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 第五十三章 再探鬼宿谷 三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战斗快速结束,乐少龙等人收起武器,落在萧炎身后。

    “先祖,我们去酒馆坐坐吧。”萧炎转头望着愕然的萧遥,开口说道。

    恩怨已了,仇恨已决,淡淡月光的照射下,萧遥微微弯曲的背脊,传来微微的酸楚。

    自从实力倒退之后,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与人再起争执,他已经想不起了。

    没想到无数年来第一次与族人相遇,竟是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最后还是被自家后辈所救。萧遥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样样俱全。

    既有萧族崛起有望的欣慰,又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惆怅,更有曾经作为萧族最强者的狼狈。

    抬头看向神情真诚、眼带期待的萧炎,萧遥不忍拒绝,点了点头,几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银魂小镇郊外。

    ............

    夜已深,酒馆人声渐寂,唯有昏暗的灯光依旧,淡淡的酒气在不大的空间里面弥漫。

    还是萧炎第一次进门看见的那张角落里的小桌,萧炎几人随意坐下。不待吩咐,机灵的伙计已闻出众人身上浓浓的血腥味,赶快手脚麻利地端上几壶好酒,几个小菜,恭敬地退了出去。

    夜很静,淡淡的风儿不时穿过酒馆的窗口,带来阵阵的舒畅。

    萧炎为萧遥斟满一杯酒,拱手说道:“萧族后辈萧炎,敬先祖,敬族长一杯。”语气真挚豪爽,带着激动。

    萧遥用手抚了抚面前的酒杯,重重叹息一声。这些年来,只有这杯中的琼浆玉液陪伴自己,也只有在醉生梦死之时,才能找到自己曾经的骄傲。但如今却觉得此杯重如千斤。

    萧遥深吸一口气,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啪”的一声,猛地摔破在地。

    “族长两字,我不配!”压抑在萧遥心中多年的苦闷一吐而出,愧对萧族的内疚感涌上心头。

    双手不自觉地握紧,萧遥肩头微微颤抖着,仿佛这一句话,就让他倾尽了身心所有气力,一瞬间变得苍老了许多。

    萧炎拱手又是一杯满满的酒,“不管族长经历了什么,但在我萧族人心中,您永远都是我们的族长。”说完,一杯已经灌入喉中,火辣辣的感觉,说不清的滋味。

    萧遥出外游历,落魄至此,离族不回,必定有其一言难尽的苦衷,肯定经历了太多太多自己想象不到的苦难。萧炎心里不好受,却问不出口。

    “唉......萧遥无能,不能带领萧族强盛,不配做这个族长,不配啊!”仰头,一杯又灌下。

    见萧遥依然颓废如斯,萧炎沉默。萧遥也只是一杯一杯地灌着酒。

    良久,萧炎决定问清缘由:“不知先祖何故如此......低落,能否告知缘由,看看萧炎是否帮得上忙。”他本想说颓废的,可细想之下,略觉不妥,改说低落。

    萧遥闻言,看向萧炎,微眯的醉眼闪烁着迟疑。这么多年来,走遍大江南北,寻遍江湖名医,均无所获,凭你小子,能帮上什么忙?又看看萧炎身旁的五位五星斗帝,眼神中却又显出希望的光芒。那不是指望萧炎能帮上什么忙的希望,而是萧族强盛的希望。

    “后生可畏啊。”萧遥拎起酒壶,嘴对着壶口猛灌了几口后,欣慰地长舒口气,似是要把心中的憋屈与无奈尽数倾吐出来,然后,缓缓地把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

    萧炎闻言,眉头皱了起来,贵为斗帝,实力逐渐倒退,在斗帝大陆闻所未闻。虽然自己身为斗者的时候也遭遇过此事,但当时自己实力过于弱小,无从探知,而且世上药老只有一个,不可能有如此巧合之事。

    思之良久,却没个头绪,萧炎神色略略黯淡下去。

    “族长无需过于自责,此事非你所愿。我来斗帝大陆时间尚短,许多奇异之事未曾了解,希望族长给我点时间,总有找到解决的方法。”萧炎抬头,开口道。

    “呵呵,有心了。”萧遥本就没指望萧炎能有什么办法,勉强笑了笑,不过刚才把那么多年没对人说的苦闷之事说了出来,而且是对自己的族人说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些许,抓酒壶的动作明显优雅了许多。

    乐少龙观颜察色,知道萧遥对萧炎没有信心,可此次寻找灵印苔还得依靠萧遥,萧遥又是萧族族长,萧炎恐怕还真不好意思开口请萧遥带路,于是轻轻插了一句:“萧族长,大可放心,以萧少如今的关系网,打听此病应该不难。更何况,萧少本身已是帝之五品炼药师,病根一知,大有希望。”

    什么,萧炎是帝之五品炼药师?萧遥这一次是真正被吓到了,难怪银魂小镇之外,萧炎的灵魂攻击那么强大,原来是五品炼药师啊。

    等等,这个萧炎来斗帝大陆才多少时间?不过五年?萧遥看着萧炎,兴奋了,激动了,把这酒壶的手抖个不停。如此成就,如此天赋,天怜我萧族啊。

    萧族的光明未来宛如一副画卷在萧遥的眼前徐徐展开,萧遥的眼眸盈满了开心,无数年来第一次真正的开心。萧族得此天之骄子,别说自己实力倒退,就算此生了结,也是含笑九泉啊,何况萧炎身为帝之五品炼药师,自己实力恢复就有望了,更是双喜临门。

    多年来封闭的心扉彻底打开,萧遥拉着萧炎等人一定要一醉方休......

    “萧族可好?”干了两碗,萧遥发问,心中急切。

    本来一开始就想询问,可自己心中有愧,实在难以启齿。

    萧炎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现在难得族长放开心怀,以往萧族发生的一些风波不知该不该告诉萧遥,萧炎很是为难,担心萧遥因此而更自责。

    其实萧遥见萧炎的势力,也知萧家现在安好,可如今见萧炎面色微变,不禁担心起来,连忙问道:“难道萧族有什么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