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62章 挂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田伯光一把从地上扶起王轩,抓住双肩粗暴地摇晃了起来,“醒醒,醒醒,不是真死了吧!?”

    “啪啪~!”

    两个大嘴巴子狠狠抽了过去,见王轩还是没什么反应,田伯光一脸惊慌,再次抬手就要继续抽,就在这时,王轩忽然睁开眼睛,瞪大的双眸之中仿佛打出一道闪电。

    “呼!!”

    一道气剑从口中喷出,直朝射田伯光脸上。

    田伯光被忽然睁眼的王轩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朝身后一跃,这才堪堪躲过气剑,险些被打个满脸开花。

    “啊~!”

    “疼死老子了,呼~吸,呼~吸,他奶奶的!”王轩双手撑在身后,浑身开始不停地冒汗,从脸颊开始,一直到脚指头,浑身的肌肉都颤抖不已。

    这次神力辅助运行的时间太久了,虽然这两年来王轩使用神力辅助修炼已经让他渐渐习惯了这种疼痛感,但是,平日里每次也就是一夜时间。

    这次足足花费了五天时间,而且,因为昆仑山之行后,王轩的精神意境大幅度提升,可以暂时脱离肉体进行内视,这也让他可以暂时脱离神力修炼的副作用--疼痛,所以,系统一次性便把王轩的新开发的经脉提升到了之前的程度。

    五天,一次性开发到之前两年的程度,虽然确实效果拔群,但是……毫无准备之下,精神回归肉体之后,王轩承受的痛苦也十倍于之前!

    好幸亏他精神比之从前曾强太多,这才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刺激死,但饶是如此,刚刚也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田伯光的摇晃和大嘴巴子确实让他提前清醒过来,但,没有也根本无所谓,迷迷糊糊中,王轩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抽他?

    双臂颤抖的厉害,撑不住身体的王轩躺在了石板上,喘了好大一会才慢慢缓过来一些。

    田伯光看着挣扎坐起的王轩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老爷不会忽然死翘翘的,刚刚可是吓坏我了!”

    “是吗?”王轩有些狐疑地看着田伯光,“为什么我刚才感觉有人打我?”

    田伯光双眼猛然瞪大,一下想起了刚刚扇王轩大嘴巴子的事……

    日,坏了!

    跟了王轩这么久,他可是十分了解王轩为人的,别看对外表现的特别大肚,实际上是个报复心很强的人,最关键的是,还很坏,动辄坑人,把人卖了人家还帮他数钱的事不是干了一次两次了……

    若是被王轩知道自己打他大嘴巴子……想想就特么冷汗直流!

    “没,没,没有啊!”田伯光猛摇头,“我就在身边看着那,这里又没有外人,怎么可能有人打你,绝对没有!”

    王轩双眼微微眯起,嘴角挂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没有外人,那么就是你喽,王八蛋,敢偷偷打我,你等着,打我一下,我毁你一生……必须促成定逸师太跟你婚事!

    必须!

    “那就好,可能是我的错觉吧,弄点吃的来,这山谷里不会没有点野兽吧?”王轩若无其事的说道,好像真的信了一般。

    田伯光赶紧转身就走,扭身偷偷出了一口气,又偷偷回头看了王轩一眼,见对方没有其他反应,这才继续加速蹿进了密林里。

    山谷之中还是有些动物的,基本都是一些食草性动物,以田伯光的轻功,抓些野味还是手到擒来的。

    王轩颤抖着坐好,开始运行起九阳神功,现在身上的肌肉疼痛未消,用内力帮忙治疗的话会加速恢复过程。

    八个周天行完,这才感觉好多了,最起码浑身上下不再像散了架子一样,多少恢复了力气。

    此时睁开眼睛,便看到火堆上已经烤好了几只肥大的兔子,油脂正不停地低落在火堆之上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一股股烤肉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些年跟着王轩,田伯光算是开了眼界,各种的美食是吃了个便,这次出来随身也带了不少调味料,虽然手艺不咋地,但是烤出来的兔子一样美味的不行。

    王轩也不客气,一把抓住串兔子的木棍,就跟吃最爱的羊肉串一样,咔咔地撸了起来。

    一连撸了四只兔子,足足有20来斤,这才感觉肚子里舒服起来,满足地呼了一口气,躺在石板之上开始晒起了太阳。

    迷迷糊糊地睡了整整一天,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王轩爬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浑身咔咔作响一阵舒泰的不得了,昨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看了看正在练刀的田伯光,王轩嘴角挂起一丝笑容,迈步来到附近,从空间中拿出自己的斩马刀喊了一嗓子:“来,咱俩练练!”

    田伯光收刀而立,凝神静气,平时跟王轩对练的时候不少,时间一长,对王轩那套暴力的刀法已经渐渐习惯了。

    虽说王轩来这边搞什么九阳神功,但打死田伯光也不信这短短十天不到的工夫,王轩能有多大进步,当神功是大白菜啊,炒一炒就能吃了!

