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天蓬至尊 > 第40章 愤怒
    天雨KTV,位于临三县一元街,位置较为偏僻,两侧的路灯忽闪忽闪。

    有时候,还发出一股电流的“嘶嘶”声。

    一个个或身上布满了酒气,或堆满了愁色,或喜色的人……在路上晃晃悠悠。

    天雨KTV大门,耀眼的霓虹灯,使得昏暗的道路,越加昏暗了起来。

    整条大街,尤其是天雨KTV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妖魔鬼怪所居住的地方。

    不过,朱刚烈却并没有丝毫的在意,漫步朝里面走去。

    刚走进里面,徐立辉便带着两个纹身男走了过来。

    显然,他一直在等着朱刚烈过来。

    “呵,倒是挺准时!”徐立辉双手抱怀,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道。

    在他看来,自己身边跟着两个纹身男,自己就和电影里古惑仔的老大,一般无二。

    面前的朱刚烈,恐怕已经吓得七上八下,浑身颤抖了。

    爽!

    真特么爽!

    朱刚烈淡淡的道:“要我过来,有什么事?”

    徐立辉咧嘴一笑:“有什么事?嘿嘿,没什么,只是带你去包厢里聊聊!”

    随着徐立辉话音落下,身边两个纹身男便朝前踏出了一步,隐隐堵住了门口。

    显然,他们是担心朱刚烈觉得事情不对,害怕,想要逃跑。

    然而,让众人失望的是,朱刚烈像是没有任何察觉般,神情始终泰然自若,轻松无比。

    “带路吧!”朱刚烈道。

    徐立辉露出一口森然的白牙,狞笑道:“好!”

    接着,徐立辉领路,两个纹身男押后,朱刚烈走在中间,四人一起大步朝207包厢走去。

    包厢门口,站在另外两个纹身男,大有给电影里黑社会老大看门的场景。

    徐立辉瞥了眼朱刚烈,继而一把推开了207包厢。

    此时,穿着格子衬衫,有着一头黄发的男子,脸上贴着创可贴,正翘着二郎腿,在里面吞云吐雾,可谓是派头十足。

    看到这名男子后,朱刚烈笑了,世界正的很小。

    因为,他正是不久前,在烧烤摊上,遇到的黄发男。

    徐立辉看到黄发男后,像是狗腿子一样,兴冲冲的跑了上去。

    献媚道:“果哥,我把人带来了。”

    黄发男吐了个烟圈,好像这才知道有人进来了一样,慢慢的掉头,看向了朱刚烈。

    这不看不要紧,看了之后,就像是老鼠见到了猫咪,而且,是被逼入死角的老鼠!

    是他!

    怎么会是他!

    对于朱刚烈,黄发男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因为,这可是远哥见到后,也要叫一声烈哥的人。

    而因为自己得罪了烈哥,甚至,还被远哥拖进巷子里,狠狠揍了一顿。

    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黄发男莫名感觉脸上的伤,又有些疼痛了起来。

    这时,徐立辉又对朱刚烈道:“朱刚烈,你刚刚不是很硬气吗?现在……”

    “啪!”

    然而,徐立辉还没说完,便感觉耳边突然吹来了一阵掌风。

    接着,一道清脆的响声,便在包厢里来回荡漾了起来。

    而他的脸,则一阵火辣辣的疼。

    自己,竟然被人抽了一巴掌。

    是什么人?

    徐立辉条件反射的,猛地转身。

    却看到黄发男正举着巴掌,一脸愤怒的看着自己。

    愤怒?

    对,就是愤怒!

    此时的黄发男,甚至杀徐立辉的心都有了。

    且不说,那天晚上被远哥打了之后,黄发男就知道朱刚烈拥有不俗的身份。

    可,即便没有不俗的身份,那又怎么样?

    黄发男清楚记得,朱刚烈轻易便将自己以及另外三个属下给打翻在了地上。

    朱刚烈,可是会功夫的!

    换另外一个人在KTV包厢里,那就是绵羊放进了狼窝里,还不随自己收拾?

    但,如今却是朱刚烈。

    以朱刚烈的身手,角色就要发生逆转了。

    KTV包厢是羊圈,自己和属下是绵羊,而朱刚烈则是凶横的恶狼,让人绝望的恶狼。

    徐立辉就像被欺负了的小媳妇一样,委屈巴巴的道:“果哥,你……你怎么打我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黄发男就是怒火一阵翻腾。

    “啪!”

    反手,又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徐立辉的脸上。

    接着,黄发男忙弯腰,赔笑道:“烈哥,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朱刚烈没有立刻回答黄发男,而是慢慢做在了沙发上。

    淡淡道:“是吗?”

    “是的,是的……如果我知道是您,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把您请到包厢来啊。”

    这话,黄发男的确没有撒谎。

    因为,上次烧烤摊一别之后,他便心头暗自祈祷,以后再也不要遇到朱刚烈了。

    朱刚烈冷冷道:“哦?如果不是我,你就可以随便欺负了?”

    对于黄发男这种行为,朱刚烈是极为不耻的。

    不论,万子华还是所谓的远哥,他们或许只能算是纨绔,或者小混混。

    但,他们所做的事情,是看场子,是泡妞……

    所做的事情,都算是你情我愿,或者是雇佣关系。

    而黄发男两次的行为,全都是欺负弱小,这就然朱刚烈十分不屑和鄙夷了。

    黄发男心头一紧,忙道:“不……不是……”

    “不是?”朱刚烈冷笑道,“好,我记住了!”

    “如果,你再随便欺负人……每发生一次,那就打算自己一条腿吧。”朱刚烈说着,便拍了拍黄发男的肩膀。

    在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下,一缕精芒,却是快速没入了黄发男的体内。

    黄发男听着朱刚烈这句话,却是感觉有些没头没尾。

    每随便欺负一次人,就打断自己一条腿?

    这是威胁?不像啊。

    虽然这样想着,但,黄发男还是道:“是,是……”

    这时,朱刚烈已经站起身,朝包厢外面走去了。

    待到朱刚烈彻底走远之后,徐立辉这才捂着脸,道:“果哥,你刚刚为什么打我啊?”

    “你认识朱刚烈?”

    “果哥,他是什么来路?”一个纹身男,也有些疑惑道。

    徐立辉闷哼一声:“他?殷远你们知道吧?”

    “远哥?当然知道!他可是我们临三县有数的大佬!”纹身男一脸崇拜道。

    “远哥见到他,也要叫他一声烈哥!”徐立辉沉声道。