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 第三十九章 新秀选拔赛冠军
    入得赛场,萧炎身形缓缓飞起,依着号牌朝自己的比赛位置寻了过去。每个位置都醒目地标识着与号牌相同的数字,很快,便找到了。萧炎看了看自己周围参赛的炼药师,便盘坐了下来,闭目养神,等待着比赛正式开始。就在这边新秀选拔赛等待比赛开始的同时,被一座山峰隔开而来的另一块场地上,药尊争夺赛也即将开始。参加药尊争夺赛的人数虽然只有五百多人,远没有新秀选拔赛的人多,但其吸引的观看者,却丝毫不比新秀选拔赛少。药尊争夺赛赛场的周围,密密麻麻地围满了观众,显然,顶级炼药师的比拼将是精彩无比的,谁都不想错过。药尊争夺赛的每个参赛炼药师几乎都掩盖住了自己面貌,显然是不喜欢透露自己的身份,这,或许是炼药师共有的癖好。比赛时间到。天空中丹殿殿主的身影再次出现,目光扫视着脚底下万千药师的壮观场面,宣布道:“丹殿盛会,正式开始!”声音不大,但是带着强大的灵魂之力进入每个人的耳中,清晰可闻,场中嘈杂的交谈声戛然而止。丹殿殿主宣布丹会开始的话音刚落,赛场上顿时整齐地摆放出上万尊药鼎,无数朵火苗升腾而出,绽放着自己独特的色彩,扑腾扑腾之声接连不断,瞬息之间,无数的药鼎中纷纷燃起熊熊的火焰,空间中一**热浪席卷开来。药尊争夺赛这边的观众席中,窃窃私语不断。“看,那便是冥尘子,上次药尊争夺赛的第一名……”“嗯,我听过他的传说。”“他是魔族的,据说已经踏入了帝之七品,灵魂之力极为强悍,是丹殿的核心人物。帝之七品啊,恐怕就是丹殿殿主也得给他三分薄面吧。”“冥尘子这等人物,在丹殿可是举足轻重啊,丹殿恐怕没少在他身上投资。帝之七品的炼药师,不管在哪里都足以撼动一方了。”“好了,安静点。这种盛宴可不要错过了,都仔细看吧……”“……”

    此时,另一边的新秀选拔赛也开始了。[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

    新秀选拔赛规定炼制的是一种名为尘灵丹的三品丹药,这是一种很常见的适用于调养身体和血气的滋补类丹药。可就是这种常见的丹药,对这些刚刚来到斗帝大陆不足五百年的炼药师们来说,也是极为艰巨的挑战。大会为参赛者准备了三副尘灵丹的药材,如果这三副药材都炼制失败,那么,你的比赛就到此结束。如果成功地炼制出来了一枚,自然便是比较丹药品质的高低了。萧炎依旧盘坐着,看着眼前火焰一般的焱木鼎,并未直接开始炼药,而是左右观看了一下。萧炎发现,自己旁边的参赛药师,戴着一顶大帽子,也未曾动手,而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药材,似乎在思量着什么。萧炎回过头,那着地上尘灵丹的药方,仔细地揣摩着。帝之三品的丹药,对还未曾炼制成功过的萧炎来说,显然是极大的挑战。半响之后,萧炎开始动手了。

    萧炎手掌中心,一缕火焰跳动而出,指尖微微卷曲,轻轻一弹,射入了焱木鼎之中,散发出一股异样的温度。

    焱木鼎中那团双色的火焰,与周围那些只有着一种颜色极为单调的火焰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随后,萧炎手掌轻轻一挥,将一株株药材抛入火焰,额头上族纹显现而出,灵魂之力席卷开来,包裹着整个药鼎与药材。

    萧炎一旁那个戴着大帽子的人,斜眼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开始炼制的萧炎,也开始了炼制。

    万火齐至,那般壮观岂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万火之间,空气变得炽热起来,空间也被这炽热灸烤得有些扭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高台上,各大势力的重要人物都饶有兴趣地观看着比赛,清浩然和清沐儿也坐在其中。清沐儿的目光扫视着,希望能够看到萧炎的身影。观看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随着炼药师的每一个动作而紧张,睁大眼睛仔细地观看着,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似的。

    ............

