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52章 剑气之争是少林阴谋
        搞定劳德诺后,对于岳不群的女儿岳林姗,王轩没去关注的心思,笑傲江湖原剧情中岳林姗给王轩的印象并不好,这丫头是个赤果果的‘颜控’,移情别恋的速度堪比飙车,王轩可不愿意去招惹这种人。

    万一,万一这丫头一看到自己这种卓尔不群,英武不凡,正气凌然,阳刚帅气的绝世好男人之后爱上自己怎么办?

    娇滴滴一个小姑娘,打不得,骂不得,那岂不是麻烦的很!

    为了以防万一,岳林姗被王轩软禁在一个小院里,吩咐两个侍女在旁照顾便算完事。

    对于王轩来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那便是在福州府和其所辖诸县建立私塾的计划。

    大力推广私塾普及教育对王轩来说惠而不费,是推高他在本地的名望最好最快的办法,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王轩不需要学生们做到这种程度,只需要他们心存感激便可。

    毕竟,这对于王轩来说花不了多少钱,特别是在有了黑板和粉笔之后,至于教材,大量印刷即可,王轩直接安排人搞出了活铅字印刷机,如此一来,生产这些书籍的成本已经低到令人发指。

    而王轩对于私塾的教材上也做了少许改进,除了‘三字经’‘千字文’外,还增加了他整理的数学和部分物理,当然,他把其命名为‘算经’。

    而私塾在王轩的计划里只培养三年,这三年里,是免除学费的,在此之后,若是真有天才苗子,王轩不介意继续供养其读书。

    当然,后续王轩也是有计划的,他准备在福建设立一家书院,以书院的形式联合一批读书人,形成一个新的体系,用来慢慢渗透地方和朝堂,为他未来掌控大局做保障。

    书院不单单要在福州府有,其他各个府王轩都会建立分院,只要是真正的有能力的人,无论他家世如何,王轩都愿意供养他继续读书。

    这家书院,王轩准备命名为‘林峰书院’,寓意以人为材,攀登高峰的意思。

    对于能加入书院者,王轩也不吝开销,秀才10亩地,年薪纹银20两,举人百亩土地,年薪200两。

    事实上,到了举人这个位置,这点钱已经不能算什么了,毕竟举人天然就有400亩地的免税权,事实上只会更多,所以,王轩这些只能是一种交好和释放善意的举动,但这就够了,过犹不及。

    这项计划十分庞大,不单单需要王轩有足够的钱财,更需要他有足够的声望和当地官府的配合,所以,最先实行的地方必然是福州府,只有在这里立下了总院,其他分院的计划才能延伸出去。

    好在,在福州府内上到巡抚李善堂,下到知府齐弘量,不是让他喂饱了就是已经成为他利益链条上的一员,这一书院的建立并没有受到什么阻力,最后就看他能拉拢到多少福州本地俊才的加盟了。

    这一座书院,王轩没有按照传统的木制结构建设,而是直接用钢筋水泥浇灌,整栋楼足足有九层,是整个福州府最高的楼,没有之一,为了上下楼方便,王轩还吩咐制作了一个土电梯。

    固定的钢铁滑道,由船上捆绑船锚的缆绳作为连接,通过楼顶的滑轮组,在楼下通过人力畜力来上上下下。

    整个大楼内,有三层的图书馆,均放有王轩通过各种手段收集到的书籍,重新刊印之后分门别类放置在各处,其中不单单有国内千年来积累的知识,还有王轩通过记忆复述出来的欧洲的各种典籍,为此他可是真真消耗了不少的神力来一丝不差地记忆那些东西。

    虽然做不到灵活应用,但是死记硬背的话,神力还是能帮上大忙的。

    当然,系统也说过,若是未来王轩精神力能大幅度增加的话,融会贯通也是轻而易举。

    今日,王轩便是要见一见福州府教授何安平。

    教谕,从宋代起便被设立,掌文庙祭祀,教育所属生员。

    《明史·职官志四》:“儒学,府教授一人,训导四人。州,学正一人,训导三人。县,教谕一人,训导二人,教授、学正、教谕,掌教诲所属生员,训导佐之。”

