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天蓬至尊 > 第14章 恢复健康
    一旁的董元伟,看着王雅慧甜美的笑容,整个人都有些痴了。

    半张着的嘴巴,隐隐闪烁着缕缕晶莹的口水。

    朱刚烈将纸笔还给王雅慧,道:“不客气。”

    王雅慧又说了声谢谢,转身,迈出轻快的步子,任凭后背上的小马尾,随着已经渐渐发育成熟的美.臀,而左右摇摆。

    随着王雅慧坐下之后,董元伟这才吸溜了一下口水,转头对朱刚烈道:“阿烈,请受我一拜!”

    说话间,还夸张的站起身,对朱刚烈深深的鞠了一躬。

    如果是一位美女在夏天,这样鞠躬,自然是一处不可多见的美景。

    但,董元伟这个胖子,就……

    朱刚烈看着董元伟的模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了起来。

    “叮!”

    上课、下课。

    一天时间,转眼而过。

    不过,教室里的同学们,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刚响起放学铃,便全都急不可待的,离开这如同鸟笼般的教室。

    不少人,或犹豫,或意动,或下定决心般,朝讲台凑去,并快速写下自己的名字。

    坐在最后排的董元伟,同样如此,兴奋道:“阿烈,走,我们一起报名参加《迎新会》怎么样?”

    “高一新生,听说有很多不错的妹纸哦!”

    “要是在舞台上,展现一下歌喉,一定能吸引到不少人。”

    董元伟说到这里,一双眯眯眼,隐约闪烁着一丝亮光,再配合他经过了一天学习,而导致满是肥油的脸……顿时,整张脸就是一面镜子,亮堂堂的。

    临三县一中,有一个传统。

    每年九月份开学之际,便会举行一次“迎新会”,从而让新生尽快融入高中的学习、生活之中。

    但,由于高三学生面临高考,学习任务重。

    所以,“迎新会”的节目,全部交由高二学生。

    朱刚烈早已经习惯了董元伟猥.琐的模样,倒是没有太过在意,摆了摆手,道:“不了,我不喜欢上台唱歌。”说完后,便朝教室外面走去。

    董元伟不由露出一抹遗憾的表情,不过,身体却是没有丝毫的遗憾之色,急忙迈出粗壮的大腿,朝讲台走去,并快速拿起笔,在迎新节目单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停顿了片刻,又在后面添上了朱刚烈三个字。

    做完这些之后,董元伟摸了摸肥腻的鼻子,这才满意的走下了讲台。

    夜,静悄悄的。

    破旧的出租屋。

    朱刚烈盘膝坐在床上,调整了一下呼吸。

    夜幕下的星辰,再次变得闪亮了起来,继而纷纷汇聚成一条看不见的细线,朝朱刚烈飞射而去,不断增长着他的能量。

    星星的变化,自然又引起了不少天文学家的关注。

    “快看,星星又变亮了十倍!”

    “没错!”

    “为什么会突然变亮呢?”

    “这里面,绝对存在着某种特殊的天文秘密!”

    “或许,这个秘密与地球的寿命有关……也或许,和外星人有关……又或者……”

    “记录,赶紧将星星亮度变化的时间、方位、走向等等一系列情况,全都记录下来!”

    “也许,我们会因此,而成为闻名世界的人!”

    ……

    季雨大酒店,是临三县唯一一家三星级酒店,高大、华丽,如鹤立鸡群般,坐落在了临三县最繁华、热闹的长平街上,甚至,隐约成为了临三县的一个地标级建筑物,吸引了许许多多外地的游客,前来合影、驻足。

    而但凡是有一些身份、地位的人,若是来临三县出差,也会选择入住季雨大酒店。

    夜幕降临,季雨大酒店前停放了不少小轿车,整座季雨大酒店则闪烁着绚烂的霓虹灯,让人一阵的目不暇接。

    季雨大酒店豪华套房中。

    一共四人。

    一位略微有些啤酒肚的中年男子,一位画着淡妆的中年妇女,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以及穿着宽松休闲装的张敏芬。

    老者正用两根苍老的手指,搭在张敏芬的皓婉上,神情专注。

    而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则是用极为紧张和关切的目光,盯着老者和张敏芬。

    原来,中年男子名叫张平,中年妇女名叫杨婷,他们是张敏芬的爸妈。

    儿女是爸妈的心头肉,张敏芬出生之后,便一直受到羊癫疯的侵害。

    每次看到女儿犯病痛苦的模样,张平和杨婷整颗心,就像是被刀搅一样,痛苦无比。

    为了治疗女儿的羊癫疯,张平和杨婷,几乎跑遍了大大小小所有医院,却始终没有什么效果。

    无奈之下,只得让女儿将药时刻都带在身上,以防犯病时,能及时吃药,以免遭遇危险。

    今天,当张平和杨婷,得知名满天下的国医姜东浩来到临城之后,托了许多关系,终于见到了姜东浩,并在哀求之下,成功让姜东浩出手帮女儿看病。

    半响,姜东浩眉头微微一皱,把指头收了回来,继而将桌上一大堆病例,重新翻看了起来。

    “哗啦啦!”

    偌大的客厅,顿时只听得到姜东浩翻病例的声音。

    半响,姜东浩才问道:“这真的是张敏芬所有的病例了吗?”

    “最近一次检查,是三天前?再往前,便是半个月前?”

    杨婷急忙回答道:“是的……”

    看着姜东浩紧皱的眉头,杨婷心头莫名一紧,忍不住问道:“姜老,是……是敏芬的病,出什么问题了吗?”

    姜东浩没有急着回答杨婷的话,而是将病例来回翻看了两次,接着,又要张敏芬伸舌头,看瞳孔等等。

    最后,姜东浩眉头一展,笑道:“张先生,杨女士,恭喜啊!你女儿的羊癫疯,已经完全消失,身体已经恢复健康了。”

    “啊?”

    张平、杨婷以及张敏芬三人,全都楞了。

    虽然,张平和杨婷都听过姜东浩的大名,知道他的医术非常高明。

    但,如今姜东浩只是给张敏芬做了一些检查,还根本没有针灸或者开药治疗啊。

    怎么,怎么就突然说张敏芬的病好了呢?

    即便再厉害的医生,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直接将病治好吧?

    更何况,还是非常严重的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