    “轰隆隆——”数天的时间晃眼而去,天空中早已是雷云滚滚,轰鸣着的雷霆如同一条条雷龙不停地咆哮着,密密麻麻地轰塌而下,轰隆声源源不断,不绝于耳。几万人同时炼药的场面,何其壮观。

    新秀选拔赛这边。尘灵丹的炼制虽然并不是太过困难,但对于一般的帝之三品炼药师也不是水到渠成那么简单,更别说仅仅是帝之二品,还从来没有炼制成功过一枚帝之三品丹药的萧炎。“噗——”,焱木鼎中的药液再度化为灰烬。萧炎吐了一口白气,汗水从额头渗透而出。帝之三品的丹药,对于如今还没跨入帝之三品门槛的萧炎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萧炎停了下来,眉头紧锁着。他已经毁了两副药材,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萧炎脑子里不断回放着炼制过程的每一步,可又似乎没有发现什么纰漏,但为什么怎么也过不了最后一关,总是在最后一步失败?萧炎想不明白,心中极度郁闷萧炎摇摇头,目光随意扫了扫,停在了那个戴着大帽子的人身上。他的身边放着的玉瓶中一枚丹药正散发着刚成型的浓浓丹气。萧炎很是奇怪,已经炼制成功了一枚,竟然还在继续炼制,难道是对先前炼制的那枚品质不满意?想到这里,萧炎的目光不由得凝在了他的身上。只见这人手法极为娴熟,药材在他的手中如同一只活物一般,任其摆布。他散发出来的是魔族的气息,显然是魔族之人。他的药鼎,是一尊极其普通的药鼎,药鼎中的火焰,也不过只是一般的兽火而已,但从他玉瓶中那浓浓的丹气上感觉得到,丹药的品质极为不低。

    萧炎仔细地观察着,希望能够从其中看出一点诀窍。仔细观察一会儿,萧炎惊讶地发现,这人的手法极为奇怪,犹如施放斗技一般充斥着灵性,让人捉摸不透。而且,尘灵丹的融合方式竟然也被他有所改变,改变之后的液体,药性更加浓郁。到最后一步了,戴着大帽子的人眉头开始紧锁起来,突然,手印以一种诡异的流线运转。萧炎的眼眸猛然之间缩得如针眼一般,死死地锁定在他的手上,看着看着,心中一片释然,扭过头,再度开始提炼药材。

    这次,萧炎的精神更加集中了。萧炎的手法有了极大的变化,提炼的速度加快了许多,融合也更加的流畅,萧炎的眼中散发出异样的光芒。天空中,雷云朝着萧炎的方向汇聚了过来。“最后一步了……”萧炎眉目凝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手法极速地变化着,药液随着萧炎的手法在药鼎之中发出嗤嗤的声响,散发出浓浓的药香。“嗤——”萧炎手掌轻轻滑动,药液爆发起一阵白茫茫的雾气,弥漫开来。萧炎定睛看去,一颗焕发着光晕的丹药缓缓地悬浮起来,一丝极其微妙的能量悄然钻入了那枚即将成型的丹药中,顿时间,丹药光芒大振,原本坑坑洼洼的表面,也开始变得圆润了起来。

    萧炎的上空,雷云开始闪动。“轰隆隆——”雷霆轰炸开来。萧炎眼皮一抬,微眯着眼看向自己上方的雷云,显然,这一次无法再靠龙懿了。萧炎身形一震,手掌之中,一把巨大的尺子显现而出,脚步轻轻一踏,迎着雷霆直冲而去。

