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12章 一代宗师田伯光(六千字大章)
        一清早,赌档还没开门,这些场所都是下午或者晚上才营业的,毕竟即便是赌徒也是要赚钱的,不然哪里来钱赌博……

    一群哈气连天的汉子在小赌档里收拾东西,满地都是垃圾脏兮兮的简直让人恶心,空气流通的也比较差,屋子里一股说不上来的臭味。

    朱嘉言带着二十多号弟兄来到小赌档门口,看了眼旁边卖早点的摊子,摊子前坐着七八个汉子,他认识,这帮人也是鲁浩堂的手下。

    “去,帮他们把账给结清楚,把人都带过来,别耽误了人家做生意。”

    朱嘉言侧头跟身边的一个小弟说了句,他牢记着王轩说过的句话,老百姓都是穷人,在他们身上赚不到什么钱,还容易坏名声,要学着尊重那些百姓,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人物。

    任谁到街面上一打听,听到的都是你朱大爷为人仗义,除暴安良,待人赤诚,从不欺行霸市,到哪儿都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谁敢动你一下都是要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混到这个份上,你这朱爷的名号才算是立住了。

    要办法从那些有钱人身上赚钱,一个富人能顶几百个穷人,而且还不坏名声,弄的好了,一个劫富济贫的名号还能让你声望跟着水涨船高几分。

    旁边的小弟来到早点摊子前,一把铜钱递给了卖早点的汉子,“这几位的饭钱给他们结了,多的就不用找了。”

    几个吃饭的汉子一愣神,抬头朝着周围一看,这才发现最近声名鹊起的朱爷带着20个弟兄在自己赌档门口站着。

    “朱爷请各位过去聊聊。”

    几人也看出形势不对,顾不得吃喝了,站起身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朱嘉言一抬手阻止了对方说话,这个动作跟王轩学了个十成十,“进里面谈,大庭广众的有些事情不好说。”

    说完也不给别人搭话的机会,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呸,朱嘉言一捂鼻子,扫了一眼里面的环境,什么啊,真特么埋汰。

    最近半个多月,在王轩的要求下,朱嘉言也学着干净了,这在以前他觉得挺正常的环境现在却受不了了。

    这人啊,都是上去容易下来难。

    赌档面积不小,不下三百多平米的大屋子,平时能容纳上百个赌客不成问题。

    一群人进来后根本不显得拥挤,身后的兄弟也比较机灵,进门口直接拿门栓把本就挂死了,随后往门口一站堵了个严严实实。

    赌档里的汉子一看顿时急了,“你们什么意思?这里可是鲁大爷的场子,你们几个是特么的活的不耐烦了吧。”

    随手一指朱嘉言,“咋地,姓朱的,最近觉得自己起来了呗,带这么几个歪瓜裂枣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不把咱们鲁大爷放在眼里了?也特么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

    最近朱嘉言一下就蹿了起来,这让很多跟他混的差不多的或者比他强些的人看着很眼热。

    “打!”朱嘉言手一挥,他算是明白王轩那天为什么上来就连续让自己遭了三次罪……本来他还想好好说说尽量不动手。

    现在看来,还是王大老爷有先见之明,打,狠狠的打,打不死就行,三遍之后再交流就方便多了。

    二十个汉子一挥手里的哨棒,直接冲了过去,搂头盖脸就往脑门子上砸,这些家伙平日里没什么事,王轩安排的就是练棍。

    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

    这东西好练又不容易打死人,正适合这些基层兄弟练习。

    棍法随便找个差不多的武师就能教,王轩也不要求他们练的多高深,只要能打的过哪些普通人就成。

    相比于这些真正游手好闲的汉子,王轩招募的这些吃工资的就正规太多了。

    这一棒子挂着呼呼风声直打而下,吓的对面的汉子猛的一个激灵。

    这特么说打就打啊!

    大家都是普通人,又不会什么武功,只能是一缩脖子一抬手,‘咔嚓’一声,小臂骨当场打断。

    “啊!啊~!”一声惨叫接一声惨叫,来不及反应的汉子一下被打倒了七八个。

    倒是有几个反应机敏的,拿着凳子什么的招架了起来,但终究人少被四面八方打来的棍子撂倒在地。

    “别打了,服了服了!”没几下功夫,这群人便满地打滚求起绕来。

    即便这样朱嘉言也不喊停,反而声色俱厉地吩咐道:“平日里没交给你们吗!”

    “打个人都打不好,那些特别疼又不会出人命的位置都记不得了吗!”

    “要不要给你们回去涨涨记性!”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打群架一时间上头了,把平日学的东西都给忘记了。

    王轩特意教过朱嘉言,打什么地方又疼又不会出事,还找了衙门里的牢头专门教导过朱嘉言,如何严刑拷打,既不让犯人死了,又让他疼入骨髓!

