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14章 掌控福州府(五千大章)
    这次扩大管理员规模,王轩决定一次性拿下整个福州城,这样除了官府管辖的码头外,城内绝大部分地区都能在王轩的控制中。

    说是绝大部分就在于,城内还有一些致仕的官员和其他的豪门大户,比如家里有举人的,或者在大明其他地方做官的,或者祖上出过厉害人物,现在家室还没有衰落的。

    这些人家与官府构成了整个地方的上层管理体系。

    封建社会,比如大明,都是皇权不下乡的,一个偌大的福州知府衙门只有知府四品,同知五品,通判六品,推官七品,经历八品,知事九品,照磨从九品,七个官员管理。

    要知道福州府下面还有不少县也需要知府管理的。

    除此之外剩下的就是六房书吏了。

    就这么点人怎么管理这么大的一个府?

    办法就是‘承包’,无论是徭役还是赋税,都是承包给一些当地大户的。

    每个地方每年交多少赋税是有定数的,若是有灾年之类的可以减少,这些都是当地大户直接上缴到府衙的。

    具体当地大户怎么收税,谁多谁少府衙不管,他们只看你上缴的数量。

    没办法,就这么三瓜俩枣的官吏,真管不过来。

    就算是府城内,赋税、徭役、治安问题都是在需要的时候临时招募一些衙役去处理,事后解散。

    但是,王轩一旦控制了城内除大户外的地区,剩余的官府需要处理的事情等于被他一下‘承包’了,未来,官府有任何需要只要找到王轩安排的这些负责人,便可以顺利完成工作,而不再需要临时支出钱粮雇佣人。

    这种事情之前没人做,便是因为没身份的做不了,有身份的看不上,太掉身份了。

    当然,更多的是没钱赚,即便是王轩,若不是准备涉足古代‘娱乐业’,那么做这些事情也是出力不讨好的。

    除了拿到一些无关紧要的权利全,其他什么都没有。

    因此,在新招募的一百来人训练的差不多后,王轩便通过戴捕头开始联络其他七个捕头。

    整个福州府衙门拥有八个捕头,十六个捕快,四十八个衙役,只要搞定了这些捕头,后面的事情便一切水到渠成了。

    王轩没在自己府上招待这些人,而是他最近单独买下的一处大院子,这是作为未来城市管理员‘公司’驻地用的,未来,相关的大小事情都在这里处理。

    公司化经营嘛,这一套,大佬轩很熟!

    这次来的没有外人,就是八个捕头加上王轩和田伯光。

    叫田伯光过来也是有原因的,这家伙打打杀杀没问题,可对管理和与官府打交道一项上几乎等于白痴,王轩要给他涨涨见识,未来他可不会替田伯光管理门派。

    “见过王老爷。”

    “见过王老爷。”

    一群捕头走了进来,见到王轩都恭敬地抱拳行礼。

    酒席开启,大家寒暄了一阵,所有人都好奇王轩今日叫大家来的目的,包括戴捕头自己都不知道。

    吃喝的差不多了,王轩轻轻拍了拍手掌,一个汉子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

    托盘上的红布一揭开,十六个十两重的银灿灿元宝整齐排列在里面,所有捕快的目标猛地一瞪,一抹贪婪在眼中闪过。

    都听说王老爷财大气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一托盘就是十六万个大炊饼啊……

    听说戴玉堂跟了王老爷一个月左右发了一大笔财,大家羡慕嫉妒恨是有的,知道今日王轩请客大家心里便多少有些猜测,现在看来,果然王大老爷有事吩咐啊。

    好不容易从十六万个大炊饼上移开目光,众人眼神热切的看着王轩。

    “诸位可能都知道朱嘉言。”王轩见大家点头便继续说了下去,“自从上次我王家遭受袭击之后,我便发现福州府城治安有些太差,管理极其不严密,这才导致很多宵小之辈有机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并且到现在也调查不出个所以然。”

    “对此,本举人深感不安和惶恐,这不单单对于我王家,对于整个福州城内百姓和豪门大户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遂决定为我福州城出一份力,加强一下治安管理,所以便在北城做了一下实验,效果,想必大家也看到,北城治安变化极大,不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吧,基本现在看不到打架斗殴闹事等乱七八糟的纠纷了。”

    “所以,本举人决定在全福州城其他三面开始推广这项管理政策,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诸位的帮助和付出,所以,我为各位准备了,一份例钱,以后,没位捕头,每年可以在我这里领到20两银子,用作酬劳。”

    “大家以为如何?愿意给本举人帮忙的就请拿了这二十两吧!”

    说完,王轩也不看众人反应,自顾自地端起一杯酒喝了起来。

    在座的捕头都动心了!

