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422章 我,王轩,问心无愧
        “不敢,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敢做的吗!”王轩嘿嘿一乐,抬手朝着徐阳秋指了指,戴玉堂立刻会意,上去便是一脚,直接将徐阳秋踹倒在地。

    “啊!”一声惨叫。

    见王轩没有让停手的意思,戴玉堂再次抬脚朝着徐阳秋踩了过去,连踢带踹的,从来没有打人打的这么过瘾,毕竟是堂堂四品高官啊,戴玉堂有种变态的发泄感。

    这种大人物踢起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真特么‘肉头儿’。

    “啊!”“啊!”一声声惨叫从徐阳秋嘴里发出来,他哪里受过这种罪,此刻疼地在地上来回打滚,不停惨嚎起来。

    一边踢打,戴玉堂一边一脸狰狞地大声喝道:“造没造反!”,“造没造反!”

    好顿胖揍,还好戴玉堂知道分寸,并没有朝着要害踢打,用力不小,徐阳秋叫的也十分惨烈,可真实情况并没有受多大的伤。

    直到王轩挥手,戴玉堂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王轩慢悠悠走到徐阳秋身边,踩着他的脸轻声问道:“谁看到我造反了?是你吗!?”

    “不是我,我没看到。”徐阳秋艰难地回答道。

    “那谁看到了?”

    “没人,没人,先生是国之栋梁,一身忠肝赤胆,为国为民,是千古忠良。”

    “这就对了了吗,看来我们之前的沟通还是太少,嗯,方式也不大对劲,还是需要这种和谐的沟通方式,这才能让我们达成共识啊!”

    脸被王轩踩在脚下,徐阳秋连骂人的心思都不敢有,生怕王轩再次让人揍他,他是真的怕了,嘴里赶紧回应道:“是的,是的,达成共识了,是之前小人瞎了眼。”

    站在府衙外面的师爷低着头,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嘴角不停地抽搐,心里在疯狂地大喊,这叫和谐?

    这叫达成共识?

    这特么分明是‘打成共识’!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像王轩行事如此张狂肆意的,他别说见过,听都没有听过,再次之前,那些地方上的豪族最多就是欺压一下百姓,对于父母官还是多少保持几分敬意的,可这王轩,简直是疯了,这是根本丝毫没把朝廷法度放在眼里啊。

    简直狂妄的可怕!

    即便是历史上那些要造反的,最起码造反之前也是要隐藏一下自己的意图啊,就好比,王莽谦恭未篡时,哪里有人像眼前这位一样。

    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造反之心吗?

    按理说,不应该啊!

    这位可绝对是个聪明人,能创下这么大的一份家业,不可能不懂这些啊,可,他为什么又要这么做那,这么的肆无忌惮,真是看不懂啊!

    王轩若是知道师爷在府衙外,并且心里有这种想法的话,一定会理直气壮地告诉对方,“我,王轩,从没想过造反,全心全意为了大明朝,心中没鬼,问心无愧,自然什么都不怕!”

    这确实是王轩的心里话,只是有没有人相信便不知道了。

    “行了。”王轩抬起脚,躬身一把抓住徐阳秋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放好。

    “你看看,我就知道咱们想法是一致的。”说着,一脸笑意地伸手给徐阳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和脚印子,“这身上是怎么整的,这么脏,太不注意了,这怎么还有脚印子啊。”

    王轩脸色一板,沉声说道:“是谁踢的,你说,我一定重重地惩罚他!”

    徐阳秋嘴角抽搐,刚想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便听到一旁戴玉堂的声音,“先生,是小人踢得。”

    你俩真的是够了!徐阳秋心里暗骂,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其实,他也表露不出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你怎么能踢人那,踢人犯法的知道不!”王轩一脸的沉重,摆弄着徐阳秋的脸,“你看看你给踢的,青一块紫一样的,都特么肿了,还不给人家道歉,我跟你说,这医药费你的陪!”

    “是,先生教训的是,小人一定谨记。”

    尴尬地笑,徐阳秋只能尴尬地笑,“没事,没事,都是误会,误会。”

    “是误会吗?”

    “是误会!”

    “误会啊,那算了。”王轩毫无诚意地说道:“既然是误会,那我就不留你了,下去吧。”

    徐阳秋只能低着头,一瘸一拐地朝着外面走去,只是那脸上,压抑不住的狰狞地表情,述说着他心里此时的愤恨,只是,他真的不敢表露出来,他怕,挨打太疼了,走出大堂,抬头看了一眼师爷,徐阳秋什么话都没说,从他身旁默默走过,最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就这样吧,好死不如赖活着,想那么多干什么。

    他现在就后悔,干什么不老老实实的,熬两年,换个地方多好,何至于此!

