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故伎重演,激战 三
    感受到金发年人和火狸正急速赶来,红发年人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一次抵抗上。

    ‘想拖到金发年人救援,门都没有!”

    红发年人能感受到,萧炎自然也感受到了,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天空的落雷,萧炎的眼神变得决然。

    体内雷决快速运转,丝丝电流交织,形成雷电护甲覆盖在火焰战甲上,天火亘古尺劈落之势不减反增,狠狠地轰在银色盾牌上。轰然巨响,银色盾牌在萧炎的全力一击下狠狠地砸在红发年人头上,将红发年人砸得晕晕乎乎的。

    但萧炎也被天空的落雷轰。虽然雷决和火焰战甲的双重抵御抵消了落雷的大半威力,但余下的威力依然不可小觑,游走的雷电在萧炎体表肆虐,妄想破开萧炎的身体防御。

    咬牙忍着雷电带来的阵阵剧痛,萧炎再次运转起雷决,将余下的落雷之力引导至手的天火亘古尺上,使天火亘古尺更显威势。

    ‘死吧!”

    萧炎额上条条青筋暴起,巨尺在他嘶吼的咆哮声将银色盾牌劈得碎裂,也将红发年人劈得脑浆四溅。

    红发年人,身亡!

    ‘呼--”

    一簇天火将红发年人的尸体焚烧成灰,收了红发年人的纳戒,萧炎向远方模糊的金色身影瞄了一眼,嘴角挂起淡淡的嘲讽。‘老子在荒岛上等着你!‘脚尖一点,将‘风过无痕‘施展到极致。向着通往荒岛的虫洞疾驰而去。

    萧炎的残影渐渐淡去,一道金色身影和一道白色倩影倏然而至。

    望着飘飞在空的尸灰,一袭白袍的火狸脸色刷白。金发年人更是满脸铁青,眸子似要喷出愤怒的火焰。他断定,此人与荒岛上那个星初期绝对是一伙的。

    吸了一口细雨微寒的空气,金发年人渐渐冷静下来。

    ‘此人的斗气波动也在星初期,不过,能打杀掉老三和老,实际战力至少也有星后期。说不定还有什么绝强手段。但应该没有星巅峰的战力,否则不会见到我来了便急忙逃窜。

    ‘至于为什么会往荒岛上跑,或许是去救援同伙。又或许荒岛上有他们能仰仗的手段,想故意引我去。哼,我和老二两个星巅峰,难道还怕了不成?你们有依仗。我和老二又何尝没有?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袭杀我们?是替萧炎出头还是与丹殿或大长老有仇?

    ‘算了,待擒下他们,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冷哼声,金发年人身形一动,向通往荒岛的虫洞处飞驰而去。火狸紧紧跟上。

    此时的萧炎离传送到荒岛的虫洞仅有百步之遥,疾驰的他突然觉得带着秋雨的寒风竟直接吹刮在了脸上。

    ‘怎么会?我面上可是带着人皮面具的!”

    萧炎一惊,手不由往脸上一摸,人皮面具不知何时出现了几条裂缝。裂缝正被风吹刮得越来越大。

    心念一转,萧炎便明白了其缘故。不由得苦笑:‘终究是斗气大陆的东西,如何承受得了星斗帝的斗气,和极速之下风力的吹刮。”

    取下残破的人皮面具,挥去心的不舍,萧炎一步跨进了虫洞。

    不大一会儿,金发年人和火狸也落身在了虫洞口。

    金发年人沉声道:‘火狸,你留守在这里等萧炎从药族出来,只要他一出来,只要他是一个人,你就马上去击杀他!以你星期的实力,击杀一个五星初期没有丝毫问题。我进去和老二解决掉那两个混蛋再出来与你会合。”

    ‘嗯,那你要小心。‘火狸轻轻颔首。

    ‘放心吧,两个星初期而已,再强也不足挂齿。”