    二十两是个什么概念,这些捕头每年在官府只能领到2两银子,这都不够一家老小吃饭的,当然,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一些灰色收入。

    在打官司的时候,徭役或者收税的时候,多多少少能分润一些,但是……一年到头也就十两银子左右,若没什么大事发生基本就是这个样子了。

    这二十两银子够他们安安稳稳赚两年了,虽然看这个意思,若是收了这每年二十两,那么以后就要听王轩的吩咐,另外许多灰色收入便不用想了,但是,这也划算的很啊!

    安全稳定有保障,赚的又多,这谁不愿意啊!

    戴捕头第一个站起来走到托盘处拿了两个元宝回来,并且郑重其事地走到王轩面前躬身一礼,“谢王大老爷,以后有事尽管差遣。”

    这就是代表以后一切听王轩的了,毕竟吃了王轩这碗饭,在王轩没有失势前,他就算王轩的人了。

    至于大明朝廷……呵呵,差不多就行,毕竟二两银子和二十两银子差距着实有点大,再说,那些大人物也从来没正眼瞧过他们一下。

    其他捕头一见有人带头便纷纷起身拿走了自己的二十两,并到王轩面前躬身一礼,“谢王大老爷,以后有事尽管差遣。”

    托盘里的银子一点点减少,最后还剩下两枚元宝无人认领。

    面容刚毅,看起来一脸正气的薛捕头脸上神色不停变换,最后一狠心一咬牙站起身来。

    他没去拿元宝,而是对着王轩恭敬一礼,“小人,实在是不方便,那个……家中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童……那个,这个钱不能要啊!”

    “实在是对不住王老爷,小人先告辞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出去。

    这特么‘家中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童’跟给自己办事有一毛钱关系吗?

    理由都编不好了是吗……

    其他捕头也有些愣愣地看着迈步走出去的薛捕头,这家伙平时为人八面玲珑的,今个这是怎么个情况,要说他为人正直那就是扯淡了,别看他长的一脸正气,可每次收黑钱他都没少要过一分,也不知道今个发什么疯。

    众人都是同事,但平日里各自负责一个方面,虽然关系不错,但是也不好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什么。

    薛捕头走了并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王轩陪大家吃了一些后便走了,他在场,这些人放不开手脚。

    出了院子,田伯光便直接问道:“王老爷,这个姓薛的如此不识抬举,为什么不一刀砍了他。”

    之前田伯光被王轩吩咐过,只许看不能说,不然刚刚薛捕头拒绝的时候,他都想一刀砍死他算了!

    江湖之上也都是这么干的,这就跟选盟主或者选头领一样,大家都同意就你一个人反对,那对不起了,杀你祭旗便是理所当然了。

    “砍什么砍,一天到晚就知道砍人,咱们都是文明人!”王轩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以后你就是一门之主了,做事也要含蓄一些。”

    “为什么其他人都同意偏偏他拒绝了,这里面有什么问题,都要搞清楚之后才能对症下药,不要急于一时。”

    “当然,这些也不是绝对的,主要还需要看事情的轻重缓急和大家的力量对比,我有把握这姓薛的翻不出我的手掌心,那我还急什么。”

    很多配角都是这么想的,最后一点点给主角送经验,最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情了……

    不过,王轩可不觉得自己是配角。

    姓薛的都30多岁了,哪里有这么老的主角……

    薛捕头的事情并不能影响王轩后续计划的开展,第二天见了见府衙的十四个捕快和四十个衙役,捕快年12两,普通衙役每年8两,单单是从王轩手里拿到的钱,就比他们之前灰色收入高了,众人自然一片欢欣鼓舞。

    什么叫收买人心?

    这就叫收买人心!

    年薪翻倍还有挖不来的人?除非是有特殊情况,比如薛捕头……

    这下,薛捕头麾下的那些捕头衙役可就不高兴了,压力一下子都到了薛捕头头顶,若是不能为手下谋福利,大家转身就走几乎是一定的了。

    王轩一切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着,除了薛捕头负责的那个片区,剩下的所有地方,各种商家早就考察好了,规模到一定程度的都上了王轩的收费榜单。

    当然,那些豪门大户的产业王轩没动,不急!!

    本城的这些商家多多少少都有些联系,北城的事情大家当然也听说了,不给钱是不可能的了,看这一下要覆盖全城的架势,官府那边必然是打通了的,那些手段一上,他们也逃不出人家的五指山。

    而且,最近一个月来,北城确实治安好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泼皮无赖都被王轩拉去训练了还是怎么样,反正北城现在商家的一些小麻烦少了不少。

    再说,每天一帮穿着制服拿这哨棒的家伙来回巡逻,这治安能不跟着上一个台阶吗!