    这些东西,朱嘉言都是传授过大家的。

    这一提醒,这帮人也糟了罪了,被一群人学而不会用的家伙正好拿来练手,惨叫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门外不远卖早点的汉子都吓懵逼了,这里面是干什么那?咋听着比杀猪叫起来都惨?

    叫声太渗人了,莫非是在强行做什么对方不愿意的事情……浑身打了哆嗦,想了想赶紧收拾摊子走人。

    一群人被折磨了个半死,最后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朱嘉言这才让大家停手,不能弄死了,太麻烦。

    如法炮制,另一个赌档也被朱嘉言带人给堵了,至此鲁浩堂手下的二十多号手下被他一网打尽,全部关在其中一个赌档里捆了个结实。

    另一边,鲁家人清早才发现鲁浩堂已经死了,尸体都凉了,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好像就这么睡着睡着睡过去了,连身边他媳妇都不知道人什么时候死的。

    一番哭爹喊娘自不必说,人死不能复生,该下葬下葬,活着的人也还是要过日子的,好在鲁浩堂留下不少家产,算是够他们这一大家子吃用了。

    不是王轩不想让这一家子人赔命,主要是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不然……

    办事完毕的朱嘉言也没发现这鲁浩堂在出现,让弟兄们一打听才知道人已经死了,他浑身一个激灵,眼前隐约浮现出那个黑衣蒙面人。

    不敢想太多,朱嘉言赶紧到王轩这边报道,事办完,还是要听吩咐的。

    王轩没去那边看看的意思,对于赌场他是有安排的,不过慢慢来,现在不急,先按照老的模式弄下去,但是规矩就要改一改了。

    以后,有钱可以随便赌,但是赌场绝对不放贷,珠宝首饰房产地契都可以用来抵押,价格也相对公道,但是卖儿卖女卖老婆的一律不要。

    王轩交代好后,朱嘉言便走了,他自己心中又加了一条要求,他知道王老爷喜欢干净,所以,这一点必须做好,万一哪天王老爷心血来潮去转转……他可不想挨批。

    中午的时候,戴捕头兴冲冲地走了进来,一看到王轩便拱手呵呵笑道:“王老爷,幸不辱命,田大侠我们给请回来了!”

    顺着戴捕头往门口方向一看,一个约莫30出头,一身棕黑色劲装,面有风霜之色,短胡须,小眼睛中精光四射,眉毛却十分浓重,两个太阳穴鼓鼓的汉子站在门口。

    想来这就是田伯光了,果然没长个主角的脸来。

    若是长的跟林平之一样眉清目秀,就算是采花大盗,那也得叫多情公子……,你知道到底是谁采谁啊!

    他眉头微微有些不自觉的皱起,显得有些心事,站在门口也不进来,给王轩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事实上田伯光也经常给一些有钱人家帮忙,毕竟说起来江湖大侠好像挺威风的,但也是要恰饭的啊,而且恰的还特别多,个个都是饭桶!

    装逼的时候,还都喜欢喝酒、吃肉、吹牛逼、逛青楼……开销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田伯光家里又不是什么豪门,一跑江湖的,若是不想玩什么‘劫富济贫’的把戏,那么偶尔给富户帮忙,解决一些问题就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了。

    只是,像举人这种上层人家,他还真没接触过,一般这些人要么不碰上麻烦,要么碰上的就是大麻烦,他真有些怕自己这小身板承受不住啊!

    “哈哈哈哈。”王轩大笑着站了起来,迈步往门口迎去,“这位想来就是江湖人称‘万里独行’的田伯光,田大侠了吧!”

    田伯光眼睛猛然一亮,从王轩的步伐行走之中,他就看出来对方身上是有功夫的,具体多高田伯光看不出来。

    这是那个王举人?

    什么时候读书人也练武了?

    不都是说有辱斯文,看不起武者的吗?

    田伯光眨了几下眼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连王轩的话都忘记回了。

    “田大侠,田大侠。”戴捕头赶紧走过去捅咕了一下,“王老爷跟你说话那。”

    “哦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真对不住。”田伯光赶紧道歉,“在下田伯光,见过王老爷,大侠之名可不敢,不叫我淫贼就已经是万幸了。”

    “是非曲直我已知晓,这天下悠悠之口还不是这些人所谓正道武林能控制得了的,当官府不存在吗!”说道这里王轩冷哼一声。

    “多谢王老爷仗义执言。”田伯光赶紧拱手致谢,这话他没当真,毕竟朝廷基本不管武林中的事情。

    王轩侧身往里一让,“咱们进屋说吧。”

    分宾主落座,大家寒暄了几句,王轩这才说道:“戴捕头,一会走的时候去账房处支一百两银子。”

    戴捕头赶紧站了起来,他知道王轩这事要跟田伯光有话说了,拱手道谢一句便转身走了。

    真是大手笔啊,田伯光不仅在心里感叹,不亏是举人家,有钱,真特么有钱!

