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91章 肮脏的大局为重!
        官道之上,王轩坐在马上闭目养神,身体好似长在马匹之上,随着马匹的奔跑上上下下起起伏伏,这种长途奔袭最是无聊。

    思维正在发散,隐约间便听到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王轩仔细一听,这马蹄声一点也不密集,听起来只有一匹马,但是速度应该很快,看到骑马之人应该有什么急事。

    睁开眼朝远处一看,果然,一个小黑点正在快速放大急速朝着这边奔来。

    现在,整个官道都被王轩这一千人马给占满了,可对面分明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

    王轩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就见对方快要接近的时候开始减速,随后翻身下马跑了过来,单膝跪在路旁,嘴里大声喊道:“属下拜见主上,‘中统’漳州分部,有情报呈上。”

    中统,王轩建立的情报组织名字,县级分部领导叫‘所长’,府级叫‘局长’,省级叫‘部长’,夜惑任‘大总管’。

    这报信的虽然没见过王轩,却看过画像,而且王轩身边的夜惑大总管也招示着是自家队伍。

    王轩伸手示意马队继续前进,自己这是带着夜惑停了下来了,“什么事,说吧。”

    “属下见过主上,见过大总管,今日一早,漳州城内刘家便开始偷偷收拾财物和嫡系人手,连密库都开启了,大批金银开始装车,属下们怀疑他们是要偷偷溜走,只是无法拦截对方,特来报告主上。”

    “我凸(艹皿艹)”王轩一下愣在原地,下意识地骂了一句,“这帮王八蛋竟然带着老子的钱跑了?”

    “那另外两家那?是不是也跑了?”

    “没有,属下走之前没有任何迹象,而且,处长已经安排城中之人帮忙遮掩刘家逃跑的消息,想必其他两家没那么容易发现。”

    王轩念头一转便明白了,这刘家肯定是要瞒着其他两家的,他这是把两家卖了,留两家给他们争取足够的逃跑时间。

    大大滴狡猾!

    而且,也足够的果决,竟然能下定决心舍弃几百年的基业,可见这刘家家主,要么是极度怕死,要么就是个枭雄。

    只是,你特么跑就跑,但你带着老子的财产干什么!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竟然携款潜逃!

    最怕的就是另外两家也做出同样的事情,那特么就完蛋了!

    “有没有派人跟踪刘家人?”

    “有,但是不敢靠近,刘家有高手。”

    王轩点点头,这点他明白,事已至此,没办法了,财产能追回多少算多少吧,只是另外两家绝对不能让他们再跑了!

    “事情我知道,你也辛苦了,记你个三等功,跟着大部队走吧。”

    “是,谢主上。”王轩麾下所有部门立功都分等级,不同等级奖励的银子不同,而且提拔的时候立功多少也是考核标准。

    王轩带着夜惑追上大部队,立刻招呼田伯光和青红皂白一起出发,四人先行一步以最快速度赶到漳州府城,绝对不能让其他两大家族的人再带着自己的财产跑路了!

    至于跑路的刘家,哼,老子的钱是那么容易带走的吗!!王轩心里发狠,人跑的无所谓,钱绝对要留下。

    四人一人三马,施展轻功坐在马上,全速前进,期间不停地轮换战马,几乎一直保持最高速度在快速前进,正常需要三个多时辰的路程,四人只花了半个多时辰便赶到了。

    只是赶到的时候,这十二匹马也被跑废了,心疼地摸了摸马脖子,王轩小声念叨着,“放心,一定杀光这些要跑路的家伙给你们报仇,等办完事,再给你们每个烧一堆母马过去,包你们在下面日子过得舒坦。”

    ……

    “轰”

    一个巨大的银砖跌落在地,发出一阵轰鸣声,在狭小的地窖内,震的人耳膜生疼。

    “你们是猪吗,这点事情都干不好,搬个银子都搬不动还能要你们干什么!”站在一旁指挥的管事大声地咆哮着,“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继续搬!”

    一帮家丁赶紧应和着,再次“哼哧”“哼哧”地搬起来了。

    这些银砖动辄200来斤,而且铸造的光滑异常,十分难以搬动,更不要说那些金砖了,往往要四五个人合力才能搬起来。

    漳州府剩下的这章李两大家族此刻正在抓紧时间开始搬迁,除了大量的家族嫡系旁系之人外,还需要运送大量的书籍,更重要的是这些财物,动辄几百万两价值的黄金、白银、珠宝、玉器等物品,都需要大车装运。

    单单是要准备马车便需要上百辆,毕竟老人、妇人、孩子一大堆,这盘踞福建两百多年,单单是嫡系自己就有多少!

