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427章 代号‘杀僧’
        主持扭身回头,沉着一张脸,转身走回寺内,一众僧人也不敢说话,赶紧关上大门,各干个的去了,这时候还是不要出现在主持面前的好。

    至于那些香客,这会也没了拜佛的心思,一个个赶紧下山,与自家有关联的要赶紧回去通知,没关系的也兴冲冲地往回走,这么大的事,若不回去好好宣传一番,回憋死人的。

    主持一脸阴沉地朝着禅房走去,路过那个藤椅的时候重重冷哼一声,右脚一用力‘轰’一声将藤椅踢的爆裂开来,这让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心腹中年和尚嘴角抽搐了一下,对视一眼,暗暗叹气,看来师傅是真的气疯了,如此多年来,很少看到师傅生这么大气,平日里,即便再大的麻烦,师傅都能保持一脸祥和笑容。

    进了禅房,主持盘坐在蒲团之上,双目闭起开始思考刚刚发生的事情。

    刚刚一切都太突然了,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之所以没慌了手脚,还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修持佛家经典,让他心境沉稳的缘故。

    看今天这架势,不是仓促所为,想必王轩是早有准备,故意拖到最后才来寺里面查看。

    既然查看了这边,那么其他寺定然也遭到了这些魔头骚扰。

    这一点,主持倒是没想错,王轩的确是让麾下同一天行动的,这次的行动代号便是‘杀僧’!

    根据情报调查,福建南少木手里掌控的田地接近百万亩,当然,实际上受到他们控制的没有那么多,只有不到六十万亩。

    可六十万亩也不少了,相当于七大世家近半的土地规模,一群和尚,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出家之人,要这么多田地干什么?

    至少,这在王轩看来就是浪费,赤果果的浪费,可实际上,很多百姓是愿意把田地卖给寺庙里的。

    这其中官府的因素很大,只要有田地,各种的苛捐杂税十分繁杂,百姓负担极大,若是卖了给寺庙里面,这地便是免税的了,而寺庙里的和尚不事生产,还是要租给原来的百姓种植,而寺庙收一定的租子即可。

    这租子无论如何也比官府收的各种苛捐杂税少,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地大户也会和官府勾结,把一些本应该他们缴纳的赋税添加到百姓身上的原因。

    只能说,这件事情十分复杂,不单单是寺庙的原因,解决起来十分麻烦。

    不过,对于王轩来说,解决办法就一个,快刀斩乱麻,以绝对的武力压迫,直接砸碎所有的猫腻,必须按照他的规矩来,但凡有反对者,无论理由,一律水泥墩子处理,用来震慑四方。

    这是建立新制度的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因小失大,他也不会心慈手软,无论官方自己的人,还是当地大户,一律用雷霆手段震慑。

    至于寺庙免税这件事情,已经持续一千多年了,王轩其实进行过反复思考,最后还是没选择动手。

    天下间,佛门的势力是极其强大的,即便是皇帝都能偷偷弄死,他若是敢触动这个底线,那一旦引起佛门整体反扑便是大麻烦。

    再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不想捅这个马蜂窝。

    不过,这不代表他就会放过佛门,敢暗中坑他,不对,敢偷税漏税,违反国法,他王某人是如此的正义凌然,怎么能任由对方在他眼皮子地下做这种事情。

    那主持坐在蒲团之上仔细思虑许久,今天这事自己处理的还算圆满,没给对方留下什么把柄,至于王轩会不会有下一步阴谋诡计,他不知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这边的事情通知莆田少木寺那边,让总寺那边拿主意。

    想到这里,他吩咐徒弟哪里笔墨纸砚,仔细把事情经过写了下来,都是蝇头小楷,等墨迹干了之后,这才从鸽笼之中拿出一鸽子绑在腿上。

    来到禅房之外,把鸽子朝天一扔,那鸽子盘旋一圈之后开始朝着西边飞去。

    看鸽子飞走,主持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吩咐徒弟们最近一段日子谁也不许出寺,都老老实实在庙里面待着,这才转身朝着后院走去。

    刚刚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若是不发泄发泄,他觉得自己禅心都要动摇了,来到后院柴房,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只听‘咔咔咔’的声响,一扇墙壁缓缓挪移开来,露出一个朝下的洞口。

    顺着青石台阶朝下走去,两边有油灯常年点燃并不显得黑暗,空气也还算不错,有通风口通到水井之内保持空气流通。

    下面是个很大的地下室,足足有两百多平方,里面关押了七八个女子,一个个都只穿了很少的衣衫,且都有些破烂,这到不是寺里穷,也不是不舍得,而是这样更有感觉罢了。

    其实,听说那魔头的星辉夜总会里有很多‘小妖精’,回头应该照那个样子弄点,嗯,能锻炼咱们降妖除魔的手段,岂不是妙哉,看着几个女子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一丝丝恐惧,主持心里不禁想到。

    “你,你,你们两个过来!”主持指着其中两个女子说道,他今天火气大,一个怕是不够!