    他现在就悟透了!

    看着徐阳秋走出去,王轩脸色才冷下来,扭头看着戴玉堂说道:“软禁起来,省的他再兴风作浪,至于他带来的那些人,都处理掉。”

    戴玉堂点头表示明白,随即又说道:“师爷怎么办?”

    在门外的师爷一直竖起耳朵听着那,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了,哪里想到……这特么该死的戴玉堂,哎,你妈!

    “师爷。”王轩一愣,他还真没想起这么个人,存在感很低的一个人。

    不记得我,不记得我,师爷一直在心里祈祷,可……“让他进来。”

    王轩的声音传来,师爷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可面对这么一个凶人,他又不敢不听,见戴玉堂招手,只能快步走了进去。

    王轩上下打量几眼,四十多岁,三撇小胡子,看起来干瘦,倒是没有想象中那种贼眉鼠眼的感觉。

    “跟着徐阳秋多久了?你之前是干什么的?给我说说。”

    “好的,先生。”师爷知道这是机会,能否安全的机会,连忙郑重说道:“跟着徐阳秋五年多了,之前的那位老爷进京了,我便跟着新来的徐阳秋了,之前也是做师爷,有二十年了,别说举人了,秀才都没考上,只能经人介绍做了个师爷。”

    “考不上……”王轩小声重复了几次,“之前跟着徐阳秋,衙门事务都是你处理的吗?”

    “是的,基本都是小人在处理,这些琐事,自然不用麻烦到老爷们。”说起这个,师爷不由自主地带出了一点小情绪,妈的,讲究处理地方事务的能力,他比这些人强百倍。

    “嗯,行,别跟着姓徐的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过段时间我在开次考试,只要通过了,自然给你们安排工作,你也可以通知下你那些同行,做师爷哪里赶得上自己出来做事,没前途的。”

    王轩对着师爷的态度还算不错,虽说都是狗头军师,可事实上也都是揣摩上意罢了,头头们什么样,下面人什么样,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说完,王轩也没在管师爷,反正马上要开始全省收税,要招募新人,他便随口给这些古代的‘实干派’一个机会,多点人才他也是乐意的。

    师爷愣愣地站在原地,王轩的那些话还回荡在他的耳朵里,看着王轩走出去,一时间他都没缓过来,直以为自己还在梦中,抬手狠狠地照着自己大腿掐了一下,‘哎哟’‘嘶’痛叫一声,深吸一口气,他才明白自己不是做梦。

    赶紧快跑几步追出大堂,看着王轩远去的背影高声喊道:“谢谢五洲先生,先生大人大量,小人佩服。”

    对于师爷来说,他是真的没想到王轩会发出邀请,事实上,上次王轩公开考试招募人手的时候他就十分动心了,可自觉的自己是跟着徐阳秋过来的,王轩绝地不会要他,他才无奈放弃的。

    可他真的觉得在王轩那边做个管事都比这个师爷强,他是亲眼看到过的,那些新城的管事,那个不是威风八面,手里流动的钱动辄上万两白银,那权利是真的大。

    任谁见了这些管事都要恭敬着,那是真的不敢无缘无故招惹。

    再看看他这个师爷,那么多年来,上面受县令的气,下面受当地世家大户的气,好事从来看不到,脏活累活都是他干,一年到头好处却捞不着多少。

    没好处有权利也行,事实上,县令的权利都没多大,更何况他了,欺负欺负草民还可以,碰到那些大户,他还是个孙子。

    但是看看新城这个管事,管你特么的是谁,只要求我身上,再是世家大户也要客客气气的,不欺负人就是好的了,被欺负是绝对没有的。

    便是那些巡逻的衙役,一旦发生纠纷别抓到,那些富家公子也要客客气气的。

    现在好了,王轩亲自开口表示,他根本就没在意过他的身份问题,什么徐阳秋的人,连徐阳秋本人都没放在眼里过。

    在师爷心里,王轩这才是大度!

    这才是宰相肚里能撑船!

    这才叫不拘一格降人才!

    至于未来万一王轩倒台了……那也没他们什么事,又不是九族之内,即便谁接了这些产业,照样需要用到他们这些人,可能……管理上没这么严格,反倒更有机会……那啥,那啥一下!

    (再次推荐一本你书,不要说我是PY,写书人的事,怎么能是PY那!再者,人家是大神,万订大神,我是真·扑街,被社会遗弃的扑街。)

    《问道红尘》,作者:姬叉,话说,咱也是跟回复过姬大几次留言的人……

    秦弈曾认为,修仙的人首要淡泊宁静,无欲无求,耐得住性子,经得住诱惑。

    可最终发现,仙首先有个人字旁。

    仙路苦寒,你我相拥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