗就够了,总要给他们一个发泄的渠道。

    王轩只是做好一个ADC就可以,给予这些战士做好火力输出,哪里有险情一飞斧过去,立刻解决战斗!

    空间里他足足放了30把小飞斧,这玩意杀伤力十足,在他神枪手技能的加持下无往不利。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再挣扎下去都是无用功,很快对方就投降了!

    一般情况下海盗都不会赶尽杀绝,毕竟没了做生意的这些商人,他们也就要饿死了,捕食者和猎物从来都是相互依存的关系,都杀没了,以后吃什么!

    这种无故杀伤的行为在海盗中也是会受到抵制的!

    所以说,在杀戮上,海盗比这些商人同行要轻柔的多。

    对方举手投降,海盗们立刻┗|`O′|┛嗷~~叫着欢呼起来。

    这次的战斗相对于他们的海盗生涯来说是比较轻松的,但是从战果来看,却又是很大的,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抢劫一艘千多吨的大商船。

    很多时候普通海盗的船上的火力和人力比对方还要差出去几条街。

    当然,拦截号是强大,军舰就是军舰,另一方面,一段时间的训练让他们多少改掉乱打乱冲的毛病,集合在一起的七十个海盗比分散开来的战力要强大太多了。

    海盗们散开一条道路,王轩大踏步从中间走了出来。

    对方船长呆愣愣地看着王轩,这个带着三角帽,穿着马甲,一身得体礼服纤尘不染的家伙就是对方的海盗船长?

    站在这满是血腥的甲板上,在周围不住传来的哀嚎中,王轩就这么闲庭信步旁若无人地走了出来。

    这让他有些懵逼!

    这不符合他心中海盗的形象啊,他跑船这么多年,见过的海盗多了去了,有邋遢的,肮脏的,凶残的,狠毒的,长的天生就像坏蛋的……各种各样的。

    但是像作者这种,阳光,帅气,英俊,优雅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说这是个贵族都比说是个海盗头子更容易让人相信。

    “这位……船长,我是尤利塞斯·霍恩比……”一时间,这个商船船长不知道怎么称呼王轩了。

    “好了,我不想知道你叫什么,我只想让你知道,你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你无故攻击了我们的船,并且浪费了我们四十五枚炮弹和两桶火药,你对我们的船体造成了破坏,杀伤了我五个下属,说吧,你准备怎么赔偿我!”

    尤利塞斯·霍恩比一脸懵逼,操,还我们无故攻击了你们,敢要点脸吗?

    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心里没点B数!

    是我让你们放炮打我的啊?

    再说,一共就打中了你们一炮,还特么啥事没有!

    我们杀了你五个人,你不看看我们死了多少人,满甲板的尸体你看不到吗?

    “可你们是海盗,我当然要攻击你们!”尤利塞斯·霍恩比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你又诬陷我们,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是海盗了,你有录像吗?你有发票吗?”王轩摊了摊手质问道:“看清楚哦,我们没有悬挂海盗旗!”

    操!

    这小子绝对是个贵族!

    这种贪婪的性格和无耻的样子跟英国的那些贵族和官员是一个样子的。

    “好吧,您说怎么赔偿吧!”

    “阿瑟,带人去搜,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赔给我们!”

    王轩扭头招呼一声,阿瑟立刻带着10几个人直奔船舱走去。

    作为战败一方,面对这个长得并不凶残的海盗头子,尤利塞斯·霍恩比什么话都不敢说。

    反正船上的货物不少,对方的船装不了太多。

    没太久,阿瑟带人回来了,船上运的是丝绸,瓷器,和各种香料。

    王轩嘴角一翘,果然是从亚洲回来的船。

    “尤利塞斯你知道的,我更希望你能拿出足够的黄金和白银来赔偿我们的损失,而不是这些能让你发财的货物,你明白吗?”

    “我明白,可我没多少钱了!”

    这些货物到了王轩手里还要再次转卖,费时费力不说,价格还卖不到商人这么高,实在有些麻烦,所以王轩更喜欢现钱!