    雷霆如同狂龙一般,轰塌而下。萧炎目光微微一凝,斗气如潮水一般扑腾而出,涌入天火恒古尺,天火恒古尺光芒一振,直接接住丹雷。两者相接,霎时间巨声响起,能量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雷霆暴起一阵刺眼的光芒,可瞬间就被天火恒古尺吸收。天火恒古尺化为一束光芒隐入了萧炎的身体之内,萧炎缓缓落地,拿起药鼎中那枚散发着浓郁丹香的尘灵丹,轻轻一抛,装入玉瓶之中。“帝之三品……”萧炎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没想到在最后关头,无意中的一次观摩学习,使自己踏入了帝之三品。不过萧炎此时也尽显疲惫,灵魂之力已近枯竭。萧炎以前一直炼制不成功,就是因为灵魂之力还不够强大以及手法不对。

    灵魂之力自不用说。手法上,萧炎现在才明白,必须蕴含灵魂之力方可,而且,灵魂之力要随手印而动。

    炼制帝之三品的丹药,便需要消耗如此多的灵魂之力,不知道帝之四品的丹药,需要多么浩瀚的灵魂之力才行,萧炎不禁为自己的灵魂之力担忧起来。血灵决天天炼,除了第一次幽绝冥灵异动后灵魂之力略有提升外,之后幽绝冥灵便再无动静,灵魂之力也就未见丝毫提升。萧炎想着想着,看着玉瓶中焕发着淡淡光晕的尘灵丹,目光随即转向了前方。该去交丹药,测品质了。萧炎手掌一挥,将炎木鼎收入纳戒之中,向着前方飞去。

    经过品质的测定,萧炎堪堪以小组第五名进入到了第二轮比赛,而那个戴大帽子的人,是萧炎这组的第一名。

    萧炎对他投去一道感激的目光。如果没有他在自己的身旁无意地为自己演示了那精湛的炼制手法,萧炎恐怕还会卡在帝之三品的门槛外不得其入。

    第二轮比赛在参赛药师休息了半天后举行。

    这次,仍旧是炼制帝之三品丹药,名为固元丹,可以稳固三星斗帝的实力,功效与万古丹相似,只是品阶更高,在帝之三品的丹药中,炼制难度比尘灵丹更甚。

    但是,有了尘灵丹炼制成功的经验,彻底踏入了帝之三品的萧炎,已是信心满满。

    第一枚炼制失败后,萧炎及时调整心态,把握好手法的每一个细节,整个操控以及灵魂之力的配合如行云流水一般,便将这固元丹炼制了出来。

    略略休息片刻,萧炎再接再厉,继续炼制第三副药材,他要尽快地熟悉新的手法以及灵魂之力的运用。炼药术就是在不停地炼制相对来说有难度的丹药中提升的..................

    而此时在另一个方位,不少虎视眈眈的目光锁定着场中一名黑袍炼药师。

    这名炼药师身着萧炎平时最为喜欢的黑袍,身材与萧炎相仿,五官远远望去还有那么几分相似,即便是认识萧炎的人远远看到此人,如果不探察其气息,也会误认他就是萧炎。

    “轰隆隆——”

    这名炼药师的上空雷云闪动,显然也是成功炼制了固元丹。酷似萧炎的黑袍青年,看着天空之中的丹雷,身形掠上,轻松接下。

    ............

    十几天之后,第二轮的比赛也全部结束。

    经过对丹药品质的测定,萧炎以小组第三的成绩顺利从自己这个组出线,进入到了第三轮比赛。那个戴大帽子的人以及那个酷似萧炎的青年,也都进入了第三轮比赛。第三轮比赛在参赛药师原地盘坐休息恢复了半天之后,即将开始。

    萧炎缓缓地睁开眼眸而来,快步走向了自己第三轮比赛的地方。经过了半天的休整,萧炎早已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萧炎扫了一眼比赛的地方。原本几万人参加的新秀选拔赛,现在已不足百人,这第三轮,应该就是随后一轮决赛了。

    高台上的清浩然,在稀疏得已不足百人的参赛药师中终于看到了萧炎,而那个酷似萧炎的青年却在离萧炎较远的地方。

    “第三轮比赛,开始!”

