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誓言破谎言 三
    “萧炎?萧炎……莫非是……”

    贝狐一愣,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可是,只听说此人运气不错,因得到了老魔皇的几张药方而闻名大陆,有几个钱罢了,并未听说他有什么超强的实力啊!怎么会被一向眼高于顶、只认实力的混沌不灭高看至此?难道是因为丹药的原因他们交上了朋友?

    “不管他是怎么让混沌不灭刮目相看的,应该绝多强的战力,又在虚弱中,不足为虑。”

    知道了萧炎是谁的贝狐挺直了微弯下去的身子,语气也从尊敬变成了淡然:“原来是炼制出了清灵液的萧兄,这些年来,萧兄的大名可是家喻户晓啊!”

    随着贝狐把萧炎的身份点明,只尊崇战力的妖族一众精英眼中的惊讶也速变成了漠然。

    对贝狐一众这种态度的转变,萧炎一点都不介意,毕竟他本来就没指望自己的名气能震住这些妖族精英,而对于贝狐纯属客套的赞美他是懒得理会,他转身看向眉头渐渐舒展的怒龙,笑道:“我想听怒龙兄说几句。”

    一听萧炎这话,怒龙心中涌起一股暖流,他深望了萧炎与混沌不灭一眼,正色,缓声说道:“我怒龙在此用我妖族老祖宗之名起誓,我绝没有做什么贝狐诬陷我的所谓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之事,若有半句虚言,甘受千刀万剐、株连九族之罪!”

    之所以不辩解而是起誓,是怒龙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既然贝狐已经给他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随便伪造一些事实对贝狐来说简直就是信手拈来的事情,何况众口莫辩,他一个人如何辩解得清?所以。他唯有赌那一众妖族精英不敢以妖族老祖宗之名来起誓,而且他也相信妖族之人是不敢以老祖宗之名来为谎言发誓的。

    “敢拿妖族老祖宗之名来起誓,看来怒龙还真是被诬陷了!”

    萧炎心中有了初步断定,联想到自认识怒龙以来,怒龙为人豪爽,又信守承诺,确是一条汉子。他对怒龙加信任了。

    因为萧炎在平时与清浩然和啸战等人聊天中知道,在妖族,那位老祖宗可以说就是整个妖族的脊梁骨。是将整个妖族顶起来的天!如果这天跨了,妖族的处境在人、魔、妖三族中将会变得非常危险。所以,那位老祖宗一直被妖族之人奉如神明,妖族每个人自小便在心中种下了对那位老祖宗敬畏的种子。妖族中论多么狂傲不羁者。论多么十恶不赦者,哪怕他敢挑战族规、漠视妖皇,哪怕他敢做出为所有人不齿的恶事,也绝不敢玷污那位老祖宗的名誉。

    “且看贝狐一众对怒龙的起誓如何反应并如何应对再做定论。如果他们全部敢面色如常般像怒龙那样以妖族老祖宗之名发誓,那么贝狐所说怒龙做下了天怒人怨之事就是真的,怒龙就是一个连妖族老祖宗之名都敢拿来玷污的人渣!否则,贝妖就在说谎,是在诬陷怒龙!”

    萧炎转过头去。盯着贝狐。

    果不其然,骤闻怒龙居然用妖族老祖宗之名起誓。一众妖族精英脸色大变,目光闪烁不定。

    唯有贝狐依然淡然自若,他轻摇折扇,轻描淡写地质疑起怒龙的誓言来:“呵呵,真是可笑!试问,一个不仁不义、天怨人怒之人发的誓能信得过吗?”

    只是,他的质疑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因为,一众妖族精英的失态已被萧炎尽收眼底。

    萧炎为之前没有看错怒龙而心中大定,他嘴角翘起了一抹冷厉,冷冷说道:“我觉得,不管怒龙的誓言信不信得过,起码他的誓是用你们老祖宗之名发的。如果你们心中没鬼,你们也以你们老祖宗之名发个誓如何?贝狐,你带个头吧!”

    靠!好你个萧炎,这招太狠了!贝狐眼角连连抽搐,视线盯着萧炎,眼瞳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怨毒,他一反谦卑之态,反斥道:“萧炎你放肆!我妖族老祖宗为何等人物,我们妖族之人只要提及,不心怀万分敬意,是你以为我们可以随意以她老人家之名起誓的吗?又或者说,你萧炎非我妖族之人,所以对我妖族老祖宗毫不尊重?我警告你萧炎,你要是再敢有辱及她老人家的只言片语,我们与你不死不休!与你们整个萧族不死不休!”

    此时的萧炎看似在玩味地看着贝狐,心中却在急思即将可能开始的大战的对敌之策:一旦混沌不灭唬不住贝狐,以目前的敌我力量对比,别说帮到怒龙了,只怕自己和混沌不灭、龙懿、净尘四人都将被重创甚至被击杀!怎么办?