    所以这次王轩的扩展并没有带来什么抵抗情绪,大家还是愿意接受管理的。

    ……

    另一边,薛捕头也没闲着,第二天就找上府衙里六房书吏中的刑房书吏。

    说他八面玲珑交游广阔确实不假,跟自己的顶头上司刑房书吏的关系也是顶不错的。

    戴捕头把葛元亮请到了家中,两人喝着小酒,开始聊起来王轩这边的动作。

    这人啊太聪明有时候不是什么好事,薛捕头就从王轩的一举一动中看出了门道,这里面的利润王轩虽然看不上,但不代表别人看不上啊。

    薛捕头仔细给王轩算过一笔账,以目前王轩在人员上的投入,若不算府衙里面,单单北城一地年收入就不下余300两!

    这是个什么概念……30万个白面大炊饼啊……咳咳!

    他薛捕头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放弃这300两而去拿王轩那20两银子!

    打发要饭的那!

    当然,他肯定占不了北城那么大的地方,但自己控制的辖区里却有个市场,这就是肥缺一块了!!

    薛捕头也知道自己的劣势,他不是王轩,没有举人的身份地位,但是,他可以拉人啊!

    只要能搞定刑房的书吏,那么衙门这边就没什么阻力了,而找泼皮无赖这个事情上,他觉得不难,反正人还是那些人,来钱更快,大家还不是蜂拥而至,从此以他马首是瞻。

    想到兴奋处,薛捕头立刻红光满面,“葛先生,北城的那个新举人王轩您知道吧,就是前阵子戴捕头去的那一家。”

    葛元亮是吏不是官,所以不能大人这个称呼,又为了跟普通人区别开来,下属们便尊称他们一声先生。

    葛元亮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笑道:“这个自然知道,怎么了?”

    “他手下弄了一群泼皮无赖……”

    薛捕头把王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清楚明白,其实葛元亮也知道一些东西,只是没有这么精细罢了。

    只是其他捕头再王轩哪里领二十两银子的事他没敢说,总不能把同僚都得罪光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葛元亮若有所思地看着薛捕头。

    “您知道,我那边正好有个市场,这‘生意’我一个人是没办法吃的下去的,所以请葛先生在后面帮衬一下,月利五五分成,如何。”

    葛元亮稍稍考虑了一下便答应下来,成了自己有钱拿,不成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反正不用他去操作,何乐不为!

    薛捕头倒是大方,直接开口就是对半,事实上肯定没这么多,但是,钱花了一部分却跟刑房的书吏绑在一起,这就能让他在整个刑捕房做到一人之下,其他人之上了,这对未来的好处多多。

    ……

    对薛捕头的种种行动王轩一直看在眼里,也明白了对方的打算,对此他只是不屑一笑。

    社会是这么好混的?

    那特么谁都能上来做大佬了!

    这次正好,借薛捕头这只猴子,好好吓唬吓唬其他的鸡!

    王轩这边悄无声息地便控制了绝大部分福州府城,中间一点烟火气都没引起来,除了城内多处了很多藏蓝色褂子,手里拿着哨棒迈着整齐的步伐,一队队人偶尔从身边巡逻而过外,其他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而薛捕头那边就麻烦了很多……

    泼皮无赖一大堆,好多都是王轩在城里其他地方选剩下的歪瓜裂枣,在城里其他地方混不下去了,没办法之下几乎都集中在了薛捕头这边。

    这一下,人数就有些超标了,若这些人都吸收进去,那他姓薛的就等着赔钱吧!

    没办法,竞争挑选,几天之内光打架就被抓进去了十好几个,这才算是略略平息下来。

    剩余又选了三十个汉子,实在是不能再少了,这些泼皮别看在王轩那边被撵出来都不敢闹事,那是因为王轩手下够凶!

    最初敢挑衅的几个家伙,尸体都特么不知道扔哪个旮旯里了,反正人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连人是怎么没的都不知道,三次之后就吓得这些泼皮无赖再不敢大声说话了,至于报官?且不说衙门里有没有王轩的人,连尸体都没有,报个屁啊,顶多就是个人口走失,古代谁管这个事啊!

    但是到了薛捕头这里就不一样了,哼哼,你最多抓起来打一顿呗,谁特么还不是个滚刀肉啊!

    来来来,照这里招呼……

    捕头怎么了,这事这么多人看着那,你还敢弄死我啊!

    所以,没办法之下,薛捕头只能多收拢一些人了。

    人选好了,分成比例又成了问题,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一套需要怎么运行,你薛捕头是发起者,拿大头没关系,衙门里送钱也应该,但是我们这些正经冲在一线干活的也不能给的太少吧!

    谁家里还没个八十老母咋地……

    这商讨来商讨去,最后薛捕头一算,操,开销也太大了……得嘞,辖区里的商家上缴需要提高一些了,他可不是王大善人,只收取一定规模以上的商家安保费用,那些小商贩他也没有放过的意思!

    结果,刚开业就碰到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