    话音刚落,所有参赛药师几乎同时从身边早已替他们准备好的药材中将药方拿了起来,仔细阅读着。

    第三轮要炼制的丹药名为丸灵丹,虽然还是帝之三品,但绝对是帝之三品的丹药中炼制难度最大的。

    萧炎同前两轮一样,并未立即开始炼制,而是对着药方仔细研究了许久。半响之后,萧炎嘴角一勾,曲指间,一缕红光闪过,如同火焰一般形状的炎木鼎出现在了萧炎的面前,淡淡炽热的气息从其中缓缓地散布开来。有炎木鼎和融合了的两种天火的帮助,炼制丸灵丹的难度小了不少。

    萧炎手掌微微向前一探,掌心中的天火分别化作两道火芒射入了炎木鼎之中,顿时发出嗤嗤灼烧的声响。

    萧炎将灵魂之力倾注在手掌之中,开始提炼药材,隐隐中运用了提炼清灵液和血气丹药材的方法。这种方法萧炎试验过无数次,用来提炼药材,成功率出奇的高,而且药效也保留得极为完整。

    萧炎的手法急速变化着,一株株药材在炎木鼎的火焰之中被迅速地提炼着,然后又慢慢地融合着。

    萧炎体内各条经络间的能量快速流转,一股接着一股,拥挤着,奔涌着朝萧炎的丹田之处汇聚,催动天火本源化为火焰涌出身体,进入药鼎。

    “噗......”的一声。

    “失败了……这丸灵丹的炼制难度还真不是先前的尘灵丹和固元丹能够相比的……”

    萧炎无奈地摇摇头,再度开始提炼药材......

    远处,那个酷似萧炎的黑袍青年却被各个势力一道道极为火热的目光关注着。而在高台之上,商盟会长甄布凡的眼中却透出一丝狡黠的神色。

    这个酷似萧炎的黑袍青年,被几乎所有的人认定就是萧炎。这,显然是商盟精心安排的。看来为了保护萧炎,商盟花了不少的心思。

    所有欲得到萧炎的人目光都锁定在了这个青年身上,丹殿维持比赛秩序的人更是已经接近到了这个青年的身旁。第三轮的比赛中,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黑袍青年明显没有先前那般轻松,手法也远没有先前那般流畅和娴熟,药材毁了不少,也一点都不着急,一副能够进入决赛就很满意了的模样。“噗——”一炉药材再度毁掉。

    在外边,所有虎视眈眈的人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丹殿这边人影闪动,其他几大势力,除了魔族之外,也纷纷行动了起来。............

    药尊争夺赛那边,经过一轮的淘汰,只剩下不到三十人,也是进入到了最后的决赛。每个参赛药师都拿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领,做最后一搏。

    赛场上除了能够感觉到急速流动的能量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动静,似乎浓郁的能量将空气凝固了一般,看上去是那么的安静,丝毫感受不到大赛的气氛。但是,场中巨大的能量流动,却让每一个观众都叹服于顶尖炼药师们那强悍的实力与高超的技艺。

    ............

    新秀选拔赛这边,就比药尊争夺赛那边热闹多了。

    “你看,那人的药鼎好奇特……”

    “真的,好像燃烧的火焰,还发光,啧啧......不是凡物。咦,快看,那人的手法也好奇特。”

    “嗯,不知道是哪个大家族的弟子,可看衣着很普通啊......你看那边,据说他就是炼制清灵液那种神药的炼药师。”

    “哦?不过看他的手法很普通啊。真是那人?”

    “我的消息怎么会错!肯定是!你看高台上好多人都注视着他,就是他。”

    “他的药材都毁了不少了,这人应该是侥幸获得的那清灵液的药方吧?”

    “或许吧……”

    观看比赛的人群窃窃私语着。

    ............

