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每天三章,凌晨两章,早上七点一章)

    是的,这些世家大族也是有想法的,不知道是为了防盗还是什么,这些银子都铸造成了条石一般大小的银砖,王轩出手试了试,单块重量在200斤……

    这特么确实没法偷,若是普通人,单单是搬出地窖都要累个半死,除非是一流高手,不然,拿得起,跑不掉,太特么沉了。

    大略数了一下,这么大的银砖有一千三百多快,算下来两百六十多万两银子,在看看旁边的金砖,个头做的比银子还大,就那么一块就重达400斤,这特么谁能偷的走……

    各种金银珠宝算下来,价值超过三百四十多万两,让王轩不由得暗暗乍舌。

    这……果然具有中国特色,土财主就是能攒钱……

    不过算算也是正常,这汪家历史有两百多年了,平均下来一年才攒一万多两银子,其实真不算多,毕竟,时间太长了!

    汪家有这么多钱,那么另一家孙家也差不了太多,两家加起来七百多万辆的财物,这要是七大世家全部被他抄没了,那……他就有钱了!

    果然,抄家才是发家致富的最快办法。

    好在,王轩派了大船过来,不然,这些银子根本就没办法运回去。

    “老爷,我们回来了。”随着说话声,院子外田伯光和夜惑一身血腥气地走了进来。

    “城外庄园没遇到什么高手吧?”但是王轩便担心城外有高手所以才派他们两个出去坐镇的。

    “没有。”

    “最高就是两个二流货色,被我几到就给砍死了。”

    “嗯,没有就好。”王轩微微颔首继续说道:“正好你们回来了,那就去一趟卫所和指挥使府邸一趟,喝了这么多年兵血,也是时候为国捐躯了,送他们上路吧!”

    “好勒!”田伯光答应一声,夜惑只是点了点头,二人这次只分别带了二十人便再次出发了。

    杀人没花多少时间,运送财物却麻烦异常,一辆辆沉重的马车从两府邸被拉了出去送往港口,来来回回十几趟,一只忙活到中午时分,才算是全部运送完毕。

    王轩的动作光明正大,全兴化府的百姓都看了个清清楚楚,只是街面上一个人影都见不到,所有人都躲在家中不敢出来,毕竟‘倭寇’都打进城了,两大家族的人都被杀了个干净。

    当然,城内其他小一些的家族却看的明白,那些‘冲天辫’明显都是伪装的‘倭寇’,只是没人敢说罢了,与自己的关系又不大,吃饱了撑的管这些闲事。

    再说了,这两大家族被灭,剩下了那么多的产业,那王轩即便是再如何霸道,也会分出一些汤汤水水给大家雨露均沾啊!

    想到家业又能扩大,即便那些与两大家族交情匪浅的世家也忍不住暗暗开心。

    只是看着那一车车财物被运送出去,这些人在猜测到底王轩从两家搜刮了多少财产的同时,也羡慕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到了码头之上,王轩便直接让刘正风和曲洋二人坐镇船上了,毕竟财帛动人心,万一有要钱不要命的人动歪心思,那便不好了,王轩从来不会去考验人性的。

    至于刘正风,那一家子都在福州城内,即便他动歪心思也要有那个抛弃家小的魄力!

    目送他们一行人坐船出发,王轩也回身招呼了一声,便带着大部队再次出发直奔泉州府而去。

    ……

    泉州府,林家大宅。

    此时,他们林家派出去的高手也已经狼狈地赶回来,刺杀王轩失败的消息让整个林家上下有些惊慌,此刻,林家所有高层正齐聚一堂在商议对策。

    “消息大家已经都知道了,说说吧,咱们林家怎么应对?”

    “失败便失败了,那姓王的小子还敢拿我们林家如何。”一名族老撇了撇嘴颇有几分不屑地说道。

    “就是,没有大明的时候我们林家便在福建立足,三百多年,这福建上上下下哪里没有我们的人,上到京城的御史,侍郎,下到地方官员,这么多年来我们林家关系网密布,他王轩还敢动我们一根毫毛不成!”