    哪一家没老人女人孩子,这一忽然的全家搬迁,单单要动用的马车一时间两家都收集不齐,还是发动关系东家拼西家借才弄来这么多。

    即便如此,去了携带哪些金银珠宝剩下能乘坐马车走的人也没多少。

    现在,家族内的人已经都知道了,七大家族刺杀王轩失败,王轩疯狂报复,已经屠灭了汪、孙、林、严四大家族,一家人全部在地府团团圆圆去了。

    此刻,王轩正在疯狂地朝着他们漳州府赶来,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杀到了,到时候,那些旁支什么的也许还能逃得一命,嫡系这些人是必然要下地狱的。

    李家,旁系,李俊发,平时大家都叫他小六子,虽然也是李家人,但毕竟是旁系分支,没资格像是嫡系一脉那样,每天斗鸡遛狗,家中娇妻美妾,受家族免费供养。

    他们这些旁系却是要在家中各个商行、店铺、产业中做各种工作来为家族创造利润的,当然,工资确实也不少,起码能算是小康家庭了。

    家族遭难,他们这些旁系也陷入混乱,要跑自然要跟着家族中人一起跑,只是,家族的马车给嫡系一脉还不够,怎么可能还顾及他们!

    好在小六子平日里为人还不错,结交了一些朋友,这才从一朋友那里借到了马车。

    说是借,事实上,没法还的。

    只是刚刚带着马车回来,正准备还上老婆孩子出来上车,便看到几个嫡系的人,正解开缰绳准备牵走马车。

    “你们给我滚开,这是我们借来的马车!”一名中年人怒吼着推开几个要抢马车的人,站在车前大声咆哮。

    “小六子,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就是一旁系罢了,到了家族生死存亡的时候,要以大局为重!”

    “就是,小六子,懂不懂什么叫大局为重,家族平时养着你们这些旁系的,但是,倒了这生死关头,是你们为家主牺牲的时候了!”

    “就是,就是,我们嫡系才是家族这颗大树的根基主脉,保护嫡系是你们旁系天经地义的!”

    “家族平日是怎么教导你的,还不快快让开,耽误了家族大事,你们全家人命都不够赔的。”

    “你要明白,家族的存续才是大事,到了这种时刻,只有弃卒保车了!”

    “为了家族存续的大事付出一些,你们应该感到荣幸!”

    被几个嫡系一脉的人一同抢白,小六子气的脸色发紫,浑身颤抖,抬手指着三人低吼道:“放屁,家族什么时候养了我,所有的钱都是老子一点一滴赚的,你们!你们才是家族的蛀虫,你们除了吃喝玩乐还会什么!”

    “你说什么!我等都是家族嫡系,都是精英,学的是圣人之道,歧视你这种低贱之人所能明白的!”

    “狗屁的圣人之道,圣人就是教你们吃喝嫖赌玩女人吗?!”

    “你特么的。”嫡系中的一个中年男人被说的恼羞成怒立刻冲着身后人吼了一嗓子:“你们这些狗东西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去把这个藐视家规的家伙拖出去,若敢反抗立刻乱棍打死!”

    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立刻冲上去拉人,小六子又怎肯放弃这可能的逃命工具,疯狂的开始挣扎起来,不耐烦的家丁立刻一通拳打脚踢,见人打倒在地,马车也被人直接拉走。

    小六子躺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只气的怒吼连连。

    生死攸关之时,往日里那些温文尔雅的斯文面具都撕了个一干二净,人性的卑劣在此刻暴露无遗,为了争夺逃命工具,吵闹咆哮根本就是小儿科,动手打起来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此刻,即便是两家家主也不能完全约束住这群人了。

    就在这混乱之时,王轩带着田伯光、夜惑和青红皂白正大步走进城里,在城门口等待的中统人看到四人立刻眼前一亮,大步跑了过去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见过主上,见过大总管。”

    “章李两家的人还在吗?”王轩淡淡地问道。

    “回禀主上,人还在那,这会正组织人手准备逃跑那!”

    “嗯,那就好,前面带路吧!”

    一行人上了准备好的马车快速来到城东的富人区,远远地看到两家的府邸,田伯光见王轩并没有急着下车把两家人都给打杀掉的意思,便忍不住问道:“怎么不走了,赶紧打杀了他们啊,一会跑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