    炼制持续着,空气仿佛静止一般,只听得见火焰灼烧的嗤嗤之声。赛场中,一道道身影如石雕一般盘坐着。

    时间飞快流逝,数十天晃眼而过,原本寂静的天空中,雷云开始不断聚集。所有炼药师的手印都急速变换着,不时地抬头仰望那雷云滚滚的天空。

    赛场中,一名身着白袍,名为宇轩的青年,阴冷的脸上闪过一丝微妙的弧度,手中庞大的能量如潮水一般,席卷周围,浓郁的药香在药鼎之中弥漫开来,一枚圆润的颜色如同泥土一般,夹杂着丝丝红色的丹药在药鼎中缓缓旋转。天空中的雷云正是他所引起。

    “哈哈——看来冠军非我莫属了!”

    白袍青年的声音响起,顿时被投来了诸多羡慕的目光。

    萧炎却丝毫没有注意,整个心神都沉浸在炼制之中,汗水早已渗透背心。

    那个戴着大帽子的人与萧炎一样,对天空中不时爆开的雷云声置若罔闻,漠不关心,依旧集中所有的精神注视着药鼎中那枚已经逐渐开始圆润的丹药。

    雷云逐渐地密集起来。雷霆也开始纷纷落下。

    每一道雷霆轰下,总有一道身影昂然出现在天空之中,接下丹雷。也有人因为承受不住丹雷巨大能量的冲击,身形倒飞而去,苦苦炼制了数十天的丹药瞬间毁于一旦。

    而那个酷似萧炎的黑袍青年最终还是失败了,没有半点沮丧之色,缓步朝场外走去。

    “动手!”

    随着一声轻喝,黑袍青年瞬间凭空消失,无影无踪。

    商盟这边顿时炸开锅来,显得极为惊慌,四处找人。可当甄布凡看见场中的萧炎只沉浸在丹药的炼制之中,对此毫无知觉时,心里不禁苦笑连连。本打算通过“萧炎”被绑架一事让萧炎明白他如今所处的情势是何等的危险和恶劣,以迫使萧炎达成与自己商盟的合作,可现在人家连知道都不知道......不过也好,起码起到保护了萧炎的作用。想到这里,甄布凡暗自也舒了一口气,总算没有白费心思。

    这时高台上各大势力已是一片哗然。赛场上抢人,这在丹会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清浩然看见这一幕,不着痕迹地笑了笑。一旁的清沐儿却很是慌乱,她并没有认出那个黑袍青年根本就不是萧炎。

    丹殿殿主端坐着,一脸的淡然和坦然,仅仅是象征性地招呼大家不要慌张,并承诺一定追查凶犯,便一动不动。

    这场闹剧很快便收场,大家的目光又慢慢回到赛场中来。

    此时,萧炎已经凝丹成功。

    天空中的雷霆嗤啦闪过,天地仿佛都在此刻轻微地颤抖了起来。萧炎目光微微一凝,身形冲出,高举天火恒古尺,迎了上去。雷霆闪过,萧炎手中的尺子能量瞬间爆发开来,狠狠地与手臂般粗大的丹雷撞击在了一起。萧炎闷哼一声,浩瀚的灵魂之力与斗气一涌而上,手臂一震,雷霆瞬间崩溃而去。

    成功了!

    萧炎的身形缓缓落下,袖袍一挥,直接将丹药纳入玉瓶之中,目光闪烁地看着。

    ......

