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订婚 三
    他瞳孔一缩,本能地挥出了三丈银枪。

    可银枪还未挥紫红色火焰,紫红色火焰已骤然一变,幻化出数百道尺影。数百道尺影合而为一,只一瞬,他就倒在了尺影之下,脑浆四溅,声息尽绝。

    全无防备之下,被萧炎这样全力一击击脑袋,别说一个星期斗帝,就是七星初期斗帝,只怕也经受不起。

    隐伏在其他两处的两名影子盟杀手闻得动静,大吃一惊,从草丛跃身而来,看见了空着手站在雪舞基尸首旁的萧炎。

    ‘你是谁?为什么出手杀他?”

    说话的这位是星后期斗帝,叫卿元峰。与他呈掎角之势站在萧炎侧方的星期斗帝叫薛无颜。他们虽见过萧炎的画像,但在夜色下,又是在密林,他们根本无法看清萧炎的脸。而且,萧炎最多只是一名五星初期斗帝,而眼前之人明显是星初期的斗气波动,所以他们不相信眼前之人就不是他们要杀的萧炎,而应该是萧炎请来的帮手。

    ‘我?呵呵,我就是你们想杀的萧炎!”

    萧炎用戏谑的口吻说道。

    已经杀掉一个星期,对方现只有一名星后期和星期,萧炎已浑然不惧。虽说萧炎不敢肯定能将他们一并击杀,但萧炎敢保证,那名星期的肯定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至于这个星后期的,不是还有龙懿吗?实在不行的时候只要唤出龙懿,明年的今天肯定就是这个星后期斗帝的忌日。所以萧炎有恃无恐地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不可能!你不可能是萧炎!说,你到底是谁?”

    喝问间,卿元峰和薛无颜同时散开了灵魂之力,想要寻索萧炎的踪迹。他们相信,萧炎一定就在附近。

    ‘不信就算了。再说,我是不是萧炎很重要吗?‘萧炎无所谓地说了一句。

    趁对方还未打算出手之时,他决定先发制人。他用如聊家常一般的口吻问道:‘可以告诉我你们三个叫什么吗?”

    ‘干什么?‘卿元峰和薛无颜狐疑又警惕地看向萧炎。

    萧炎习惯性地摸摸鼻子。道:‘我心好,说不定会给你们各立一块墓碑。”

    话落,目陡然闪出两道寒芒,双腿一曲一蹬跃上半空,一柄紫红色巨尺出现在他右手间,天火亘古尺朝着星期的薛无颜狠狠拍去。

    ‘哼!星初期而已!”

    眼看天火亘古尺就要击薛无颜的头,卿元峰从腰间挥出一条长约一米的锦带。斗气一催,在锦带上激出红色的耀眼光芒。与此同时,薛无颜挥出手宝剑在头顶上方一个横劈,扫出一道诡异的旋风。旋风与耀眼红芒合在一起,迎向了狠拍而下的天火亘古尺。

    ‘嘭!”

    巨大的爆裂声在空传荡。

    化解了?那就再来!

    同样的一击萧炎再次使出。

    但这次薛无颜和卿元峰的防守略有不同,虽也故技重施。但卿元峰不仅挥出了锦带所蕴含的红芒,还挥起了手的巨斧。

    巨斧一个纵劈,劈出一道有着浓浓腐味的雾气。

    雾气呈暗金色,黏稠度似乎很高,一眼望去,就如一团流动的岩浆。雾气一被劈出,便一生二。二生三,化生出三道暗金色气浪,沿着地面朝萧炎的下方浪涌而去,凡被其触碰过的地方,花草树木皆生机尽失,继而三浪合一,气浪越掀越高,只一眨眼的工夫。气浪就已高达近百米,朝着空的萧炎席卷而来。

    这还哪是气浪啊?根本就是一道足以腐蚀任何生命的气墙。

    萧炎暗暗心惊,心道星后期斗帝果然不简单。他知道,凡有腐味的东西都怕火,当下天火亘古尺连番催动,三道紫红色火焰如流火一般自手划出,直奔气浪而去。

    ‘嘭!”

    ‘嘭!”

    ‘嘭!”

    三道巨响先后响起。

    但萧炎还是低估了这道腐蚀气浪的威力。气浪虽被三道紫红色天火击散。却留下了一个直径约半米、散发着海蓝色光泽的圆球状怪物。此怪物呈液体状,没有眼睛,没有鼻子,也没有耳朵。如果不是有着一张猩红的血口,简直就是一个由海水聚成的水球。

    看着血口里那条伸吐、卷动着的发着幽光的殷红大舌头,再看到舌沿上时不时冒出一个个椭圆形的气泡,萧炎忍不住感到有些恶心。

    ‘这是什么?”

    ‘它是我手这把浪天斧的器灵。‘卿元峰的神色颇为得意,‘作为一个星初期斗帝,你能死于它,是你的荣幸。受死吧!”

    随着卿元峰厉声大喝,圆球怪物血口一张,‘呼‘的一声,无数个气泡从它那大舌头的舌沿喷射而出。

    ‘啪,啪……”

    气泡被圆球怪物一喷出,立即溃散,分解出一股股无形的腐蚀之力融在空,侵蚀进萧炎的识海。

    居然是灵魂攻击!

    以如此方式发出灵魂攻击,萧炎闻所未闻。

    仓促间,萧炎立刻催动灵魂之力进行灵魂防御,并想施展灵魂斗技‘苍穹寒‘进行反击。

    然而,这个时候才做出灵魂防御,却有些晚了,因为对方的灵魂攻击太诡异也实在是太快了。

    一股剧痛从萧炎的识海传来,尽管他的灵魂之力已是意阶期,他仍感到他的识海在被渐渐腐蚀,他的灵魂斗技‘苍穹寒‘根本发动不了,他觉着他的生机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这种感觉,就如一个普通人了蛇毒一般。

    ‘大意了啊……”

    萧炎一时之间毫无对策。

    就在这时,毫无征兆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从萧炎的识海异常清晰地传来,千万道雷丝突兀地出现在萧炎的识海,瞬间就将那股正腐蚀着识海的腐蚀之力消弭得无影无踪。

    ‘是龙懿出的手?不,不会是龙懿,我不召唤出子辰虚灵塔,龙懿根本就出不来。”

    萧炎就如得了一场大病,意识朦朦胧胧的,但意志还在,赶紧感受体内,才发现体内不知何时已运转起了雷决。

    八极天决,第四决,雷决,竟在这关键时刻在萧炎体内自主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