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71章 一言可决生死,一言可定兴衰
        “听过一句话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

    “知道,但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好处你享受到了,到了承担责任的时候你特么告诉我跟你没关系,不是你干的,你咋想那么美那?净特么可自己pi眼子灌铅!”

    王轩一句话便怼的定逸师太哑口无言,而这就是事实,古代讲究的就是个亲族,即便是个太监,若是有朝一日发达了,都会主动寻找自己亲族,能帮都要帮一把,更何况是正常人了。

    在古代,亲族关系就是最稳定的关系之一,所以才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但这东西在现代便淡薄了许多许多。

    “事实上,这里没人是无辜的,包括这些人。”说着王轩朝着那些丫鬟仆役一指,“这些人同样借了王府的光,相比于我大明其他百姓,这些人的生活是如此优越,这也是很多人宁可卖身为奴的原因。”

    “只是他们的荫蔽来自于自己卖身这么个举动,所以才不被追究罢了。”

    说这话,唐王的那些家人便被斩杀了个干净,尸体也都被扔进一栋房子里,随后,五百人开始全府大搜查,金银、珠宝、房产、地契、字画、古董、书籍等等,凡是有用的都被搜集个干净装车拉走。

    其中王轩还发现了十几本武功秘籍,多是三流以下没什么价值的,但其中一本却是《葵花宝典》,可惜的是只有前四层的功法,估计是给王府里太监们练习的,用来做王府的护卫力量。

    可单单四层的话用处真的不大,最多也就是练到江湖三流好手的地步,更高层的功法肯定只有皇宫大内才有。

    不过,王轩也还算满意,最起码可以和辟邪剑法进行对照,互相印证。

    搞定一切,看着唐王那失魂落魄的模样,王轩笑道:“怎么,想他们了,要不要去陪他们啊?”

    “其实吧,我倒是觉得,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团团圆圆!”

    王轩自以为和煦的笑容在唐王看来就如地狱里的魔鬼一般,吓的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地连连后退,“不团圆,不团圆!”

    “啧啧……真是可惜啊!”

    王轩没再去理会唐王,他还有一个地方要去那,那便是去见见泉州知府。

    一路来到知府衙门之前,守在门前的衙役一见到王轩立刻神色一正,他倒是不认识王轩,但是,他认识王轩身后的人啊,那可是整个情报系统的负责人,有双子星之称的夜惑,这双子星的名号还是王轩最早说起的,便是因为夜惑是双性人,忽男忽女,亦男亦女,非男非女。

    夜惑在外界出现的时候,总是忽男忽女的出现,外界以为这是一对双胞胎那。

    看到夜惑恭敬地跟在王轩身后,这些见多了各色人等的衙役立刻便猜到了王轩的身份。

    “见过主上,见过夜总管。”

    “知府在里面吗?”王轩笑着问道。

    “在的,在的!”发现王轩这么客气,衙役顿时倍感荣幸,这位可是连堂堂皇子皇孙都敢杀的人,在他们心中这就等于是天人一般,能对他们如此客气,自然让人激动。

    “嗯!”王轩微微颔首,迈步走进了衙门。

    来到后堂,看到形容邋遢,满眼血丝的知府,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王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刘大人,这是何苦?”

    “王轩!”

    刘知府见到王轩进来一下从地上蹦起来,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你为何害我!”

    有病吧!?

    王轩一脚给刘知府踹了回去,“你是被唐王给连累罢了,要怪你怪他平白无故来招惹我,要么怪你自己运气不好为什么偏偏是泉州知府,跟我王某人什么关系,你当我愿意冒险弄死你?”

    刘知府挣扎了半天爬不起来,整个人情绪已经崩溃,“不要杀我啊,我求求你了,不要杀我!”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有一点读书人的气节吗,知道什么叫慷慨赴死吗?”

    “我没气节,我就是一条狗,您就大人大量放过我吧!”