    王轩为了找他开出一百两的筹码,这事他知道,他倒不是想分这笔钱,找人都花一百两,到他身上不定要花多少钱那!

    但这不代表一百两不多,要知道林平之他姥爷,洛阳金刀王去华山拜访的时候,给每个华山弟子拿40两就叫出手豪阔了,已经能收买人心了。

    “不知道王老爷找我来是有什么吩咐?”这事积压他心里挺长时间了,趁着这个机会赶紧问了出来。

    王轩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我知道你们江湖人都喜欢说话直来直去,那我便明说了。”

    “王老爷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我想让田大侠以后跟在我身边办事,不是那种武师护院的活,一般小事也轮不到你出手,普通人手,我有的事,缺的就是高手。”

    “第一:每年五百两纹银,第二:吃穿住用行,包括婚姻大事,我都包了。第三:你被人诬陷这事,我给你解决掉,即便是少林也不能和官府对抗。”

    “若有必要,我给你身上挂个朝廷的职位都可以,捕头没什么问题,若是能考个童生或者秀才,挂一个六房书吏也没问题,这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入朝廷是最快捷的办法,看谁还敢胡乱攀诬,当然,也会受到一点制约,你考虑一下。”

    到官府挂个职位的事被他直接略过了,他可受不了那个闲气。

    不过……五百两?

    田伯光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这什么概念?

    一个炊饼就是大馒头才一枚铜钱,那可是细粮啊,普通老百姓是吃不起的,五百两能买五十万个馒头……这得吃多少年?

    田伯光一时间有些算不清楚。

    一狠心换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计算方式,一亩上等水田五两银子,五百两能买一百亩水田了!

    这还仅仅是一年,若是干上个十年……那不是一方地主了!

    田伯光咽了口唾沫,一时间有些懵了,混江湖打打杀杀为了啥?

    行侠仗义?

    别特么扯淡了……愿意行侠仗义不用跑江湖,机会满世界都是,最直接的就是去砍了那些狗官,保证一个个都是贪赃枉法的败类。

    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欣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风景?

    大漠他已经去过了,为了练习轻功和刀法,那真是百里无人烟,憋的只能是自己跟自己说话,他差点没变成神经病……这辈子都特么不想去了!

    大漠里那些人都盼着去中原的花花世界那,谁特么愿意再大漠呆着谁去,反正老子不羡慕!

    有钱那叫自由自在游山玩水,没钱……那叫千里乞行!

    当然了,若是心狠手辣也可以去‘打家劫舍’,嗯,正道武林叫‘劫富济贫’,反正都一个意思,这倒是来钱快,可……一个弄不好就被别人给‘行侠仗义’了。

    然后,对方就可以乐呵呵地花你的辛辛苦苦打家劫舍来的钱了!

    不管古代还是现代,来钱最快的道道都在刑罚里写着那,就看你敢不敢干了。

    “怎么?嫌少?”王轩看田伯光不说话,便忍不住问道,再多一倍也没什么,他王某人又不是出不起。

    “没有,没有。”田伯光生怕王轩反悔,这种大凯子……不,大主顾,他这十几年江湖生涯还是第一次碰到。

    那些地主老财都特么抠的要命。

    “好!”王轩高兴的一拍巴掌,“今天晚上摆酒,咱么你不醉不归!”

    事实上,他也没想到这么顺利,五百两多吗?

    多也不多,想想开赌方的鲁浩堂一年都能剩下一二百两,再拿他跟田伯光比比那就不多了,不过……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能不能做的下去是个问题。

    趁热打铁,王轩把眼光瞄向了田伯光的狂风刀法和万里独行的轻功上。

    酒席之上,王轩与田伯光连干三大碗,这可把田伯光给吓了一跳,这酒量也……

    “王老爷身上有功夫?”

    “哈哈哈,明人不说暗话,我会一些外家功夫,但我不会内力,这么说吧,不动用内力的话,你们这些江湖高手未必打的过我。”

    看田伯光眼中带着明显的不信,王轩也不介意展示一下,也是告诉对方,自己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臭书生。

    王轩缓缓站起,迈步往前走去,轻描淡写的样子与平日毫无区别,完全看不出来脚下用力,但是每一块他踩过的青砖都‘咔咔咔咔’的碎裂开来。

    这一幕彻底惊了田伯光,他若是运起内力踩碎青砖肯定不是问题,但这么轻描淡写绝对不可能,脚下吐劲这个动作必须有。

    不敢置信的田伯光一下掠到王轩身旁,伸手抓住王轩手腕,一股内气已经探了进去,果然……体内空空如也,一点内力也无。

    “怎么样,信了没。”王轩含笑看着田伯光,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这一套功夫专门锻炼身体,皮毛,筋骨,力大无穷。”

