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72章 唐王牌水泥墩子和巡抚的惊骇
        王轩瞄了一眼,一声断喝的李岩,这家伙,还威风起来了!

    周围‘锦衣卫’目光都向着王轩瞄了过来,见王轩点头这才大喊一声冲了上去。

    毕竟,吃的都是王家的大米,自然要听王轩的话,这一点大家还是明白的。

    见锦衣卫的人冲上来拿人,那些亲兵目光一下子都看向了卫指挥使,是抵抗杀出去,还是举手投降,都看指挥使一念之间。

    看着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想到那有进无出的诏狱,赵指挥使脸上狰狞之色一闪而过,“杀,杀光他们,杀光他们就没人知道老子倒卖军械了!”

    王轩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之色,不是王轩看不起他们,即便是这些将领养的亲兵家丁看似勇猛,但也都是没见过血的菜鸟罢了,最多就是士气比较高罢了。

    与王轩这些经历过几场厮杀的手下完全比不了,再说,这些手下,高手能达到四流水平,即便差一些的也有末流了,即便是放在军中做个军官是完全不成问题。

    这些亲兵家丁如何能是对手,几乎是一个照面,七八十个亲兵便被当场砍倒近半,剩下的一半当场便吓傻在原地,被跟进的锦衣卫三两刀全部砍杀。

    望着这个场面李岩目瞪口呆,即便他知道王轩这些手下精锐的很,可也完全没想到能精锐到这个程度,这特么已经超出士兵的范畴了吧!

    对面的赵指挥使何尝不是吓呆,刚刚升起的一丝反抗之心立刻被砸的稀碎,惊恐大叫着,“我要投降,我要投降!”

    面对这种情况,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王轩,王轩撇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指挥使,右手打了一个响指,“福建泉州卫指挥赵大人,拒不投降,纵兵造反,杀伤锦衣卫四十余人,口中高呼昏君无道,锦衣卫副千户李岩浴血厮杀,身中数十创,力战斩杀叛贼指挥使于乱军之中。”

    王轩一番话说完,现场陡然陷入安静之中,指挥使和李岩目光灼灼地看着王轩,只是李岩目光中透露的是惊喜,而指挥使是一脸愤恨,王轩这是要让他全家陪葬然后给李岩铺路啊!

    “你,你不得好死,你这奸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赵指挥使从地上一下爬了起来冲着王轩冲了过去,却一下被身边的锦衣卫扑倒。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区区指挥使还伤不到王轩,可作为下属若是让人接近了王轩本身就是失职。

    “活人我都不怕,死了我还怕你不成?再说了,我在这也是为你好,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团团圆圆,我也是怕黄泉路上你一个人孤单寂寞冷,你等等,他们都会去找你的!”

    “我一片好心,你还骂我,真的是忘恩负义啊!”王轩摇了摇头,一脸的失望。

    “李岩,动手吧!”

    听到王轩的吩咐,李岩兴奋对着王轩一礼,“多谢先生成全!”

    说完,一把抽出腰间钢刀来到赵指挥使面前,“也多谢指挥使成全了!”

    “噗嗤!”

    李岩也没等对方回话,干脆利落地一刀捅在对方胸口,随着鲜血迸射,姓赵的挣扎几下便不动了。

    “抄家!”

    搞完指挥使,王轩便没再跟着李岩,让他自己带人去拿了其他五个千户,都是同样的手法,直接当场斩杀把人头带回来即可,至于卫所的兵丁,王轩根本没有管,造反闹事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一个个不是在种地就是在给这些军中高层家里干活。

    只要干掉军中这些高层,剩下的人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

    再次回到唐王府,吩咐大家走人,那些丫鬟仆役,愿意走的发点钱直接打发了,没地方去的王轩统一都带回去,临走的时候一把火把点燃了那几栋房子,这就算唐王阖府上下自fen而死了。

    拉着一车车的财物从唐王府出来,王轩也没去拜访本地的那些大户,包括他的那些合作伙伴,他也没有去见见的想法。

    按理说,若是这次动用利益链条上下的关系,搞定唐王的声势可以闹的更大更好,但是,王轩最后却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就要一个人这么莽掉唐王,所谓的敲山震虎,不单单是震慑外人,也包括自己人。

    必须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王轩之所以能占住这么一大片产业靠的不光光是脑子,还是胆子,更有支撑这一切的实力,若是不想落得跟唐王一个下场,那没的说,你们就老老实实的跟着老子干!

    这次泉州之行,灭了唐王阖府上下,一把火烧了唐王府,逼死泉州知府,斩杀卫所指挥使和其下五个千户,连带的,杀人数百之多,可以说,自打王轩进城开始,这杀戮就没有停止过,一路带着锦衣卫碾压过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整个泉州最高层被王轩屠戮一空。

    最重要的是,王轩在官面上做的滴水不漏,要么是造反,要么是畏罪自杀,都有巡抚和锦衣卫背锅,在官面上,根本不会有王轩的身影,等朝廷得到消息,事情早就尘埃落定,一切线索都不会有了。

    至于会不会有人站出来指证王轩如何如何,且不说他有没有胆量,有没有证据,即便是想翻案,那也要先搞倒整个福建从巡抚往下一众高官,最后才能轮到王轩。

    再说了,朝廷也没有实力在福建对王轩如何如何啊!

