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78章 若是王轩死了那?
        闪身出现在海盗床上,在一众海盗惊愕之中,王轩手中青龙偃月刀一个横扫,刀锋带起一溜残影,在迎面而来的八个海盗身上掠过。

    收刀而立,八个海盗齐齐举起手中钢刀便要朝王轩砍来,可就这么一个抬手的动作,上半身却忽然掉了下来,鲜血像火山爆发一样从断裂的腰间喷涌而出,连带着像岩浆一般的内脏掉落在甲板之上,八人连一声喊都发不出便直接咽了气。

    只是直到死亡前的一瞬间,八人都没感觉到疼痛,王轩的刀,太快了!

    这上半身突然断裂的场景实在是惊呆了后面的海盗们,七十多个海盗惊恐地看着如魔王般无动于衷的王轩,齐齐后退一步!

    王轩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摄人的微笑,手中青龙偃月刀向后一摆,双脚踏动,再次在众人的视网膜中留下一个虚影,而人已经来到众海盗身前,随着刀光在所有人的眼眸中乍现,刀光过后,十几颗头颅冲天飞起,血浆蹿起半米多高,无头尸体还直直站立在甲板之上,直到跌落而下的头颅砸在脖颈之上,尸体才再次摔倒在地。

    一刀,方圆八米之内再无活人!

    相比于什么长剑之类的,一下一下捅,这特么才是真真正正的战场大杀器!

    杀起人来真如砍瓜切菜一般易如反掌!

    也不知是不是《十面埋伏》彻底激起了王轩心中的暴戾情绪,亦或者这便是他的本性,这一刀后,王轩配合曲洋那激昂的曲调,口中跟着唱和者起来: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

    ……

    一句,一刀,一蓬血,一步,十人,行不却。

    身影过处,所有海盗全部被一刀两段,只留下无尽喷涌的鲜血染红了整个甲板!

    天地苍茫,汹汹大海,王轩一声长啸从海盗船上一跃而出手持青龙偃月刀,踏水而行,海面之上一条水龙升腾而起,再次跃到另外一艘海盗船上。

    此时,战场之上几乎陷入到一片死寂当中,除了曲洋弹奏的《十面埋伏》之外,剩下的所有人都呆呆地注视着王轩的一举一动。

    当王轩再次跃上一艘海盗船,

    当刀光再次如霹雳般划过长空,

    当濒死的惨叫声再次回荡在耳边,

    所有的海盗全部崩溃了,惊叫着扔掉手中的兵器,五体投地趴伏在甲板之上,包括这一千特战队手下也都单膝跪地,崇敬地看着持刀而立的王轩。

    董家少爷目光灼灼地看着远处战场之上那唯一站立的身影,眼中满是钦佩与憧憬。

    在此之前,董少爷对王轩多有敬意与畏惧,毕竟王轩威震福建的还是那赫赫的凶名、狠辣无情的手段和行事毫无顾忌的泼天之胆。

    但在这一个刻,董少爷却发现,隐藏在凶名、无情之下的是沙场争雄的壮烈与豪情,那毫无顾忌的泼天之胆的背后是男儿那种纵横捭阖,气贯长虹的霸气,这才是王轩能短短时间走到这一步的依仗。

    原本,王轩是准备把这些海盗全部屠戮一空的,毕竟这些人都是被那些海商养起来的杀手,招降难度很大不说,还不能保证忠诚度,可现在,这些海盗都被震慑的投降了,王轩也就懒得在动手杀人了。

    “收拢俘虏!”

    吩咐下去之后王轩便不管了,自然有手下去做这些工作,再次踏海而行跳回大船之上,看了看身上迸溅的鲜血,王轩回到船长室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才再次出来。

    此时,船上的人已经审讯完了刚刚王轩扔回来的那个刘家的主事人刘黑子。

    即便这刘黑子是刘家的家生子,平日里也是个骨头很硬的家伙,即便是死都不怕的手,可在王轩手下的这些刑讯高手手中,死才是奢望,只是短短十几分钟,刚刚在刘黑子的眼前把他手上的皮拔下来,这小子便什么都招认了。

    拿着那份供词,王轩随便扫看了几眼,从这次联合的几家都是谁,各家都出了多少人手,分别驻守在那里,真正倭寇的情况,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可以说,有了这么一份情报之后,彻底粉碎这次宁波海商的打算便易如反掌了。

    正常来说,宁波海商这次出动的人手可绝对不少,真假倭寇加起来三千多人,大小战船五十多艘,多了不敢说,即便是攻击一般的沿海普通府县都不成问题了。

    毕竟大明末期,卫所军制糜烂,一个府县,不说能战敢战的人手,即便是能拿的兵器的加起来也没有三千人,以福州府举例,在王轩没有插手之前,福州卫所即便是校阅的时候都凑不齐2000人,这还是福建最大的府,就可见整个福建各地军事实力到底怎么样了。

    这些宁波人毕竟不了解具体情况,特别是王轩还不参与海商的贸易,即便是唐王造反事件,王轩出动的也不过是五百人罢了,还大部分是隐逸在暗处的,明面之上没动用多少人。

    唯一一次出动大军还是灭五虎门的时候,虽是万人,但具体军力什么情况大家心知肚明。

    这就导致福建本地的很多豪门都不了解王轩手里具体的力量有多强大,更别说远在宁波的那些海商家族了。

    这时代,信息交流全靠人力,是个基本靠吼的年代,没网络没电话的,宁波海商在对手力量评估上也就是按照惯例而来的。

    什么是惯例?

