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天蓬至尊 > 第1章 重生都市
    2004年,华夏,临三县。

    正午,夏日炎炎,空气都隐约因为可怕的高温,而变得扭曲了起来。

    这时,天空蓦然一黑,竟毫无征兆的,出现了日食的奇观。

    路上的行人,无不抬头,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快速消失的太阳。

    然而,在所有人将注意力,放在日食上的时候,一缕幽光,却悄悄的透过窗户,来到了一间破旧、狭窄的出租屋内。

    最后,没入了躺在床上,一名身高约莫一米七五的年轻男子身上。

    “嗤!”

    顿时,年轻男子身体一阵抽搐,挣扎了几下后,便猛地睁开了双眸。

    在男子睁开眼睛的瞬间,日食也骤然消失,整个世界再次变得亮堂堂一片,变得炙热无比。

    路上的行人,仿佛感觉刚刚的日食,不过是出现了幻觉,露出了一阵错愕的表情。

    ……

    此时,出租屋里的年轻男子已经坐了起来,低声喃喃道:“踏遍三千世界,收集无数珍宝……但,最终也没能踏出那一步,死在了泯灭神雷之下……”

    “幸好在危难之时,灵魂被卷入了空间裂缝之中,这才使我重生地球之上……并且,经过这十六年的努力,更让我天魂得以回归,成功获得了前世的记忆!”

    半响,才继续道:“前世,我初生混沌,一切的修炼、功法,都靠我自己研究,以至于走了不少弯路和错路。”

    “后来,想要改正,却已经晚了。”

    “如今,新的身体,从零开始。或许,以前所想的那些修炼之法,可以一一实现!”

    “前世,始终无法踏出的一步。今世,将化作可能!”

    “我天蓬至尊,回来了!”男子振奋一喝。

    顿了顿,才继续道:“不过,说来也巧,今世重生地球的我,名字竟然叫朱刚烈……”

    “这倒是与我当年无聊之时,来地球与唐僧、孙悟空和沙僧等人一起取经的化名,有些相似……是巧合吗?”

    不过,很快,朱刚烈便将这件事丢在了一边。

    毕竟,名字只是一个代号罢了。

    “今世的我,由于天魂迟迟未归,使得我患有轻微的失忆症,什么事都做不好,学习成绩也始终排在班级最后几名……几乎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受了不少委屈!”

    “老爸死的早,老妈为了治疗我的失忆症,花了不少钱。今年,老妈为了维持生计,更是将我放在了二姨家,而她则去了外地打工。老妈,你辛苦了。”

    “不过,既然天魂归来,那么,我的这些委屈,都将一一讨回!”

    “老妈,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一股超然的自信,从朱刚烈体内喷.涌而出。

    看了眼窗外高大的建筑物,和飞驰的汽车,又道:“现在是2004年,距离上次来地球已经过去了上千年……想不到,地球竟朝科技星球的方向发展了……”

    “不过,这也正常。”

    “当初和唐僧他们去西方取经的时候,地球还有一些灵气。但如今,却已经完全枯竭,成为了末法之星,难以修炼,不能成仙……科技,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了。”

    “末法之星,会让我的修炼变得缓慢无比。不过,却是打好基础的一个好地方,倒也不见得是坏事。”

    “天魂在空间裂缝中受到重创,使得绝大部分功法记忆出现了遗失。”

    “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我重新看到那些功法秘籍,可以很快恢复记忆,并将它们一一修炼至极高的境界……”

    “以如今的身体状态,倒是可以使用记忆中存在的天罡圣气诀,找到气感,进入练气境。”

    朱刚烈说到这里,便盘膝坐在了床上,微闭眼睛。

    “呼!”

    “吸!”

    “呼!”

    “吸!”

    随着每一次呼吸的进行,朱刚烈整个人都跟着上下起伏,继而出现了一种特殊的律动,并弥漫出一股清爽的微风。

    使得炎炎夏日,没有空调的破旧出租屋内,变得阴凉、舒服。

    朱刚烈额头上的汗珠,也渐渐消失。

    原本暗沉,没有血色的皮肤,似乎渐渐多出了一抹红润之色,十分的玄妙。

    时光如水,肆意穿梭。

    转眼,夕阳西下。

    “嗤!”

    一股强横的狂风,从盘膝坐在床上,始终一动不动的朱刚烈体内迸发而出,吹得出租屋内的书本、窗帘,哗哗作响。

    接着,朱刚烈猛地睁开了眼睛,并隐约闪过一道绚烂的精芒。

    “若是在其它世界,恐怕只需要一瞬间,我就可以进入练气……但,在这地球之上,我竟然花费了整整一个下午。”朱刚烈暗自叹了口气。

    “初入练气,都如此困难。后面的筑基、凝脉,又该如何?”

    “看来,在末法之星修炼,比我想象中,还要困难啊。”

    朱刚烈看了眼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天幕,道:“差不多要去酒吧,做最后一天的暑期工了。”说话间,打开房门,大步朝外面走去。

    冰点酒吧。

    一群群疯狂摇摆,和舞动着身姿的男男女女,在炫耀的霓虹灯下,和震耳欲聋的音乐之中,不时的发出一阵吼叫和口哨声,显得十分的畅快。

    朱刚烈穿着服务员衣服,端着酒盘,在人群里肆意穿梭,动作矫捷、轻快。

    午夜过后,音乐渐歇,冰点酒店的人群,也跟着冷清了起来。

    只有扑鼻的酒香,和满地的瓜果皮,似乎是在告诉众人,不久前,这里十分的热闹。

    朱刚烈没有像往常一样,换上自己的衣服后,便下班离开,而是来到了经理办公室之中。

    “经理,今天就是我来冰点酒吧,上的最后一天班了……所以,请你将我这个月的工资,给结算一下。”朱刚烈不卑不亢道。

    坐在沙发上,肥头大耳的经理刘志成,正与两个叼着香烟的混混打扑克。

    待到一局打完,刘志成似乎才注意朱刚烈来到了办公室里一样,轻轻的抬了抬眼皮,淡淡道:“工资?”

    说话间,将抽屉里朱刚烈的身份证复印件给拿了出来,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喝道:“我们招聘广告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必须年满十八岁!”

    “但是,你呢?一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

    “你不符合我们的招聘要求……现在,你被开除了,滚吧!”刘志成大声训斥,口水四溅。

    朱刚烈的脸色,骤然一冷,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不给我发工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