    新秀选拔赛很快便落幕了,所有炼制成功的炼药师们全部站在场中,手拿玉瓶,等待品质的评测。很快,数位高级炼药师开始对丹药品质进行评测,半响之后,成绩终于出来了。“大家安静。这次,新秀选拔赛人才辈出,经过数个月的比赛,经过丹殿诸位顶尖炼药师的评测,此次丹殿盛会新秀选拔赛的前三名,诞生了!现在,由我给大家宣布一下!”一位老者脸上洋溢着笑容,大声宣读着,所有的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第三名,宇轩!”宇轩的脸上笑容一起,可随即便又消了下去。自己竟然不是第一?脸色立即阴沉起来。“第二名,浪天!”所有的目光快速地移向了那个戴着大帽子的人。萧炎眼眸也是一缩,那人果然不简单,第二名。他才第二名,难道自己根本就......萧炎有些无奈,略感失落。“第一名……双火!”老者的目光望向了萧炎。萧炎愣一听到双火两字,先是一怔,紧跟着,狂喜之色透眼而出。浪天看了一眼萧炎,友好地笑了笑,表达出恭喜之意。萧炎立即报以感激的微笑。这次如果不是这个浪天给了自己炼制手法的演示,萧炎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成绩,甚至还要在帝之三品的门槛外徘徊很长时间,萧炎心中对浪天充满了感激。而一旁的宇轩,看向萧炎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怨毒。

    接着,便是向前三名颁发奖品。

    第一名的奖品是一尊药鼎,黑黑的,灵动的质感内蕴着一股深沉的厚重,一看,就是一尊上品药鼎。如果你是炼药师,只须看一眼,你就会被它吸引。

    浪天和宇轩的双眸同时发出了灼人的光芒。

    萧炎看到了浪天的渴望。一尊好鼎,对一个炼药师来说,无疑就像是一剂毒药,更何况对浪天这位没有一尊好鼎的炼药师。可萧炎对这尊药鼎却并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在自己的焱木鼎面前,再好的药鼎又算得了什么呢?颁发奖品的老者手拿着一张证书之类的东西,示意萧炎上前领奖。

    萧炎却没有动,而是对着老者一抱拳,朗声说道:“请问前辈,不知第二名的奖励是什么?可否相告?”

    在场的众人无不愣神不已,不知道萧炎想要干什么。观众席上也是嘘声一片。

    老者眉头微微一皱,看向萧炎的眼神充满了不快,心道,好小子,难道还怕第二名的奖品比第一名的更好不成?如此心机之人,我丹殿不要也罢......心里这么想着,可嘴里还是回答着萧炎:“第二名的奖品是可以在奖台陈列的所有奖品中任选三样。说完,回身指了指身后的奖台。奖台上陈列了一共五样奖品,看来是第二名任选三样,第三名就只能拿剩下的两样了。

    萧炎只瞥了一眼奖台上的奖品,便回头对浪天笑道:“浪兄,可否与你交换一下奖品?”

    闻得此言,不止是浪天,所有人都懵了。谁也想不通,第一名会愿意去换第二名的奖品。要知道,一般来说,第一名的奖品与第二名可是有着天差地别,反倒第二名与第三名的差别不是很大。众人以狐疑的眼神看着萧炎,莫非此人脑子进水了?

    浪天更是一脸不相信地盯着萧炎。

    萧炎对着浪天笑了笑,“怎么?不愿意?”

    浪天哪能不愿意呢,他做梦都想有一个好鼎和能拥有一朵天火,但是他心里疑惑,萧炎为什么要这样做?

    “给我个理由。”浪天极为认真地对萧炎说道。

    萧炎哂然一笑:“如果我说我感谢你,你信吗?哈哈。”

    浪天盯眼看着萧炎,不言语。

    “好了。其实呢......”说到这里,萧炎凑到浪天的耳边轻语:“我的鼎比这个好。”然后扬头对浪天一笑。

    闻得此言,浪天盯着萧炎的目光松弛了下来,不做作,一抱拳,“如此,便谢了。”

    萧炎这才回头对老者说道:“烦请前辈带我去领第二名的奖品吧。”

    老者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萧炎。先前还以为是萧炎质疑第二名的奖品比第一名的好,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可萧炎的作为让老者很是费解,想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人的药鼎更好,要么,这人炼药把脑子炼出问题了。“前辈,有什么问题吗?”萧炎见老者那么看着自己,极其不解。

    能有什么问题?你们自己私下都商量好了,你第一名都没问题,我能有什么问题?难道我还能逼着你领取第一名的奖品?就算你领取了,下去两人一换,还不是一样?老者摇摇头,只得带着萧炎去奖台领取第二名的奖品。

