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66章 斩妖除魔,围杀王轩
        王轩摇了摇头,当年华山极其兴盛,大有武当第二的趋势,确实是威胁到了少木寺的地位,但若说这是华山盛极而衰的原因却不对,这只是剑气之争的原因。

    “你的视野还是狭隘了,我没有对你们华山祖师不敬的意思,但,在我看来,这不是华山衰落的原因,单看你们这个名字,华山派,这个名气本身取的就有很强的地域性,无论如何发展也只能局限在华山周遭,瓶子太小,当然很容易达到瓶颈了!”

    岳不群眉头紧皱,大家不都是这样吗?

    王轩只是一看岳不群的神态便知道他心中所想,便继续说道:“你想说大家都是一样,特别是道家一脉,都喜欢以自己所在地命名门派。”

    “这与你们道家的理念有关,一是喜欢建立山门与深山之上,二来喜欢以自己修炼地命名,这点我不去说,单单说你们华山,你们是全真一脉,若是当初起名叫全真教,即便发生了剑气之争,结果会如何?”

    岳不群努力把自己代入进去,可左思右想也把握不到其中精髓,可隐约之间又能感觉到事情会出现很大变化,一时间呆愣在原地。

    见岳不群半天不说话,王轩便继续解说道:“在我看来,会出现一个情况,分家!”

    “其中一脉搬离华山,换一个地方重新建立,大家都全真教,无非你是华山气宗一脉,我是XX山剑宗一脉,每多少年大家比过一次,胜,责为主宗,负,责为分支罢了,别说是剑气之争,就是加上拳脚掌刀又如何,无非是主宗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问题,我大明江山万里,随便哪里都可以开一个分支,到时候来一个五年大比或者十年大比呗,看谁发展的好!”

    “全真教这个名字没有地域性限制,反正都是全真教,又不是说华山全真就是真全真,其他全真都是冒牌货,但是你们叫华山派这就有问题了,出了华山的华山派还是华山派吗?”

    “这显然不可能,华山就这么大,难道还弄个东南西北华山?所以,你们最后才会打一个鱼死网破!”

    (作者一家之言,不喜勿喷!)

    王轩一番话说的岳不群哑口无言,当年的事情差不多就是那样,两脉发展都到了极限,谁也不肯让出华山主位,但是华山就这么大,能养活的门派是有极限的,任何一脉若想继续发展都只能是击垮对方,最后才闹到那种生死相搏的程度。

    毕竟没人愿意出华山,就像王轩说的,出了华山的华山派还叫华山派吗?

    但是出了华山的全真教却还可以是全真教!

    一时间,岳不群与宁中则二人对视,良久无语,想想都觉得可笑,华山衰落竟然是因为发展到极限了。

    其实也正常,任何一个势力达到顶峰之后都要开始走下坡路,不过是这个顶峰有多高罢了,即便一个王朝都逃不过这个命运。

    见两人听明白了,王轩继续说道:“我们再说说佛门一脉少木寺,嵩山少木寺,后来又有莆田南少木,这也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少木寺发展到极限,直接开枝散叶,不管他们在任何一个地方开山都好,即便是海外,人家也可以叫少木寺,无非加个前缀罢了,这就是高明的地方。”

    “若是当初他们起名叫嵩山寺,那么想来现在也发展不起来,总不能再来个福建莆田嵩山寺吧!”

    王轩这话说的跟开玩笑一样,但是,岳不群两人却听的明白,这是说他们华山,总不能搞出个嵩山华山派……

    确实,这名字取的不好,影响太大了,就像不叫诸天大佬,你怎么满世界乱窜……

    岳不群苦笑着点点头,“我倒是明白了,可现在,一切都晚了,祖师既然立了华山,那便只能是华山了!”

    “谁说晚了?我觉得现在正好!”王轩可不是古人,尊师重道没错,但不代表一切都按照上一辈的人要求来,正如尽信书不如无书,若什么都是古人的好,那世界还发展个蛋蛋哦!

    “既然你们祖师是出自全真一脉,那么你们作为后辈子孙,为什么不能继承先祖遗志,发扬光大全真一脉那?”

    王轩目光灼灼地看着岳不群,这才是他最根本的目的,在福建,佛门的势力太庞大了,若是王轩发力对付佛门,那么空余的信仰怎么办?

    若是置之不理,必然要被有心人利用,若是搞出个xie教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而且,人还是要有信仰的,哪怕虚无缥缈,人无信则不立!

    这个信并不是狭义上的信誉,而是还有信心,信仰,就像焰火,就信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思想!

    所以,王轩要引入道教一脉,而且相比于佛教,道教危害要小的多。

    我?全真一脉?

    岳不群大约是明白了王轩的意识,但越是如此,他越是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不敢置信地问道:“在下如何敢跟祖师相提并论!”