    “我这也是为你好,你死了,至少家人不会被连累,造反的大罪啊,夷三族不过分哦,行了,我这也算是好话说尽了,唐王一家都已经上路了,你走快点还能赶上,给他们带个话,唐王过两天就去找他们!”

    “送刘大人上吊!”

    “不,不要,不要啊!”

    王轩既然下令了,自然有手下进来弄绳索,尽管刘知府疯狂挣扎,但是依旧被人给按着挂在了绳套之中,片刻后舌头伸出老长的刘知府便死了个彻底。

    “找找刘知府平时的信件,模仿笔记写个认罪奏折,言明没有早早发觉唐王有造反之意,险些酿成大祸,好在李巡抚力挽狂澜这才没有造成滔天大祸,其本身觉得愧对朝廷,只能以死明志……。”

    “好好润润色,写的慷慨激昂一点,虽然刘知府死的一点也不慷慨激昂。”

    说着王轩抬头厌恶地看了一眼掉在房梁上的刘知府,“给他弄下来好好整理一下,这么一副样子,好像是我们害他去死一样!”

    事实上,一开始夜惑对于王轩这种心理没有B树的行为还会偷偷鄙视一下的,现在么,习惯就成自然了!

    折腾了一大通后,泉州府同知和通判也被找了过来,两人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这特么天高皇帝远的地方,王轩连堂堂皇子都敢给弄成造反喽,若是顺带上几个朝廷命官的话一点都不稀奇。

    反正奏折怎么写还是上面的巡抚说了算,即便是按察司也一样被王轩收买好了,而且王轩进城的时候,他们可是清楚的看见了一群穿着飞鱼服的人跟在王轩身后,这明显是带着锦衣卫一起来了,不问可知,锦衣卫也都被王轩收买了,这就等于,所有的官方渠道都被王轩控制了。

    那还不是他说什么是什么!

    这还是王轩在朝堂之上没有人,若是再有一个阁老之类的跟王轩同流合污,那特么便是说所有的言路都被王轩切断了!

    事实上,在大明后期,很多地方的言路确实被切断了,最明显的就是江南一地,南直隶还稍好,湖广,江浙地区那是完完全全游离在国家之外的一个独立小天地了。

    朝廷政令在江南一地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听不听,听了多少,怎么听完全看当地各大世家怎么看了,即便是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都没什么办法,他们,也不过是那一条锁链上的一环罢了。

    现在,王轩在福建便是要编织这么一个大网,把福建彻底打造成他的根基之地。

    同知与通判一进来便看到挂在房梁之上的知府大人,顿时吓得跌坐在地上,嘴里语无伦次地尖叫起来。

    “闭嘴!”王轩一声断喝,声音喊着内力,震的窗户都一阵作响。

    跌坐于地的两人只觉得脑子一疼,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抬头好好看看,知府刘大人走的多么慷慨激昂,临死前还在念叨这对不起陛下,没有及早发现唐王造反的意图。”

    两人抬头看看挂在房梁上的刘知府,一点也没发现那里慷慨激昂了,不过既然这位爷说慷慨激昂,那便慷慨激昂了!

    王轩说的一本正经,两人立刻露出悲痛之色,在哪里痛哭流涕如何疏忽,如何被唐王平日里的表现蒙蔽,自己如何对不起皇上,看的王轩一愣一愣的。

    你们这特么表现的也太过了吧,看起来就跟真的一样,这眼泪鼻涕说下来就下来是吧,你让后世的小鲜肉怎么活!?

    “收!”王轩喊了一声,两人吓了一跳,立刻收了神通。

    “时间很宝贵,咱们还是说点正事。”王轩真不敢让这两个王八蛋在这么哭下去了,看起来完全没止住的可能,抬手拿起桌案上的一个奏折示意手下给两人送过去看看。

    “看看吧,这是刘大人留下的最后一份奏折,小心点,别给弄脏了!”

    两人一听立刻抬起衣袖好好擦了擦脸和手,看的王轩一阵恶心。

    “刘大人都这么说了,你是不是也上分折子啊!?”

