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09章 王家的又一个对头(八更求票)
        这可是绝学,好像就在这附近啊,应该算是当前能得到的最‘好’的秘籍了吧!

    只需要去林家老宅子走一圈,拿到那个袈裟即可,与其留给岳不群和林平之练习,最后把自己弄的不男不女的,还不如自己替他们免了这场灾祸。

    谁叫自己是正人君子,急人所急那!

    至于最后……反正自己不练!

    肯定的。

    聊完了江湖上的势力,王轩又问了问戴捕头福州府城内的情况,一直把想要知道的都问了个清楚明白,王轩才打发戴捕头回去。

    这时候天早就黑了,王轩已经三天两夜没合眼了,中间还跟一蒙面大汉大战一场,出了一身臭汗。

    这会必须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再好的身体也扛不住这么折腾啊。

    在小丫鬟悠悠的伺候下,伺候下,伺候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王轩躺下休息了。

    嗯,什么都没干,不要想歪。

    ……

    这边王轩睡觉了,另一边五虎下门正副门主正在聊起白天的事情。

    他们原打算是从王家买下码头那一片地的,奈何之前王老家主死活不卖,现在老家主死了但是举人儿子没死,而且还是个强势的家伙,这事就难办了。

    特别是身份上,大家差距太大了,一时间两人一筹莫展。

    他们跑车船生意,按理说都是在福州府的码头装卸货物,但是官府收税不少,虽然每年上下打点能省下大部分,但是这开销依旧不小。

    若是能拿下王家那个私人码头和附近土地,以后很多生意货物都走那里就好,不但方便干些隐私的事情,每年也能省下大笔开销,若是做的好了,还是一门大营生。

    这档人财务如杀人父母,这也就是他们五虎门几次三番找王家麻烦的原因。

    ……

    第二天早晨,王轩起床之后在院子里站起了桩功,现在这是他看家本领,自然要勤练不缀。

    这一幕被早上起来的戴捕头看到了,待王轩练完之后,忍不住上来问道:“王老爷这是练的……什么功夫?”

    “我王轩可不会武功。”

    王轩摇头笑道:“就是运动伸展一下,之前常年坐在房间里读书,最近感觉身体不大好,回头应该找人教导一下,不求杀敌,强身健体也是好的。”

    吃过了早饭,王轩喊上戴捕头和一帮衙役一起上街,昨天那一百两银子可不是白花的,别说让戴捕头陪着逛街,就是三陪也干了!

    当然,王轩肯定不是为了带一群衙役上街装逼的,他要的是所有人看到他王家跟知府衙门的关系,也算是扯起官府的这张虎皮做大旗了。

    反正在没被揭穿之前,谁也不敢打王家的主意,这就能给王轩很多时间,等到所有人发现问题的时候,嘿,那就不一定是咋回事了。

    这么多年大佬做下来,王轩的手段有的事。

    城北转一圈,着重到自家的布匹店走了一圈,看着王家布店的招牌,王轩迈腿带着衙役们走了进去。

    店里的掌柜和活计自然认识自己老爷,赶紧迎过来问候。

    王轩在整个店楼上楼下走了一圈,又到后面的大库房看了看,听掌柜的介绍,王家是整个福州府最大的两个布匹商之一,库房里常年备货几千匹各种布料,下面很多县乡都是到王家来进货的。

    听掌柜的介绍,别的感觉倒是没有,唯独对那个‘两大之一’产生了兴趣。

    “另一个最大的店铺是谁?”

    掌柜一愣随即走到门口朝外一指,“就是对面的喻家,去了咱们王家,就是他们最大了,不过……”掌柜的摇了摇头,“这喻做事不那么干净,货品上老是做点手脚,虽然钱赚的多些,但是口碑上可比不上咱们王家好。”

    王轩往对面看了看,没多说什么,很多事情要慢慢调查才好。

    在街上好好逛了一上午,戴捕头还特意给他指认了几个昨天介绍过的地痞混混式的人物,王轩满意回家。

    路上,王轩跟戴捕头说道:“我想见见这个万里独行田伯光,这样吧,谁能帮我把人请回来,一百两纹银算是给他的跑腿费,这事,你帮我散播出去。”

    戴捕头眼睛一亮,这百两银子他可是十分眼红,但去找人这事他还真去不了,毕竟身上有差使,走不开的,不过消息是他散布,人也是他联系,中间过过手那是理所应当的。

    点头应下这件事情,拍胸脯给王轩保证,只要人在福建,肯定能给王轩请来。

    反正王轩说的就是见见,理由什么的还不好找,各府各县他们这些捕快都有联系,找人应该不难。

    入夜,王轩悄悄起身,换上了一身早让管家准备好的夜行衣,对小丫鬟悠悠吩咐道:“我出去一趟,不许跟外人说,明白么!”

    悠悠捂着嘴使劲点了点脑袋,她那天看到了自己少爷的武功,自然没什么担心,只觉得这事少爷跟自己的秘密,自然不会往出说。

    悄悄从墙头翻了出去,王轩只能感慨这安保措施是真的烂啊,大活人就这么进进出出的竟然没人发现,这安全如何保证!

    以后必须改!

    现在身边也没个人手,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去办,实在是太别扭了。

    一路找各种阴影处行走,按照白天记下的路线,王轩一路来到自己今夜目标所在地。

    从一处院墙翻进去,发现房子里已经熄灯了,悄悄走到窗前,伸手拉起窗户探头看了看,一个汉子正四仰八叉地趟在床上睡觉,呼噜声此起彼伏的还挺有节奏。

    拿个薄刀片挑开门栓,大摇大摆走了进去,卧房里就一个人,王轩随手扯了东西塞住对方的嘴。

    呼吸不畅这人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只见面前一个蒙面大汉,想说什么才发现嘴里塞了东西,抬手刚要拿出来,便见王轩闪电般伸出双手。

    “咔嚓,咔嚓!”两声,两条胳膊便被王轩卸掉了关节。

    “呜呜呜呜……”汉子疼的猛的一蹿,又碰到两条胳膊的关节,瞬间疼的满身大汉。

    足足三五分钟过去,王轩问道:“服不服?”

    对方猛点头,王轩才把卸掉的胳膊给对方接了回去,拽出来嘴里塞着的东西,汉子嘴里不停地喘息着,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好半天才缓过来。

    “这位好汉,不知……”

    汉子抬手敬礼,想说些什么,王轩忽然伸手抓住对方胳膊,一个分筋错骨手就用了上去。

    “熬~呃呃……”汉子惨叫声才喊出来一半便被王轩卸掉了下巴,只能发出呃呃声。

    王轩满意点头,“嗯,要小点声音,省的吵到周围邻居,大半夜的扰人清梦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