    要是那样,他把名字倒过来写!

    看着田伯光虽然认真,但是并不太重视的样子,王轩心中暗笑,王八蛋,叫你丫打我,九阳神功浑厚内气运起,双脚猛踏地面。

    ‘轰!’

    一声比过去更大的响动传来,王轩一步生生跨出了十几米远,以远超田伯光预料的速度闪到他身前,手中斩马刀带着山岳般的气势直劈下来。

    田伯光吓得‘嗷’地喊了一嗓子,脚下倒踩三叠云用出来,身形爆退企图躲避,但随即就再次惊呼出声。

    九阳神功这种浑厚阳刚的功法确实适合王轩的性子,爆发力比万里黄沙决强了不是一点半点,田伯光跑的快,王轩追的同样不慢,刀势一直牢牢锁定田伯光,根本躲无可躲。

    眼见躲不开田伯光一咬牙,手中长刀爆发出一片连绵不绝的刀影,“当当当……”一连二十几下磕碰在斩马刀同一个位置,层层卸力,最后还是被震的倒飞出去十几米,一口气噎的半天上不来。

    王轩得理不饶人,咚咚两大步追了上去,身形一点也不潇洒飘逸,反而有一种猛虎下山的暴戾之感,声势极大,手中斩马刀也不变招,就是一个斩!

    招式变化不过是为了寻找破绽斩杀敌人,千变万化不离其中,但对于王轩来说,砍就够了,只要你躲不开跟我硬碰硬,他王某人怕过谁来!

    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昆仑山之行,王轩刀势之中除了原来的霸道之气外,更蕴含了一股不动如山的巍峨之气,其中精髓便是碾压,以力破巧,大势之下,何人能挡!

    田伯光想破脑袋也不明白王轩怎么忽然变的这么厉害,这特么有一流顶尖高手的实力了,最可恨的是,这种战法简直就是田伯光的克星。

    他的刀法长处就在于繁杂的变化和速度,无论是格挡还是躲避之后,变化多端到眼花缭乱的刀法让人防不胜防,但是与王轩打斗的时候,一切变化都不好用。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任你千变化万,我自一刀劈下,躲避是不可能的,格挡也是不可能的,只能以最快的速度不停的卸力,这特么谁顶得住啊!

    三刀之后,田伯光手臂酸麻疼痛,刀都快提不动了,一声惨叫之后扭头就跑,麻蛋,打不过老子还跑不过吗!

    来,有能耐你追上我啊!

    只是他好像往了,他那套轻功王轩也会……

    之前内力不济,追不上,现在吗……

    “我让你跑!”

    “砰!”

    “啊!”

    “还跑!”

    “砰!”

    “啊!”

    “让你偷偷打我!”

    “啊~冤枉啊,我以为你死了!”

    “我死你还要打我,你这是要鞭尸喽!”

    “啊~!我是要救你啊!”

    “呵呵,我现在也是在救你!”

    “啊……”

    片刻后,田伯光鼻青脸肿地被抓了回来,一脸的生无可恋,这特么跑都跑不过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事实上,倒不是王轩的轻功真的练的比田伯光强,单纯在这套轻功上,王轩是练不出神髓的,但他内功现在超过田伯光一头,所以,两人跑了个旗鼓相当。

    “怎么可能,老爷,你怎么可能一下变的这么厉害!”这不符合常理啊,进入化劲之后,田伯光明显感觉自身资质有所提升,内功完全有机会再进一步,即便是现在,由于对肉身的控制力更加细微,他战力也已经堪堪进入一流。

    但是对比王轩来说战斗力上还是差距甚远。

    一身内力洗练之后,对于他战力提升幅度之大是难以想象的,整整跃升了一个大台阶。

    “你当九阳神功是假的那,这天下绝顶密集不少,但能说与九阳神功相提并论者不多,超过者更是少之又少。”

    “再是绝世神功也能不这么快就学会了吧,这……”

    “我是普通人吗?”