    若是真有人脑子犯浑,王轩也会让他从物理方面彻底闭嘴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泉州府码头离开,只留下一片狼藉和烟尘滚滚的唐王府。

    三天之后,王轩返回福州,得到消息的李巡抚立刻就坐不住了,匆匆从府里出来,坐着马车直奔城外码头而去。

    这一年多来,基本福州府城内城外都扑上了水泥路面,城内的各家大户负责自己府邸附近,剩下的由福州府拿钱出来修,城外的话大部分都是王轩自己修的,当然,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码头上的生意。

    四轮马车速度够快,一路上没浪费太多时间,半个时辰的工夫便到了码头,看着那繁华的码头,停满港口的大船,络绎不绝的人群,一片片的新式水泥楼房,李巡抚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的福州府,城外城内就是两个世界。

    城内,还是保持之前的样子,富人居多,而城外,繁华热闹的太多,人都是忙忙碌碌的,都是来自福建各处的贫民,但是到了这里之后生活虽然谈不上富裕,但最起码温饱以上没问题。

    王轩这两年赚的钱都投入到了这个新的港口城市里来,单单是建设接近二十万人的住房就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好在,这些房子也不是免费,要靠这些人工作来一点点还贷,王轩发出去的工资银子一大部分又慢慢流会他的手里。

    反正,这偌大一个港口城市的土地都是他的,是他花费大价钱买回来的,足足一千多两银子,100万个大炊饼!

    在城外,王轩还有一个庄园,从泉州回来之后他便直接到了这里,而李巡抚的目的地也是这里。

    此刻庄园里面很是热闹,从唐王那边往带回来一百来号人,基本上都是侍女和小太监……

    那些仆役还好,拿了钱回家便可,还能去其他地方找到生计,可这些侍女和小太监就比较惨了,侍女基本都被唐王给玩弄过,想再嫁也不可能了,太监什么的本来就是服侍皇室的,现在没了唐王,他们也都抓瞎了。

    听说李巡抚来了,王轩主动迎接出去,他这里,即便是巡抚,没有他的准许也别想进来,这里常年有200全副武装的护卫。

    “哈哈哈,巡抚大人怎么有兴致到我这里来了。”

    “听说载之平叛归来,这不是特意来恭贺一下嘛!”

    把人迎进来,李善堂还是第一次到王轩城外庄园来,这里设计的跟城内完全不同,是颇有一些现代化的感觉,高大的院墙上面插满了一根根钢筋和铁丝网,上面是绝对站不了人的。

    庄园内都是两三层的别墅,还有偌大的游泳池,两人来到一楼的大客厅,巨大的玻璃窗让屋内特别的明亮,一点潮湿的感觉都没有。

    沙发椅子茶几,一切都显得那么离奇。

    只是李善堂现在心里装着事,实在没心情看太多。

    喝了一口茶,见王轩没主动说起泉州一行的意思,李善堂便只能自己开口问了,“载之,这泉州府一行可还顺利?”

    “当然。”王轩毫不在意地回道:“一帆风顺,唐王阖府上下一个没跑,除了唐王之外,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这就好,嗯?”李巡抚一下反应过来,什么叫除了唐王?

    “唐王那?”李巡抚焦急问道,这可是主谋,必须死的!

    “让我带回来了,这不是怕李巡抚不放心吗,当着巡抚的面送他上路!”王轩端起茶碗轻轻抿了一口,笑咪咪地看着李巡抚。

    “我,我看他干什么么!?”李巡抚下意识地就想离这事远远的,可随即又想起,若是想要这平叛之功,他就必须参与进去,既然如此,当面看着唐王去死确实能让两人都安心!

    一咬牙一跺脚,李巡抚直接站起身来,看着王轩说道:“那我便谢谢载之了,我们去看看唐王!”

    “那走吧!”

    上了四轮马车,出了庄园直奔王轩建立的私人监狱,当李巡抚看到这监狱的时候也是狠狠抽了几下嘴角,这也太坚固了,至于吗?

    这特么要是有人来劫狱,看到之后会不会绝望而死?

