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二十三章:男人的胆
    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最近警方肯定严密盯着咱们和这三个家伙,人一旦死在香港,那事就要闹大了,所以不能给警方留下什么把柄。

    要动手也不能在香港,最好是把他们逼着走偷渡的渠道,这样才方便。

    现在仇人进医院了,警皮一扒,他在王轩眼里就什么都不是了,自然也不需要放在心上了。

    后续也简单的很,两天后这三人出院便被王轩派来的小弟跟上了,每人身边三个,手里都举着牌子,上面贴了放大的报纸和照片,一路上逢人便说。

    三人被市民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早就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至于跟几个小混混拼了的想法,他们是没有的,表面看起来三个,谁知道附近有多少!

    走到路边抬手就要拦一下出租车跑路,却被跟上的混混在司机耳边嘀咕了几句,吓的司机直接跑了。

    车也做不了,屁股又疼,被人盯着又丢脸,公交车混混都拦着不让上,打又打不过,曹宏三人觉得现在就是世界末日,真恨不得一下死了算了,也不用再遭这个罪。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难。

    好不容易熬到家,却发现家门口都有盯着,听家里人一说情况,曹宏感觉自己要气炸了,可做过警X的他知道,这事报警也没用,人家没打你,没骂你,报警找什么理由啊!

    家人受不了骚扰,门都不敢出,总有人在身边讲解着些人就是前几天那些变态的亲友,脸都要丢光了!

    如此不到十天,三人就被迫离婚,至于报复王轩,每天24小时身边都有好几个人寸步不离的跟着,想报复都没机会。

    实在熬不住,就想着出国,可刚到机场就被人打了,打人者也不跑,抓走拉倒,反正你要是进机场就打你。

    人,王轩手下有的事!

    实在没了办法,趁天黑,三人跑到码头上找了个船准备去澳门,然后在从那边跑路。

    结果刚出海没多远就被船上的人扣下了。

    第二天王轩就出现在了船上。

    “大哥,饶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吧!”曹宏哭的撕心裂肺的,从没想过人生能如此黑暗,每一个人都对他抱有恶意,这段时间的打击已经让他彻底崩溃了。

    “放过你?呵呵,你不是挺牛逼的吗!”王轩脸上挂着笑意,声音却透着刺骨的冰冷,“那天我就发誓,我要杀足你一小时,人那,说话就要算数!”

    他也懒得跟三人废话,吩咐人把他们的手脚筋割断,绑上绳子扔进海里,相信血腥味会吸引到肉食性鱼群,来帮王轩完成愿望,一点点的,活活把三人吃光。

    他要让三人明白什么叫死亡不可怕,可怕的经历死亡的过程!

    当然,以上都是后话了。

    ……

    返回头说现在。

    “行了,不说几个警X的事情了,阿威,昨晚场子这么样?”

    提起这个阿威肥胖的脸上立刻满是笑意,“火爆,感觉比前天还要火爆,人都挤不下了!”

    虽然是意料之中,刚才在楼下也看了一眼,人很多,但听到阿威确认王轩还是挺高兴的,毕竟赚钱才是第一位,只要钱足够,事都好解决。

    “那就好,你们都去休息吧,忙了一夜了。”

    王轩昨晚一夜睡的也不是那么踏实,免不了要做些噩梦。

    没什么事便想出去走走,顺便去看看沈乐曼那个大美女,调节一下心情。

    ……

    来到医院直奔护士值班室,看到王轩身后跟着几个保镖模样的人,也没人敢拦他,推门进去便看到沈乐曼正坐在那里出神。

    轻轻走过去拍了拍沈乐曼肩膀,“阿曼,想什么那!”

    回头一看是王轩来了,沈乐曼脸上闪过一丝喜意,随即立刻消失,板起一张脸问道:“血龙哥怎么想起来找我来了,又有什么吩咐啊!”

    “当然是想你了呗,一如不见如隔三秋,几日不见我已经被思念填满!”王轩右手捂着自己胸口,深情地望着沈乐曼,漂亮话是章口就来。

    沈乐曼脸上闪过一丝羞红,害羞地低下了头,不敢看王轩的双眼。

    即便是开放的香港,情话想王轩说的这么肉麻又有情调的也少之又少。

    其实,大多数单身狗不是不会说情话,是没有胆子说罢了。

    而什么是胆?

    钱就是男人的胆,现在王轩不缺钱,所以胆子自然也就大了,这情话也是章口就来。

    过了好一会,沈乐曼才抬起头,憋着笑意打了王轩手一下,“你在狐狸精窝里还能想起我啊,哼,我才不信那!对了,还有兔子精,猫咪精!”

    嘶,王轩抽了一口凉气,甩了甩手腕。

    “咦!你怎么了!”看到王轩疼的一皱眉,沈乐曼立刻拉住他的手撸起袖子查看了一下,只见一圈勒痕出现在手腕上,很多地方已经被磨破,此时还没有结痂,鲜红的皮肉裸露着。

    “呀,这是怎么弄的!”沈乐曼心疼地皱起眉头,“你坐下,我给你上药!”

    王轩简单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沈乐曼气的骂了一句,“这些死条子,不去抓坏人找你麻烦干什么?”

    王轩嘴角抽搐了两下,我不算坏人吗?

    这三观……

    沈乐曼一边整理着手里的工具,一边碎碎念着,“像豺狗那种人,就应该一刀砍死,留着他们继续祸害好人吗?这叫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

    “满香港这么多坏人不去抓,走私、贩毒、抢劫、杀人、强奸那么多坏人,非要去骚扰你,还想索贿,哼,就是因为有这帮败类,香港的治安才这么差!”

    拿起棉签沾着双氧水给伤口上擦拭着,嘴里还说个不停,“没事,这是双氧水不疼的,要是别人的话我就给他们用酒精,疼死他们!”说着又皱了皱好看的眉头,“看看这手腕弄的,该死的条子,下次再有警察来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看着忙碌的沈乐曼,王轩脸上笑意越来越浓。

    他算好人吗?

    肯定不算的,当然也算不上一个坏人。

    这点他自己也很矛盾,或许是个努力做个好人的坏人吧。

    一个女人为了你,三观都不正了,如果碰上这样的女人,那就好好把握吧!

    抽出被沈乐曼握着的手,一下抓住她的双肩,沈乐曼疑惑地抬起了头,看到的却是王轩那不断靠近的脸庞。

    在沈乐曼迷茫的目光中,王轩直接对着那柔软又娇艳的红唇吻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沈乐曼眼神一下惊愕了起来,双唇第一次被男人触碰,那一种过电般的感觉流转她的全身,脑中顿时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