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黄雀在后 一 新年快乐
    炼药师遇见心仪的材料,就像去青楼寻欢的男子遇见了绝色美女,萧炎当即从纳戒中取出瓷瓶狂灌起来,足足灌了十几个大瓷瓶,直到水洼的水已然见底,才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将瓷瓶收回纳戒。   “炼制‘灵魂之恋’需要的九泉之水这就足够了,哈哈。”萧炎美滋滋地想着,然后转回到王座前。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

    净无尘一看萧炎的表情,马上猜到萧炎寻得了九泉之水,顿时得意起来。

    “你还真是见识多广。”萧炎开心地直点头,“我们再仔细看看这里,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好东西,我总觉得此地像是远古留下来的废墟。”

    “看不出你还挺贪的嘛,得到九泉之水还不满足。”净无尘开心地打趣道。

    “一切皆有可能,反正又费不了多少时间。”

    萧炎憨憨地笑笑,然后细细打量起石柱和断壁来。

    龙懿跟在萧炎身后,不时用雷电之枪左敲敲右磕磕。

    龙懿倒不是想寻什么东西,而是他要跟在萧炎身后,以防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魂影绝的偷袭。

    “这地方一目了然,除了柱子就是石头,纯属浪费时间。”净无尘心里嘀咕着,慵懒地靠在一根石柱上抽起了卷叶。

    眼光扫过石壁,上面只有着一些远古的浮雕,枪在石柱上敲过,也没有听到空心的闷响,萧炎与龙懿二人很快就将废墟的每一处都搜索了个遍,却一无所获。

    “哈哈,没有什么现吧?”

    净无尘心里对自己的正确判断极为得意,但当他把抽剩的卷叶扔到地上准备踩熄时,却像现了新大6一样喊了起来:“咦,你们快看,地上的积雪在开始消融了!萧兄,是不是你取走了九泉之水的缘故?”

    萧炎和龙懿低头一看,果然,地上的积雪在慢慢消融,表面已经开始渐渐渗出水来,一些积雪较薄的地方甚至已经露出了黝黑的地面。

    “之前我就奇怪此地怎么会与别的地方相差如此之大,原来是这个原因。”

    萧炎恍然大悟,突然眼光一凝,盯着积雪融化后的一处角落。

    “你们看,那角落似乎有什么东西。”

    萧炎大袖一挥,飓风大作,整个地面的积雪在萧炎这一挥间全被卷上天空,然后在天火的高温下蒸成了水雾。

    净无尘与龙懿这才现,在此地的四个角落,分别雕刻着一个模糊的图案。

    “这似乎是图腾,或许是某个远古种族的标识也说不定。”

    萧炎眼光落在模糊图案上面,见其上有着不少玄妙轨迹的线条,但不太明白那到底代表着什么。

    但净无尘瞄了几眼后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嘴微微张着,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这是这是飞刀的轨迹我可以确定,这些就是飞刀的轨迹!这里肯定曾经住过一个以飞刀为武器的远古种族!”

    “既然这里有,其它地方一定还有。”

    净无尘非常激动,转头就去查看石柱和断壁上的图案。

    可围着废墟转了几圈后,净无尘就像霜打过的茄子一样蔫了下来,石柱和断壁上除了人物和花纹,并没有与飞刀轨迹线条类似的图案。

    “我总感觉这四个角落的图案有遥遥对应之势,无尘,你精通飞刀,我觉得或许你应该认真揣摩一下,说不定会有新的现。”萧炎认真提出建议。

    “对啊!”

    净无尘眼中一亮,蹲在地下观察起四个图案来,并不时伸出手比划几下,直到最后飞刀出手,按照图案上的轨迹飞舞起来。

    净无尘很快沉浸在了其中。

    萧炎在一旁却渐渐现了一丝端倪,净无尘无论按照哪个图案出飞刀,刀尖都指向王座方向。

    可是,之前自己和龙懿敲击过王座,并没有现什么异常啊,萧炎陷入了沉思。

    净无尘也与萧炎有了同样的现,他停下飞刀,眼光落在王座上,然后快步向着王座走去,心情激动得连脚步都有些微微颤抖。

    被脚步声惊醒的萧炎明白了净无尘的意图,问道:“你确定是在这里?”

    “飞刀指明了方向。”净无尘站在王座前,掩饰不住心情的澎湃,“我相信错不了,这里面应该藏有功法斗技。”

    “那就祝你好运了!”

    萧炎再次仔细端详王座,依然没有现什么异常,不由得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和龙懿静静站在一旁,期待净无尘的惊喜。

    略显昏暗的山谷中,除却净无尘在王座那青石材质上细细摩挲的沙沙声,一片寂静。

    静待良久,就在萧炎眉头开始皱起来的时候,净无尘颓然地瘫坐在地上,用拳头无力地捶打着地面,很是沮丧:“真的没有!难道这只是上天和我开的一个玩笑?”

