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地狱都害怕的男人 > 第5章 鬼小姐别怕
    不只是女鬼懵逼,何青青江阳他们,也都是犹如看疯子的表情,看着罗凡。

    若不是尝试过,包厢门根本打不开的话,他们早就逃命了。

    开玩笑吗,那可是鬼上身啊!这罗凡胆子也太大了,完全就是个妖孽啊!

    “鬼小姐,你别伤心啊,快擦擦眼泪吧!”罗凡见女鬼有些呆滞,没有持续给她带来经验值,不由有些着急了。

    看见白羽彤脸上,还在不断留下来的血泪,已经浸湿她领口,不由从桌上抽了几张纸递给女鬼。

    “叮,来自包厢鬼的惊愕,经验值+2。”

    好了好了,总算有反应了!

    罗凡松了口气。

    虽然都是一级任务,但包厢鬼显然比之前的巷子鬼厉害,贡献的情绪点也有些不同。

    看样子,任务的等级,不完全是根据鬼怪实力划分的,而是根据任务难度来的。

    “来,我给你擦擦!”看女鬼纹丝不动,死死的瞪着他,罗凡无奈用纸巾给女鬼擦掉血泪。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张建也懵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罗凡,有些看不懂他这个兄弟了。

    他和何青青没有躲在包厢角落,硬着头皮站在罗凡二人周围,虽然害怕,但他们都关心自己的挚友。

    “叮,来自包厢鬼的无语,经验值+1。”

    “叮,来自包厢鬼的忌惮,经验值+2。”

    又来了!

    罗凡笑得嘴都快咧到耳根了。

    女鬼被吓了一跳,这个男生是不是有病?到底谁才是鬼?以前不都是她这样捉弄别人吗?

    难道说,现在的人类,都不怕鬼了吗?不对啊,其他人分明很害怕她!

    到底哪里不对?

    女鬼好歹也是好几年,并且怨气很重的厉鬼,但此刻,她居然觉得有些害怕。

    对,就是害怕!她堂堂一个资深厉鬼,居然害怕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

    “叮,叮……”

    在女鬼心理活动的刹那,连续给罗凡贡献了十多点经验值,笑得罗凡给她擦血泪,动作更加温柔了,好像对待一件稀世珍宝,无比珍贵。

    “我擦!”张建都想给自己兄弟竖个大拇指了。以前真是没看出来,凡哥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江阳见女鬼似乎并不凶残,和其他同学也没这么害怕了,渐渐从角落走出来。

    不过,江阳之前居然吓尿了,此刻面红耳赤,觉得无比丢人,若不是包厢门打不开,都要落荒而逃了。

    但看着青睐自己的白羽彤,居然被罗凡在脸上不断擦拭,就嫉妒得脸都扭曲了。

    若是罗凡知道江阳的想法,绝对呸他一脸。白羽彤至始至终都被控制着,青睐他个鬼!撩他的至始至终,都是那个女鬼!

    女鬼的血泪好像流不完,擦得罗凡不断皱眉。女人包括女鬼真是种神奇的生物,这血流起来,都不要命的!

    还好他现在脱胎换骨,不然手都擦酸了。

    “羽彤,我来帮你擦!”见女鬼这么安静乖顺,江阳不知道是哪根筋搭不对劲,居然凑上来强忍着害怕,殷勤谄媚。

    “我勒个擦!”这一次,换成罗凡懵了。

    以前没看出来啊,这江阳是为了色相,连命都豁出去的汉子啊!

    这是冒出来争宠吗?他是不是搞错对象了?

    “阳,阳哥……她是鬼!”朱东明也蛋疼了,拉了江阳一把,悄声提醒。

    这个鬼字,好像刺激到了呆滞的女鬼,之前眼中渐渐退去的黑丝,又开始暴动。

    轰!

    一股难以忍受的阴气爆散开来,充斥着整个包厢,搞得包厢就像是人间地狱一样,让人从骨子里都凉飕飕的。

    女鬼控制着白羽彤,脑袋直愣愣的扭过来,双眸中流出的血泪,更加汹涌,好像不要钱一样,并且散发出浓郁腥臭气味。一张脸不断扭曲,只有一半是白羽彤,另一半完全被一张腐败狰狞的鬼脸覆盖……

    女鬼直接就扑向江阳,一脸残暴,和刚才的乖顺截然不同。

    嗤!

    江阳又尿了,瘫倒在地,犹如一滩烂泥。女鬼的气质铺天盖地笼罩他,让他的色心总算破裂。这家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真正的恶鬼啊!

    “噗嗤!”罗凡和张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发现女鬼扭头看向他们后,才憋了回去。

    张建更是差点把脑袋低到了衣领里。

    “羽彤……”何青青担心的看着白羽彤的脸,发现白羽彤还算正常的那半边脸,露出一丝微动的神情。

    “罗凡,你快救救羽彤,她还有反应!”何青青抓住罗凡胳膊,一脸焦急。

    她太了解羽彤了,刚才那丝表情,绝对是羽彤自己表现出来的。

    咚咚咚……

    包厢门外传来急切的敲门声,似乎有人发现里面不对劲。

    女鬼听到动静,气息更加暴躁阴冷了,看着众人的目光,暴戾不善,一双起码二三十厘米长的黑指甲,在空中不断乱舞,带起一股股寒光。

    众人腿都吓软了,全都蜷缩到角落,生怕一不小心被扫到,就完蛋了。

    “鬼小姐别怕!”罗凡见女鬼暴走,差点伤到张建,不由冲上去,电光火石间,抓住了女鬼的双手,柔声安慰。

    妈蛋,就算伤不到张建和何青青,刺死其他人,让这对指甲沾上血,待会他还怎么剪指甲啊!

    还好这群同学不知道罗凡的想法,不然能气死。

    不,他们已经快气死了。罗凡这个混蛋说什么?他让女鬼别害怕?你妹,鬼都能看出来,现在害怕的是他们好吧!

    “叮,来自包厢鬼的诧异,经验值+2。”

    发现罗凡又来了,女鬼又呆了呆。

    这家伙怎么总是这么不按理出牌啊,他不应该吓得屁滚尿流吗,怎么还让她不要怕?难不成,这家伙要保护她?

    女鬼晃了晃神,血泪流得更汹涌了。

    当年,她在这间包厢被人逼迫时,要是有人能够这样站出来,让她别害怕多好。那她也不会惨死,终年被困在这个身死的包厢不得解脱。

    罗凡感觉到了女鬼的伤心难过,居然觉得有些可怜。不是为了任务,是真觉得这女鬼有些可怜。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最怕女人哭了!”罗凡叹了口气,抽出纸巾又开始擦泪。

    可惜,这一次,女鬼似乎不是为了吓人,才显出本相,因此流泪。而是真的想到伤心事,控制不住。

    这一次哭的汹涌澎湃,连罗凡都擦得手酸了,何青青颤颤巍巍的凑上来,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轻声道:“我来擦吧,你应该擦累了。”

    罗凡赞赏的看了何青青一眼,他曾经喜欢的女生,果然和普通人不同,明明害怕,还主动要求擦泪。

    不过,他自然不会让何青青做这种事情。万一女鬼暴走,伤了她怎么办。虽然这次见到她,没有以前那种憧憬激动,但好感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