    以一府之地顶级豪绅世家举例,良田不下万亩,青状佃户不下三千,控制人口不低于万人,加上看守矿山和一些生意与看家护院之用,一个豪门手里常备三百来家丁是正常的。

    不然,搞不好就要遭遇匪寇了。

    毕竟指望大明军卒是不可能了,那些人不会比种地的佃户强的。

    所以在以刘家为首的海商看来,这三千来战力足够沉重打击一下福建这些新兴海商了。

    这边战斗结束的快,从后面赶上来的齐雪峰等人根本没捞到仗打,心里正郁闷的时候,王轩便让人打旗号唤他们过来。

    坐小船过来,齐雪峰快步来到王轩面前拱手行礼,“见过先生,刚刚听说先生大发神威一人便震慑几百海盗束手就擒,真让属下大开眼界。”

    “行了,坐下说话吧。”说着,王轩让人把那份供词递了过去。

    齐雪峰拿起之后仔细看了起来,立刻面露喜色,“先生,有这份情报在,那剿灭这些海盗便是易如反掌了!”

    要说这些海盗最最让人头疼的不是其到底有多少战力,更多的是其神出鬼没的行踪,抓不到人,你再能打又如何?还不是有力气无处使。

    但是现在,按图索骥便可。

    “先生,下官保证一举剿灭这些该死的海盗。”对于王轩安排各府县上奏折言福建闹倭寇的事情齐雪峰也知道了,这么好的立功机会他自然要主动请缨。

    王轩微微颔首,“这次剿灭海盗也是个练兵的好机会,目前还有三家海盗需要剿灭,这些就都交给你了,尽量都让士卒们见见血,精锐是训练不出来的,靠的还是实战。”

    “属下明白!”齐雪峰起身行了一个军礼,转身迈步走了出去。

    那份情报,刚刚董少爷也看过了,现在见齐雪峰走了便忍不住问道:“先生,那一千来人的真倭寇怎么办?”

    “哈哈!”王轩双眼一眯,眼中杀机迸射,让整个船舱都好似挂起了一股寒风,“好不容易碰到这些真倭寇,我自然要去亲自见识见识了,相比于斩杀这些大明海盗,我更喜欢拿这些倭寇练练刀,看看他们的身子骨到底有多硬,斩杀起来是不是特别的脆!”

    董少爷想到刚刚王轩那种风姿,非但没有被那种血腥吓住,反倒有一种热血沸腾之感,“那就让在下陪先生走上一遭,也亲眼看看,这些曾经肆虐我大明海疆的倭寇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

    说到底,他虽然也是个读书人,但更是个男人,而且性格也与那种腐儒不同,这时代,敢于下海争锋的人,都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心中未尝没有投笔从戎纵横沙场的欲望。

    毕竟董少爷没有进入官场,那种文贵武贱的思想对他影响没那么大,再者,身处边疆之地,天光皇帝远的,治安也不可能像是中原大地与富庶江南那么好,所以相对的,对于武力还是比较重视的。

    舰队再次一份为三,俘虏被缴械之后捆绑到一条船上带走,剩下的船只分成两队,一队是齐雪峰率领的2000水军士卒去剿灭那三家海商的人,另外一队是董家的几艘商船,直奔倭寇驻在漳州府的驻地而去。

    按照现在的航程来算,大约还有六七天,王轩一行人便能到达目的地附近。

    ……

    泉州府,泉州城,林家大宅,后院。

    傍晚时分,后院大门连续开启六次,六辆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马车谁也没惊动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进入林家大宅。

    书房外十几米内一个人都没有,林家家主吩咐了家丁在外围看守,任何人不得踏入十米范围之内。

    此刻,偌大书房内灯火通明,七个年纪大约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围坐在一起。

    上首位置坐着的便是林家主,若是有见识广博的便会发现,其他六人也是整个福建省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之主。

    这七大家族均来自于兴化,漳州,泉州三地,掌控着三地的矿山、盐、铁等生意。

    不单如此,各家在当地控制的田亩数也不下十万亩,若是算上一些联姻家族和依附于他们家族的话,每家手中能影响的耕地面积不下余三十万亩。

    明朝时期,全国可更耕地面积在8.5亿亩左右,而福建由于地质原因,有九分山水一分田的说法,可耕地面具只有800多万亩,而这800万亩耕地有大部分集中在福建四大平原之上。

