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67章 险死还生,王轩的怒火
        古代的道路情况实在是很让人无语,一路之上都有人打前站,可还是闹了个风尘仆仆,过了瑞金进入到福建之后,王轩便一下感觉轻松了许多。

    毕竟这福建已经经营两年多了,算是他的根基所在,回了福建就跟回家一样的感觉。

    再次赶了大半天的路,远远就看到汀州府城,王轩一扬马鞭指着府城笑道:“到了这福建,就跟到了家一样,在这里,是龙你的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什么五岳剑派之类的,进来容易出去就要看我心情再说了!”

    “在整个福建,就没有我家老爷搞不定的事情,这偌大福建各大世家,哪个不认识我家老爷!”提起这个田伯光就感觉有面子,之前他也混迹福建,可那时候都是靠着给一些家族帮些忙之类的事情过活,可他也知道,那些人未必真的看得起自己,不过是拿钱办事罢了。

    自从跟了王轩之后他才是大开眼界,什么豪门大户知府巡抚的,想见就见,连带着,他也跟着有面子了太多,在福建,谁看到他不的喊一声田门主!

    虽然万里门还是在福州府一地混迹,时间也才短短两年,可即便是瞎子也看出来万里门前途远大的很。

    随行的岳不群等人自然也能感觉到有钱有势的好处,这一路上可以说他行走江湖以来过的最顺心的旅程了,什么都有人打点好,一点点心都不用操。

    他也相信,在福建,王轩更是说一不二的主,有王轩的支持,他重建全真教就不再是问题。

    一行人从城门口进来,这两年整个福建在王轩带动下确实比之前富裕了,这汀州府是通往江西的交通要道,商贸比之以前要发达不少。

    城门口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他们这边刚刚一进城,城楼之上便有一人个大光头眯着眼阴阴笑了一下,随即转身朝着城内方向,手里拿着一个大红旗使劲挥舞起来。

    城门口大道两边有四处房屋早早就被人买了下来,今天上午开始,便有人一直在盯着城楼的信号,此时看到红旗挥动,立刻便蹦了起来。

    “快快快,准备好,目标来了!”

    此时的一行人还一无所觉地朝着里面走去,忽然,王轩眉头一皱,一股明显的杀气从两边传来,他本身就杀气便极大,对杀气自然超级敏感,一瞬间,无数念头在心中闪过,何人要杀自己?

    “停!”王轩一拉马缰绳,大吼一声吓了身边人一跳。

    “咔嚓,咔嚓,咔嚓!”一连串的声音从两侧的房子上传来,大家抬头一看当时便是一身冷汗,两侧房子里全部都是手持强弩的汉子,强弩之上那寒光闪闪的箭头带着无尽的杀机朝着这边瞄准过来。

    一行人王轩与田伯光反应最快,田伯光是一个闪动之间就不见了身形,而王轩是从马上一跃而起,人在空中大吼一声,“跑!”

    随即在空中身形一转,一脚踹在身边赵正阳的身上,一个巧劲发力,赵正阳身体如炮弹一般朝这后面射了出去。

    而岳不群反应稍稍慢了半拍,但见到王轩动作,立刻一跃而起来到女儿身边,拉起人后朝着马背用力一蹬,人影也闪电般后撤出去。

    旁边宁中则反应最慢,刚刚作出跳跃动作,两侧的两百发强弩便已经发射出来。

    这些强弩都是两石强弩,属于真正的杀器,两百强弩瞄准一个人,即便是一流高手错不及防之下也要饮恨当场,抓着岳灵珊纵身飞退的岳不群大惊失色,惊恐而绝望地大吼着,“师妹!!”

    最早反应过来并且跳到半空的王轩其实是能跑的,可他真的不敢跑,对方不问可知目标就是他本人,他跑到哪里,这些强弩的目标便是哪里,覆盖射击之下,他旁边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两百发弩箭,天空都仿佛暗了起来,眼见箭雨覆盖之下,宁中则来不及跑了,凄厉的破空声好似在人的心底想起,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心发寒,一颗心忍不住沉到谷底。

    王轩怒吼一声,人在空中生生挪移了一丈距离来到宁中则身边,口中大喊一声,“别动!”

    不知什么时候王轩双中上便多了两个大盾,说是打盾可能不太准确,确切的说是两块厚足有20mm的一人多高大钢板,只是一边多了一个把手罢了。

    只见王轩一下扑到宁中则身钱,迎面骑在宁中则身上,两块一人多高的大钢板往两边一架,只听得‘当当当当……’密集如雨点般的声音响起,可即便是两石强弩,想射穿20MM厚钢板也是不可能的!

    只是,弩箭上携带的庞大力量还是震的王轩手臂发麻,这还幸亏是他,体质强大到一定程度,在加上修炼了九阳神功,这才能完全承受下来没有什么大碍。

    弩箭的优点便是操作方便,不需要像弓箭那样难以瞄准,弩箭力量足够大,杀伤力强,但缺点也很明显,装填困难,发射一次后需要大量的时候重新装填才能发射下一次,这让强弩很难形成连续射击!