    “既然没有收获,不如毁了王座看看?”

    萧炎抽出了天火亘古尺。

    “万万不可,或许是我们还没找到关键。”一见萧炎要毁王座,净无尘刷地一下从地上弹坐起来,“留着还有一丝希望,毁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但萧炎的神情却没有半点变化:“既然试尽了所有办法都一无所获,何必再浪费时间?之前你不是说这里没什么东西了吗?没有希望之前那么坦然,怎么有了一点希望反而患得患失了呢?该你的始终是你的,不该你的,也没什么好遗憾的,说不定砸出个惊喜来呢?”

    “小爷我不就是有些舍不得嘛。好吧,就听你的,砸了!”

    望着残破的王座,净无尘大口呼吸了几口气,狠了狠心提高了声调。

    萧炎笑笑,凌空踏步挥尺劈下,残破的王座在一片弥漫起的尘灰中轰然裂成四块,向着两边倒塌,露出了王座的基座。

    不得不说,萧炎的心思的确缜密,下手之际还顾及王座中有暗藏宝物的可能,并没有将王座轰碎成无数块,而是控制力道一劈为四。

    尘灰散去,映入三人眼帘的王座里面依然是实心的青石,并没有出现三人所期望的惊喜,净无尘眼中充满了深深的失望。

    “我说你能不能别只看着那些破烂的石块。”

    萧炎拂袖将基座上的灰尘扫去,露出了黝黑的石面,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符。

    “这是?天哪!”净无尘从那些鬼画桃符般的字符中依稀看到了“飞刀”两字,心脏顿时“怦怦”直跳,惊喜地问着萧炎,“你怎么现的?”

    “是你太担心摧毁王座会不会连功法斗技一起毁了,将注意力都集中在裂开的王座碎块上了。”萧炎理所当然地回答道,“而我没有现什么便上下张望一下,没想到在基座边角灰尘没有覆盖满的地方看见有几个刻痕似字非字,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你这就叫心急则乱,懂不?”龙懿老气横秋地教训着净无尘。

    “你个小屁孩,学什么大人的口气?”净无尘回过神来,没好气地说了龙懿一句,迫不及待地低头细细看起那些字符来。

    “这些字符到底写的是什么?”萧炎完全不认识这些字符,“是不是功法斗技?”

    “好像是某个远古种族的文字。”净无尘一边辨认一边回答道,“似乎真的是一部适合飞刀修炼的斗技。”

    “似乎?”

    是就是是,不是就不是,怎么还“似乎”?

    “远古时的很多种族已经泯灭在历史中,他们的文字也渐渐被遗忘,我也只是略懂一些而已。”净无尘无奈地摊了摊手。

    “都没肯定,那你还这么开心?”萧炎觉得无语。

    净无尘的兴奋之色并没有因为萧炎的打击而有所减少:“哈哈,虽然只是略懂,可这第一句小爷我还是看出了七七八八,“世阶初级斗技”和“飞刀”几个字小爷我还是认得的。”

    “你的运气也实在太好了点吧,刚进内围就得到一部世阶初级斗技。”龙懿咂了咂嘴,眼中闪过一丝羡慕。

    “不过你只识得这几个字没有用啊。”萧炎替净无尘开心之余又忍不住有些担心。

    “这我倒一点都不担心。我有一个朋友,他特别喜欢钻研这方面的知识,连我都能辨认出一些,那他肯定懂。”

    净无尘很有把握地说道,眼中满是小星星在闪烁。

    萧炎一拍手掌,眼开眉展:“那太好了,想不到在此地又是收获魔核,又是九泉之水,现在又收获一部世阶初级斗技,这幻境内围果然是宝地啊!”

    “哈哈。”净无尘也笑逐颜开,“这还多亏了萧兄你,要不是你坚持在这里搜索,我们也现不了这部斗技。”

    拍拍净无尘的肩膀,萧炎嘴角微微翘起,笑了笑:“赶快收起你的宝贝斗技,我们走吧,还有不少好东西在等着我们呢。”

    “嗯。”

    净无尘重重地点点头,将整个王座基座收进纳戒中,跟随着萧炎与龙懿跨出了山谷。

    三人收获颇丰,抬头望望阳光灿烂的天空,心情一下子变得爽朗起来。

    “接下来我们应该往哪呢?”经历过一连番的事情,净无尘心中早就以萧炎为,出声询问。

    “你们看。”萧炎抬手遥指远处,“那边那片红色针叶林中有两帮人,估计很快就会相遇。”

    “什么情况?难道又有宝物?”净无尘一下来了精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