    “为什么不敢?”王轩霍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身上位者的气势全部散发出来,直压的在场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王轩大跨步来到岳不群面前,目光中带着一股威压死死盯着岳不群的眼睛,“若是你,你是希望你的后人更上一层楼,还是希望后人都不如你,好显得你更加高大?”

    “怎么可能,当然是带领门派更上一层楼了!”岳不群顶住压力,咬牙说道!

    “那便对了,你的祖师也是这般想的,若是人人都不如先祖,门派家族一日不如一日,那还要你们有何用!”

    王轩的一声吼如振聋发聩醍醐灌顶一般让岳不群呆愣当场!

    是啊,若是人人都不敢与祖师比,都要比祖师弱一头,那还要我等后人干什么?败坏家业吗?

    错了,错了,前人都错了!

    为何不敢跟祖师比?为何不能跟祖师比?一定要和祖师比!一定要比祖师强!

    达摩创立少林寺,后续还有二祖三祖直到六祖,正是这一代代的人追赶祖师脚步才让少林寺发扬光大,而我竟然抱着必然不如祖师的想法,那岂不是辜负了历代先师的期望!

    既然祖师创立华山之时有了缺陷,作为后世子孙,自然要代祖师弥补错误,好把这一脉发扬光大,百年之后见到历代先师才能说一声不负所托!

    越想越是激动,岳不群颤抖着站起身来,对着王轩恭敬一礼,“多谢五洲先生点化!”

    王轩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随意地摆了摆手,“不用谢我,你能想明白就好,正所谓不破不立,你们华山派不经历这一次大难如何能涅槃重生!”

    至于现在的华山,两人都没提,风清扬的性格,实在是太随性了,他选一个跟他性格相似投机的令狐冲做掌门,简直如同儿戏。

    练独孤九剑需要的是行云流水,不受规则拘束,任意所为,但,这跟管理门派能一样吗?

    管理门派需要的恰恰相反,要的就是规矩和条条框框,另外,别看风清扬实力强劲,但是王轩根本不看好他能和左冷禅的争斗中获胜。

    除非他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嵩山杀了左冷禅,不然,这没什么脑子的家伙早晚被左冷禅卖了还会帮人家数钱。

    至于令狐冲,却是个很好的棋子,只要暗地里把他推给对头,然后,躲在一边看戏即可,这厮会是最好的卧底,保证坑的对面哭爹喊娘。

    逃离了华山的束缚,想恢复全真道统的话便不需要拘泥地点了,无论南北方均可,休息一天后,一行人再次上路,这次目的地直奔福建而回。

    ……

    福建,泉州,唐王府。

    “王爷!”左长史孔敏博走进王府后院。

    此时唐王正跟一群奇装异服的小妖精嬉闹,现在这种狐狸精,兔子精之类的打扮已经风靡整个福建了,而且渐渐有向四周传播的趋势。

    在福建,哪个豪门富户家里不养两只小妖精都觉得丢人,毕竟传统的女仆什么的已经看了几十年,早就看腻歪了,好不容易有人发明了这么个有情趣的玩法,大家当然趋之若鹜了。

    毕竟文化人玩女人,这叫做风雅,而风流这个词在古代也是个褒义词,毕竟穷苦百姓想风流也风流不起来啊,最多只能是下流!

    不多不说,王轩为广大文人骚客提供了很多风雅的素材,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只是,很多文化人已经在王轩的创意上面继续升华了一下,除了女妖精之外,小男妖精也给整出来了,这……就有些出乎王轩的预料了!

    果然,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城里人都是那么会玩!

    “王上!”

    唐王玩的太用心了,刚一嗓子竟然没听到,孔敏博走到近前再次喊了一声才算是引起唐王的注意。

    被打断了兴致的唐王有些不满,放下了正在探索小狐狸精良心的左手,抽出了,探幽寻径的右手,有些湿漉漉的,便在小妖精的胸前蹭了蹭,这才打发满面潮红的小狐狸精走开。

    “孔长史,找本王什么事,没看到本王正在忙着‘斩妖除魔’吗?”

    孔敏博心里暗骂一句,儿子都生不出来了,整天就知道用手‘斩妖除魔’早晚要特么断子绝孙!

    心里骂个不停,脸上却堆满了笑容,轻咳一声,孔敏博小说说道:“有好消息告诉王爷,那个该死的王轩终于回来了,根据传回来的情报,此时人快要进湖广省了。”

    腾,唐王一下坐直了身体,满脸兴奋地看着孔敏博,“你确定?哈哈哈,这该死的家伙终于回来了,我们的人都准备的怎么样了,一定要一击致命,绝对不能给他跑了!”

    “只要把我朱家的产业抢回来,嘿嘿,到时候本王重重有赏!”唐王笑的合不拢嘴,好像无数的金银财宝已经到手了一般。

    “这事还要问问邹同化统领。”

    片刻后,邹统领被喊了过来,唐王迫不及待地问道:“邹统领,对付王轩的事情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邹统领拍了拍胸脯,瓮声瓮气地说道:“没什么问题,王府之内两百护卫,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人!”