    王轩一脸的理所当然,顿时把田伯光给噎了个半死。

    “等回去后我把九阳神功默写下来给你,你自己慢慢修炼就知道了。”

    王轩说的轻描淡写毫不在意,田伯光就感动坏了,在他眼中,王轩这种轻描淡写是不想让他觉得欠人情。

    但,这种绝世秘籍若是流落江湖之上,不引起一阵血雨腥风就怪了,任谁得到也不会大大方方地送给其他人参阅。

    王轩这种做法在田伯光看来就是对他最大的信任与肯定,为之卖命简直就是理所当然。

    传功什么的王轩没想过,神力只有当初海女神那一点,消耗光了可没地方补充去,如无必要,这种秘籍之类的还是抄录出来最好。

    两人这次昆仑山之行算是超完美结束,之所以这么说便是有王轩意想不到的收获。

    他单单以为这里有九阳神经,可却万万没想到,系统录入之后,竟然还有一本毒经和一本医经,这两个虽然不能提升他的个人战斗力,但确实真正的医学著作,推广开来,对普通人的帮助才更大,像是九阳神功这种东西,能练成的又有几人,没有任何的推广价值。

    是的,毒经也算医学著作,医毒不分家。

    收拾了一下东西,两人便准备踏上归途。

    ……

    华山,一个月时间,岳不群三天两头就往后山思过崖跑,一是要记录五岳剑派的剑法秘籍,另外就是教导一下令狐冲。

    毕竟,他年级也不小了,下一代掌门人必须要培养了,武林门派,掌门人若是功夫不到家,那是拿不出手的。

    大半个月过去,剑法记录完毕,岳不群开始着手准备扩充华山派。

    王轩给拿了十万两的银子,都是现银,毕竟南北沟通不畅,一个大型钱庄的银票一般只在一个地区通行,福建到陕西太远了,大明还没有一个钱庄有能力把摊子铺的这么大。

    十万两纹银就是一万斤,根本没法被岳不群一次性带走,再说,他又不想被人发现,所以银子都是王轩单独派人押运的,分十趟,混合在其他货物里运输过来。

    第一批银子前段时间到了,被他悄悄的藏了起来,这次下山,便是要拿出一部分订购更多的粮食和肉类补充华山的库存。

    有道是穷文富武,练武的都是大肚汉,毕竟一身实力还是要从食物中汲取,别看华山徒弟只有二十多人,可每个人的消耗都能顶的上五个壮劳力,最过分的是这些人都不事生产,只有消耗没有产出……

    上下加起来三十人,消耗大的要死,而华山派现在是真的穷,只靠着山下那千多亩良田来勉强维持了。

    至于各种珍稀药材……能在华山中采集最好,没有的话……那就只能没有了!

    买是不可能买的,没钱!

    为了操持华山运营,岳不群可以说操碎了心,不然以紫霞神功的神奇和他本身的天赋,绝对不会是现在这种实力。

    当然,现在有钱了,一切就都不同了,妈的,肉买双倍,可劲吃,药材缺什么买什么,就是有钱,爱咋咋地……

    好吧,抠搜惯了的岳不群舍不得啊……

    与商家谈好,交过了钱,岳不群便转身走了,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到附近的县城村子里寻找练武的苗子,这事指望不上别人。

    出手之人卖相要好,年纪要大,看起来仙风道骨的,不然对方还以为你是人贩子那!

    就令狐冲他们的样子,很难取信于人,毕竟都是普通百姓,人家可不知道什么令狐大侠!

    而且,要挑根骨,年纪,若是孤儿还好,不然还要对方家里同意。

    一般稍微富裕人家的孩子是没人会同意出来学武的,有那闲工夫学学四书五经不好吗?万一考个秀才举人什么的,全家一下就出人头地了,何必去学武,整天跟人打打杀杀的,不定什么时候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都说学武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可最后看看,能活长的又有几个,基本都是半路横死了。

    这次下山五天时间,再次拉到了十四个差不多的苗子,算算现在弟子有七十多人了,看到华山兴旺的趋势,岳不群最近脸上笑容越来越多。

    另一边,一月之期满了,令狐冲就跟脱了缰绳的野猪一样从山上冲了下来,他之所以这么急躁便是要去山下找酒喝,若是再不找点酒喝,他怕不是要饥渴死了!

    到了山下的酒楼,伙计对大名鼎鼎的令狐大侠那是再熟悉不过,高高地招呼一声,“哎呦,令狐大侠,好久不见,这前前后后有几个月了吧,还是老规矩吗?”

    “就你会说话,老规矩。”说着,潇洒地抛出去一锭银子。

    在大厅中央找了个座位,对着周围相熟的酒客抱了抱拳,一通寒暄。

    令狐冲的名字在这华山脚下还是挺好用的,名声不小,熟人还是不少的。

    一大坛子酒上来,随便配了几个菜,令狐冲便开始大喝特喝起来,一直喝到下午,整整三坛子酒下肚,喝了个酩酊大醉。

    两个小二也都习惯了,一人抬手,一人抬脚,好不容易给弄到了客房里,往床上一丢就不用管了。

    一般情况,这位大侠都要睡到第二天早上。

    许是憋了一个月,一下子喝的太多,半夜的时候令狐冲被尿给憋醒了,跑到茅房好一番发泄,这才舒舒服服地往回走。

    到楼下的时候,忽然就听到说话的声音,下意识地凝神静气,便听了个清楚,“消息已经确定了,明日午时,三弟就要被开刀问斩,大家说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