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杀戮血窟 3
    “我们好像没有求你出手吧。..”萧炎故意逗了净尘一句。

    “在广场小爷好像也没有求你。”净尘当即借用萧炎的话反击。

    “别那么紧张嘛,我只是好奇而已,没别的意思。”

    说真的,萧炎对净尘的身份还真有些好奇,本事不低,穿着打扮却那么“奇异”,十分落拓的样子,又和丹殿二公子有着夺妻之恨,这样一个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呢?一定很有故事。萧炎眼眸亮亮地对视着净尘,显得格外真诚。

    “好吧,小爷我承认被你那纯洁瑕的眼神打动了。”净尘忆起在广场萧炎与自己并肩面对丹冰艳和丹鼎的一幕,耸耸肩,“本来,从丹鼎那件事起,我就没再完全相信过人,小爷今天就再赌一次吧。”

    “小爷我出生在斗帝大陆,父亲是人族,母亲是魔族。小爷没有光宗耀祖的本事,所以种族的名字就不提了,免得玷污了家族的名声。”净尘自嘲地说着,引得萧炎不禁微微有些感慨。

    “我继承了父亲人族的血脉,出生后被送到另外一个低级大陆。可惜,我的体质天生比较奇特,经脉从一出生就很絮乱,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别说修炼什么功法了,自然就是家族中的废物。”净尘迷人的眉头轻抖,“不过,也因为如此,我才能够在那个大陆四处游历。机缘巧合下,我得到了一些奇遇,也慢慢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修炼路线,所以比同级别的人要强一些。突破到斗帝后,我回到了斗帝大陆,但这时我的父母已经双亡,也许是我游历惯了吧,我不愿意呆在家族中,便一直在大陆流浪。”

    “再后来,我被一家比较强的势力看中,凭着小爷我不错的天赋,得到了长老的器重,列为重点培养的天才之一。于是,说话就有了一定份量,也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生活向着幸福的方向发展着。”说到这里,净尘的嘴角露出一抹一闪即逝的微笑。

    “但是,这一切在一次少主生曰的聚会中彻底改变了,因为我认识了丹鼎这个卑鄙小人!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都能猜到了。”

    净尘很简短地结束了自我介绍。

    净尘的语气听着风轻云淡,但萧炎却知道其中的辛酸远超想象,他眼神冷冷地问道:“夺妻之恨你也忍得下来?”

    “如果是强抢,当然忍不了,哪怕杀不了丹鼎,小爷我拼了命也要让丹鼎这个耻小人留下几道伤痕。”净尘的自嘲之色渐浓,“可惜啊,她并不是我的妻子,或者说她还没得及成为我的妻子,所以她有选择的权利。”

    “而很不幸,论是比财富还是比背景,我与丹鼎都没有可比之处,在丹鼎的权势和鲜花攻势下,她很就选择了丹鼎。”净尘一脸苦涩。

    “而我因为与丹鼎的争执,最后也被所属的势力在再三权衡后扫地出门。没有哪个势力愿意与丹殿这个庞然大物作对,我完全理解他们。”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丹鼎这个堂堂丹殿二公子之所以与我结交,原来不过是看中了我的女人而已,可笑我当初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身负旷世之才让丹鼎起了拉拢之心呢。”

    “那你就打算这样忍下去?”萧炎听着净尘述说丹鼎的耻行径,看着净尘这位曾经也算是一度风云的天才那颓废、懊恼的神情,心中忍不住替净尘不忿起来。

    “冲动自然是有的,不然就不是小爷我的风格了。”净尘笑了笑,“只是,在丹殿这个庞然大物面前,我的怒火不过就像是一只撞向石头的鸡蛋而已。甚至连鸡蛋都算不上,顶多是只鹌鹑蛋。”

    净尘的眼神很奈,看向远方的山谷,微微眯了起来。

    “丹鼎为了在那个女人面前表现他的风度,没有杀我,又或许是不屑于杀我吧。我带着满心的伤,黯然离开了城市。”净尘收回眼光,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不过,虽然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虽然那个女人根本不值得我爱,但丹鼎毕竟夺了小爷我的女人,他必须得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这次杀戮血窟开启是个很好的机会,或者说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所以你来了?”萧炎问道。

    “嗯。”

    “可是你没有想到,丹鼎的绝世天才姐姐这次也来了?”萧炎连连摇头,为命运对净尘的不公哀叹。

    “是。所以小爷我现在很清楚,也很清醒,保命才是我的首要任务。”净尘笑得很苦。

    “说不定还有机会,在这里,论什么人,都有可能随时倒下。”萧炎安慰着净尘。

    净尘对萧炎的安慰感激地摇摇头,“所以说你们遇见小爷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现在我还能保护你们,谁知会不会转眼就变成丧家之犬,甚至给你们引来杀身之祸。”

    净尘从一开始就认为萧炎和龙懿是需要他保护的。原因很简单,他再怎么落魄,也曾经是一个大势力中重点培养的天才人物,而萧炎和龙懿论从哪方面看也不像是什么强者。

    “先不说这些,你现在是在什么势力还是独自一人?”萧炎心里很郁闷,难道自己这张脸就那么像需要保护的?

