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02章 每个女装大佬背后,都有一段凄美的故事
        古代,有穷秀才,却从来没有穷举人,皆因举人已经可以正式进入官场,八品或者从八品起步。

    比如海瑞,就是举人出身。

    现在的王轩完全可以见官不跪,这便是等于进入了上层社会了,若是他亲自报官,这事官府必须管到底。

    但是……作了这么多年大佬的王轩明白,古代不是现代,这案子通过正常手段没法查。

    最后事情闹大,自己想报仇都不方便下手了。

    唯一的好处就是官府插手后,对方不敢第二次下手,毕竟官府的威慑力还是很大很大的。

    只要王轩能保证对方短时间不敢二次下手,那就可以利用这事私下操作一番……,等自己找到嫌疑人,完全可以偷偷动手灭他满门!

    想明白这些,王轩抬头对着赵管家说道:“赵叔,这事就这么定了,买棺材,摆灵堂,这事不报官了!”

    具体的他没解释,且不说对方能不能听懂,他现在就是一家之主,没必要事事跟下属解释的清楚明白,他现在要快速建立权威。

    攘外必先安内——鲁迅

    王大少爷一声令下,自然有家里的仆人忙活起来,身为人子,王轩亲自给二老清理了伤口穿戴寿衣,只是他心里有些犯嘀咕,难道自己是天煞孤星,从来都是父母双亡,这好不容易这个世界有个父母,这家庭的温暖还没享受到那,二老一下就没了……

    妈的,都怪该死的杀手!

    一切都是现准备的,大半夜上街砸门买的物件,毕竟无缘无故谁家也不可能弄几个棺材预备着,光是搭建灵堂就忙碌了大半夜。

    毕竟刘皂白也是因自家问题而死,王轩在灵堂单独给她留了个位置。

    此时天都快亮了,王轩也没心思睡觉了,吩咐悠悠准备了些酒菜,在院子拉着刘青白喝了起来。

    主要他也是看这刘青白一直哭不出来,这很容易把人憋出内伤来,好端端的因自己问题害了人家妹妹,他王大善人觉得过意不去。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喝酒,大半斤酒下肚,刘青白才把话匣子打开。

    “我与妹妹父母早亡,那时候还我在读私塾,那时候妹妹小,才10岁,我13岁,为了让我能专心读书,家里所有的活都是妹妹在操持。”

    “那时候我不懂过日子都需要做什么,每日里早晚读书,依旧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妹妹才10岁就开没天不亮就起床种地,给我做饭、洗衣服、给别人家缝缝补补,不但要操持我二人吃喝,还有供应我买笔墨纸砚。”

    “每日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干活,有点好吃的也都要供着我吃,自己只是偷偷吃一些粗粮野菜饼子,自从那年之后,我妹妹再没长过个子,直到现在,依旧是瘦瘦小小的。”

    刘青白喝一口酒、说一句、哭一声,声音越来越是悲戚,王轩也不能想象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是如何负担起整个家的,那得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犹记得那年,我18岁,我妹妹15岁,当得知我考上秀才后,小没又哭又笑欢喜的不能自已,比我笑的还夸张,拉着我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一个劲的叫着跳着,喊着光宗耀祖了。”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妹妹手那么粗糙,比我还要粗糙的多,一点也没有书中形容的纤纤玉手那种感觉,那时候,我忽然就没了考上秀才的高兴劲了,拉着妹妹的手一直说不出话来。”

    刘青白仰着脸,泪水在自己脸上滑落,双眼眨也不眨地望着天空,眼中却空洞无神,“那一年后妹妹依旧不准许我干一点活,每日里总是在我耳边念叨,咱们刘家就指望我光宗耀祖了,一定不能把时间耽误在这些下等人的活计上。”

    “依旧是起早贪黑地干着那些本不应该是他做的活,供养我读书,三年后,我却落榜而回,当时,我实在没脸见妹妹的面,哪一年我21,妹妹18岁,正是大好年华应该出嫁的年纪,可就是因为供养我,弄的自己黑黑瘦瘦,每次见到妹妹我都感到惭愧。”

    “之后两年,读书已经感觉不到进展,我一气之下撕掉了很多书,那一夜,妹妹哭的很伤心,一点点的拾起碎片,边哭边粘,又不舍得说我,只是一直哭,那一年妹妹20。”

    “来提亲的媒婆已经很少了,而且男方都是一个哇瓜裂枣,我实在看不得妹妹如此受糟践,只怪自己不争气,若是能考中举人,无论如何也能给妹妹撑腰找个好人家。”

    “再之后,实在不愿意妹妹一个人受苦,我们便来到了这里,幸亏老家主为人善良,只让我做些账房计算的活计,还有大把的时间读书,只是这次又名落孙山,不等我功成名就,妹妹就……”

    “百无一用是书生,我,活着还有何用!!”说道此处,刘青白嗓音已经沙哑,喊不出声音来了。

    王轩仔细回忆了一下脑海中刘皂白的记忆,黑黑瘦瘦的一个小姑娘除此之外他再无别的印象,不想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实在是,实在是……让人唏嘘。

    王轩拍了拍刘青红的肩膀,他倒是没跟对方比惨,只是他也不会安慰人,只能劝对方多喝酒了,喝醉了也就是不知道了。

    天亮的时候,刘青红已经醉倒了,只是嘴里还中喃喃自语着妹妹的名字,王轩吩咐人把他抬回去照料,自己好好洗漱一番准备去衙门那边走一遭。

    他身体锻炼的极好,即便喝了那么多酒也丝毫没有影响。

    穿戴一身素白儒袍,绾上发髻,儒雅中隐藏几分英气,眉眼之间带着几分威势,明显不似凡人,任谁见了也要高看几分。

    一路来到知府衙门,王轩拿出一份拜帖递给看门的衙役,顺手递过去的还有一小锭银子,“麻烦通秉一声,新晋举人王轩求见知府齐大人。”

    衙役微微一愣,王轩的世界名望已经到了7点,已经到了能让人普通人肃然起敬的地步,即便是一些大人物也要高看王轩三分。

    银子一下消失在袖口,衙役微微躬身一礼,“请王老爷稍等,我这就去禀报。”

    说完,小跑着拐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