    “练到高深处,贯通全身,调理内脏,认清楚,掌握好身体的内外的每一个器官,然后加以锻炼,这样最终使全身上下,力达牙齿,舌头,指甲,毛发这四梢,暗劲遍布全身,到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的境界,是为化劲,练武的人到了这个境界,内脏干净整洁,全身筋骨强健,骨髓充盈,只要保养得法,活过一百三四十岁并不成问题。”

    “不知王老爷练到什么程度了?”田伯光有些惊讶地问道。

    “初入化劲,力有千斤,怎么样,想不想试试。”王轩笑着说道。

    “好,试试就试试!”千斤而已,运气内气田伯光还是扛得住的。

    见田伯光摆好架势,王轩一开胯,力从双脚起,通过大腿肌肉直达腰部,身子跟着一扭,背大肌带动肩膀,整个手臂上肌肉猛地隆起,右拳一下刺破空气发出‘波’的一声,带着风雷之势朝着田伯光砸了过去。

    一记力量发挥到极致的撇身捶!

    即便是那天晚上与人搏命,王轩也没机会用出发力这么完整的撇身捶,这一拳打的他浑身舒畅,只欲仰天长啸。

    面对这喊着风雷的一拳,田伯光目光一凝,双手猛的架在一起,运气内力于双臂狠狠架了上去。

    “轰!”

    “嘎巴!”田伯光猛一咬牙,这一击力道绝对远超千斤,而且暗含一股奇怪的力道,差点把他布满胳膊的内力给击散,好在他内力浑厚,赶紧再次运气,这才无损扛下一击,只是心里也忍不住暗暗乍舌,这可是纯肉体的力量啊。

    江湖上所有的功夫都是需要内力的,若是单纯比肉体,自己还真没听说过谁有这么强!

    这样的肉体在配合上雄厚的内力……

    田伯光忍不住有些心驰神往。

    “怎么样?可还行吗?若是用你们江湖上的类比方式,我大约能到一个什么程度?”王轩坐回凳子上,笑着向田伯光问道。

    “我说了王老爷可别生气。”田伯光有些踌躇。

    “不会,我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吗?”王轩摆了摆手。

    我的小本本那……

    “若是细分,江湖上大约分成,绝世高手,一流高手,二流,三流,四流,末流,不入流。”

    “比如魔教的东方不败,朝廷的曹厂督就是绝世高手,少林、武当、华山、嵩山几大门派掌门人和魔教高手属于一流高手。”

    “青城,崂山,昆仑,崆峒等等一些门派掌门算是二流高手。”

    “少林武当等各大派弟子,差不多三流的样子。”

    “小门派弟子大约四流。”

    “之后才能是末流和不入流……毕竟王老爷不会内功,这个太吃亏了。”

    田伯光实话实说解释的非常详细,王轩给他记了一笔……有些账早晚是要还的。

    听这么多王轩大约明白,青城掌门余沧海就是二流,他的那些弟子就是四流,那岂不是说林镇南也就跟自己一样,末流了……幸亏自己没去请他们看家护院,到时候,不定特么谁保护谁那!

    这时候的林平之果然是不入流的……

    “那你觉得我这一套功法可有用处?”

    田伯光点了点头,“绝对有用,若是能与内力合练,肯定是相辅相成威力更胜!”

    在田伯光看来,这就是一套提升本身根骨的功法,当然,根据每人天赋不同,能提升的程度肯定也不同,不可能是人人都能练到化劲层次的。

    但是他田伯光有信心啊,若是自己能再提升一些根骨天赋,未必没有进阶一流的希望啊!

    “那就好,若是我用我这一套功夫再加白银千两,换你的内功、轻功、刀法那?”王轩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田伯光。

     事实上,田伯光也有这个意思,只是没想到,王轩还加了千两白银的筹码,真是……财大气粗啊!

    反正他也无门无派,这些功夫都是他奇遇所得,传与不传都看他心情,他连个徒弟都没收过,嗯……主要是养不起,既然王轩有这个心思,他当然不介意了。

    “一切全凭王老爷吩咐,在下是没什么意见的。”田伯光答应的十分干脆。

    王轩眉头一挑,再次说道:“你可能没听明白我的意思,你这功法拿出来可不单单是我要看要学。”

    “王老爷直说吧。”

    “我是想让你建立一个门派,就以你这一套看家本领为基础,开门受徒,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田伯光那小眼睛里射出一股精光,大张着嘴巴,伸手指了指自己,“开山立派?一派掌门?”

    (PC端已屏蔽,请使用起点APP观看本书,QQ群:908932066,千人大群,随便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