    何安平,进士出身,做福州府教授已经六年之久,王轩也算是他的门生之一,今日登门拜访自然要礼数周全。

    “学生王轩见过老师。”王轩恭敬一礼,这福建之内,他对谁都可以不恭敬,唯独对这位教授何安平不敢逾越,古代礼教极其严格,特别是对尊师重道这一点上,不能有任何违逆。

    “载之来了,不要客气,快进来坐吧。”何安平也没摆什么架子,他学生不少,两榜进士也不是没有,但若说真实的权势,还真就是这个曾经稍有木讷的王轩最是厉害。

    对于王轩这一年来的所作所为,他也是惊叹不已,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自从死了爹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难道这死爹还能加什么buff?

    两人落座,自然有侍女奉上茶盏,浅尝一口,对王轩来意,他多少有些预料,何安平放下茶盏问道:“载之今日来此有何贵干。”

    王轩也没墨迹,直接把来意一说,就是希望何安平能帮忙召集这几年来,福州府包括下面县城有能力的秀才和所有举人共襄盛举。

    这书院不可能是王轩简单一句话便能组织的,必须有德高望重之辈来带头,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王轩出钱出力搞的,也会以王轩为核心,但是,表面之上必须有人出来坐镇。

    大家都是读书人,还是要脸的!

    当然,这事对于何安平也有好处,得了这个名头,也有助于他在士林中的威望提升,再加上王轩表示何安平六年来深扎地方教育,教书育人,功劳不小,应该予以高升了……

    这里面的意思他明白,这是王轩准备出钱推他一把了,有这么多好处,他自然欣然应允。

    这一下,面子里子都有了。

    七日后,之后王轩与林峰书院门口迎接来人,而书院之内,君子剑岳不群一身淡灰色儒袍,腰挎长剑长身而立,一身气质也算有几分风采。

    事实上,昨日他便到了,也见到了自家宝贝闺女岳林姗,本是打算今日拜访这位五洲先生,看看对方到底作何打算,却正好赶上林峰书院开业,他本就以君子剑为名号,在武林中也以读书人自居,碰到这种机会自然不愿意错过。

    再者,他也想看看是否有机会攀附上王轩这种地方大豪。

    他们华山派苦啊,是真的苦!

    华山壁立千仞,高峰难登,风景那是真的壮丽,但……特么的穷啊,原来人丁兴旺的时候还好,还能维持众多产业,可自从剑气之争后,剩下的那点家产只能勉强过活,维持现在这十几个弟子生计,再多他是真的撑不住了,为此不知道消耗了他多少心神。

    他岳不群毕竟号称君子,为了维护这个江湖名号,很多事情还做不得,只能是干瞪眼没办法,才年过四十便让他这个修炼道家功法的人两鬓已见斑白。

    这次来的路上他也多方打探了王轩这个人,了解越多他越心动,虽然福建与地处陕西的华山有千万里之遥,但也不耽误他心存侥幸。

    此时,峰林书院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都是福州府与下属各县的秀才,而此时能让王轩在门口迎接的,最起码都是举人身份。

    不单单有王轩的五个同年,还包括之前的一些举人老爷,前前后后来了十五六人,若是加上那些有幸被邀请来的秀才,这次开业仪式,整整到了五十多人,可谓是一举囊括了福州府读书人中的精华了。

    之前不是没人想过搞书院,奈何,要么是财力不足,要么是财力不足,要么是财力不足,归根到底还是钱不够多!

    什么威望都是狗屁,成百上千万两银子砸下去,什么声望砸不出来?!

