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地狱都害怕的男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魔性了
    “你这叫蹦迪吗?你们这是瞎几把摇!你们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蚂蚁花呗?”

    罗凡一脸嫌弃,你弱爆了的表情。

    蚂蚁花呗是什么?

    “叮,来自乱葬岗F4之美作的疑惑,经验值加500。”

    美作?

    罗凡看了眼那张坑坑洼洼,好像被狗啃过,血肉模糊的脸,差点没喷血。

    就这特么也好意思自称美作?做梦还差不多!

    “什么意思?砸场子啊你?”另一个爆炸头一下飘过来,一脸一言不合就要干的架势,让罗凡满头黑线。

    没跑了,这是‘道明寺’了!

    果然,系统提示,道明寺贡献了500经验值。

    接着F4都露面了,可以说,这四个家伙的确是这群鬼中,穿着最时尚的的,看样子也是死得最晚的,同时也是势力最强的。

    “难不成蹦迪还能变强?”罗凡满头雾水。

    这地方气氛太嗨了,震撼得都抵消了不少罗凡坑鬼宗师称号自带的威压。

    不然,一群四级鬼怪,哪能这么嚣张。

    “道友,蹦迪是何物?”鬼道士一脸好奇。

    “就是他们的修炼之道!”

    罗凡看了鬼道士一眼,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叮,茅山鬼道士震惊了,他没想到,鬼怪还有修炼之道,并且这么神奇,产生爆击,获得额外奖励,鬼道士的道。”

    鬼道士的道?

    什么鬼?听起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罗凡顾不得研究,任务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不能瞎扯淡了,直接干!

    罗凡跳上一个坟包,直接就崩了一段僵尸步,跳得惟妙惟肖,跟这发癫的僵尸差不多,看的鬼道士差点没一法器扔过来敲死他。

    “卧槽,这是大佬啊,这种舞步我怎么不会?”‘美作’惊呆了,当即跟着乱扭起来。

    “带劲,这步子可以!”道明寺也顾不得生气了,带着另外一群鬼,都躁动起来,顺带着,震惊之中给罗凡贡献了一波经验值。

    “不对不对,你们这哪里是僵尸舞,是群魔乱舞吧!”

    罗凡跳完,看着歪七八钮,自由发挥的F4,差点没吐血。

    这群人,跳得太魔性了,给人一种世界末日,丧遍地跑的错觉。

    “魔头啊大魔头!”

    鬼道士的心里活动,也快爆炸了。

    “没想到,我居然跟一个恐怖的大魔头走了一路,太刺激了!”

    又是五千经验值到手。

    不过,罗凡目光古怪的扫了鬼道士一眼,这货的心理活动有些不对啊?

    堂堂茅山道士,知道他是‘魔头’,不应该想要灭了自己吗?太刺激是什么鬼?

    “道兄,这可是最新版的魔鬼步伐,来来来,走起!”

    罗凡咧嘴一笑,将鬼道士一把拉近群鬼中,开始疯狂扭起来。

    “这样不对,手,吊起来,头点起来……对对对,就是这样,双手一点一点移位,就像是弹琴一样……”

    “什么?弹什么琴?古筝还是钢琴?钢琴劳资没弹过,电子琴懂不懂……”

    罗凡觉得自己也疯了,开始瞎扯淡了,狗屁的钢琴电子琴,他特么除了乱弹琴,什么琴都没弹过,知道个鸟啊!

    “道友,我怎么总觉得和你跳的感觉不一样,好像差了点什么?”

    茅山鬼道士彻底被带偏了,找什么鬼的地宫,直接忘到九霄云外了,他已经被罗凡这鬼畜的僵尸步给迷住了。

    “亲娘,这也太带劲了,比杀僵尸还刺激!”

    心里嗨翻天的鬼道士,持续不断的经验值,让罗凡脸都快笑烂了。

    其他人见他的表情夸张,以为是僵尸步的独特神态,纷纷学习。

    顿时,乱葬岗这一角,一个个五花八门的鬼怪脸上,都一脸狰狞的笑意。

    一些偷偷过来看热闹的孤魂野鬼,和过路的鬼怪,都一脸恐惧,落荒而逃。

    疯了疯了,这个凼的鬼兄弟都疯了!

    不是时间静止了吗?

    本来以为只是鬼道士身体周围接触的人和鬼,能够不受时间静止的印象,但看来范围有些广啊!

    罗凡压住心里的疑惑,继续教育F4。

    “不对不对,你特么这是僵尸吗,这是疯子。”

    “还有你,太不走心了,这头地点成拨浪鼓了,一点节奏感也没有,瞎几把晃!”

    罗凡有些慌了,估摸着已经十分钟过去了。

    现在,气氛是有了,但效果不咋地啊!

    其他鬼跳成了丧尸舞他就不计较了,但F4跳得跟抽筋一样,任务完不成啊!

    “你们四个过来!”

    罗凡脸色严肃的叫过F4。

    “大哥怎么了?”美作茫然的看着罗凡。

    “你们没觉得自己跳得有哪里不对?”

    罗凡黑着脸的样子有些唬人,经验值又进了一波。

    “就是感觉节奏和状态有些不对,抓不住音乐的点……”

    道明寺点头,一脸认真的分析。

    罗凡笑了,嘴角不自觉的带出嗜血的笑容,让F4和眼尖跟过来的鬼道士,都有些恐惧。

    尼玛,这还是刚才跟他们一起嗨的兄弟吗?怎么感觉被人掉包了呢!

    “知道为什么没走心吗?因为没喝酒啊!”

    罗凡笑得很热情,“想想,咱们在夜店蹦迪,是不是要喝嗨了才有状态啊……所以,咱们虽然没酒喝,也要展现出那种嗨翻天的神经病状态……”

    几个鬼都纷纷点头,觉得的确有道理,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毛毛的,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啪!

    罗凡一把长,将美作给扇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了。

    “怎么样,头晕了没?”罗凡笑得很无害。

    “嘿,大哥,真有您的,真晕了,有点感觉了……”

    罗凡和鬼道士都脸庞一抖,感情好,这小子还是个逗比啊!

    本以为被扇一巴掌,他会生气暴走,结果……有点感觉了?

    有感觉好啊!

    罗凡笑得跟花儿一样灿烂,转身对这道明寺就是一巴掌,直接将道明寺的脑袋都给抽飞了。

    “不好意思,大哥,当初我是脑袋被砍断而死的,不经拍……”

    罗凡满头黑线,难怪这货的脑袋摇起来这么有节奏感,晃得格外妖娆。

    “我懂了,就是要这样互扇嘴巴,才能真的嗨起来!”

    美作领悟了真谛,回头就是一巴掌,抽得西门脸都肿了,腐烂的脸皮啪嗒乱甩,粘了站得最近的鬼道士和美作满头满脸。

    “晕了晕了……”

    西门也晕了。

    “晕了就跳啊,抓住感觉!”罗凡一人踹了一脚,将一群鬼都踹回了坟头,继续他们的僵尸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