    只是,在他准备泻火的时候,‘嗖’一只利箭破空,哪只飞出去的鸽子应声落地,王轩早早安排人在各个寺庙附近埋伏,绝对不准许他们飞鸽传书。

    虽然不可能控制的莆田少木寺一点信息收不到,但是,能遮蔽一天是一天,既然王轩下手,便不会只有这么一种办法。

    ……

    福建,莆田少木寺。

    三千全副武装的大军包围而去,其中几个箱车之上,还架设着十几架八牛弩,这种八牛弩,一次性发射三根箭矢,都是纯铁打造,长度在一米五左右,完全是一杆短枪。

    这八牛弩是重新设计的,大部分零配件都换成了钢铁制造的,所以体积缩小了不少,但是发射力度却没变,再加装了齿轮之后,操作倒是简便了不少,从十人操作变成了两人即可。

    王轩曾经试验过,三根钢铁箭矢,三百米内能穿透8mm钢板,若是换成单箭矢,三百米内能穿透15mm钢板,而且冲击力惊人,单单是那股力量便能震死人。

    大军刚刚一围过来,寺里面边接到了消息,胖大的主持方丈沉着一张脸听这汇报,面无表情之下到显得十分镇定,让寺里的一众大小和尚心里安定了不少。

    只是,缩在僧袍里的手却死死握紧,眼中也有慌乱之色闪过。

    大军数量虽然他不知道,可几千人啊,全副武装,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么大张旗鼓的杀过来,肯定没特么什么好事。

    对于南少木一脉,这就是大劫!

    这些军卒他是知道的,都是听王轩那个魔头的,他就怕对方一个冲动之下要灭他么少木寺,他可是知道自己这边到底做过什么。

    那王轩根本就是个疯子,行事毫无顾忌,若是真打起来,他们高手众多倒是不怕陷到大军之中,可人跑了有什么用!

    跑得了和尚,还能跑了庙不成!

    “都不要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待为师出去看看!”胖大方丈说了一句,便迈步朝着庙外走去。

    三千大军在卫指挥使,俞乐游指挥下,于庙门前列队,至于包围,不存在的,王轩说了,让他们跑,看能跑哪去!

    十几辆安装八牛弩的箱车一字排开,马匹直接卸下,箱车四脚固定好,闪烁着寒光的弩箭全部上弦,就这么直直的瞄准这庙门前。

    胖大方丈从大门走出来的时候脚步一顿,看着那一排的巨大弩车,眼皮狠狠跳动起来,心里不停地大骂王轩狠毒,这是要干什么!这种弩车都弄上来了,这是要灭了他们南少木一脉吗!

    这就是赤果果的恐吓,王轩摆明车马就是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一副随时准备动手屠了对方的样子,就看你们这群秃贼怎么做了。

    这一幕,确实吓住了寺庙内不少的和尚,好多跟着胖大方丈出来僧人猛然吓的连连后退,这可是重弩,攻城用的,别说是十几架了,单单是一只弩箭,全寺上下敢说能正面面对的都没几个。

    方丈不用看,靠着耳朵便听到的声音变能分辨出来身后的情况,心里微微一叹,别说他们,便是自己也被震慑的不清。

    缓缓深吸一口气,方丈尽量平心静气地走到大军前方,双手合十微微躬身打个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是哪位将军主事,不知我少木寺可有什么得罪之处,竟然惹得大军上山。”

    俞乐游面容冷峻,上前一步说道:“我乃兴化府卫所指挥使俞乐游。”

    “哦,竟然是俞指挥使大人,不知指挥使大人与俞大猷将军是何关系?”

    “那是先祖。”

    俞大猷闯过少木寺十八铜人阵,同样,少木寺也派僧兵帮助俞大猷剿灭伪倭寇,可以说化敌为友,有几分牵挂,俞大遒著书《剑经》,里面记载的各种棍法和长兵器使用方法,与少木寺一系关联颇深。

    方丈上来便想套套近乎,有道是熟人好办事,即便是漫天仙佛也要讲究个人情关系不是。

    第四百三十章:施主可不要血口喷人!