    “去了一个神秘的组织,一个极其庞大但在外人看来很黑暗很堕落很瞧不起的组织,所以暗面上的事情我知道得很多,要查一些很多势力都查不多的东西我倒是很在行。”说到这里,净尘突然很认真,“喂,你可别指望我给你透露组织的内幕,我知道你很好奇。”

    萧炎被净尘看穿了想法,顿觉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没来得及尴尬,一直外放着的灵魂之力就突然感受到有五道气息正朝自己这边急速扑冲而来。他拍了拍净尘的肩膀说道:“我想,不管我好奇不好奇,你目前都需要立即解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净尘一怔。

    “这次你站得又太靠前了。”萧炎坏坏地笑道。

    净尘闻言脸色大变,转头望向路的下方,只见滚滚尘烟中冲上来五个人影,忍不住愤愤骂道:“认识你们真是小爷我的不幸!”说完,脚下一发力就冲了过去。

    萧炎与龙懿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

    但玩笑归玩笑,萧炎二人自然不会让净尘一个人去以一对五,也紧跟着冲上前去。

    对面的来人黝黑似铁,身材极矮,浑身肌肉高高隆起,正是妖族中擅长锻造的妖铁族,**防御比较强悍,武器也比一般的种族厉害一些。

    “算你们还有点良心,没丢下小爷逃命。”净尘回头瞄了一眼追上来的萧炎和龙懿二人,侧身避过破空而来的战锤,双手印上一名妖铁族人的胸膛,反震得手臂略微发麻,连忙向着萧炎两人提醒道,“你们自己小心点,这些家伙比刚才那三个强多了,有点棘手。”

    但他的话音才落,转眼就看到了让他双眼发直的一幕。

    只见龙懿后发先至,身躯速低俯,紧贴着砸下来离头顶不及几寸的重锤,以与地面近乎水平的姿势蹿到一个妖铁族人的脚下,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起,缭绕在右手臂上的雷电似箭一般扎进了对手的脖颈。

    一击得手后,龙懿没有丝毫停顿,身躯微微一晃,左脚如鞭子一般甩向身边另一个对手的头颅。尚未来得及为身边倒下的族人愤怒,甚至瞳孔都来不及放大,这名妖铁族人的头颅便响起骨骼碎裂的声音,倒在血泊中一命呜呼。

    见龙懿发威,萧炎也不落后,身形如风掠起,与冲得最急的那个妖铁族人错身而过,一反肘就击在其后背的脊梁上。随着“噼里啪啦”的一连串脆响,保持着前冲之势的这名妖铁族人向前扑冲了数十米才“轰隆”一声栽倒在地。

    似乎根本不需要回头看就知道结果,萧炎左手架起,挡住后面一名妖铁族人砸下战锤的手腕,右脚紧跟着一抬一跺,狠狠踩在最靠黄土路外边的那个妖铁族人脚背上。

    被踩的妖铁族人当即脸色一片惨白,惊恐的眼神中透着不可置信的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青年这一脚竟比山峦还重。

    看着被踩妖铁族人痛苦的表情,萧炎微微一笑,右脚化踩为勾,向着被踩妖铁族人的下盘狠狠一拉一扯,右手同时对着其胸膛猛力拍出。

    “不!”

    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响起,被踩的妖铁族人一下就失去平衡被击出了路边,向着深不可测的山谷掉落。

    见到山谷中炸开一朵璀璨的烟花,萧炎摇了摇头,对着刚给最后一名妖铁族人来了个双风贯耳的净尘笑了笑。

    “我靠,竟然比小爷我还猛!”净尘一把推开七窍出血、眼看活不成了的最后一名妖铁族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萧炎和龙懿两人,恍然间有不认识两人的错觉。

    萧炎只是人畜害地淡淡笑笑,一副很欠扁的样子,至少在净尘看来是这样。

    “虽然小爷不得不承认,你最后那招借力打力的确很精彩,但别得意,小爷还有压箱底的本事没拿出来呢。”眼见自认为需要自己保护二人竟然这么强悍,净尘面子上实在有些挂不住,不好气地甩出了一句。

    难道这就是我和龙懿压箱底的本事吗?萧炎郁闷地翻了翻白眼,正想反击两句,却被龙懿轻轻扯了扯衣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