    金发年人跨进了虫洞。

    …………

    荒岛上,从纳戒取出银色隐形牌子,再服下隐形丹,萧炎站在虫洞附近一块岩石的阴影下,屏声静息地望着虫洞口,宛如一块石雕,没有一丝斗气波动溢出。

    经过短暂的调息,萧炎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想着可以再次对战星巅峰斗帝,他整个人都在兴奋,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但他并不打算在虫洞口附近和金发年人展开战斗。人皮面具已毁,金发年人一眼就会认出他就是萧炎,他的真实级别就会暴露,如果星巅峰的金发年人在激斗萌生退意,他和龙懿没有绝对的把握在对方退出虫洞前留下对方,他不能不谨慎。换言之,他和龙懿必须将金发年人杀死在荒岛上,否则,一旦被金发年人逃脱,他必将面临丹殿和影子盟超强实力的追杀。

    至于火狸,他判断金发年人一定会将她留在虫洞外,继续等待他从药族出来。

    所以他在等,等金发年人远离虫洞,才是他现身战斗之时。

    并没有等太久,随着虫洞口的光幕一阵扭曲,金发年人有些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了荒岛上。

    身影尚未完全凝实,虫洞口附近便出现了无数道风刃,风刃纵横交错,将虫洞口附近的空间切割得支离破碎,无数天地元气的湍流在虫洞口附近肆虐。

    ‘好谨慎,不愧为丹殿这帮人的带头者。‘静静望着渐渐凝实的金发年人身影,萧炎在心赞赏一声。见金发年人进来后虫洞再无动静,萧炎又在心长舒口气,‘果然,那个叫火狸的女子留在了外面,这样这个金发年人就更难逃脱了。”

    虫洞附近一片静寂,静得连一丝风都没有。金发年人眉头渐渐蹙起,两道利剑般的目光透着浓浓的不解。

    ‘这伙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灵魂之力探测不到他们?”

    ‘嗯?连老二也探测不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闭目再次细加探测,良久,金发年人睁开双眼,身形拔空而起,向着荒岛的南面疾驰而去,在半空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

    荒岛靠近最南端一处,看着褐色地面上泛着的黑灰色灰屑,金发年人眉角狂抖。他知道,他的二弟白发老者已经被杀了。白发老者拥有怎样的实力他比谁都清楚,兽化后接近七星的星巅峰啊,竟然死在了一个斗气波动不过星初期人手里?这人的手段也太不简单了……

    一个就能击杀老二,现在是两个,自己如何应对?这一刻,金发年人不由有些怕了,目光在四周观察起来。他发现,四周的打斗痕迹不是很明显,看来当时打斗得并不是很激烈,打斗的时间肯定也就不长,说明什么?他的脑子里油然冒出了四个字:‘灵魂斗技!”

    对,老四、老五就死于灵魂斗技,说不定老三、老也是着了灵魂斗技的道,这两人的灵魂之力一定很强,只有灵魂斗技才能让老二死于一个星初期之手!灵魂斗技吗?哼!老子还就不怕灵魂斗技!

    一念至此,金发年人仰天怒吼:‘你们给老子出来!老子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怒吼声如暴雷般响彻在荒岛上空,惊起海边白鸥无数。

    ‘如你所愿。”

    一道声音从虫洞方向传来。下一刻,一道笼罩在火焰的身影极速划过天际,出现在了金发年人头顶上空,紫红色的尺影狠狠劈落。

    天火亘古尺破空,发出连串的‘啪啪‘声,如海浪拍击岸边礁石,掀起无数气流,将金发年人的金色衣袍紧紧压贴在身上。

    金发年人瞳孔一缩,身形陡然向后疾退数丈,避开了萧炎的全力一击,与此同时左手伸出,一道由旋风聚成的盾牌出现在他身前,将四溅的尺风全数抵御下来。

    ‘比起白衣老头的蛮力,你的战斗技巧精湛多了。”

    一击不,萧炎说出一句不知道是讥讽还是赞赏的话,身形向上一腾,澎湃的斗气如喷泉般宣泄,冒着火焰的尺影漫空密布,遮蔽了二人头上的一方天空,煞是绚丽。

    ‘华而不实!”

    冷斥一声,金发年人右手一握,一柄金色长枪出现在手,然后脚一踏地,满是战意的斗气爆发开来,金色长枪带起一股劲风直刺萧炎。在他看来,凭着他的速度,一定可以在对方千百道尺影落下前先刺对方。

    ‘是不是华而不实,你接下再说吧。”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尺影光华尽敛,骤然聚缩成一柄紫红色巨尺劈向迎面刺来的金枪,仿佛刚才漫天的尺影不过是一场幻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