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轩提前把拦截者号开进了死亡岛附近,这里才是最好的战场,今天,他图谋的不单单是巴博萨的命,他还有更重要的目标!

    冲过了风暴区,王轩在昏暗的死亡岛附近埋伏了起来,半天之后,无畏者号便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面对死亡岛这种复杂的情况,詹姆斯思考片刻就有了主意,把他们打下海。

    打定主意后,他吩咐大量水兵乘坐小船埋伏在洞口之外,只要那些该死的骷髅人从洞口里出来,那就打他们一个搓手不急,只要把这些家伙打进海里,那么自己等人便有机会冲进去解救特纳了。

    带领水兵埋伏好后,无畏者号上大炮轰轰轰地发射起来,炮弹射在小岛之上,炸的黑红色的碎石漫天飞舞。

    ……

    “什么情况?”巴博萨正要准备杀了特纳解除诅咒就被外面响起的隆隆炮声吓了一跳,“去看看。”

    没多一会,手下海盗跑了回来,“船长,是英国海军的旗舰无畏号,他正在对着岛屿放炮!”

    “哼,不管他,没什么比接触诅咒更重要了!”海盗们乱哄哄的吵闹起来。

    “等等,听我说!”杰克一蹦一蹦地跳了出来,他被绑了个结实,海盗们准备一会就杀了他,用以庆祝他们重新获得新生!

    “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就不要杀了他。”

    巴博萨直起身子,扭头看着杰克,“你想说什么?”

    “解开,快点给我解开。”杰克对着身边的海盗嚷了几句,看巴博萨点头,海盗一刀削断了绳索,杰克揉了揉被捆的生疼的胳膊。

    “听我说,我们现在应该偷偷派人登上无畏号,三两下解决掉他们的船员,这样一来你就有两艘船了,大可以成立自己的舰队,当然,你指挥的是最大的那艘无敌战舰,但是黑珍珠那,让我当船长,听你的指挥,抢到的财宝分你一成!”

    “到时候,你就是巴博萨准将了!”

    巴博萨眯缝着双眼听杰克慢慢讲完,他心动了,无畏号,海上火力最强大的战舰,没有之一,现在,它就安静地停靠在海上,这是最好的机会!

    “你的交换条件就是绕他一命?”巴博萨对着特纳示意了一下。

    “不不不,尽管杀了他,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也就是说,等你把詹姆斯和他手下的船员……”杰克抓起一把诅咒金币,配合着他说话的声音一个一个把金币扔进宝箱里,“一个,一个,杀掉后。”

    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杰克脸上的时候,只有特纳发现,杰克偷偷藏起来一枚金币。

    所有海盗也都明白了杰克的意思,只要诅咒不接触,大家就是不死的,偷偷登上无畏号后解决掉那些水手不难,若是真的提前接触诅咒,呵呵……他们还真就打不过对方了!

    稍加思索巴博萨就同意了,杰克确实是做分舰队船长最好的人选。

    两人就分成比例争吵了好一阵,最后,杰克用准将这个头衔说服了巴博萨,两人握手言和重归于好。

    “大伙登上小艇。”杰克一高兴直接发号施令,等喊完才感觉不对,扭头对着巴博萨送出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一边双手合十道歉,一边说道:“对不起,你来发号施令!”

    “各位……”巴博萨高举右手,猛地向下一挥,“干掉他们!”

    看着一群海盗就这么走了出去,杰克愣了一下,“你们不坐船吗?”

    巴博萨露出一个诡异又猖獗的微笑,“不用那么麻烦,你忘记了,现在是夜晚,月光下,我们就是无敌的存在!”

    片刻过后,一群足有二百多的狰狞恐怖的骨头架子,身上挂着破烂的衣服,手握着各色兵器,用那双脚掌骨搅动着海底的泥沙,海水变的慢慢浑浊,在这万年不变的安静海底,卷起滚滚浊浪,带着无边的恐怖向着无畏号走来。

    一直来到船底,一群骷髅架子开始顺着船锚的缆绳向上攀爬,而这时的无畏号还有埋伏在小艇上的水兵们正被一艘小船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一艘小船,两个打着英式贵妇伞,穿着贵妇装的‘女装大佬’缓缓划了出来,在月光的照耀下,让人看不真切,詹姆斯阻止了水兵们要开枪的行动。

    他要等等,看看具体情况,他们埋伏在这里可不是为了这么一艘小船的,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就像希腊人攻打特洛伊城,只不过他们骑的是木马,而我们穿的是女装!”

    可见,女装大佬从18世界就已经在整个欧洲流行开来了,他们不止有大吊版,更有骷髅版!

    在无畏号上所有人目光都被‘女装大佬’吸引的时候,骷髅人从后面悄悄爬上了船。

    一个骷髅人悄悄跳上甲板,尽量压低自己走路的声音,猛地从后面一把扣住一个水兵的脖子,右手的匕首顺势一划,无声息地杀死了毫无所觉的水兵。

    当终于有人发现状况的时候,200多骷髅人已经全部登船完毕,这时候的无畏号上值守的人员也只剩下一半不到200人!

    另一半,还在傻傻地埋伏在洞口,等待敌人乘船出来,这道不怪他们,即便是杰克也没想到,这些骷髅人直接走海底进攻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骷髅人,水兵们显得惊慌不已,一通排枪打过去,对面只是稍稍颤动一下,下颚骨颤动着好像是在嘲笑英国水军的软弱无力。

    只剩下指骨的骷髅手掌也不知道用什么能量驱动的,挥舞着手里的短剑和匕首便冲了过来。

    一个水兵用标准的战术动作,刺刀狠狠地刺中对方的肋骨缝隙,可除了把枪头卡住外,没有任何效果,而骷髅人却用手中的长剑一把划开了对方的脖子,血水在心脏高压下喷溅了骷髅人满身都是,水兵不甘地睁着眼睛缓缓栽倒再地。

    骷髅人抽出胸骨中的火枪一把丢弃在地上,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弯刀和长剑好用,一刀过去什么都解决了!

    整个无畏号的甲板到处都发生如这一幕,水兵们的英勇和无畏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在没有手段克制这些骷髅人前,只有被动挨打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