    扛过箭雨之后,王轩再次跃起,右脚背勾住宁中则身体,朝着岳不群猛甩了过去。

    瞬息之间,从惊恐到惊喜,一时间两种表情都留在岳不群脸上,让他表情看起来十分怪异,放下手里提着的女儿,一把抱住宁中则,低头一看,宁中则脸色坨红,呼吸急促,他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宁中则咳咳巴巴地说道:“没,没事,放我下来吧!”

    岳不群这才松了一口气,以为宁中则死里逃生吓的脸色通红呼吸急促,实际上是因为王轩骑在了她胸前,她是被骑的脸红。

    是的,被骑的!

    大活人再加上两面钢板大盾,好几百斤的重量压在身上,什么女人也受不了啊,脸红气喘是正常!!

    此刻的王轩,感觉脸都被打肿了,刚刚还吹牛逼回了福建就跟回家一样,什么都不用担心,是龙要盘着,是虎要卧着,结果话音刚落就被人当街袭杀,而且动用了两百来具强弩,幸亏他空间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不然刚刚就特么危险了!

    这种赤裸裸的打脸,王轩已经多少年没有遇到过了!

    妈的,敢打他的脸,不给这帮幕后之人做成水泥墩子,他特么就把王字倒过来写!

    “都给老子杀光!”王轩人在空中一声厉喝,随即双脚在马背上一点,人朝着一侧房里射去。

    “轰!”顶着铁板盾牌,王轩一下撞碎二楼的墙板冲了进去,只是人进去的一瞬间,手中钢板已经消失不见,转而出现在他手中的是一把雪亮的战马刀。

    进屋之中,面对那百来人,王轩问都不问手中战马刀一个横扫,巨大力量配合着九阳神功发力,“噗嗤!”周围六人直接被他拦腰斩断,一时间肠子肚子流的满地都是,人一时未死凄惨地嚎叫起来。

    王轩看都不看,斩马刀在他手中就如收割机一般,人陀螺一般旋转起来,疯狂地收割着一众人的生命。

    对付这些小兵辣子,王轩就如开了无双的无敌战将一般,根本不需要任何招式,就是横斩,横斩,横斩,无论挡着的是长刀还是长枪亦或者是血肉之躯,一律是一刀两断!

    与其他的武林高手不同,无论是用刀用剑,都是普通的轻兵器,一旦陷入大军包围连闪展腾挪的空间都没有,招式变化也完全无用,必然会陷入到围攻之中,全靠内力支撑才能保持不败,即便如此,也很难给大军造成大量杀伤,一旦内力耗尽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但王轩完全不同,他用的可是斩马刀,这是真正战场才用的重兵器,再加上他招式从来都是直接了当以力取胜,根本不怕大军围攻,大刀一轮起来,方圆五米之内根本就不可能有活人,单单是这狭小空间之内的百来人,根本不够给他造成什么伤害,完全就是单方面屠戮。

    短短两分钟不到,房内已经看不到活人了,要么已经被他斩杀,要么已经从窗子里跳到街上了!

    王轩从二楼再次跳了下来,岳不群夫妻看到王轩的时候吓的倒抽一口凉气,此时哪里还能看到原本那温文尔雅卓尔不群的样子。

    此刻的王轩,满身都是血迹,好像是用鲜血洗了澡一般,衣服上还挂着碎肉和一些脏器,每一次脚步迈动都能留下一个鲜血浸透的脚印,血红的双眸泛着冰冷无情的目光,扫到身上让人忍不住激灵打个冷颤!

    “嘭!”

    “嗖嗖嗖!”

    三声凄厉的破空声响起,王轩登时汗毛倒数,扭头一看,只见三枚长枪闪电般划过长空而来,前一刻还在百米之外,下一刻已经到了身前。

    想躲,是绝对来不及了!

    这特么明显是攻城用的八牛弩射出来的,这哪里是什么弩箭,分明就是三枚长枪!

    说时迟那时快,这三枚弩箭几乎是和声音同时到达的,完全封闭了他左右躲避的空间,王轩凭着本能往后一躺,一个铁板桥使了出来,脚下顺势往天空一踢。

    魁星踢斗!

    这一脚力量到不是特别大,但准确而快速地踢正了长枪前端,破空而来的长枪受力之下陡然改便了方向朝着天空直射而去,而同时,王轩脚下冒出一股青烟,刚刚瞬间的摩擦力,他的鞋底直接被磨去大半一股焦糊的味道传了出来。

    相隔两百多米,王轩一眼便看到城楼之上那个操纵攻城弩的家伙,两人对视一眼,王轩眼中闪过无限杀机,若是最开始这人便和那些使用强弩的人一起袭击他,哪怕他手里拿着钢盾,恐怕也很难全身而退,单单是那攻城弩携带的力道就不是他能轻松抗衡的。

    城楼之上的光头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刚刚两百人攒射,本来万无一失,可鬼知道王轩手里是怎么多出来两个大盾牌的,这才然让这个完美的突袭计划功败垂成。

    要知道为了这次突袭计划,他们少木寺可是付出了不小代价的,不然,单凭那个邹统领哪里能如此容易搞到二百强弩,再说了一路上对王轩的监视全部都是他们少木寺的眼线,包括这次布置在汀州城,也是他们发动的力量才能悄无声息的瞒过王轩手下打前站的人。

    前前后后动用的这么大资源,竟然还是让这魔头扛过去了,简直天理难容!