    “好好好,上,一定上!”两人头点的如小鸡啄米。

    “嗯,这这就好,刘大人为国尽忠了,可这泉州府也不能没了人管理。”

    说着,王轩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两人闻言精神一振,这是要选暂时的替代人?

    虽说王轩肯定没资格替朝廷决定什么,但是,巡抚有啊,而王轩肯定有替巡抚临时决定一些什么的能力的!

    说起来,若是这次能暂代知府职务,只要后续打点到位,去掉那个暂代也不是不可能的,这可比正常渠道升值要快的多的多了!

    想到这些,一时间两人立刻心跳加快,原来的恐惧畏惧等等一瞬间烟消云散,目光灼灼地盯着王轩,仿佛等待圣旨一般。

    忽地,同知严学真‘啪’地一声跪倒在地,对着王轩哐当就是一个头嗑了下去,高高撅起屁股,连声说道:“多谢先生栽培,学真一定效忠大人,效忠皇上!”

    站在他一旁的通判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憋死,槽你姥姥,你特么反应速度也太快了啊!

    狠狠地瞪了这不要脸的老货一样,怎么说也是个进士,三十好几的人了,一点读书人的脸都不要了吗?

    对着一个二十多岁,还是白身的人跪拜的这么痛快,简直就是丢人现眼,有辱斯文啊!!

    最可恨的是,你特么就不能慢点!

    “那就严学真严大人吧,这件事情我会去跟李巡抚说,希望严大人好好做事。”王轩故意沉吟了就是要让两人知道知道什么叫一言可决生死,一言可定兴衰。

    可王轩也没想到这位严大人是如此的识时务,反应速度是如此的快,头脑是如此的灵活,真特么是个人才啊!

    王轩一句话说完,严学真的心差点从胸腔里跳出来,一瞬间便被欢喜给填满了,双眼中的兴奋怎么也掩盖不掉。

    “多谢先生,多谢先生!哐哐哐!”又是三个响头,起身之后略带得意地扫了身边通判一样,完全不在意对方眼中的羡慕嫉妒恨,只要能升官发财,区区磕几个头算什么,这特么比十几年寒窗苦读轻松不知道几千几万倍!

    “那好,这泉州府就交给二位了。”说着王轩抬头朝着外面喊了一嗓子,“把东西抬上来!”

    几个人手下嘿呦嘿呦地抬着两个箱子送了上来,看着架势十分沉重,两人眼睛登时就是一亮,悄悄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兴奋之意。

    “皇帝还不差饿兵那,我自然也不好白白麻烦两位,这是一点小意思,两位打开看看吧!”

    王轩轻轻示意,两人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瞬间,便被箱子里的一锭锭码放整齐的银子晃花了眼睛,连王轩从两人身边走过都没有注意到。

    王轩没在同两人多说,空气中只留下王轩的一句话,“好好做,尽心职守,亏待不了二位。”

    这一句话才把两人从震惊中唤醒,扭头一看,王轩已经走了,两人摇头苦笑一下,对于王轩这种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的做饭只能说是,真香!

    搞定了官府系统,王轩出来后会和福建锦衣卫副千户李岩直奔城外卫所而去。

    借助唐王‘造反’这次大事,以泉州府卫所指挥使倒卖军械强弩的名义拿下对方,顺带还有军中五个千户,王轩要直接把泉州卫所上层一网打尽,然后全部换上自己的人。

    这两年他在福州卫所下了大工夫,花了大价钱,也确确实实培养了一批人,但是数量还是不足够让王轩满意。

    正好借着这次机会扩军,反正区区武将官职不值钱,也不放在朝中衮衮诸公的眼中,只要肯花钱,就没有买不到的。

    两人身后随行的锦衣卫足足有上百人,一个个穿着飞鱼服,挎着绣春刀。看起来神完气足气势汹汹,事实上根本就不是真正锦衣卫的成员。

    这全套的衣服装备都是王轩这次带来,真正的锦衣卫那帮人可没这个气势,隐逸在地方,打探个消息没问题,但是人也基本养的废了,根本没有那种大明第一暴力机关的气势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在地方的原因,若是在京城,一样的威风八面。

    这一群人都是王轩的手下换装之后改扮的,不过还是那句话,这时代又没有人脸扫描系统,谁特么认得出来你是不是真正的锦衣卫啊,只要腰牌齐全再加上一股子蛮横劲,那你就是正经的锦衣卫,毕竟,整个大明还没听说谁敢冒充锦衣卫那!

