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天蓬至尊 > 第34章 烈哥
    站在经理旁边的两名女店员,显然也听到了朱刚烈的声音。

    先是微微一愣,继而露出了一抹鄙夷之色。

    其中,一名女店员压低声音道:“这么多玉石,需要好几万呢,可不要包起来之后,又不买了,到时候还要浪费我们一些包装……”

    “是啊。”另一名女店员跟着附和道。

    虽然,她们压低了声音。

    但,大福珠宝店内,本就安静,再加上她们距离朱刚烈很近。

    当然,更重要的是,朱刚烈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练气二层的境界,听力远超常人。

    所以,她们两人所说的话,一字不落,全都飘入了朱刚烈的耳朵里。

    朱刚烈倒也没有露出什么怒色。

    只是将手上的箱子慢慢打开,露出了一叠叠崭新的红色大钞。

    “这些钱,应该够买这二十块玉石吧?”

    如此多的现金,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是极大的。

    秦诗慧整个人都有些看呆了,张大嘴巴,有些反应不过来。

    倒是经理见多了大场面,第一个反应了过来,道:“够了,够了!”

    “我是大福珠宝的经理,我姓张……请问先生贵姓?”经理恭敬问道。

    朱刚烈轻松道:“我姓朱。”

    “朱先生,你好……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最优惠的价格!”张经理激动道。

    朱刚烈淡淡的点了点头,继而道:“我认为,你们店以后应该多挑选一些,像秦诗慧这样的业务员,至于其他人……嗯,还是得多加培训才行。”

    “因为,只有这样的话,我们才能长久的合作下去,以后我若是在你们店买玉,只会在秦诗慧手上买。”

    秦诗慧听到这话后,整个人又是一愣。

    朱刚烈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以后还会继续买玉,而且全部算自己的业绩!

    她不知道朱刚烈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朱刚烈以后还会买多少玉。

    或许,朱刚烈是某公司的采购,或许,是某政.府部门的人……

    也许,这次购买玉石,是因为公司或者政.府部门在举办某种活动。

    但,以后若是再遇到这种活动,他还会来购买玉石,而他买玉石只通过自己……

    那么,即便这种活动一年仅仅举行一次,那也是非常难得的!

    对自己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提成!

    秦诗慧想到这里,激动无比,整颗心脏扑通扑通,疯狂乱跳了起来。

    秦诗慧是激动了,两名女店员,脸色则是一阵青,一阵白,十分的难看。

    一方面,她们是嫉妒……嫉妒秦诗慧这个新人即将获得十分丰厚的提成。

    另一方面,则是害怕……她们知道,张经理待会就会将自己狠狠的批评一顿了。

    此时,她们心头更多的,则是后悔。

    自己为什么要狗眼看人低,看到朱刚烈年轻,且衣服老旧,所以心生不屑……

    自己是老人,如果自己去给朱刚烈介绍玉石,一定能让他在自己手上买玉石。

    那么,所有的提CD将是自己的。

    然而,她们知道,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张经理是个人精,结合刚刚两名女店员给自己打小报告的事情,瞬间就明白了来龙去脉。

    忙道:“朱先生,您放心,谢谢您对小秦的认可。以后,您在我们大福珠宝购买珠宝,都会由小秦来给您服务!”

    说话间,给秦诗慧投去了一个显而易见的表扬眼神,道:“小秦,你先帮张先生,把玉石都给包起来。”

    继而,又狠狠瞪了眼旁边的两名女店员。

    秦诗慧自然是高兴无比,而两名女店员,则是心头一紧。

    “朱先生,您这边请,我来给您计算一个最优价。”张经理客气道。

    “嗯。”朱刚烈点点头,便准备跟着张经理朝里面走去。

    这时,大福珠宝店门口传来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宝.贝.儿,这大福珠宝就是我们家的,本少爷带你选一件好东西!”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淫.溺笑道。

    “真的?华少,我太爱你了!”浓妆大眼的女人顿时激动无比,用一张火红的唇瓣,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口。

    男人则是坏坏的,将大手朝女人的臀部探去。

    女人嗲声叫道:“华少,讨厌了。”

    这阵声音,极具穿透力,让男子整个身体都有些酥了。

    这个华少不是别人,正是万子华。

    万子华刚走进大福珠宝,便张嘴叫道:“张士贵,给我过来!”

    带着朱刚烈,准备进办公室的张经理听到声音后,身形一正,忙转身,满脸笑容道:“华少,您来了!”

    万子华轻松道:“是啊,来给我家宝.贝.儿,挑件珠宝!”说话间,轻轻的抚摸着浓妆大眼女人的小手。

    若是之前,浓妆大眼女人立刻会将手抽出来。

    但,此时,却是非常享受万子华的抚摸。

    张士贵恭敬道:“好的,少爷!”

    继而,对一旁的朱刚烈道,“朱先生,您稍等一下,我先给我们少爷拿一件珠宝……”

    然而,张士贵话刚说出口,便听到万子华惊讶叫道:“烈……烈哥!”

    接着,万子华跑上前来,恭敬叫道:“烈哥好。”

    张士贵顿时愣住了。

    因为,他作为大福珠宝的经理,对自家的少爷万子华可谓非常了解,那绝对是一个典型的纨绔。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对谁都不屑一顾。

    何时看到万子华,如此恭敬的叫人“哥”?

    能被他叫“哥”的人,又是怎样的身份?

    朱刚烈淡淡道:“嗯,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你了,这家大福珠宝是你们家的?”

    “是的!”万子华用力点了点头,道,“烈哥是准备在这里买东西吗?您尽管拿。”

    朱刚烈却是道:“拿就不用了,你给我算优惠一点就可以,当然,你们该赚的钱,还是可以赚。以后,我还会经常买……”

    一旁的张士贵,听到朱刚烈这么说,不由长松了口气。

    他还真担心朱刚烈就这样随便在店里拿珠宝。

    虽然,这是万子华的命令。

    但,对于大福珠宝的业绩,却损失较为严重。

    而且,今后万富贵问起来,责怪的也只能是他张士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