    现在有王轩这么一个新进崛起的豪门主持,大家自然是欣然前往。

    书院开业不同其他,仪式什么的十分复杂,光是祭拜孔子就有一套固定的流程,还有其他几位亚圣什么的,反正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时辰,把大家都累了个够呛。

    好在书院够大,众人休息一阵后再次聚集起来。

    先是何安平上台演讲一番,之后才是王轩上台主持。

    王轩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把书院的福利一说,秀才10亩地,年薪纹银20两,举人百亩土地,年薪200两,顿时,一众‘读书人’纷纷夸赞王轩大仁大义,是有德君子,为儒学兴盛而倾尽家财,乃我辈典范。

    收了好处,这些读书人还是不吝夸奖的,那嘴,比抹了蜜还要甜蜜几分。

    都说太监善于阿谀奉承,王轩是没见识过的,但这些读书种子却是实实在在让他领教了。

    听的王轩是心飘飘的,舒畅的不得了,真不愧都是读圣贤书出来的,就是招人喜欢。

    岳不群在一边听的也是心肝直颤,心里默默给王轩算了一笔账,然后他就差点昏过去了……太,太特么有钱了!

    若是给他这么多钱,他立刻就能让华山派发展起来,先招募他五百弟子以状声势!

    一群读书人高谈阔论到天黑方才散去,王轩也带着岳不群回到了府邸。

    “岳门主感觉如何?”坐在大堂之上,王轩笑着看向岳不群。

    “五洲先生声望卓著,登高一呼,万众响应……”

    “我说的不是这个。”王轩挥手打断了岳不群的话,“我问你算过我花了多少钱吗?感受到金钱的魅力了吗?”

    “……”

    岳不群一脸懵逼,你不是五洲先生吗?你不是福建读书人的代表吗?你不是读圣贤书的有德有才的君子吗?

    这话说的铜臭味也太浓了一点吧!

    咱能稍微含蓄一点吗?

    看岳不群的样子,王轩哈哈大笑:“我知道岳门主心里如何想,但是我更知道,没有什么是钱买不来的,如果有,那就是你花的钱还不够!”

    “即便是岳门主心心念念的重新壮大华山派,只要有足够的银子,依旧是易如反掌,不出十年,华山派便能回归巅峰,到时候,你岳不群便是华山中兴之主,受历代华山第子敬仰,声望卓绝,直追开派先主!”

    “岳门主,你觉得如何!!”

    王轩说话的声音并不高,但是每一个字都深深砸在岳不群心里,这一点他是明白的,壮大华山无非就是培养出好的徒弟罢了,只要肯舍得砸银子,万里挑一,十万里挑一的练武种子都能给一个个找出来,何愁华山不兴!

    问题是,这需要的银子他都不敢想有多少……他怕吓死自己!

    但现在……岳不群心神震动地站了起来,对着王轩恭敬一礼,“还请五洲先生指教。”

    “十万两纹银,五岳剑派所有剑法秘籍,换你收一个弟子,但你要传他华山所有武功不可藏私,你觉得如何!”

    “咕噜。”岳不群咽了一口口水,这两个条件无论那一个都足够让他渴望了,十万纹银,这是什么概念?

    足够他重开华山下院,随随便便收徒几百,重新振兴华山拍简直就是指日可待。

    五岳剑法也能让他们一窥对手全貌,加深自己底蕴,在以后遇敌之时可以有所准备。

    只是……这个弟子也不是这么好收的,所谓的华山武功不可藏私,实际上就是让他把华山派所有武功秘籍都拿出来交换。

    所谓收徒,只是一块遮羞布,名义上好听一些罢了。

    只是这五岳剑派所有剑法,对方是如何有的?

    见岳不群犹豫,王轩继续加码,“再加上青城派所有武功秘籍。”

    岳不群一愣,这你也有?

    “再加上辟邪剑谱如何!”