    一群人杀气腾腾地来到城内一处大宅子,王轩手一挥,直接撞开大门冲了进去!

    “什么人!知道这是哪里那,竟然敢随便擅闯。”几个亲兵装扮的家丁一下被门口的动静惊扰,快速冲了出来。

    “哦!?”王轩笑着大量一下几人,“那你倒是说说这是什么地方,看能不能吓住我!”

    几个亲兵虽然不认识锦衣卫的穿着,但是瞎子也能看出来这伙人绝对来头不小,一个亲兵对着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让对方立刻去通知自家将军,他却一脸傲然地说道:“这事正三品,泉州卫所指挥使,赵大人的府邸,你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到这里来闹事!?”

    看了那报信的一样,王轩也不理会,只是淡淡笑道:“既然是赵指挥使的府邸那便好了,找的就是你们,拿下,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王轩虽然不是锦衣卫千户,但他是这群‘锦衣卫’真正的主子啊,在对方惊骇的目光中,王轩身后一百来人猛地抽出腰间绣春刀朝着几个亲兵冲了过去。

    操!

    我们就特么八个人,要不要一百来人都冲过来!

    一瞬间,八个人便被淹没,几人也不傻,这特么没法反抗,直接举手投降。

    可,刀子还是出乎意料的落在了脖子上,在临死前的一刻,几人唯一的念头便是……你们特么的咋不听命令那!?

    说好的敢反抗者格杀勿论啊!

    是啊,李岩也是愣了,不应该啊,这群人应该特别听话才对,这怎么就杀了那,扭过头来看着王轩一脸迷茫。

    看着几人尸体,王轩叹了口气,“是啊,反抗者格杀勿论,可我也没说不反抗就不杀啊!这完全不冲突好吧!”

    李岩双眼睁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你确定这不冲突,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好吧,你有钱,你说的都对!

    在李岩还没从这一番骚操作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呼啦啦一群人便跑了出来,正是赵指挥使带着手下几十个亲兵跑了出来。

    自从知道唐王檄文事件之后他就一直在提心吊胆,生怕被人找上门来,那两百强弩他虽然赚了一万两银子,可鬼知道唐王会搞出这么大乱子,不但要把自己搞死,弄不好也会连累了他。

    这一万两真的不值,当然,唐王花的是两万,不过邹同化和那些贼秃中间都刮了一手,到他这里就只有一万两了。

    只是这事,他不知道罢了,不然还不定气成什么样子。

    这两天他睡觉都不安宁,为求个心安,特意把手里的一百亲兵都调了过来,这百人可都是他拿银子养起来的,与他荣辱与共,只有与这些人在一起他才安心。

    至于城外大军,去特么的吧,种地还行,保护他安危这件事情还是别添乱了。

    此刻听说门外有人闯了进来立刻就招呼人往出走,刚到半路便听到门口的惨叫声顿时脸色大变,急匆匆带人敢过来一看,便见地上躺着八具亲卫尸体。

    抬头朝四周一看,亲卫们不认识飞鱼服,可他认识啊,一看是锦衣卫来人,立刻想起了锦衣卫和诏狱的恐怖之处来,顿时吓的两股颤颤,差点摔倒在地。

    李岩看着找指挥使一眼,阴森一笑,“赵指挥使,你的事情发了,倒卖军械强弩,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不不,我不走,你们没有证据!”踉跄倒退两步,一脸的惊恐之色。

    “哼!都给我抓起来,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李岩也跟着王轩学会了,张嘴就喊了出来,喊完之后顿感神清气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