    王轩砸吧砸吧嘴,感觉有些麻烦,没有自己的销赃渠道,实在是麻烦的很。

    事实上伊丽莎白的父亲就是个完美的合作者,奈何,现在王轩的体量太小了,贸然去招惹对方可能在交易的时候被一口吃掉。

    “尤利塞斯·霍恩比,你是哪国人?”王轩忽然的问题弄的对方一愣。

    “我,我是西班牙人。”

    “咱们去船长室说。”

    王轩示意了对方一下,转身就往船长室走去。

    对于王轩的这种当家做派,尤利塞斯毫无办法,只能默默地跟了过去,而且,他也感觉事情有转机!

    这家伙一看就不是那种没脑子的海盗。

    “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我觉得你跑亚洲的航路十分危险,而利润虽然大但是也未必真大到让人可以冒这么大危险的程度,所以,现在有一条新的发财路子摆在你面前了。”

    “谁让你是如此的幸运,成为我做海盗只有第一个被打劫的船只那!”

    我,被打劫了还幸运,你确定不是在玩我?当然,这话尤利塞斯不敢问出来,他安静地等待下文。

    “以后,我会收获更多更多,但是,我需要一个出货的人,现在,我觉得你就比较合适,你觉得那?”

    “虽然我不会特别低的把东西卖给你,但最起码安全无危险,不是吗,单次的利润不大,但量大的话也够了!”

    尤利塞斯没想到有这种转折,一时间愣在当场,不过……仔细算算,自己跑一趟亚洲虽说有十倍的利润,但事实上真赚到的也没那么夸张,毕竟要带大量的水手和生活物资,真的用来装货的又有多少,还要冒着狂风暴雨随时倾覆的危险,路上海盗多如牛毛,鬼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葬身大海了!

    若是有这么一个合作者未必不是好事啊!

    “当然,先生,请问我怎么称呼您。”想到这些尤利塞斯恭敬地给王轩行了个贵族礼仪。

    “叫我王轩吧,我是华夏人,我想你明白。”

    “尊敬的王先生,是的,我知道哪里,那是一个无比庞大而强大的国家,它比整个欧洲都要大,哪里有无数的人口和遍地的黄金,只是,他们的人都梳着辫子,而您没有,我这才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不要跟我提辫子,不然我会打死你,然后把你喂鱼!”王轩一脸微笑但是眼中透射出一股冷光。

    “呃,好的,好的!”尤利塞斯赶紧道歉,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好了,事情就这样,相信你没这么快再次出海去,相信在此之前,我的人会去找你的。”

    说完王轩让他写下地址,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好做,不要动歪心思,若是让我发现……那么你肯定不会喜欢那个下场!”

    “临走前,送你个礼物。”说完,王轩抓着一个凳子,“石化术!”

    凳子在尤利塞斯的眼中忽然变成黑白色的石头凳子,他不可置信地用手摸了摸,冰冷的石质敢,他确认,这个他每天都要坐的凳子绝对不会是石头的!

    那么,这是巫术,邪恶的巫术!

    他陡然把头扭向王轩,目光惊恐地看着,腿肚子都在转筋。

    “欺骗我的人,我会把它变成石头雕像,永远封印在海底!”他没好意思说出是石头墩子,感觉好LOW!

    说完,王轩走出船长室,尤利塞斯呆愣了几秒才带着几分畏惧跟了出去。

    “所有的黄金白银包括餐具,全部都拿走,火药也都拿走!”王轩走出来高声对着阿瑟喊道。

    “哦对了,你穿上有没有亚洲人,都喊出来!”王轩忽然想到什么,扭头对着尤利塞斯说道。

    “啊,有的。”

    这时代的东南亚,有大量的华夏人定居,即便尤利塞斯不去大清已经能接触到很多。

    船上就有八个人,五个水手,三个厨子,这正是王轩急需的!

    对于在香港生活了八年的王轩来说,粤语和潮汕话多会说,沟通不是问题!

    王轩直接告诉他们,以后你们跟我混了,把人当然不会反对,海盗什么的根本无所谓,最重要的是王轩是汉人。

    这时代还没有老乡见老乡,背后给一枪的说法。

    吩咐他们去跟着阿瑟去船舱,挑选一些用的瓷器、茶叶、香料回来,最近王轩吃这些白鬼子们做的东西吃的都要吐了!

    麻蛋,真的是水煮啊,还是海水!

    以后这三个厨子就是宝贝了,要让这些欧洲人知道,没什么是汉人不敢吃的!