    虽然王府护卫算不上精兵,毕竟从来没上过战场,但也肯定比卫所的兵要强多了,毕竟是跟着的是王爷,从来在吃上面没饿到过。

    训练什么的虽然不算积极,但三天五天一练也是有的,所以在邹统领看来,区区一个王轩还不是手到擒来。

    “咳咳!”孔敏博咳嗽一声打断了邹统领继续吹牛逼的意图,一脸严肃地说道:“我这里收集了一些消息,邹统领最好看看之后再下定论!”

    文武之别还是有的,在孔敏博面前,邹同化可不管张狂老老实实地安静听着。

    “这段时间我收集了不少这个王轩的消息,第一,这人别看是个举人,但是其本身也是练武之人,而且功夫非常好,具说,即便是放在武林之中也是三流以上的好手,若是放在军中,非军中大将绝对不是其对手!”

    “这不可能!”邹统领一下蹦了起来,在他心里,读书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说两句酸诗,卖卖嘴皮子还行,真要是动起手来,就孔敏博这种,他一个能打十个!

    现在孔敏博说王轩如此厉害,他怎么可能相信,定是对方一贯伎俩,夸大其词,什么事情到了这些文人嘴里,都说的夸张无比!

    “哼!难道本官还骗你不成!”孔敏博眼睛一瞪,邹同化立刻怂了。

    “之前,这王轩污蔑五虎门造反,联合延平府士绅,调动了大军围攻五虎门驻地,在上万人面前,那王轩手持斩马刀,当场斩杀五虎门门主,其后又连杀数人,这些人任何一个都是江湖上的三流高手,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夸大之处。”

    “这……这这,下官知道了,不过,这次咱们出动府内两百人,又有强弓硬弩,围攻他一人害怕不能斩杀当场?”

    “谁说这次他是一个人的?”孔敏博可不是唐王这种草包,少木寺的和尚的手段忽悠一下唐王还可以,他却是能看到清楚明白。

    再说了,他本身也于少木寺的和尚有所勾结,不然,唐王如何会经常请和尚来念经讲法,怎么会把求子这种事情交给那些那和尚来操持。

    这一系列的消息,都是少木寺通过人手传过来的,对于少木寺借刀杀人的手段,孔敏博见怪不怪,这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参与的都多了去了。

    “这次与他通行的有‘淫贼’田伯光,华山前掌门人岳不群两大高手,另外,这王轩暗中还有一支百人的部队,在暗中护卫着!”

    “竟然有这么多?这是蓄养私兵啊!他王轩是要造反吗!?”

    唐王越听越来气,“出个门你特么带这么多人,要是妨碍了本王爷的大计,让本王拿不到我朱家的那些产业,本王一定要参他一个蓄意谋反的罪名。”

    “这!”邹同化也有些懵逼,“咱们王府也只有两百人的,若是调动卫所大军的话肯定会走漏风声的,倒时候打草惊蛇就坏了!”

    “孔左史,你可有办法!?”唐王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孔博敏,希望他能拿出一个章程来,那些钱必须是他的,谁也不能阻拦。

    孔博敏目光阴狠,这些产业必须要搞过来,不然,他去哪里捞一把,“搞一批强弩,府中两百护卫人手一把,埋伏于四周,到时候,瞄准他一齐发射,任他有天大的本事都难逃一死!”

    “邹统领,你也是军方的人,相信有渠道能买到这些东西吧?”

    邹同化脸色一变,嘴角抽了抽,渠道是肯定有的,军中倒卖军械已经成了惯例,有一条相对成熟的产业链,他每年多少也要卖一些王府里的东西,这些唐王肯定不知道,但这孔敏博肯定多少知道一些,不过,大哥不笑二哥,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但是普通军械也就罢了,强弩这个东西是检查最严格的,毕竟这东西操作简便,杀伤力巨大,说一句是古代的枪械一点也不为过,所以查的比较严,一旦出事就是杀头的罪名。

    看了看唐王又看看孔博敏,邹同化最后一咬牙说道:“能是能,但是,很贵!”

    邹统领一说完,孔博敏便开始仰头看天,出钱的事跟他可没关系。

    唐王最后还是一脸肉疼地同意拿出这笔钱,这一下就是两万两银子,而且这次之后也就没什么用了,他不心疼就怪了,可没办法,谁让王轩的产业更吸引人了。

    一切计划定下,孔博文为了万无一失,再次找到了少木寺那边,这次过来传讯的是慈惠和尚,两人在一间寺庙的禅房里见面。

    “虽然有两百强弩,但这王轩身边之人众多,为了以往万一,还是需要大师这边出手护持一下。”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王轩乃是十恶不赦的魔头转世,这两年残害忠良、妖言惑众,以后必将成为霍乱天下的魔头,斩妖除魔乃我正道本分,少木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