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地狱都害怕的男人 > 第95章 开车开吐了
    黄泉专列的司机,此刻已经哭了,脸色死白死白的,好像刚受到极度惊吓。

    他这哪里是开的黄泉列车,尼玛,这是黄泉送命飙车啊!差点没把鬼尿都给飚出来的那种了解一下。

    在黄泉路上,这超了几百倍的车速,都快牛逼的飞起了,吓哭了多少新鬼,撞飞了多少鬼车……

    他觉得,今后都没人敢坐他的车了。

    关键是他被逼这样干,黄泉交通部的大佬们,都不敢给他开罚单!

    “大,大人,到站了!”司机一边狂吐,一边哭着看着月白色长裙的女子,差点没跪下来求她下车。

    一个鬼车司机,开车开吐了,他可能是前无古人,唯一一个了!

    至于后无来者……

    呵呵,那就要看这些姑奶奶的心情了。

    “干得不错。”

    女子绝美容颜露出一抹笑容,手一挥,一道白色雾气进入司机体内,然后下车飘然而去。

    五十年阴寿!

    司机总算得到安慰,脸色缓和不少。

    这都是他开车一年的酬劳了,他吐得不冤。

    还有那抹亮瞎人眼的笑,别说他这种小司机,恐怕连十殿阎王都没见过,他能回味一百年,值了!

    女人进入天街人群,所到之处,人群纷纷避让,如痴如醉的看着这张仙儿得让人不敢生出邪念的脸。

    更让他们迷糊的是,当女子经过后,他们居然都有些记不住那张脸到底长什么样,只记得很美很美。

    罗凡还在当着他勤劳的伐木工,此刻,被他砍掉的触角,没有上千也有几百。

    邪念精华的邪恶气息,起码弱了五分之一。

    罗凡有些蛋疼,他发誓,今后看到这种多触角的东西,就觉得恶心。鱿鱼什么的,更是不会碰了。

    “主人,那些恶念都跑过来了,好像要冲下来。”黎老忌惮的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恶念。

    这些恶念要是都下来,肯定会成为恶念精华的养分,到时候,他们辛辛苦苦砍掉的小部分邪恶之力,不但会恢复,甚至会比之前更强。

    罗凡让黎老防备在附近,一旦有邪念靠近,就先踢飞。

    他则打开背包,仔细查看各种道具,看有什么能用得上的。

    生死簿虽然牛逼,但无法更改鬼物的寿命,起码,他手里的拓印本不行。

    黄泉专列车票肯定没什么鸟用,这个地方,分明就是恶念精华的精神世界,就算是黄泉专列也不一定开的进来。

    千年邪树的树根?

    罗凡脸色一喜,这玩意能够当绳索用,不知道能不能困住恶念精华。

    罗凡一边查看其它道具,一边祭出千年邪树的树根。

    树根一出,居然划破了黑暗的虚空,露出一条裂缝,一道灰色的华光闪过,树根不断变粗变大,就像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一样。

    “捆!”

    罗然低喝,旋即根数插进了黑色的恶念精华体内,好像搅屎棍一样,不断在里面翻滚,冒出一股股腥臭的黑气,让罗凡和黎老都直翻白眼。

    “主人,您这法器属性倒是很强,堪比高级法器,但这个性也太凶残了,能直接一点吗?”

    黎老脸都被熏紫了。

    “小凡,你想熏死我好继承我的皮肤吗?”秦浩快背过气的声音,从茧子中传来。

    罗凡仰头一看,妈耶,那搅屎棍,不,邪树树根搅得太狠,让恶念精华都痛苦得松开了不少中央包裹着秦浩的触角,露出了一条条口子。

    恰好在巨坑正上方,被打量臭气直接熏烤的秦浩,身上都被熏黑了。

    罗凡怀疑,这货回去就算是洗一百次澡,都还有味。并且,多半半个月都吃不下去饭了。

    罗凡趁机杀进恶念精华的触手中央,连斩上百条触手,最后将秦浩救下来,扔到了岸上和恶念玩。

    担心秦浩玩不过那数不清的恶念?

    别逗了!

    他以掉下去,除了被他砸到的恶念外,其他的都惊恐的后退,行动比之前灵活多了,一个个如避蛇蝎,邪恶的表情都扭曲了。

    这一身味,别说恶念了,就算是一群厉鬼,都得跪!

    噗!

    搅了半天的邪树树根,突然从两边传出来,狠狠向中央一系,犹如一滩沼泽的恶念身体,坑是被系成了葫芦娃。

    罗凡总算看清楚恶念精华的脑袋了。

    嗯,居然是一颗人头!

    这颗人头看起来,还是活着的!

    “有点眼熟。”黎老和罗凡踩在肚子上,一脸沉思。

    “你认识?”罗凡也很意外,看样子,这个恶念精华的人头,年纪不会比黎老大,却这么强悍凶猛,果然不愧是集齐各种恶念为一体的怪物。

    “不清楚,想不起来了,应该见过。”黎老觉得自己不是健忘的人,只能说,这张脸发生了变化。

    “吼!”

    “叮,恶念精华觉得宿主就是魔鬼,之前斩了他的那啥,现在有用一根破树枝捅破了他的菊花,产生致命暴击,经验值加50000,属性点加500。”

    恶念似乎很痛苦。

    罗凡:“……”

    这么凶残?不但太监了,还已经菊花残了?

    罗凡暗暗给邪树树枝点了个赞,这波操作,太骚了,受不了!

    “主人,现在是不是该斩下他的头?”黎老嗜血一笑,有些迫不及待,甚至都想要主动请缨,拿着七星龙泉剑冲上去就是干了。

    罗凡将剑扔给他,在一边指挥。

    “插他肚子,砍他脖子,对,过去点,就是那……他在瞪你,砍他……”

    “唉妈呀,这玩意肚子脂肪真厚啊,特么跟头猪一样,恶心。”

    “……”

    罗凡一边指挥,恶心刺激恶念精华,一边上岸,在密密麻麻的恶念中,寻找上张建。

    至于一边受到攻击,一边被罗凡各种言语打击,气得要死,不断给罗凡贡献经验值。

    “小凡,建子在那边,跑的最快那个!”

    秦浩已经爬不起来了,指着一个方向,嚎叫道。

    罗凡脸色一黑,这贱人,魂魄都被恶念控制了,还这么无厘头,居然在恶念群中,不断拨开其他恶念,跑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主人,下面有人!”

    黎老突然叫了一声,罗凡扭头一看,那恶念精华变出十几根十分粗壮的出手,居然从他屁股下,掏出十几个人影。

    江阳?

    秦小惠!

    朱凤鲜!

    黎老没听到罗凡的指令,但却认识江阳和朱凤鲜,也不管他们,直接去救其他人。

    旋即,江阳的朱凤鲜,以及其他几个,都被恶念揉吧揉吧,搓成一团,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