    “这……这”岳不群有些顶不住了,即便他内功深厚,额头上也开始见汗。

    世界上没什么东西是买不到的,就看你给的价码够不够!

    “辟邪剑谱岳掌门肯定知道到底有多重要,那可是真正的绝世秘籍,而且与你们华山的‘紫霞神功’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哦。”

    岳不群眉头一皱,“和我华山有何关联?”

    “你们华山为何衰落?还不是因为剑气之争,但你可知道这剑气之争又因何而来?”

    岳不群默默点了点头,他作为这一代掌门,这里的弯弯绕怎么可能不知道。

    华山派的岳肃和蔡子峰到莆田少木寺作客,偷看到《葵花宝典》。

    其时匆匆之际,二人不及同时阅遍全书,当下二人分读,一人读一半,后来回到华山,共同参悟研讨。不料二人将书中功夫一加印证,竟然牛头不对马嘴,全然合不上来。

    二人都深信对方读错了书,只有自己所记的才是对的,华山的剑气二宗之分由此而起。

    而华山紫霞神功便是岳肃根据癸花宝典上半部练气篇与华山祖师传下来的先天功融合而成。

    其中剑气之争,岳不群更怀疑这是少木寺的阴谋诡计,堂堂大内绝世秘籍《葵花宝典》保存极其严密,怎么可能被外人随便看到,而且还有时间记下来。

    这绝对说不通,至少他们华山的‘紫霞神功’绝对不会给外人看到,嗯,绝对不会,死也不会……

    更何况,红叶禅师若是不知两人偷窥了宝典又如何会让人前来讨要,只是后面的事他便不知道了。

    在岳不群心里,肯定是佛门一脉看不得道门继续壮大,便暗中施展阴谋诡计刻意设计了华山派,其后为了挑起剑气之争,怕岳肃和蔡子峰对偷看的东西理解不到位,这才特意派了渡元来给两人解说。

    这一瞬间,岳不群又想起了往事,直到王轩声音再次传来。

    “和尚渡元奉红叶禅师之命前往华山讨回被华山派门人岳肃与蔡子峰偷录的《葵花宝典》残本,但蔡岳二人误以为渡元禅师曾修习葵花宝典,反而向他请教宝典上的武学疑义,渡元一边以自身武学基础回应,一边暗自记忆听到的宝典内容。”

    “渡元靠过人记忆力,将领悟到的内容写于袈裟之上,即为七十二路《辟邪剑谱》,后来也不回福建少木寺,还俗并自称为林远图,开设镖局,名震江湖。”

    岳不群听完之后大摇其头,“这不可能,那上下两部确实是有冲突的,那时,正是我华山派最鼎盛时期,如此多的高手都不能融合上下两部冲突的功法,凭借他区区渡元和尚一人之力万无可能融会贯通而后创下辟邪剑法。”

    王轩也点了点头,“你说的这点我也觉得有问题,若说辟邪剑法是渡元和尚所创立我是不信的,若说是少木寺根据《葵花宝典》创立的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渡元也没敢把原版的辟邪剑法传授下去。”

    “为何五洲先生肯定这‘辟邪剑法’一定跟‘葵花宝典’有关系?”岳不群有些不能理解,皱眉看向王轩。

    我会告诉你因为都需要割鸡割鸡吗?那你还会用华山派的武学秘籍跟我换吗?

    王轩哈哈哈一笑道:“当然肯定,这点岳掌门不必心存顾忌,我手下已经有两人习练辟邪剑法了,两年不到,功夫稳稳进入江湖二流层次,前几天与青城余沧海打了个旗鼓相当。”

    “现在摆在岳掌门的面前有两条路,岳掌门年纪也不小了,若是再不珍惜机会,这华山派重新发扬光大的机会可就真的要错过了,十万两白银,五岳剑派剑法秘籍,青城派功法,辟邪剑法,这四样任何一样也不弱于你华山的功法了,只要融汇贯通,必然可以重振华山之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