    烧烤、水煮鱼、火锅、小龙虾、燕鲍鱼翅……哎嘛,想想都流口水!

    告别之前,王轩指了指自己的气质,那个在风中飘荡的大大的王字,“那个就是我的标志,记好了,会有人去找你的!”

    说完王轩走过跳板,回到了自己的拦截者号上。

    挥手与对方告别,就这样,一场让抢劫者和被抢劫者双方都满意的抢劫活动就这么圆满而快乐地结束了!

    ……

    “为什么你一定要抢劫他们那,还杀了那么多人,其实,你完全可以继续做生意的,最多不去英国就好了,这艘船这么厉害,一定比你之前的更好。”

    特纳趁着没人的时候,找到了王轩,他特别想让王轩改邪归正。

    “我是海盗啊,我当然要抢劫商船,再说了,你没看到刚刚对方也很高兴吗?而且,我们约定了再见面!”

    特纳一脸憋闷,他不知道对方那个船长脑子里是不是进了屎,为什么会和刚刚打坏了他的船,杀了他人,又抢了他的东西的王轩如此客气。

    还特么一副依依不舍,约定下次再见的样子,这特么脑子被打坏了吧!

    特纳表示理解不能,难道就因为王轩没有强光他所有东西,而且没有继续杀人?

    特纳顿时三观尽碎。

    也许这就是自己是铁匠,而对方是大商人的原因吧。

    “特纳,想好了回去干什么吗?还去做小铁匠吗?”

    “……”王轩一句话就把小铁匠干沉默了,马上就忘记了什么抢劫之类的事情。

    沉默半响,特纳几次张口都不知道说什么。

    抬头往船尾看去,被大船切开的海水向两边涌去,泛着白色的泡沫浪花,刚刚开始时还看到海水翻滚,可没多久,便被浩瀚无尽的海水同化,一摇一摆一起一伏看不出丝毫刚刚波浪的痕迹。

    而特纳不知道,自己为了救援伊丽莎白而犯下的罪行又是否能如这海浪般被悄悄抹平。

    “事实上,你不需要太过担心,所谓的抢劫海军军舰,杀伤水兵,抢劫商船这一类行动并不会对你造成太大影响。”王轩的声音幽幽传来。

    “为什么?”特纳有些惊喜地看着王轩,在他心里,王轩是个睿智而神秘的,他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

    “在上位者眼里,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那么这些就会变成‘微不足道’的损失,他们的小小牺牲如果能换来更大的利益,那就十分值得了。”

    “而在詹姆斯和总督那大人里,伊丽莎白就是足够的利益!”

    听了王轩的话,特纳重重松了一口气,又十分沮丧,是的,在詹姆斯哪里,伊丽莎白同样重要,叹了一口气,“海盗永远也成不了英雄!”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误的论调?”

    特纳一愣,“错误?”

    “是的,错误,每年英国皇室都要下发不少的‘私掠许可证’,这可是公然在支撑海盗行为,若不是对整个英国有足够的大的好处,皇室为什么好这么做,你怎么会认为他们不是英雄!?”

    “更何况,你为什么要成为英雄那?”

    王轩拍了拍特纳肩膀,“让我猜猜,你是不是以为,当你成为英雄的时候,你就有资格公开示爱伊丽莎白或者迎娶她?”

    “天真的小子啊,如果伊丽莎白只是喜欢英雄,那么她早就答应詹姆斯的求婚了,还有你什么事,你连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什么都搞不清楚。”

    “特纳啊,你可长点心吧!”

    看着渐渐走远的王轩,特纳一脸懵逼,皇室支持海盗行为?伊丽莎白喜欢的不是英雄?

    是吗?

    是吧!

    那么……

    这天之后,王轩没再跟特纳说什么,每天还是专门训练这些水手,上次的抢劫过程让大家体验到了训练的好处,现在主观能动性也调动起来了。

    除了一开始最基础的队列,王轩还开始让人分组练习操作火炮,不必真的放炮,王轩不是舍不得……主要是心疼。

    但可以练习别的其他的啊,比如清理炮膛,快速回位,填装炮弹,尽量没一个动作都做到标准化。

    反正,王轩有太多的训练项目可以安排,不会让这些家伙闲下来,海盗之所以散漫,跟每天太清闲有直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