    这四大平原便是福州平原,兴化平原,漳州平原,泉州平原。

    而这七家,便是盘踞在三大平原之上最大的七家人,七家直接控制的土地接近百万亩,达到整个福建的八分之一,若是算上能影响的土地,可达到整个福建的四分之一。

    这还不算上掌控在他们手中的矿山之类的产业。

    可以说,在明朝这个以农业为主体的封建社会中,这七大家族便是盘踞在整个福建最顶峰的那一小撮人了,能有效地影响整个福建的经济和社会稳定。

    当然,这说的是在王轩崛起之前,现在吗,整个福建最富有,影响力最大的便有且只有王轩王大老爷了。

    王轩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站在所有人的顶端,其下才是曾经的那些大家族。

    毕竟,土地可产生的效益根本无法与工业相比较。

    别的不说,单单那两处铁矿山和钢铁厂,每年产生的利润就差不多可以比拟七大家族百万亩土地产生的利润了。

    更何况,王轩还控制着福建最大的港口城市。

    当然,王轩也从来未小看过这些大家族,毕竟控制的耕地面积太大了,每年产粮要养活全身八分之一的人口,即便是他也不愿意去轻易招惹这些七大家族的。

    所以,当初在成立‘海洋事业协会’的时候,王轩才特意绕过他们,选择了比他们稍差那么一两筹的几个家族。

    不然,以他们本身的底蕴,一旦让这七家加入到盐业和海贸中来,其必然迅速爆发,王轩可不想培养出来几个庞然大物给自己捣乱。

    可以说,王轩一直也是在提防着几大家族的,当然,几大家族自己也能感觉出来往的敌对感,毕竟,王轩的所有生意里面几乎都没带他们玩,这还不够明显吗?

    而且,王轩扶持的一些家族,这两年来,已经有赶超他们的意思了,毕竟,有钱!

    “咳咳。”林家主轻咳一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这才缓缓说道:“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想必大家也知道原因,最近,咱们福建闹倭寇了。”

    “哼!”汪家主冷哼一声,脸上的肥肉都颤抖了几下,“闹倭寇不是应有之意吗?真以为咱们不知道海贸有多大利润,可江南那些家族是好相与的,朝廷都拿他们没办法,这帮家伙被王轩一鼓动就冲了出去,若是不闹倭寇那就怪了!”

    “你们说,这次谁胜谁败?”

    “肯定是宁波那些大海商,毕竟这些家族底蕴深厚,不是这些新入行的人能抵挡的,再说,最近传回来的消息不也说了,这帮家伙扛不住损失惨重。”

    “我倒不这么看,据我说知,这些家伙一起去找那个王轩了,准备请王轩出手对付那些浙江人。”

    这话说完,屋子里立刻陷入寂静,一帮人皱眉不再说话,虽然他们不知道王轩具体有多少实力,但是若说王轩硬实力不如那些海商他们也是不信的。

    单单是两处矿山和钢铁厂,雇佣的青状就好几万人,这年头,青状一定程度就等于战力,毕竟拉出来训练一下便可以轻易成军。

    这还不算被王轩控制的福州卫所,虽然不知道战力如何,但是他们却知道兵力处于满员状态,五千六百人!

    当然,相对于王轩的产业,这不算多,毕竟看顾矿山和钢铁厂维护治安都需要大批人手,更何况还要管理那个港口城市。

    而王轩的产品也需要这些海商帮忙消化,所以王轩会出手几乎是一定的!

    “唉,若是他出手的话,这事还真不好说。”

    “妈的,鬼知道怎么就忽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妖孽,简直是胆大包天,连堂堂的唐王都敢陷害。”

    “这事,朝堂上面就没有什么声音?”一位家主有些不忿地说道。

    “有个屁的声音,生米都做成熟饭了,再说,谁敢给唐王翻案,这可是藩王谋逆案,大家躲避都来不及,又没有利益相关,谁吃饱了撑的原意伸手摸一把,万一被对头给针对诬陷一下子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是啊,这就是一滩狗屎,谁也不愿意去踩一脚,再说替朝廷一下收回了那么多土地,嘿嘿,皇上私下里还不定多高兴那!”

    “当当当。”

    林家主黑着一张脸敲了敲桌子,让大家来是讨论这次闹倭寇大家有没有必要参合一下的,可这聊着聊着,楼就歪了……

    “唐王的事情都过去了,大家还是不要讨论了,咱们还是说说这倭寇的事。”

    “倭寇闹他们的呗,跟咱们七家什么关系,好不好坏不坏都影响不到咱们。”

    “那可未必!”林家主手指轻叩桌面,“大家就不想想,若是这次王轩败了那?更有甚者,若是王轩死了那,那会有个什么后果,大家想过吗?”

    林家主一句话立刻让大家脸上现出惊愕之色,随后,一个个皱眉沉思,脸色变换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