    俞乐游面色冷峻,目光冷冷地看着胖大的方丈,心里暗道:“若是以前,我们俞家落魄的时候,我到真的不介意跟你们少木寺扯上关系,可现在,自己这个卫指挥使的位置可是王轩王大老爷给安排的,你们少木寺又被王老爷盯上了,那你就是说破大天去,咱也不敢手下留情啊。”

    俞大遒活着的时候,南征北战立下不少功劳,与戚继光并称为“俞龙戚虎”,扫平了为患多年、趁机作乱的伪倭寇。

    可即便两人活着的时候都经常遭到文官集团的弹劾,想尽办法抹去两人功劳,待到平定作乱之后,两人更是被抓了个理由罢官。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只能说两人不够聪明,不懂得什么叫养寇自重的道理。

    两人死后,后人也被文官集团排斥,自然过的一天不如一天,自然,王轩重整福建军方之后,俞乐游和戚宗晖便分别加入进来,两人本就是名将之后,家学渊源,自然出头的快,王轩大把的银子砸下去,两人现在都是一府的卫指挥使了。

    “竟然是俞大将军后人,贫僧真是失敬了,俞将军快快请进,有什么事情咱们不急,里面已经备下素斋,我少木寺的素斋也算是鼎鼎有名,有什么事情咱们边吃边说。”

    若是对上香客或者信徒,方丈自然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可现在面前的是来找麻烦的一军主帅,他自然不会摆出那副高人样子,而是笑眯眯的如一老员外一般和对方套起了近乎。

    “不必了,本将军公务在身。”俞乐游眼神往队伍中微微一撇,嘴里连忙拒绝。

    这个微微的眼神变化让老方丈一下发现,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暗叫坏了,他如此多年来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多了,心思早就通透,俞乐游这么一个微微的眼神变化就让他知道,俞乐游根本说的不算,军中定然有更大的人物来了。

    而能让俞乐游如此畏惧的人物能是谁?

    老方丈扭头便朝着列队的军卒中看去,还不待他多想是谁,便听到队伍中有人说话,“老和尚,怎么着,看你这意思是只准备请俞将军一个人吃饭喽,那这三千大军就这么看着?你是不是觉得,这些士卒入不了你的法眼啊!”

    话里话外,一股浓浓的挑拨离间的味道,让老方丈顿时脸色一变。

    随着说话声,军阵中间直接分开一条通道,一身白袍,嘴角挂着一丝笑容的王轩缓步走了出来,他倒是觉得自己笑的如沐春风,可在老方丈眼里,这笑容里满是邪气,那副脸孔更是面部可憎。

    而且,不用问便能猜到,能在大军之中还穿的这么骚包的,必然是哪个绝世魔头转世的王轩。

    “阿弥陀佛。”老方丈唤了一声佛号来平复下自己心情,随即双手合十道:“贫僧怎会看不上这些军卒,在我佛眼中,芸芸众生,尽皆平等,只是我佛门乃是世外清净之地,刀兵这等凶器还是不便入内的。”

    “还未请教,施主高姓大名!”

    “嘿嘿,装不认识我,那便不认识吧,相逢何必曾相识,只要知道你我有缘即可。”王轩一笑既然你跟老子装,那就装到底!

    去特么的你我有缘吧,老和尚气的够呛,鬼才愿意和你有缘!

    这特么王轩不安常理出牌啊,第一次见面问下姓名不是很正常的吗,时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老和尚,这天下,是我大明的天下,这国土也是我大明的,跟‘世外’可没关系,要想清净,你还是上西天吧!”

    方丈眉头一皱,见面就让自己上西天,这特么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

    王轩迈步来到老方丈面前,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方丈肩头,“老和尚,这大天下还没什么地方是我大明士卒不能进去的,怎么着,你佛门想从大明独立出去呗。”

    “说,你是不是投靠‘倭寇’了,他们就是信佛的,我看你就是倭寇的奸细啊,怪不得上次倭寇能轻易袭击我福建沿海,原来就是你们送的情报!”

    “呼~吸!”老方丈连连深呼吸,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戒嗔戒怒,不能跟这种人胡搅蛮缠,全当那手指点在别人身上了,“施主可不要血口喷人!”

    “呦呵,不承认是吧,那你拿出来没勾结倭寇的证据,你要是拿不出来,那就别怪我以勾结倭寇的罪名抓你了!”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说老僧勾结倭寇,还请先生拿出证据来。”老方丈咬着后槽牙,恨不得一口吃了王轩。

    “不承认,行,回头我就抓个‘倭寇’来指认你,一个不够就十个,连带你们沟通的信件都给你做出来!”王轩稍稍低头,目光直视老方丈的眼睛,嘴角还挂着一丝嘲弄。

    方丈胖大的身躯气的不住颤抖,这魔头简直太嚣张,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当着我的面说要造假害我,简直……简直!