    萧炎随着老者走到奖台,看见台子上摆放着的五样东西:三副药方,一枚丹药,半张地图,疑问地看向老者。老者给萧炎介绍道:“这三张药方,都是帝之四品的丹药方,正好你们这个阶段用得着;这枚丹药呢,叫玄灵丹,是帝之五品丹药,可以瞬间提升灵魂之力;这半张地图呢,是一张残图,无数年了,谁也没有找到另外半张,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你选三样吧。

    萧炎拿起三副药方卷轴。卷轴外面标注着丹药的名称与功用:黑纹丹,能大幅增强气息,帝之四品;菩提丹,能加快恢复的速度,帝之四品;护体丹,能瞬间在身体周围形成一道护罩,帝之四品。

    萧炎看了看这三种药方,发现除了护体丹之外,另外两种几无用处,便收起了护体丹的药方,然后又把天灵丹和那半张残图收了起来。天灵丹,也许有急用的时候。而那半张地图......没别的好拿,只得拿它了。

    老者适时地走上前来,递给萧炎一张证书:“双公子,这是你此次新秀选拔赛冠军的获奖证书。双公子,我们查过,你还没在我们丹殿考核登记,凭此证书,你可以直接去丹殿免考登记,而且,殿主也会亲自接见你。请收好。”

    接过证书,萧炎便走下奖台,正好浪天也得到了药鼎,抱在怀里看个不停,爱不释手,看到萧炎过来,忙迎了上去:“谢了。”

    萧炎笑笑:“不客气,喜欢就好。”

    “双火公子,你我素昧平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送我这尊药鼎,但是我实在是需要一尊好的药鼎。这个情,我欠你的,有需要浪天帮忙的地方,请直言。”

    “没有。”萧炎淡笑着说道。

    浪天显然没料到萧炎回答得这么干脆,一时间有些尴尬,“好吧,如果以后有用得着浪天的地方,来这撕裂城南浪天药店找我。”

    “你一直在这撕裂城?”萧炎有些奇怪地问了浪天一句。这撕裂城,除了各个势力接待新来斗帝外,平时少有人来人往,浪天这样一个优秀的炼药师,怎么不去别的地方发展?

    “是,一直在撕裂城。”

    “没有家族?没有加入什么势力?也没去过别的地方历练?”一连串的为什么问向浪天,因为萧炎实在想不通,来到斗帝大陆的斗帝,从来没去过别的地方,一直呆在撕裂城,这简直不可想象。

    浪天黯然地摇摇头。

    萧炎震撼了!他不得不震撼!一个没有家族,没有加入任何势力,也没有出去历练过的人,还没有天火,没有好一点的药鼎,居然......居然炼到了帝之三品药师,而且还是顶尖的那种,这得需要多好的天赋和多执着的信念啊。

    看着眼前的浪天,萧炎拿到选拔赛冠军的心里的那点骄傲一下子没了。在浪天面前,自己简直就是废才!

    “感谢公子的药鼎。浪天先告辞。”就在萧炎震撼于浪天那超凡的炼药天赋的时候,浪天抱拳告辞。

    ......

    ............

    选拔赛彻底结束了。观众纷纷散去。萧炎走出赛场,与甄妮,乐少龙会合在了一起。一阵恭喜之后,萧炎便提出去药尊争夺赛那边看看。观摩浪天,让萧炎突破了困惑许久的瓶颈,这让萧炎极想去观摩观摩顶尖炼药师的精湛技艺。当萧炎与甄妮和乐少龙正兴冲冲地准备动身去观看药尊争夺赛的时候,高台上的清浩然站起身来,领着清沐儿以及二长老,三长老,五长老悄然离开。“别看我,装做不认识!”刚随着人流走在去药尊争夺赛赛场路上的萧炎,脑海中突然传来了清浩然的声音,还未等萧炎反应过来,已看见清浩然五人到了近前。

