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地狱都害怕的男人 > 第两百零八章 月兔疯了
    这个人,正是凌通。

    而那个鬼,就是他随身携带的七级厉鬼,战力可以和黄泉鬼一拼,也拥有本命技能。

    之前斩道遇到的,正是他。

    “呵呵,跑哪去啊?”一道清纯又魅惑的身影,出现在周通他们身后,笑眯眯的看着周通。

    “大仙,我们真的只是路过,和那鬼尊绝对没关系!”

    周通要哭死了。

    他们这一脉筹谋了七八十年,各方面都准备好了,就准备制作出一尊鬼王傀儡,成为整个阴阳两界,唯一的一个驱使鬼王的驱鬼人。

    没想到,在关键时候,居然冒出来一只兔子。

    一开始,周通虽然惊异,但并未将褥子放在心上。

    当他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兔子的修为时,才有些忐忑了。

    这兔子一看就不是刚开始修炼的小白,要么就是身上又能够遮掩气息实力的宝物,要么……

    就是这兔子都比他厉害!

    周通当时就郁闷得想吐血了。

    你麻痹,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兔子,都比他厉害了,还有没有天理!

    他们往返这里很多次了,之前从未见过这只兔子,肯定不是鬼尊的宠物……

    “呵呵,敢打我夫君的注意,找死!”

    兔子幻化成人身,神情冷冽。

    周通看呆了,太美了!

    什么校花,什么超级巨星,和她一比,也黯然失色。

    恐怕,只有天上的仙女,才有这种倾国倾城的容貌吧……

    等等!

    天上的……兔子?

    周通当即胆怯的看着月兔,迟疑道:“敢问,仙子可是月兔仙上?”

    ……

    罗凡直接跳进了死水湖,村长和两位村民,都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刚好被悟道捕捉到。

    “拿下!”

    悟道冷哼一声,当机立断的控制了村长。

    但没想到,村长三人,居然咬破了舌头,开始疯狂的腐烂,瞬间就烂的不成人形。

    “啊啊啊!”几个道盟的人,被腐蚀的脓水沾上,顿时就不好了。

    刚看到封印,听到惨呼,立即冒出水面,扔了一把复原丹给悟道等人。

    一人口含一颗,那村长三人,就算烂成水,对他们也没有半丝印象。

    恰好,这复原丹,少了一颗,悟道很上到的没有给斩道。

    并且,所有人对此,都没有任何意见。

    此刻,在他们心里,罗凡就是神!

    能够拿出这种仙丹,这大腿,必须花式抱好了。

    一个平时仗势欺人,对他们冷眼相对的斩道,他们没有落井下石的一人踩一脚,已经很厚道了。

    空中,之前消失的女子,身影缓缓凝聚,露出一张明媚至极,但却带着成熟妩媚气息的脸庞,一脸古怪的看着湖泊。

    “兔子啊兔子,你运气真不好,套了这么多年,居然能够在这个犄角旮旯,再次遇到这个坑神……自求多福吧!”

    说完,身影消失了。

    封印中,整一脸高冷的月兔,突然打了个寒噤,浑身冒出冷汗。

    怎么回事?

    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要死了一样,那种窒息的感觉,,太熟悉了!

    麻麻啊,不会是他吧?

    我要回家!

    月兔当即绷不住了,疯了一样冲向封印,疯狂撞击阵法封印的阵眼,狼狈不堪。

    周通和七级厉鬼都懵了,这什么情况?

    月兔大仙,怎么突然疯了?

    “道长,难道她得了禽流感?”七级厉鬼不知道在哪里学了个新词,颤巍巍的低声询问。

    周通差点没背过气去,“你是不是傻?禽流感是家禽传染的流感,兔子特么又不是家禽!”

    “原来如此!”七级厉鬼恍然,旋即又紧张了。“我们这么一轮大仙,会不会被弄死?”

    周通也吓了一跳,你麻痹,都是你坑我!

    要不是你说什么狗屁的禽流感,劳资被提吗?

    不过,这月兔大仙的状态不太对啊……

    大仙疯狂得,连他们不小心侮辱了她,都没有一点反应,拼了命的想砸碎封印出去,难道,要出事了?

    “不会是要山崩了吧!”周通满头冷汗,他虽然是宗师,一般的滑坡山崩,他能扛得住,但这里可不同。一旦山崩,就跟核弹爆炸差不多的恐怖,他扛不住啊!

    连七级厉鬼都吓了一跳,他虽然不怕石土,但这鬼地方一炸,那鬼气都能冲死他。

    一人一鬼也疯了一样得冲向封印阵法,暴力破阵。

    月兔都懵了,扭头看了这两个逗比一眼。

    特么的,老娘是害怕那个坑神大佬,你们凑什么热闹。

    一人一脚,直接踹飞,然后,居然扎在了祭坛上,那口石棺的鬼王身上。

    罗凡虽然已经学会了高级道术,但这封印十分复杂,想要破解,起码得话半天时间。

    他等不了,本来想用一滴血破阵,突然看到手中的屠月战刀,眼眸都亮了。

    唰!

    法力灌入,一刀出,斩阴阳,破乾坤!

    一道骇人的刀芒,劈裂了湖水,横扫山峰,将山峰都看出一条裂缝,最后劈在封印上。

    轰!

    封印破成两半,露出里面三道狼狈又懵逼的脸庞。

    月兔:“……”

    周通:“……”

    厉鬼:“……”

    你妹,什么情况?

    他和厉鬼,把鬼尊上惊醒了,正准备抱大腿,就又被一掌劈飞了。

    刚砸到封印上,就被一道气息震飞。

    月兔吓死了都,一把抓住周通,就挡在自己身前,法力蜂拥,灌入周通体内,差点让他爆体,但,周通连爆体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屠月给劈成两半了。

    罗凡也傻眼了,他想了无数种可能,就是没猜到,回事这种辣眼睛的画面。

    周通就这么肉身挂了?

    难道一脸懵逼又无辜的魂魄,飘在上空,看起来咋就这么搞笑呢?

    “叮,来自周通的绝望,他为什么要进行这该死的计划,他为什么要作死……”

    “哼,就算死,本道也要当最恐怖的,会道术的鬼王,让天下惊……”

    周通的心里话,让罗凡差点笑死。

    你特么还要天下惊?你特么怎么不扭头看一看,那石棺飘出来的鬼王,整舔着嘴唇,嗜血的看着你和七级厉鬼呢?

    噗通!

    月兔一脸惨白,毫不犹豫的跪了,还抱着罗凡的大腿就开哭。

    罗凡满头问号。

    这应该是月兔吧?

    不过,特么这是演的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