    最后这次八牛弩的突袭都被王轩躲过去,他也彻底没什么办法了!

    此时,飞上天空的长枪落了下来,王轩一伸手便接了过来,看着城楼上的那人,王轩双脚猛地在地上一跺,轰隆一声,一片青砖被他踩的粉碎,人也闪电般的划开空气射了出去,一步之间便跨过了十几米,眨眼三步跨出,身后带起一道土龙,人已经前行近五十米!

    城楼之上的光头瞬间吓的肝胆俱裂,若是被这魔头靠上来,他怕是想死都难,他还有大好人生,娇妻美妾,还没享受够美酒佳肴,怎么能跟王轩这么个魔头拼命,想到这里转身就要跳到城外跑路。

    眼见敌人转身要跑,王轩最后一步右脚狠狠一蹬,身体向后倾倒,长枪扛在肩头,左脚猛地刹住身形,整个腰部向前一扭,全身的力道从腰部传到后背,背部大筋蹦起,全身发出咯嘣的响声,手臂肌肉猛然胀大变红,浑身气血涌动到手臂之上,猛地把长枪朝着城头的人影甩了过去。

    一个标准的投掷标枪动作,长枪好似破开了空间一般,尖利的啸声中瞬间跨越一百多米的距离出现在那刚刚转身的光头身后。

    连反应都来不及,‘噗’长枪直接从对方胸膛穿过再次飞出去几十米才坠落在地,光头大汉看着胸前的巨大血窟窿,鲜血咕噜噜地冒了出来,胸膛里的内脏清晰可见,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鲜血一下涌了出来,带着一脸的不甘和眷恋,光头尸身一下栽倒在城楼之上。

    此刻,长街之上一片大乱,拥挤的人流一下断为两段开始朝着周围的店铺拥挤过去,城头之上也是一片大乱,王轩扫了一眼城头便扭头对着岳不群吼道:“上城头,把那里主事的抓来。”

    再看看惊慌的宁中则母女,王轩深吸一口气,“保护好自己。”

    随后几个跨越再次闯入到另一侧的房间之中。

    这边只有田伯光一人,在这狭小的空间中有些发挥不出来他的长处,只能是在人群的头上窜来窜去,偶尔挥刀斩杀一两人,他是真的不敢在一个地方呆着,若是被挤在角落里,怕是要被这些小兵辣子给弄死在这里,那特么就冤枉了!

    王轩一闯进来却完全不同,若说田伯光像一只狸猫般滑不留手,偶尔咬一口也痛彻心扉,那么王轩根本就是一头狗熊闯入山林,斩马刀挥舞起来完全是所向披靡,这种兵器在与江湖中人争斗之时效果还不是特别明显,只是十分沉重罢了。

    但是在战阵之上,那是真真的大杀器,一刀下去就能清理一片人,在王轩看来,他特么应该预备一把青龙偃月刀,那家伙要是挥舞起来,绝对比这个斩马刀给力多了!

    一刀下去,就问,还有谁!

    王轩的出现直接打破了平衡,瞬间七八刀扫了过去,三十多人被分尸两段,空气中一下被血腥气弥漫,突如其来的变化简直吓呆了在场的所有士卒,这才眨眼的工夫,战损就超过一半了,妈呀一声喊,一群人开始朝着窗口拥挤过去,你推我挤地朝着下面跳去,生怕晚了一点点就被王轩直接腰斩。

    田伯光大大地出了一口气,追出到街上之后立刻变了一副模样,空间广阔一沾即走,一套狂风刀法施展开来立刻杀伤了十几人,正杀的兴起,忽然听到王轩的一声大吼:“抓几个领头的活口!”

    田伯光这才停了下来开始找寻目标,这时候,之前给王轩打前站的那些人也反应过来,前后两侧几十人围了过来,乒乒乓乓一通乱战,这些士卒基本被杀了个精光,只有几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被留了下来。

    此时,大街上到处都是血,整个大明成平日久,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发生过这种血案了,王轩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吩咐一人让人打扫战场,把尸体都扔到两个栋房子内一把火烧掉,喊上岳不群一行人,快速来到汀州府驻地。

    进门之后王轩一面吩咐人审讯这些俘虏,一边去后院洗漱,这一身血迹实在不舒服!

    换下衣服用清水一冲,王轩浑身肌肉轻轻颤抖几下,一身便干爽起来,不得不说,化劲就是厉害,最起码省了洗澡的时间!

    换上衣服再次出来,扫了地上瘫倒的两具尸体便不再理会,看着下属问道:“审问情况如何!”

    “这些人都是唐王府的,岳掌门抓回来的那人是汀州府的一个千户,那个发射攻城弩的人就是他带上去,那个发射之人的脑袋也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