    贝狐怒斥完萧炎,见萧炎并没有言语,而是皱眉在想着什么,以为萧炎真被他吓住了,他神色轻蔑地等了萧炎一小会儿后,见萧炎还是没有对他的怒斥作出回应,便将目光转向混沌不灭。

    混沌不灭和净尘、龙懿见贝狐色厉内荏地怒斥萧炎但就是不敢带头以妖族老祖宗之名起誓,已然明白了一切,对萧炎用要求对方以妖族老祖宗之名起誓这招来弄清真相佩服得五体投地;而怒龙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他没想到自己奈之下的办法因为萧炎的力挺变成了对贝狐的致命一击,此情,他这一生都会铭记在心。

    混沌不灭看了一眼沉思中的萧炎,不明白萧炎在想什么,转头对贝狐没有任何表情地说道:“萧炎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非常简洁明了的一句话,也是态度异常强硬的一句话!但从拥有魔兽家族王者血脉的混沌不灭口中说出,却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贝狐眼瞳微微一缩,急忙对混沌不灭说:“还请混沌兄尊重我们妖族之人对老祖宗的景仰。莫要受他人蛊惑啊。”

    混沌不灭又将目光看向萧炎,装作要和萧炎商量的样子——他这是在拖延时间——见萧炎还在沉思,他回过头对贝狐说道:“我说了。萧炎的话就是我的意思。他现在在考虑,你们等他一会儿吧。”

    贝狐愕然!他真没想到,讨好了混沌不灭半天,最后是不是帮怒龙的决定权居然在萧炎手里,直后悔刚才怒斥萧炎时最后那几句话说得太重了。

    这时的萧炎还在苦思中:怎么才能唬退这些妖族精英呢?告诉他们我跟妖皇和他们妖族的圣女交情匪浅?他都敢犯族规杀怒龙,知道我跟妖皇和他们的圣女熟,还不要动手啊?尽量拖延时间争取多恢复点实力?可论怎么拖延。也拖延不了多久啊!混沌不灭的血脉之力不是短时间可以恢复的,我和怒龙的虚弱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恢复的,清灵液只恢复斗气可恢复不了虚弱啊……等等。虚弱?虚弱……丹药……对啊,我怎么把它给忘了?哈哈,有办法了!

    终于想出双方一旦交战如何逆转劣势的办法,萧炎醒转神来。寒着脸问贝狐:“你刚才说什么?”

    “呃……”贝狐差点气傻了眼。心道敢情你刚才什么都没听到啊?但现在帮不帮怒龙的决定权在萧炎手里,贝狐只好强压住心里的火,陪笑道:“我刚才说,我们妖族之人是不敢以我们比景仰的老祖宗之名起誓的,请尊重我们对我们老祖宗的景仰。”

    萧炎立即破口驳斥:“一派胡言!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妖族之人虽然景仰你们的老祖宗,可妖族从来没有规定过不能以老祖宗之名发誓!不说了,现在我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要么,你们以你们老祖宗之名发誓;要么。你们远离此地,待怒龙恢复之后,你们爱怎么了结恩怨就怎么了结!”

    贝狐完全没想到他以为实力不咋地的萧炎居然如此强硬,脸色急速变幻,暗衬:“看样子,这个萧炎是铁了心要帮怒龙了。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尽量不要与混沌不灭动手,这家伙战力变态不说,万一因此惹到魔兽家族麻烦就大了!”

    想到此,贝狐直指萧炎大骂:“你以为你是谁啊?若不是看在混沌兄的面子上,我会和你这般客气?”

    此时对一旦开战已有了应对手段的萧炎强硬得不得了,他冷哼道:“我看你们是不敢以你们老祖宗之名起誓吧!少废话,一分钟时间到了,要么起誓,要么滚!”

    混沌不灭与怒龙、龙懿、净尘对萧炎的强硬感到非常痛,但痛的同时又感到很困惑。按理说,萧炎很清楚目前双方的实力对比是敌强我弱,贝狐之所以不惜诬陷怒龙,非是忌惮混沌不灭的战力而已,贝狐不知道,难道萧炎还不清楚混沌不灭此时的战力连巅峰状态的一半都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萧炎应该竭力与对方斡旋以争取时间才对,为何一反常态变得如此强硬?莫非对对战妖族一众精英已有了对策?可到底有什么样的办法能在和一百五十多名妖族精英的大战中保证胜算呢?

    混沌不灭等在对萧炎的强硬困惑,而贝狐在萧炎的强硬逼迫下,眼看谎言即将被彻底揭穿,他有些慌了。

    “怎么办?莫非只能指望所有人都以老祖宗之名发誓?做不到,绝对做不到!这些人敢随我追杀怒龙,那是因为利益所驱,可要他们以老祖宗之名说妄言,他们是万万不敢的。”

    贝狐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心思急转:“但怒龙必须死啊!他若得逃此劫,我不仅成为不了重点培养对象,说不定还将死葬身之地!只能战了!幸好混沌不灭有伤在身,应该可战!如果混沌不灭动手,那就只能连混沌不灭一起杀了,反正现在这里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等杀完这五人,老子再把妖族这些人一个个全灭口!”

    贝狐敢为了成为重点培养对象而不惜触犯族规杀怒龙,自然也是杀伐果断之人,当即便下了决定——

    “妖族的勇士们,随我上,一定要杀了那个天怨人怒的人渣,为我妖族除恶!”

    贝狐至此还不忘用言语迷惑混沌不灭,奢望在混沌不灭迟疑的刹那抢得先机,杀怒龙和萧炎一个措手不及。

    但早已明了了一切的混沌不灭岂能让他如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