    这监狱根本不需要人看守,即便是再多的人手来劫狱,没个一天半天的也砸不开。

    里面的人好不容易打开了牢门,两人一起走了进去,李巡抚一样便看到那个穿着脏兮兮蟒袍的颓废青年,下意识地就要躬身行礼,腰弯下去一半才想起来这特么已经是要死的了,而且,王轩还在一边看着。

    慢慢直起腰杆,扭头看着王轩一脸尴尬地笑了笑,“哈哈,那个,习惯了,习惯了。”

    “明白,明白,怎么说也是太祖的子孙,还是要保持一分尊重的!”面对这老头,王轩也不好讽刺他,只能打了个哈哈。

    这时候,坐在床上发呆的唐王也看到了进来的两人,看到王轩的时候下意识的网回缩了缩,王轩给他的阴影太大了,简直就是个无法无天的魔王。

    那些和尚说的对,这就是一个天外降临的乱世魔王。

    等看到王轩身边的李巡抚时眼睛猛地一亮。

    李巡抚上任的时候还拜访过一次是唐王,两人也算是有一面之缘,自然是认识的,所以,唐王心里不免升起一线生机,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朝着李巡抚就扑了过来。

    一边跑还一边喊道:“李巡抚,救命啊,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一定上书天子,封你一个大大的官!”

    面对这张牙舞爪满面狰狞的唐王,李巡抚眉头紧紧一皱却没后退半步,毕竟是堂堂的封疆大吏,见过不少大风大浪,还不注意被唐王吓到。

    王轩却厌恶唐王身上的那个臭味,抬手一个大嘴巴子把人给扇了回去,唐王骨碌碌翻了几个跟头哐当撞在床沿之上。

    李巡抚嘴角一抽,这就是你说的要对太祖子孙保持的尊重?

    看着被扇的昏昏沉沉口鼻流血的唐王,妈的,这尊重的力道,挺足的啊!

    王轩掏出一个手帕擦了擦手,又随手扔在地上,这才扭头看向李巡抚,“人没错吧,是咱们的皇子皇孙吧!”

    “没错。”李巡抚深吸一口气,想到一会就要看着一位王爷上路,然后自己就要踩着对方尸身更上一层楼,心里就忍不住有几分悸动。

    要知道,那可是一位王爷啊!

    满朝文武,衮衮诸公,有这种机会的有几人?

    “既然巡抚大人确认了那便好。”王轩招招手,青红皂白走了上来,“老爷,有什么吩咐?”

    “青红皂白,带唐王走吧,我们一起送他上路。”

    “咯咯咯,真好,亲手送一位王爷上路,这体验可不那么一般哦!”青红皂白穿着一身翠绿的裙子,娇笑着走到唐王身边,看着柔柔弱弱的却一把拎起了唐王朝着牢房外走去。

    李巡抚眨了眨眼,这……?

    这怎么不像个女人?

    两人跟着青红皂白一路走了出来,直奔刑场而去。

    这边的刑场跟其他地方可不一样,王轩喜欢把那些比较重要的对头都做成水泥墩子立在码头之上用以警醒世人,所以这里是一套浇灌水泥墩子的设备。

    李巡抚也是听说过王轩这个爱好的,好吧,姑且把这个叫做爱好……

    青红皂白拎着不停挣扎的唐王来到最粗壮的水泥墩子模具旁边,手一甩便把人扔了进去。

    唐王当然知道自己要死了,在铁桶之内拼命的敲打喊叫。

    青红皂白扭头看了看王轩,见王轩点头,便一推手边的拉杆,“轰隆”一声,一大罐子搅拌好的水泥流淌而下,一点点地灌满了整个铁桶。

    王轩兴致勃勃地给李巡抚讲解这一套东西的用处,和水泥墩子制作的过程,最后还不无得意地说道:“为了设计这套东西,工匠们可是费了大力气的,现在,这套设备不单单可以用来杀人,制作水泥墩子,更重要的是也可以用来浇盖房子和其他各种各样的水泥制品,非常的方便和节省人工。”

    李巡抚虽然也期望亲眼看到唐王死掉免除后患,而且这杀人的方式也毫不血腥,可却有另外一种阴森之感,想到一个人被做成水泥墩子摆放在港口受风吹日晒被人指指点点,他就觉得,这是死了都不得安宁啊!

    给他的感觉,这还不如一刀砍了,然后埋了了事,最起码死的干净。

    可面对王轩的讲述,他也不好没点表示,只能僵硬着一张老脸赔笑,还要点头夸赞一个好字,直让他浑身觉得像是生了虱子一样,难受的不行。

    好不容易挨到灌满了水泥,李巡抚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连忙对着王轩说道:“载之,那个,衙门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边的奏折我也要赶紧写出来承给圣上,我就先告辞了,告辞了。”

    说着,也不等王轩回话,扭头大步朝着外面走去,看那速度丝毫不像是个老人!

    王轩眯起双眼,嘴角挂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那大人慢走,回头我再去府上拜访。”

    看着李巡抚走了,青红皂白走到王轩身边,娇笑道:“老爷,这次可是带回来不少好苗子啊!”

    “什么苗子?”王轩一愣扭头看着青红皂白。

    “咯咯咯,老爷还不承认,十几名小太监还不都是老爷带回来了。”青红皂白一脸你绝对骗不了我的傲娇表情,小半年没见,先不说她功夫稳稳进入一流水准,便是这女性化的程度也已经相当的高了,偶尔卖萌让王轩看了都觉得男女不分。

    也不知道在这么搞下去,青红皂白是不是也需要给自己找个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