    这还有王法吗!

    还有法律吗!

    这事佛敌啊,漫天神佛啊,降下漫天雷霆劈死他得了!

    从未见过如此恶毒之人!

    只是这老和尚好像忘记了,是谁先去鼓动唐王刺杀王轩的,是谁屡次暗中动手针对王轩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施主难道以为能瞒得了天下人,能堵住这悠悠之口吗!”老方丈是真的急了,这时候神佛是肯定不好使了,只能拿天下人还压王轩了。

    “这就不用你管了,反正到时候你都死了,至于天下悠悠之口,只要把悠悠都杀了便没人说了!”

    王轩说的轻描淡写满不在乎,可话里话外都透着漫天杀气,被这股滔天的杀气一激,老方丈一下倒退了两步,骇然地看着王轩,这怎么可能,世间怎么会有杀气如此重的人,他,他到底杀过多少人!

    杀过多少人?

    王轩自己也不知道了,加勒比海世界和大明加起来,两万多有了吧,不过,这离他的九百万目标还远着那!

    “施主,王,王先生,你到底想如何!何必逼迫我等出家之人!”老方丈真的有些怕了。

    “呀呵,你不是不认识我吗!”王轩戏谑地看着老和尚,老和尚只得低头,“是贫僧的错,还请王先生明示!”

    “切!”王轩不屑地撇撇嘴,“我逼迫你,你太看的起你自己了,有道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世间万物都是有规矩的,只要你们不犯法,自然不会有问题,但若是犯法了!”

    王轩目光陡然一厉,“国法无情,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我这里,放下屠刀那一套可屁用没有!”

    方丈心中一沉,犯法?这事他之前想都没想过,犯法的事太特么多了,这年头,有头有脸的,身居高位的,那个能不犯法!

    不过,形式比人强,他现在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想到王轩手里的五万大军,他心里就跟着一颤,决不能让我少木寺福建一脉毁在我的手里,不然,如何有脸面见我佛门的历代祖师。

    “我少木寺自然是遵纪守法的,但凡有违法的地方,自然是贫僧管教不严,一切……按律惩处。”到最后他来了个大喘气,本想说一切贫僧一力单之,可话到嘴边赶紧咽了下去,这可不是平日了,牛逼随便吹,眼前这位可不是大度的人。

    “哈哈,你成功把我逗笑了,真没担当!”王轩扫了一眼老和尚,笑了。

    方丈脸一红,爱咋咋地,这时候脸面什么的不重要了,我可是出家之人。

    “检查地契,把你们少木寺的地契都拿出来吧!”

    王轩话说很轻,可停在方丈耳朵里却如炸雷,坏了,这第一个就问题大了。

    一千多年了,佛门就没交过税,这查验地契的事更是屈指可数,历朝历代厘清田亩的时候,佛门这边都是绕过去的,这次他们以为也不例外,哪里想到,王轩不查责以,一查就是带着大军来的。

    这就想到与闹着玩抠眼珠子,下死手啊!

    见方丈愣在原地,王轩嘿嘿一笑,“怎么,拿不出来,那就是一亩地都没有喽!?”

    方丈心里疯狂地做着斗争,怎么办!?

    拿出来,必然错漏百出,单单是在整个兴化府,他们南少木的根基之地,受到他们控制的良田便不下二十万亩,当然,大部分都是其他大户隐逸在寺庙名下的。

    实际上,这些大户手里还都握着原始的地契,鬼知道上次检验地契的时候,这些大户有没有拿出来,当然,他心里知道,拿出来的可能性最大,毕竟,这些大户谁都不信,只信自己,而王轩的新税法他也知道,与他们少木合作,少木也要抽成的,里里外外差不多。

    更别说大小亩问题,假地契问题,问题特么的多了,这一拿出来就是把柄,若是真按律严办,那罪过可特么的大了去了!

    他怕自己承担不起啊!

    可……不拿出来,那就等于寺庙一点田产都没有,那样的话,历代祖师积攒下来的家底就等于让他败光了!

    怎么办!

    他现在满头满身都是汗!

    (感谢,抓住作者卍往死里打,七千凡尘,史上最帅的书虫,公子凯哥,woofer,的打赏,拜谢,今天万字更新,早上七点还有一章四千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