    “说的对,拿我们当那个唐王了吗,在朝堂之上,没人提他唐王说话,可我们林家却不同,若是那姓王的敢做的过分,那咱们就掀了他的盖子,到要看看,他敢不敢跟我们林家拼个两败俱伤。”

    一名族老却不认同这种观点,轻咳一声说道:“倒也不能这么说,真拼了个两败俱伤的话,对咱们任何一家都没好处,何必如此。”

    这点大家到也是赞同,所谓‘中庸之道’便是如此,这种对双方都没好处的事情他们也不希望发生。

    林家主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找个中间人与这王轩沟通一下吧,一来表明下咱们在朝中的力量,分说一下厉害,另外,我们几家出些钱赔礼道歉,大家最好还是相安无事,他姓王的想做这福建的无冕之王,怎么可能一点风雨都不想经历,这次算他展示实力了,咱们七家可以服个软,推他出来主事嘛。”

    “凭什么?他区区一个毛头小子凭什么作者福建之王!”

    “就是,凭他也配!”

    这位族老的‘福建王’的说法却引得在场所有人一阵不快,之前这福建虽说是七大世家处于顶峰,说道算,可七大世家又以他们林家地位最高,说一句‘福建王’也不算过分,即便是巡抚上任也是要第一个到他们林家拜访一下的。

    林家也是出过正二品大员和内阁大臣的,虽然这几年在最高端没有自己人了,但是他们依旧与六部高官、内阁大臣有联系,也是能说上几句话的。

    “咚咚咚!”

    林家主敲了加下桌子,众人这才安静下来。

    “好了,都安静,当这个‘福建王’是什么好名号吗?要知道树大招风的道理,之前我林家便是太过强势了,这样一来也好,让族中子弟清醒一下,省的行事过于招摇!”

    家主一发话,下面人立刻便不好说什么了,即便有什么不满也只能压在心底,事实上,即便是林家主自己心里也是老大的不痛快,可实力摆在那里,他作为一家之主必须要保持清醒。

    深吸一口气,林家主继续问道:“德兴族老觉得,咱们七家拿出多少银两能满足那王轩的胃口。”

    稍稍沉思,那族老这才说道:“每家三十万吧,没有两百万,估计很难打动那姓王的小子,看他行事作风便知道,是个胃口很大的人。”

    “什么,这么多!”

    这数字一出,林家的这些人又炸了,虽然大家不知道家里到底有多少财产,可三十万两和两百万两是什么概念大家还是知道的,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凭什么一次性拿出去这么多!

    “这绝对不行,最多……最多拿一万两!”一个族老当即便跳了起来,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好像死了全家一般,“推他做‘福建王’便够给他这小崽子面子了,凭什么拿出去那么多钱!”

    林家主眯着眼扫了对方一下,一万还特么不如不拿,这是打发叫花子还是在骂人啊!

    “就是,就是,你到底是那一伙的,处处给那姓王的说好话,好像咱们林家怕了他一样!”

    “你放屁……”

    “那姓王的小子要是敢要这么多就跟他鱼死网破!”

    有道是善财难舍,为了这拿多少钱的问题,一群人在屋子里吵起来没完。

    正当这个时候,管家匆匆走到议事大厅门口喊道:“老爷,外面有人求见,说有大事禀报家主?”

    正吵在气头上的族老扭头便吼道:“什么人这么没眼力见儿,让他等着,没看族中在商议大事吗!”

    “这……”管家也一时为难,那人说了事关林家生死存亡,不然他也不会来打扰族中议事的。

    “你这老狗,还不走在这里干什么!”

    “好了!”林家主瞪了一眼骂人的族老,心中实在烦闷,这管家跟了他几十年,是个知道轻重缓急的,没有要紧事情绝对不会来打扰。

    “管家,那人说了什么事情了吗!?”

    “说了,事关我林家生死存亡。”管家低头说道。

    “切,最讨厌这种虚张声势的,动不动就要死要活,非得等他救命一般,撵出去,撵出去。”

    “算了,请进来吧。”林家主揉了揉脑袋,对这些族老他是厌烦透了。

    管家快步退了出去,没太久,一个看起来毫不出奇的中年汉子被请了进来。

    既没有仙风道骨,也没有世外高人的样子,穿戴也是普普通通,分明就是个农家汉子,就这么个扔在大街上都照不出来的人能知道什么大事。

    就连林家主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事情快说,说完拿了赏银快滚,招摇撞骗也不换身行头!”一个族老很不客气的撇了汉子一眼说道。

    汉子气的脸色铁青,若不是心里念着完成师门交代的任务,他立马转身就走。

    “你们林家大祸临头还不自知……”

    “又特么来这套,后面是不是还要我们说:‘请先生救我啊!’,那你特么也要穿的像个先生样子啊!”

    “……”

    汉子气的差点没一口气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