    突然看到清浩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甄妮和乐少龙脑中同时嗡的一声炸了,他们知道,萧炎暴露了。无数个念头瞬间在甄妮脑子里闪过,可是,一看已经扑向自己身后的三位长老以及面前的清浩然和清沐儿,甄妮和乐少龙都明白,跑不掉了。

    “见过魔皇!”甄妮和乐少龙还有萧炎同时恭声问候。萧炎听到清浩然的传音,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依照清浩然的嘱咐,装做第一次见到清浩然,有些呆滞,有些震惊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清沐儿刚才还为那个自以为是萧炎的假萧炎被绑架急得不行,现在一见到萧炎,一下子开心不已,可刚准备上前招呼萧炎,就被清浩然凌厉的眼神狠狠地瞪了回去,吓得噘着小嘴忙退到了一旁。

    “呵呵,免礼。这位是?”清浩然也装做一副不认识萧炎的样子。

    甄妮和乐少龙心里都苦笑不已,这戏演得,真绝。

    不过甄妮还是连忙恭敬地回道:“他是我的随从,双火。”

    “双火......不错的名字,呵呵,真不错......清浩然闻言笑了笑,一挥手,一个古朴的卷轴出现在手中,目光转向甄妮:“我这里有一斗技,世阶中级,贵行可有兴趣拍卖?”

    萧炎完全被清浩然的这些举动搞糊涂了,先是要自己装做不认识,然后居然拿出世阶斗技说要拍卖,清大哥到底要干什么啊?

    对现在的险恶形势不完全了解的萧炎自然不理解清浩然的良苦用心。清浩然,新一代的魔皇,在这各大势力会聚之地,他的一举一动自是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甚至盯视,而且谁都知道清浩然认识萧炎,所以清浩然不得不异常小心,自己亲自动身来见大商拍卖行的经理,没点理由怎么行。

    “呵呵,请放心,一定不会让贵行为难,不过也请贵行不要刁难清某才好。”清浩然语中带话,直视着甄妮和乐少龙,语气略微严厉起来。甄妮和乐少龙顿时感觉被四股强大的灵魂之力锁定。

    甄妮和乐少龙一阵的无力,他们心里明白,自己被清浩然绑架了。

    甄妮的面色冷峻了起来,急速判断着眼下的局势。清浩然是萧炎的大哥,自是不会伤害萧炎,而且也从没觊觎过萧炎身上的药方,否则,当初萧炎给他送血魔令的时候就直接把萧炎给杀了,用不着等到今天。清浩然找萧炎,应该是为了萧炎的安全着想,毕竟清浩然并不清楚商盟究竟会对萧炎怎样。而对自己,从刚才清浩然的话中就可以听出,也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希望自己配合演一出戏,以免被在这里的众多势力怀疑。

    想通这一切,甄妮心里一下子了然了。配合就配合,正好不知道怎么样对萧炎开口说合作的事情,有清浩然在,萧炎也会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有清醒的认识,说不定清浩然还能帮忙一二,促使萧炎做出决定。

    甄妮的脸上渐渐地浮出了淡然的喜色,“魔皇大人说笑了,甄妮哪敢刁难魔皇。甄妮只希望互惠就好。”

    “哈哈哈哈,甄小姐真是个妙人。好,既然如此,大家不如去魔族坐坐吧,各位意下如何?”清浩然大笑道。他哪里听不出甄妮的意思,不过自己本就只是为了萧炎的安全而已,只要萧炎是安全的,正如之前对甄布凡所说的那样,商盟怎么样与萧炎合作,他不关心,而且心底里,还有些希望萧炎能与商盟达成合作,这对萧炎有好处。

    对于清浩然的邀请,甄妮清楚,他们是没有选择的。甄妮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后,清浩然五人便挟着甄妮,乐少龙以及萧炎,朝着魔族在撕裂城的接待点急奔而去。急奔中,锁定甄妮和乐少龙的那四道灵魂之力也是松懈了不少,甄妮趁机给甄布凡发出一道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