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天蓬至尊 > 第21章 一万一次
    客厅。

    身穿牛仔短裤,黑色T恤的李雪道:“爷爷,您真不能让那个姓朱的,帮你治病。”

    “他那么年轻,满嘴跑火车,哪里又会治病啊!”

    显然,李雪对于三天前,朱刚烈将自己摔倒在地上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坐在沙发上的李建涛,瞪了眼李雪,厉声道:“你知道什么!”

    接着又瞪了眼站在一旁,戴着金丝眼镜,周身却隐约弥漫着一股威严气息的中年男子。

    最后,才对坐在一旁的老者,道:“老兄弟,我没想到兴国这小子,竟然让你特意从省城赶到了我这儿……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昨天给张敏芬看过病的姜东浩。

    原来,三天前,李雪知道李建涛准备让朱刚烈帮他治病。

    出于对爷爷的关心,李雪便将这件事,告诉给了爸爸李兴国。

    李兴国听到要让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年轻人,帮老爷子治病,当时就急了。

    第二天跑回家里,劝说老爷子,要谨慎一些。

    但,李建涛见识过朱刚烈的厉害,再加上,他是一个执拗的人。

    哪里又听得进李兴国的劝解。

    无奈之下,李兴国便拨通了姜东浩的电话,希望他能亲自来一趟临三县家里。

    于是,这才出现了昨天晚上姜东浩帮张敏芬看病的事情。

    紧接着,便是眼前的这幅场景了。

    姜东浩忙道:“老首长,你这话实在太客气和见外了。”

    “我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您了,也是想念的紧啊。”

    “另外,我也是有一点私心的。”

    “毕竟,你的那病,我根本束手无策……如今,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可以治你的医生,我是刚好可以学习一番啊!”姜东浩笑呵呵道。

    李建涛刚还想说些什么,门口便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来者,正是万福和朱刚烈。

    李建涛看到朱刚烈后,浑浊的眸子,不禁微微一亮,站起身道:“朱神医,你来了。”

    姜东浩和李兴国也顺着目光,朝门口看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脸上不由全都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讶之色。

    虽然,他们从李雪那里,已经知道朱刚烈非常年轻。

    但是,却从没想到,会这般年轻……恐怕,连20岁都不到。

    一个20岁不到的年轻人,可以治病?

    而且,还是治疗李建涛积压数年,甚至,使得他寿命只有一年的重病?

    这怎么可能?

    两人暗自摇头。

    同时,心头庆幸,还好自己今天来了这里。

    否则,万一面前这个年轻人,闹出什么事来,那就太过糟糕了。

    朱刚烈加快了一丝脚步,毕竟,对方是一位重病的老人,若是不小心摔着了,就不太妙了。

    李建涛介绍道:“朱神医,这是我儿子李兴国。”

    “这位是姜东浩姜医生,正是他给我调配的药酒。”

    虽然,李兴国和姜东浩都非常确定朱刚烈不可能治疗李建涛的病。

    但,还是出声打招呼,道:“你好,朱医生。”

    姜东浩紧接着又道:“不知道朱医生的医术,师承何处?”

    朱刚烈摇了摇头,回答:“我自学的。”

    这句话,朱刚烈却是没有丝毫胡说。

    毕竟,有谁够资格当他的师父?教他医术?

    但,大厅里的人,却全都愣了。

    原本,他们心中还存着一丝希望。

    或许,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师父很厉害,从小便开始教他医术。

    十几年的学习下来,说不定,他的医术也非常高明。

    如今是什么情况?

    朱刚烈竟然说,他的医术是自学的?

    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自学医术……

    那么,他哪里会有高明的医术?

    至于说治疗李建涛,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恐怕,正如李雪所说,满嘴跑火车。

    姜东浩微微皱眉,沉声问道:“你想如何治疗李老首长?”

    “银针刺穴。”朱刚烈淡淡道,“由于李建涛老先生的病,已经积累好几年了,以如今我的能力,需要三次才能将他彻底治愈。”

    “银针刺穴?三次便能彻底治愈?”

    大厅里的所有人,面面相觑,脸上全是怀疑之色。

    朱刚烈却没有理会众人的怀疑,继续道:“每次治疗,一万元。”

    李建涛是一位军人,又与自己相遇,算是有缘。

    自己出手救他,得到他的报酬,算是缘来缘尽,互不相连。

    而在朱刚烈看来,自己愿意出手救李建涛,区区三万元,那是他的福气。

    这三万元,又恰好可以用于购买玉石、翡翠,辅助自己修炼。

    一来二算,倒是隐隐符合世间运转之理。

    李雪终于忍不住破口叫道:“朱刚烈,你胆子还真是不小!”

    “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现在看来,你不仅仅跑火车,而且,还是一个骗子!”

    “骗我们李家的钱,你胆子还真不小啊!”

    李建涛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事实上,烧烤摊上发生的事情,李建涛这几天,也时常在脑海中不断回荡。

    说起来,朱刚烈当时也没说什么具体的事情。

    只不过,李建涛被一下子镇在了原地,所以才顺着朱刚烈的思路走,认为他是神医。

    诸如“一年可活”、“药酒加量”、“病了好几年”等等。

    这些,完全可以通过察言观色,胡乱瞎猜出来。

    这似乎有点像某些老千,江湖骗子的手段。

    不过,李建涛有些拉不下脸,说自己受了老千的骗……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太想治愈身上的病痛了,即便有一丝希望,他也想要尝试一番。

    所以,今天才特意让万福,前去将朱刚烈接到了家里来。

    但是,他却根本没有想到,朱刚烈竟然会说出“治疗三次便可痊愈,每次治疗,一万元”的话来。

    这简直,就是不加掩饰的骗子手段。

    李建涛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压住心头的怒火,沉声道:“一万元治疗一次,可以!”

    “不过……”

    李建涛话还没说完,脸色骤然刷白,整个人突然倒在沙发上,剧烈抽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